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快訊
奇闻大曝光
趣味科普
勵志人生
遊戲資訊
社會新聞
全部
    
太可惜!成龍的喬峰、周星馳的段譽,王晶再努力也湊不齊了
2023/04/09

ADVERTISEMENT

如果用超級英雄的角度看導演圈,那麼王晶一定是「模仿大師」。

王晶曾說過:「電影對我來說是生意,并不是藝術。」

假若有可能追名逐利,王晶會不負一切代價。

就拿電影來說,一個IP大火之后,緊隨其后的總是王晶的名字。

比如,徐克的《黃飛鴻》系列統治了90年代初,王晶馬上跑來拍了一部搞笑版《鐵雞斗蜈蚣》。

再比如,陳嘉上的《逃學威龍》拉開現代喜劇新篇章,王晶又如法炮制了《逃學英雄》。

這個操作放到他自己身上更是肆無忌憚,堪比連續劇的《賭神系列》就是完美的例子。

這幾年,王晶又故技重施,一部《追龍》火了以后接連拍了三部外加兩部衍生,不把IP榨干誓不罷休。

或許是年紀大了創作力驟減,王晶的套路愈發沒有節制。

2022年年初的兩部《倚天屠龍記》是源自1993年《魔教教主》的狗尾續貂,幾個月后王晶似乎看到了武俠題材的潛力,日前又宣布立項《天龍八部之喬峰傳》。

那麼,這部電影又是源自哪個IP呢?

這一下,就又回到了90年代初的香港。

那個「盡皆過火,盡是癲狂」的港片時代。

1991年,在元彪的牽線搭橋下,李連杰遇上鬼才徐克,二人一拍即合拿出一部《黃飛鴻》名滿香江,拉開了新派武俠熱潮。

一時間烈火烹油,炊煙四起,各大劇組做起古裝吊起威亞,煙波浩渺劍氣縱橫。

而作為功夫皇帝的李連杰更是快馬加鞭,光是92年一年就拍攝了三部《黃飛鴻》系列電影,同時又開發了《方世玉》系列,忙得不可開交。

正所謂月盈則虧,盛極而衰。

當記者問到這位武俠新寵作何感想時,李連杰望著浩瀚如海的武俠世界卻黯然神傷:

「這兩年武俠電影恐怕要走下坡路了,說不定今年就已經走下坡路了……」

一年拍三部還如此悲觀,彼時的記者一頭霧水,不知李連杰為何而愁。

但很快,一組真實的數據就證明了他的顧慮。

《黃飛鴻》爆火后,向華強、向華勝兄弟的永盛電影公司一舉拿下《天龍八部》、《鹿鼎記》、《倚天屠龍記》三個金庸小說版權,并先后通過周星馳版《鹿鼎記》、李連杰《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上映。

周星馳版《鹿鼎記》大獲全勝,兩部電影加起來大賣7700萬票房。

不僅永盛賺得盆滿缽滿,周星馳版的韋小寶還被官方蓋章,金庸看完選角后直接評價:

「不做第二人選」。

但輪到李連杰時,就著實栽了個跟頭。

作為同樣是王晶指導的電影,《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頂著5000萬超S級投資,卻最終只收獲了1047萬票房,即使當時片方分成占比很可觀,但也難逃幾千萬付諸東流的結局。

場外,甚至還流出王晶與向華勝不合的傳聞。

票房慘淡,兄弟鬩墻。

這一來二去,即便是王晶在結尾故意加進去經典的「張敏回眸」,但那場大都之會仍然成為了影迷之殤,此行一別便是29年。

不過,當時由于武俠題材仍處于巔峰期,再加上已經購買了版權騎虎難下,永盛把這場失敗權當成一場機率事件。

不僅沒有打道回府,反而加重籌碼開發了新系列——

《天龍八部三部曲》

彼時,該三部曲正是《天龍八部》系列被第三次搬上大屏幕,相較前兩者而言,永盛的野心顯然更大,也更有前瞻性。

三部曲分別以三個主角為視角,以自傳的方式構建出天龍八部的世界,頗有些「漫威宇宙」的韻味。

而此外,三個主角更是令人垂涎欲滴:

成龍飾演喬峰,周星馳飾演段譽,郭富城飾演虛竹。

一周一成再加上一個小天王,這陣容誰看了不迷糊?

只可惜成龍隸屬于嘉禾電影公司,彼時的他正在與好萊塢暗中較勁,拳拳抱負無處施展。

再加上先后和王晶、黃志強交惡,雙方關系緊張,要握手言和求合作還為時過早。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多年后成龍的自傳中,有一章他提到年輕時的遺憾。

從《滅火群雄》再到一個有關項羽的故事,他說,年輕時很多電影沒有合作,老來非常后悔,可唯獨沒有提到這部《喬峰傳》。

由此可見,成龍根本沒把這當回事。

而同時,周星馳剛剛造就了巔峰期「92周星馳年」,送上門的片約堆積如山,自己明明可以當主角,何必去摻一腳二番位的系列電影?

