這部香港「水箱藏尸案」又被翻拍了,羅守耀親自改編,結局大快人心!

加油娜娜酱 2022/10/16 檢舉 我要評論

1985年1月13日,兩名通渠師傅,在香港九龍城土瓜灣道17至21號唐樓的天台水箱中發現一具被肢解過的棄尸。

經警方調查,發現死者是5年前失蹤的社團雙花紅棍鄧英杰。

他失蹤時年僅33歲,而犯下這樁殺人棄尸案的,竟是在同一年搬離唐樓的一對年輕情侶。

此案被稱為「土瓜灣道水箱藏尸案」,是香港開埠以來首例水箱藏尸案,曾經一度轟動全港。

90年代,李修賢曾經將其改編成電影《重案實錄之水箱藏尸》搬上銀幕,其故事情節極度還原,是很多觀眾的噩夢。

今年,羅守耀導演又再次改編這個故事,其自編自導電影《被消失的兇案》于不久前中旬在香港上映,最近又出現在網絡上,引起網友圍觀。

小編發現,很多網友評價都不錯,認為電影講述了真相與法律之間的博弈,能引發觀眾對于正義的思考。

帶著好奇心,小編也抽空看了這部電影,覺得它的敘事手法,模仿了很多知名電影,確實有很多亮點。

今天就與大家一起聊聊這部懸疑片,看看它有哪些值得一說的優點。

一、

電影開始于香港長沙灣警署的一場內部會議。

這場會議由律政署副刑事檢控專員積·山度士(祖尊尼亞飾演)主持,議題是討論一樁尸體發現案。

與會成員包括山度士和兩名檢控官陳洛雯、鄭寶薇,重案組督察張嘉茵(邵美琪飾演)和兩名警員駱英財(張兆輝飾演)、唐嘉龍,一共是6個人。

這種以幾個人開會為形式的開場,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十二怒漢》。

首先,重案組督察張嘉茵闡述了案件的經過:

2021年3月10日,在香港長沙灣同發街146號住宅樓的地庫樓梯的磚墻里,發現一具藏尸,死者確認是曾住在這幢樓的租客胡英勇,其枕骨上,有一個被硬物打穿的洞。

胡英勇于2012年年底失蹤,一個多月后,其妻子言鳳萍帶著兒子胡俊彤和住在隔壁房間另一個叫陳永超(洪天明飾演)的租客一起去了深圳。

他們在深圳住了兩年,后因為胡俊彤要讀初一,又于2015年回港。

因此警方首先懷疑是言鳳萍出軌陳永超后,兩人合謀殺死了胡英勇。

不過,言鳳萍后來患了白血病,于2017年10月20日去世,而陳永超一口咬定他和言鳳萍是在胡英勇失蹤后,才走到一起的,警方苦于找不到證據,也拿他沒辦法。

他們所住的這層樓其實是用木板分隔成4個房間,廁所和廚房都是共用的,所以住戶之間的隱私很難保證,彼此的影響很大。

令警方懷疑的是,在胡英勇失蹤半年后,另兩家住戶也相繼搬走了,只剩下睡在過道上的一名仵作佬,名叫何卓文(張達明飾演)。

于是警方又調查了這兩家住戶,

其一是會計師陳永生和他的妻子張翠芬、丈母娘張英姑;

其二是泥水匠馬德光和他的老婆馮艷。

但他們都表示和胡英勇不熟,對胡英勇失蹤的事完全不了解。

本來重案組的調查至此告一段落,但剛剛從掃毒組調過來的警察駱英財(張兆輝飾演),卻決定重新調查此案。

通過找何卓文問話,駱英財了解到胡英勇生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人渣,在家經常打罵老婆和兒子,還時常騷擾鄰居,因此鄰居們都對他十分厭惡。

駱英財認定陳永超就是謀殺胡英勇的真兇,經過一番盤問,陳永超很快承認了是他殺死了胡英勇。

陳永超長相丑陋,人稱爛面超,他患有風濕性關節炎,干不了重活,靠糊紙扎維持生計,和言鳳萍母子相處日久,感情非常好。

根據陳永超交代,胡英勇認定他勾引自己老婆,一次兩人爭吵后大打出手,沖突中胡英勇不慎后腦撞到釘在墻上的鐵釘而身亡。

二、

故事講到這里本來已經告一段落,殺人兇手主動承認罪行,也使劇情失去了懸疑。

但后半段故事卻突然再起漣漪,令觀眾大感意外。

到了警署后,陳永超又改了口供,說他是在駱英財的誘導下,才承認罪行的。

由于駱英財在盤問陳永超時,沒有按照規定帶同另一名警員到場,他記錄的口供也就失去了法律效力。

因此就算陳永超突然改口供,警方一時間也拿他沒有辦法。

更令人意外的是,這時候前面一直保持沉默的另外兩家住戶,都站出來為陳永超發聲。

原來胡英勇生前曾侵犯過泥水匠馬德光的老婆馮艷,同時又迷奸了會計師陳永生的老婆張翠芬,和這兩家都結下了仇。

另外還有一名叫王美琪的站街女聯系了駱英財,聲稱她曾被胡英勇帶到家里,見到胡英勇對老婆施暴,又與趕來勸架的陳永超打了起來。

根據這些線索,檢控專員山度士,最終用案件重組的方法,還原了案件的真相。

山度士認為陳永超交代的殺死胡英勇的過程,完全是他瞎編的,胡英勇是死于站街女到他家中,引發他與陳永超沖突的那個晚上。

由于陳永超身體虛弱,根本打不過胡英勇,很快就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言鳳萍為了解救陳永超,用錘子重擊胡英勇后腦,導致胡英勇當場死去。

