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勝和「訴苦森」,海歸精英加入社團成「白紙扇」,兩年賺數十億!

他原是一名海歸研究生,回國后卻加入香港第一黑幫;

他是社團中學歷最高的「白紙扇」,當其他社團還靠著火拼牟利的時候,他已經懂得利用管理的方法,用最低的風險賺取最高的利益;

他成為社團的龍頭老大后,兩年時間為社團賺取了數十億的收入;

他的事跡,還曾被寫進電影里。

他就是和勝和社團的超級大佬,「訴苦森」。

「訴苦森」,原名李建森,六十年代生于香港。李建森出身富貴之家,從小就很機靈,他的情商極高,很擅長處理關系,與父母、老師、同學都相處得很融洽。

在學習上,他很有天賦,因為成績一直都在年段排名里靠前,所以他成了老師們喜歡的學生,也成了家長們的希望。

七十年代初,李建森憑借自己的努力和才華考入了英國倫敦大學的金融管理專業,數年后,他拿到了碩士學位,回到香港發展,也就是人們眼中的精英海歸。

在普通人看來,那些從國外回來的高材生,要麼帶回先進的技術創業,要麼到某個大公司當高管,反正就是未來的人生道路一片輝煌。

可讓人沒有料到的是,李建森擁有如此高的學歷,擁有良好的家庭背景,他卻選擇了加入黑道社團。

他加入和勝和,拜在了社團大佬「大飛」的門下

「大飛」那時候風頭正盛,并且很善于交際,在社團里的影響力很大,到了九十年代,他還成為社團坐館。

到了他卸任后,只要是他支持的人,都能上位,他的實力之強,可想而知。

或許這正是李建森從小到大夢想的人生,出國讀書不過是為了不讓爸媽失望而已;或許原先的人生過于單調,希望能感受到一些刺|激;或許是因為他接受了西方的教育,讓他變了味,總而言之,李建森走上了一條與原本規劃不一樣的道路。

剛加入社團,李建森只是社團的「藍燈籠」,也就是非正式成員。

在古代,如果家里死了人,往往會在門口掛上兩盞藍燈籠。而古時候的洪門,主要工作就是「反清復明」,那時可是造反,一被抓到,就是死罪。因此,加入洪門的人,便算是一只腳踩進了棺材里面,對于非正式成員才有了「藍燈籠」的說法。

香港的社團自稱與洪門一脈相承,雖然與古代相比,如今的洪門規矩簡化了很多,不過還是有很多保留了下來,比如「藍燈籠」至今都有這個說法。

「藍燈籠」需要經過一段試用期,才能成為正式成員,這段試用期類似于社團的人對新人的考察,確認不是臥底后,才可以成為正式成員。

正式的社團成員便是所謂的「四九仔」,「四九仔」再上去就是有職務的高級成員,并且這些高級成員也有分類,如做文職的稱為「白紙扇」、聯絡官稱為「草鞋」、打手的頭目稱為「紅棍」。

不過,與洪門早期「反清復明」的初衷不同,隨著時代的演變,社團的成員再也不是反清復明的義士,而是一群為非作歹的流氓。

李建森靠著自己的高智商高情商,在社團里混得風生水起。

在之前,社團更多的是打手,只懂得拿著大砍刀去搶地盤,拼的是人多,靠的是拳頭硬。可今天你的拳頭硬,地盤被你搶走了,明天我人比你多,地盤又被我搶了回來,到了最后誰都沒能討得到好處。

八十年代,內地對外開放,市場供不應求,香港的經濟就跟著飛速發展,那時候的人們才意識到,有錢才是王道,因此社團也開始漸漸地往商業上轉型。

一個公司要轉型,不僅得轉變思路,還要有相應的人才,社團也一樣。

早期的時候,社團要有一席之地,就必須靠「紅棍」們來打地盤,防止地盤被別人搶了,但是真要在地盤上賺錢,還得靠「白紙扇」。這就如開國皇帝打江山時需要大將為自己開疆拓土,但是穩定了之后,就必須要用文官來治理,其實是一個道理。

社團對于「白紙扇」的文憑也是有要求的,不少人為了升職,還特意到海外深造,拿下文憑才回來繼續為社團效力。比如新義安的「鬼添」李育添就是這樣的,九十年代,他混到一半便出國攻讀MBA。

而李建森在八十年代就有海外研究生的文憑,在社團高層看來,這無疑就是社團最需要的人才。

因此,李建森從「藍燈籠」轉正之后,就被老大「大飛」提拔為社團的「白紙扇」。

成為「白紙扇」之后,「大飛」把佐敦的地盤給了李建森管理,李建森成了佐敦的話事人。

成了佐敦的扛把子,李建森也沒有立刻在自己的地盤上有所動作,而是靜靜地觀察著一切,他要走一條不同于以往的道路,也讓社團的同僚們看看自己這位高材生不凡的手段。

在佐敦一帶,是有勢力劃分的,除了和勝和社團,還有新義安、14K等等。

而所有社團,在這兒多是經營酒吧、青樓、賭坊等,特別是在酒吧里,往往還會靠販賣「丸子」盈利。

賣「丸子」雖然很賺錢,但它始終是違禁物,是阿sir的打擊對象,因此做這種生意存在著巨大的風險。

并且,由于利潤很高,經常引起社團之間的糾紛,比如有馬仔踩過界,到其他勢力的地盤上賣「丸仔」,就會引起社團之間的火拼,這種事情屢見不鮮。

李建森看清了這些利害之后,他心中有了決斷。

他開了一間合法公司,將自己的馬仔納入公司,公司內成立多個部門,馬仔們各司其職。

倚靠合法公司的外衣來行非法之事,大大地降低了賣「丸仔」的高風險,很快就賺到了第一桶金。

有了錢,他將自己手底下的地盤租給其他社團,除了收租金,還抽傭金,并且傭金還得有保底,操作模式就類似現在商業地產抽取商戶營業額的點數一樣。

這般操作下來,就是穩賺的收入,因為即使被抓了,吃虧的也不會是他,而其他社團能多一些銷路,自然也是樂于合作。

在收了房租和提成之后,李建森又繼續利用這些資金來招人、拿地盤,這邊是一種兵不血刃的「良性循環」模式。

在其他人還在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而打生打死的時候,李建森合理地利用手頭擁有的一切,賺得不比別人少,還能在自己的地盤上建立秩序,他儼然就是包租公一般,這使得他很有優越感,簡直是春風得意。