隨即便拂衣而去,再度創造票房神話去了。

夜長夢多,為了不拖延進度,所以永盛決定從虛竹開始,以杜琪峰為導演,郭富城為主演,拍攝《虛竹傳》。

永盛為了這部電影煞費苦心,在那個喜好堆積女神的年代,兄弟二人更是找來了林青霞、鞏俐兩位女神,聚齊了兩地最高配置,就連插曲《只有我自己》都是由王菲演唱。

當然,與向華勝私交甚篤的張敏也在其中,可惜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兩位女神的蒞臨的確讓片場星光閃耀,但等開機后郭富城才意識到,自己早就成了「傀儡主角」,為日后分崩離析埋下伏筆。

要說鞏俐和林青霞的此次相會,那可真是太難了。

彼時的林青霞如日中天,光是93年就簽了12部戲,推了2部戲,3部仍在洽談中。

而推的2部戲中,其中就有一部《新仙鶴神針》。

該片由徐克執導,原計劃是讓林青霞飾演白云飛,鞏俐飾演藍小蝶,但兩人因為檔期原因無奈錯過。

同年,徐克又找到鞏俐接拍《青蛇》,計劃讓鞏俐演白蛇,梅艷芳演青蛇。

而當時的鞏俐同時接到了《青蛇》和《虛竹傳》兩部電影的邀約,眼下終于可以和徐克再續前緣,了卻遺憾,可鞏俐思慮再三還是接下了《虛竹傳》。

拒絕了徐克,鞏俐只為一睹林青霞芳容。

而另一邊林青霞得知鞏俐能來,自然也接下了《虛竹傳》。

神女有情襄王有意,《虛竹傳》的片場就這麼涌入兩大美女。

雖然二人相差11歲,但好似前世情人一般迅速升溫。

舞台上她們相濡以沫互相檢查威亞,舞台下她們跨越語言隔閡大談美容秘訣。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一對璧人成雙入對,鳥語花香言笑晏晏,這風景風景煞是迷人,自然引得全場矚目。

于是乎,在某種「不可抗力」的影響下,林青霞與鞏俐的戲份被不斷增加,反之主角郭富城的戲份又被瘋狂壓榨。

直到最后,郭富城意識到這部電影已經偏離了航線,一怒之下拂衣而去,緊隨其后的便是脾氣更火爆的杜琪峰。

兩人走后,主角臨時換成了TVB小生林文龍,而導演干脆讓只拍美女的錢永強。

最后的成品眾所周知,由于兩大美女不斷加戲,本來是主角的虛竹成了串聯劇情的工具人,劇情主線反而成了巫行云和李滄海的愛恨糾纏。

電影名字干脆從《虛竹傳》改成了《天龍八部之天山童姥》。

1994年初該片上映,可兩個女人舔舐依偎的劇情主線、宛如星戰的混戰場面,很顯然并不符合當時觀眾的胃口。

最終,在如此投資體量下,該電影也只不過收獲了652萬港幣票房,比《魔教教主》死狀還要慘。

而理所當然的,那兩部成龍的《喬峰傳》、周星馳的《段譽傳》也就胎死腹中,留給世人的只剩下一張意味深長的海報....

2022年5月18日,王晶在好萊塢宣布,新電影《喬峰傳》立項,導演鄭偉文,主演甄子丹,而王晶為統籌大局的制片人。

場外,為了影片品質,甄子丹還和王晶約法三章:

「阿朱」不準找整容臉,還要演技好!

顯然,甄子丹對王晶的了解已經到了需要提前制約的程度。

而電影外,按照王晶的一貫操作,《喬峰傳》倘若能大火,緊隨其后的必然是《段譽傳》、《虛竹傳》、《XX傳》...

甚至這股風沒準還能吹到金庸的其他著作,不知道有生之年能否看到《玉真子傳》。

只可惜,當年被冠以最高配置的成龍,如今已經換成了中年才成名,早就宣布不再接拍功夫片的甄子丹。

成龍的喬峰,周星馳的段譽,我們還能看到嗎?

一位已經68歲,另一位早已轉行幕后,息影多年,我想無論王晶的手腕再硬,也不可能回復當年之勇了。

就像那位已經天人相隔的吳孟達先生一樣,隨著肉體的煙消云散,他總掛在嘴邊的那句「一定能合作」也成為了絕唱,將所有記憶檔案封存,畫上句號。

生于港片巔峰期的我們,正處于一場無法暫停的泯滅之中。

我們倔強著,不斷追溯斑駁的記憶,亦如一具永遠跑不贏時間的軀體,不得不與童年的幼稚告別。

說到這里,我對王晶的認知竟有幾分變化。

不可否認王晶的所作所為是在追名逐利,但也不能忽略的是——

當所有人都在守望黎明時,好像只有這個胖子,站在山下,讓大家回看昨日的故事。

27張難得一見的圖片,每一張都讓你大開眼界
2023/11/24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一組罕見對比照,讓你眼界大開
2023/11/24
50張令人難以置信的照片:看起來假但100%真實,讓你大開眼界!
2023/11/24
20張不可思議的照片,證明了大自然才是真的藝術家
2023/11/24
一組「過去vs現在」的震撼對比照,感受時間的力量有多恐怖!
2023/11/24
21個大自然的「罕見瞬間」,一個比一個神奇,看得我手心冒汗
2023/11/24
28張活久見的照片:46億年前的隕石,世界上最大的燈光秀,看完知識大漲!
2023/11/23
無聊單調的生活過久了,會讓熱情的人變得麻木,這些「活久見」的30張圖,會令你眼界大開!
2023/11/23
貴州一懸崖上金色龍頭,常年不斷向外吐水,眾人走近一看不淡定了
2023/11/23
日常喝喝茶,吹吹海風,年薪120萬卻常年招不到人,「守塔人」的真相竟是如此
2023/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