此時案件的關鍵點又落在對胡英勇尸體的處理,山度士認為言鳳萍和陳永超兩人都無法搬動和隱藏尸體。

因此,山度士大膽設想,是另外兩家住戶幫忙搬運并處理了尸體,且那面嚴絲合縫的水泥墻,就是出自泥水匠馬德光之手。

但這些設想都是山度士和駱英財討論后得出的結論,卻找不到有力的證據加以證明。

正在大家都陷入沉思時,山度士拋出了一番「高論」。

他說自己上廁所時,見到有人大便后沒沖馬桶,是選擇勞師動眾,務必找到那個不沖馬桶的人,還是直接把大便沖掉呢?

當然是選擇直接沖掉。

而對待胡英勇這個惡貫滿盈的人,也應該像對待那坨大便一樣。

因此最后胡英勇被害的案子,以證據不足,陳永超的罪名不成立結案。

三、

現實中案件結局與電影有何差別?

這部電影探討了法律的邊界,與正義的伸張。

言鳳萍和陳永超兩人雖與胡英勇的死有直接關系,但到最后,一個生病去世了,另一個也沒有得到法律的制裁。

很多網友都說這樣的結局,只可能出現在港片里,這是電影給力的一方面。

由于電影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小編也好奇原來的案子是怎樣的,當時的法庭又是怎麼判的,于是在網上找到了資料。

「土瓜灣道水箱藏尸案」發生在1985年元旦期間,土瓜灣道唐樓的租戶發現馬桶的沖水系統出現了水壓不足的問題,不得不請兩名師傅來清理水箱。

香港早在50年代就使用了用海水來沖馬桶的「咸水系統」,唐樓天台水箱中的水并不是日常的飲用水,所以即使有異味,也不容易被發現。

通渠師傅將水箱中的積水抽干,然后雙雙跳進水箱中,卻發現了裝著一顆骷髏頭的塑料袋,于是他們很快就報了警。

警察到場后發現了3個裝載著尸骸的黃色皮箱,經勘驗確定為在1980年失蹤的雙花紅棍鄧英杰。

曾為社團「金牌打手」的鄧英杰在29歲那年受了重傷,導致性功能障礙,康復后選擇隱退,居住在唐樓,卻死性不改,經常恃強凌弱,鄰居們都敢怒不敢言。

重案組探員認為殺手應該是曾經居住在這棟樓里的住戶。

經過排查,他們鎖定了一對在1980年5月離開的年輕情侶,男的是當時剛滿18歲的廚師吳旭泰,女的是有孕在身的家庭主婦梁玉芳。

這對年輕夫妻,剛剛組織起自己的小家庭,本想在唐樓安頓下來,卻遇上惡貫滿盈的鄧英杰。

獨自在家的梁玉芳,經常受到鄧英杰的偷窺和騷擾,吳旭泰得知后雖有上門理論,但迫于鄧英杰的黑社會背景,倆夫妻也只能忍氣吞聲。

后來鄧英杰變本加厲,吳旭泰與其由爭吵演變成撕打,梁玉芳為救丈夫,用折疊椅砸死了鄧英杰。

兩人清醒后為了保命,將鄧英杰的尸體分裝在3個皮箱中,由于他們沒有車,只好將其藏在天台的水箱中,直到5年后才被發現。

可憐這對夫妻從此得不到片刻寧靜,曾經殺人的陰影時刻折磨著他們。

梁玉芳迷信因果報應,到處求神拜佛,終在1984年10月死于交通事故,只留下吳旭泰和女兒相依為命。

警察在找到吳旭泰后,他和電影里的陳永超一樣很快就招認了,但最后法庭卻裁定他的謀殺罪名不成立。

理由是吳旭泰殺害鄧英杰的行為是出于自衛,主觀上不構成故意傷害行為。

四、

法律的最終目的應該是維護正義的,像吳旭泰夫妻殺死鄧英杰這樣的案例,本應網開一面。

《被消失的兇案》這部電影由于有一個符合觀眾意愿的結局而得到肯定,現實中的「土瓜灣道水箱藏尸案」也有一個令人拍手稱快的結局。

類似的案件假如能夠改編成電影,相信也會很有看點的,只是限于審核的原因,這種題材很難被還原出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