為社團賺到了錢,李建森在社團里的地位也是一飛沖天,與「上水皇帝」白頭仔、「勝和太上皇」張銓漢等十八個同門猛人斬雞頭、燒黃紙義結金蘭,由于當時大家都口干舌燥,因此而號稱「燒十八友」。

最早,洪門就定下了以投票的方式來選龍頭老大的規矩,而香港的社團都自稱與洪門一脈相承,因此社團老大的位置也靠投票來選舉,和勝和也不例外。

也因為龍頭老大這個位置人人想當,為了利益,也導致了社團分成不少派別,并不是很團結。

那時候社團里最大的勢力之一就是李建森的老大「大飛」,李建森的表現不僅讓「大飛」對他極為器重,有時候社團其他勢力之間有糾紛,還會讓李建森出面當和事佬,而李建森靠著高人一等的情商,在各大勢力中處理起事情那是游刃有余。

在杜琪峰執導的《龍城歲月》跟《以和為貴》這兩部電影中,實際上描述的就是和勝和社團爭選坐館的事情,電影里面的情節以及人物,事實上皆是取材于現實。

任達華所扮演的「阿樂」,在現實中,正是96年至98年間的坐館「雞腳黑」;古天樂所扮演的「吉米」,則隱喻了98年到00年間的坐館「上海仔」。

而電影中那位愛跨欄的「東莞仔」,事實上描述的便是李建森。

之前說過,李建森大多時候都是用頭腦來解決問題的,但「東莞仔」頂多就是比較有想法的打手,怎麼能跟李建森扯得上關系呢?

其實,李建森不只是善于利用身邊的資源,他也很愛跨欄,也很愛訴苦,因此才有了「訴苦森」的綽號。

并且他還有另一面,那就是行事果斷、手段狠辣,是個狠角色。電影中的「東莞仔」,其實描述的就是李建森陰狠的一面。

一九九五年,和勝和在灣仔的話事人遭人伏擊身亡,震動了整個江湖,和勝和社團內部也開始調查是不是混進了其他社團的奸細,一抓到就家法伺候絕不容情。

而李建森當時在社團里有個對頭,那便是「上海仔」,他開始利用這件事來針對「上海仔」。

「上海仔」有個得力助手綽號「單眼仔」,「單眼仔」的老大是「黃頭仔」,「黃頭仔」與李建森是同門師兄弟,都是「大飛」的門下,也就是說,「單眼仔」得叫「大飛」師公,叫李建森為師伯。

不過,雖是分屬同門同支,「黃頭仔」卻沒什麼實力,也正因如此,「單眼仔」為了上位,才會去跟著「上海仔」做事。

「單眼仔」在電影《以和為貴》中的角色其實就是「師爺蘇」。

那時候「上海仔」很能賺錢,社團的超級大佬「尤伯」成了他強大的后盾,因此勢頭很大,李建森想動他絕非易事。

「上海仔」旗下有家影視公司,經常和向華強、向華勝兄弟開的永盛電影公司有業務往來,而「上海仔」的這家影視公司很多業務都是由「單眼仔」來負責的,因此「單眼仔」經常都會接觸永盛電影公司的人。

不過,向華強向華勝兄弟倆可是有背景的人,他們出身新義安社團的「龍頭家族」,公司里也有很多社團里的馬仔來上班。也就是說,「單眼仔」認識不少新義安的人,也跟他們走得很近。

李建森動不了「上海仔」,卻能動得了「單眼仔」,他以這事為由,懷疑「單眼仔」就是當年害了灣仔話事人的奸細,找到「黃頭仔」這兒。

「黃頭仔」對此一無所知,不過聽完「單眼仔」的解釋,他認定李建森是故意刁難「上海仔」,不過他也只能裝作不知道以免惹禍上身,只好帶著「單眼仔」來到李建森這兒。

李建森一見到「單眼仔」,直接以「單眼仔」就是社團的叛徒為由,讓人對他家法伺候。吃里扒外的叛徒對江湖中人而言最是忌諱,因此「單眼仔」被打得很慘,身上骨頭斷了好幾處,眼睛還被打瞎了一只,這才有了「單眼仔」這個綽號。

李建森僅憑一面之詞就對「單眼仔」實施家法,「上海仔」也不可能沒有動作,雙方在那段時間的矛盾很嚴重,最后還是那時候的社團坐館「雞腳黑」出面調解,雙方各自拿出利益來交換,這事才算和解。

這就是李建森的陰狠霸道的一面。

到了千禧年,李建森在老大「大飛」的力挺之下,順利地成為了為期兩年的龍頭坐館。

此后,李建森帶領社團四處擴張,在尖沙咀等富庶之地拿下不少地盤,并用當初在佐敦的經營模式,以最低的風險賺取最高的利益。僅是兩年間,李建森就為社團賺到了數十億。

當然,在九七之后,香港的江湖一直被嚴打,在風暴之下,李建森到局子里喝了很多次茶。

如今,他已經是個六十來歲的高齡老人,很少露面,僅在社團成員有喜事的時候才看得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