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可辛被迫拍攝「功夫大片」,李連杰開出「天價片酬」,舒淇因太性感錯失女主,徐靜蕾成功撿漏!

加油娜娜酱 2022/11/21 檢舉 我要評論

2002年,張藝謀憑借著一部功夫大片《英雄》觸發了華語電影拍商業大片的開關。

隨后的幾年中,《無極》《夜宴》《十面埋伏》《滿城盡帶黃金甲》等一場場視覺盛宴縱橫大陸影壇,也為觀眾拉出一種大片狂歡的觀影氛圍。

再加上每部大片都有各路影視巨星助陣加持,而且媒體大肆渲染,一時間大片成為了市場追逐的浪潮。

而這時的香港影壇本已是日漸衰敗,為了另謀出路,大批的香港導演開始進軍大陸,這其中就陳可辛。

但是陳可辛是以拍愛情文藝片聞名,而當時的市場大形勢下,想再靠著拍文藝片顯然很難打入內地市場,而且資本方也迫于市場需求向陳可辛施予壓力。

最終,陳可辛也是趕鴨子上架,決定大膽轉型,挑戰去拍一部自己壓根就不擅長的功夫大片。

經過再三思量斟酌,也為了保險起見,陳可辛決定翻拍邵氏電影《刺馬》,取材《水滸傳》中想要上山入伙須先納投名狀的典故,將劇本故事改名為《投名狀》。

緊接著陳可辛擲重金請了8位編劇,耗時3個多月反反復復商討劇本。

劇本一經敲定,最重要也是最高難度的環節就是如何選角。

陳可辛想要憑借著《投名狀》破局揚名,他又是怎樣選角的呢?

豪擲1億請李連杰主演,空手套得資方3億資金

拍電影,選對演員,不僅能大大提高電影的知名度,甚至有點睛之筆的效用。

陳可辛在拍電影選演員方面素來秉承「藝高人大膽」的五字原則,他的劇本也向來不牽制演員,給足演員沉浸式表演的空間。

因此,在圈內,陳可辛也被譽以「影帝影后制造機」的美名。

2007年,他開始籌拍《投名狀》,這部電影拍攝成本核算下來需要3個億,而這并不是一個小數目,如何從資方獲取低成本的啟動資金,這讓陳可辛犯了愁。

思來想去,陳可辛把男一號的選角瞄準了李連杰。

當時李連杰在大陸影視圈中已經塑造出經典功夫人物,如黃飛鴻、霍元甲、張三豐、方世玉等,他的名氣已經家喻戶曉。

李連杰更是憑借著《致命羅密歐》《致命搖籃》等多部好萊塢電影晉升為國際巨星,好萊塢給他開出的片酬價在1200萬美元。

這這個片酬在大陸那真的是「天價片酬」。

而陳可辛最看中的就是這個天價片酬,他想以此做文章,來一個「空手套白狼」。

陳可辛找到李連杰,以高價片酬請他出演男一號。

李連杰念在和陳可辛是多年好朋友的份上,只要了一個友情價。

緊接著,陳可辛便把「豪擲1億片酬請國際巨星李連杰出演《投名狀》」的信息放給了媒體,媒體對此進行了大肆渲染。

這件事迅速在圈內圈外的傳播開來。投資方們紛紛拋來橄欖枝,他們對這個電影表示出了極大的興趣。

陳可辛巧妙地抓住了投資老板們的心理,敢花1億這樣的天價片酬請國際巨星李連杰,這就是最大的賣點。于是資方非常爽快地就投資了3億元。

電影還沒開拍,就先把話題熱度炒起來了,香港影壇都寄希望于從好萊塢回歸的李連杰,能把他的超高人氣和國際聲望帶回香港。

陳可辛這一用意可謂是煞費苦心,男一號搞定,投資資金也搞定了,他最大的心事已了卻。接下來就是如何搞定男二號和男三號。

劉德華甘愿做配角,金城武卻不愿突忌

陳可辛找到李連杰,只用了15分鐘就談妥了。

而關于男二劉德華,陳可辛也有十足的把握。

陳可辛給劉德華打了一通電話,告訴他說自己想要拍一部功夫大片,來拯救香港電影的低迷,想請他做二號男主,,而能夠給出的片酬也只有1600萬元。

果然如陳可辛所預料的,劉德華在電話那頭都沒談任何條件就一口答應了。對劉德華來說,只要能振興香港電影,就是他義不容辭的責任,他甘愿給李連杰做配角。

男二也輕松搞定,但男三卻多了一些坎坷。

陳可辛意中的人選是金城武,可是首次接觸陳可辛表達出自己來意時,金城武一口就否決了。即使兩人是好友,也不留回旋余地。

這是讓陳可辛沒想到的。

因為金城武在接戲時有3大忌,一是不接和別的男主搶戲的影片;二是不接古裝戲;三是不接拍異地及拍攝環境艱苦的戲。

而這3大忌就像專門為了《投名狀》而設定的,每一條都卡了點上,很難突破。

但是陳可辛怎麼會輕易放棄?他經過長達三個月的軟磨硬泡,并多次親顧茅廬,終于把金城武給打動了。金城武最終答應愿意出演,定下來的片酬也只有1200萬。

不得不說,這部電影的演員陣容是真的太強大,李連杰主演大哥龐青云,劉德華主演二哥趙二虎,金城武則主演三弟姜午陽,三大男星演繹清末時期三個結拜兄弟之間的恩怨情仇。

李連杰的1億片酬創下了當時華語影片演員片酬的最高記錄,三個男主的總片酬加起來1.3億就占去了電影總投資的三分之一。這已足以吊起了影迷的好奇心。

作為一部幾乎全是清一色男人戲的功夫大片,唯一的一個女主蓮生又該如何選角,才能起到點睛之筆?

女主原定舒淇,卻因太性感被否決

《投名狀》作為一部2007年最值得期待的大片,三位男主角分別是李連杰、劉德華和金城武,都是一線巨星,任憑當時華語影壇的任何一名女星,相信都樂于出任女主角。

但謹慎的陳可辛一直猶豫不決,究竟女主花落誰家,也一度成為了媒體炒作的話題。

陳可辛先后見過十多位兩岸三地的一線當紅女星,也的確斟酌考慮過無數人選。

為什麼要定下來這個女主角會這麼難?

因為這個角色在影片中演的女主蓮生,原是劉德華的老婆,但卻被李連杰勾引走了,所以女主角的選擇無論從外形、氣質和名氣上都必須分量十足。

陳可辛最早的意向人選是張曼玉,因為幾乎只有她能壓得住幾位男主角的氣勢。但是張曼玉很快就婉拒了。

而《投名狀》的最大投資方之一是寰亞公司,資方曾向陳可辛推薦了不少的人選,這其中就有資方林建岳老板親自推薦的舒淇。

太太吳君如對舒淇也是一向贊賞有加。舒淇曾在陳可辛監制的電影《洪興十三妹》中,和吳君如合作出演女主角,兩人還都獲得了獎。

所以在林老板和太太的雙重推薦下,舒淇一時成為了不二的人選。

女主在戲中有一段「奸情」,如果女主太艷,太有風情,這段「奸情」就會變得理所當然。但陳可辛更想通過這段戲來展現出人性的復雜。

陳可辛在女主的選擇上要力求降低她的「艷」,因為一艷就成為潘金蓮了。

而舒淇因為太性感了,自帶了嫵媚的風情感,并不符合劇本的角色要求,只能被陳可辛婉拒了。

最后女主花落徐靜蕾,只因她長相不艷

而投資方也提出男演員陣容足夠強大,女主角是不是應該去捧一個新人。陳可辛又做過很長時間的試鏡,試了很多并沒有名氣的新演員,但是最終都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

正當陳可辛一籌莫展時,他的一個內地朋友向他推薦了徐靜蕾,朋友拿給他許多張徐靜蕾的照片,其中一張照片是早些年徐靜蕾剛出道時的模樣,滿頭短髮,嘟著嘴,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正是這張照片吸引了陳可辛,他便通過朋友約見了徐靜蕾。

在這之前,陳可辛并不認識徐靜蕾,也從沒有看過她的作品。但當兩人第一次見面,陳可辛見到徐靜蕾真人后,就覺得她的氣質跟戲里的角色非常貼近。

陳可辛在選角上向來大膽,也正所謂獨具慧眼,他當場就認定了徐靜蕾就是蓮生。

但陳可辛一直未對外透漏信息,直到電影開機五六天后,陳可辛才向媒體公布女主角已經選定為徐靜蕾。這無疑是一個炸雷式的熱點話題。

隨著陳可辛向媒體透露出更多的真相內幕,大家對這個女主的塑造更是充滿了期待。

陳可辛稱:「女主角蓮生的吸引力,很難以筆墨去形容,她性格是比較新女性,只是生不逢時。徐靜蕾這樣的現代獨立女子,會沖擊起意想不到的劇情變化」。

他還透露,當初選擇徐靜蕾,就是看中了老徐身上那股柔中帶剛的氣質:「她表面上看上去很柔弱,實際上她有很強勢的一面,關鍵時刻她能主導男人!」

其實說的更直白一點,陳可辛打定主意要找一個不像潘金蓮的女人。

在他看來,美不美這都是很主觀的印象,他看上的就是徐靜蕾的樸素正派形象,他認為徐靜蕾不艷,這才是最重要的。

開拍第一場戲多不順,不擅長掌控大場面

經過了長達半年的前期準備工作,《投名狀》的籌拍進入了圓滿收尾:

他請來8位編劇共同歷經3個月才最終敲定劇本。

然后又是經過無數次地試鏡,選定了強大的演員陣容。

他請了當下最紅的動作指導程小東,攝影師黃岳泰,動用攝影機8台。

他更是為劇組配備了15位副導演,800多位工作人員,1000多位群眾演員。

如此浩大的陣仗,如此恢宏的場面,陳可辛到底想拍出一部怎樣與眾不同的《投名狀》?他說只想拍一部國內最真實的動作大片。

陳可辛在北京門頭溝取景,開拍時正值北方的冬季,天寒地凍。初來北京拍電影的陳可辛一時間難以適應嚴寒的環境,但是他的一腔熱血鼓動著他雄赳赳氣昂昂地投入到了拍戲中。

可在開拍的第一場戲,現場就亂成了一團,800多個工作人員等著他去溝通,上千名的群眾演員等著他去調度,這種大陣仗是他之前拍文藝片時從未經歷過的,一時間讓他茫然失措。

雖然在拍攝之前,陳可辛已經跟程小東多次溝通確認,一根威亞都不要,一個花哨的招式都不要設計。他要求的是拍攝出手起刀落、兩軍肉搏的戰爭真實感。

但這對于擅長設計飄逸靈動的武打動作,并幾乎全都靠威亞實現的程小東來說,這個要求太離譜。

因為第一次拍動作片,而陳可辛并不懂武打套路,就出現了「外行指導內行」的局面,而陳可辛也因為動作設計多次與程小東發生正面沖突,一度鬧得不可開交。

原計劃只拍攝7天的戲,卻足足拖延了1個月才勉強拍完。

這一段時間下來,陳可辛的身體和心理都備受煎熬,第一場戲拍完后,陳可辛整個人瘦了五公斤,精神也臨近崩潰,他甚至想過要辭掉導演的工作,放棄繼續拍攝。

太太吳君如知道后立刻停下手頭的工作,第一時間從香港飛到北京。見著陳可辛后,吳君如倍感心疼:「拍愛情片不是很好嗎?為什麼要自討苦吃啊?」

《投名狀》上映票房慘淡,成為陳可辛永遠的痛

陳可辛并沒有當場給出他的答案,這也是開拍一個月來他常常問自己的。而那時他自己心中也并沒有一個明朗的答案。

后來吳君如帶著陳可辛回香港做了一段時間的心理治療。回到香港,在心理醫生的開導下,陳可辛很快調整好自己的狀態,而他也清醒地想明白了自己為什麼自討苦吃。

有一天他告訴太太:「我拍《投名狀》的真正意圖不是為了虛榮,也不是為了想拍大片。但我覺得這可能是唯一的辦法,為了低迷的香港電影負起一份應盡的責任。」

太太便鼓勵他:「那就大膽去做吧,你一定要堅持下去!」

帶著太太的支持,陳可辛重振信心再次回到了北京。

這次回去,李連杰主動充當陳可辛與程小東兩個人之間的溝通助手,陳可辛在動作問題上有任何的需求和要求,都會告訴李連杰,再由他出面與程小東去溝通。

而且他的好友徐克也多次趕到片場幫忙支招。

這樣一來,動作問題就順利解決了。最終歷時4個月的時間,《投名狀》順利殺青。

而在整個電影拍攝過程中,陳可辛還是本著原有的文藝片的手法,將人物情感的體現放在了首位上,特別是李連杰也改變了以往的功夫戲套路,在影片中成為情感細膩的文戲擔當。

所以有媒體評價《投名狀》在本質上還是一部文藝片,一部有大場面的文藝戰爭片。

但影片在最后審查時,被刪改了20多處,原片長136分鐘被直接刪減到內地版的110分鐘。由于整體被刪減過多,嚴重破壞故事的連貫性,影響了最后的觀感。

《投名狀》投入到市場后,叫好但不叫座,最終以虧損1.2億票房慘淡收場。

而這部票房不多的電影,卻憑借著出彩的劇情、出色的演繹和精美的畫面,橫掃金像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獎、最佳男主角等九項大獎,也成為了當年獲獎最多的電影。

斬獲如此之多的獎項,陳可辛并沒有表現出應有的歡喜之情,反倒是倍感沮喪。

當一個文藝片導演被市場倒逼著去拍商業大片,而耗盡心力拍出的商業大片又反被市場吞噬,這是行業的病態,也是他此生永遠無法慰平的傷痛。

這部《投名狀》是迄今為止華語電影中最真實的動作大片,也是迄今為止陳可辛拍的最后一部大場面的電影。

近十多年來,這部電影被無數的影迷喊冤,它才是一部被嚴重低估的遺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