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唯在《色戒》中的犧牲遠比鏡頭里多,馮小剛為她鳴不平,金庸直言「我覺得拍得很好」

加油娜娜酱 2022/11/24 檢舉 我要評論

2007年蔡瀾和金庸倪匡三兄弟開了個茶話會,會上三位大佬聊起女孩和電影。蔡瀾問倪匡:「看過了嗎?」倪匡趕緊接茬:「看過,一回來就去看了。」蔡瀾又追問:「那幾場激情戲呢?」此時旁聽很久的金庸說:「我覺得拍得很好。」

蔡瀾又問金庸:「覺得她美嗎?」金庸從容答道:「美談不上,是可愛,你呢?」蔡瀾卻直接談起尺度:「在戲院上映,這三場戲已推到了極限,就算外國觀眾,也看得瞠目結舌。」

這個成為大佬茶話會主角的女孩,就是湯唯;那時《色·戒》剛剛上映沒多久,湯唯卻火了,火得她一夜成名,也火得她一夜消失。

一個新人短時間內經歷爆紅和「雪藏」,就像坐了一趟沒系安全帶的過山車,刺激之余頭暈目眩,而湯唯為《色·戒》所付出的遠比我們鏡頭前看到的多。

2006年拍完了《斷背山》的李安,決定開拍張愛玲的《色·戒》并發布了女主標準:

1、一定要夠美,和張愛玲筆下的人物符合;

2、一定要愿意脫,并且脫得自然。

召集令一發出,曾經一起打拼好萊塢的老熟人章子怡先來「揭榜」,表示自己特別愿意,卻被李安拒絕,因為他覺得章子怡太精明「不像那種會發生故事的人」。

后來又有人給他推薦,擁有「六角臉」也很敢脫的大s以及標準美人林志玲、神仙姐姐劉亦菲。

但李安還是不滿意,理由和章子怡一樣:不夠傻。

就這麼面試了一個來月,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演員,李安一度覺得理想「王佳芝」是不存在的,也動過念頭干脆用章子怡算了。

正在李安要落錘的時候,有個香港導演說要給他推薦個女孩。于是在那個「被風吹過的夏天」,當李安看到推門進來的湯唯時,瞬間感覺書中的王佳芝被吹到了自己的面前。

李安雖然對湯唯頗為滿意但還是很慎重,曾前后兩次約她長談,從角色感覺到個人思想方方面面,試圖更深入全面地了解這個女孩。

和李安聊過之后,曾因為顏值問題兩考中戲不中的湯唯,不但沒害怕反而很興奮,打電話給曾經合作過的制作人袁鴻報喜:「感覺不錯,很自信。」

就這樣一直到那年7月,剛剛憑借《警花燕子》拿到「演生」第一個獎的湯唯,以新秀的身份打敗了眾多一線女星,成功來到上海進組「實習」。

其實不僅李安慎重,湯唯在一開始聽朋友談《色·戒》時內心也是比較矛盾的,父母都是傳統知識分子,原本就不同意她走表演這條路,可面對湯唯的堅持父母又退一步說演戲可以,但裸露不行。

是面試還是放棄?當初湯唯猶豫了好久,但演員的直覺和熱情告訴她,對于28歲的自己來說,這是一個錯過就不再來的機會;于是她去了,當時也并沒想自己能被選中。

在得知這事成了之后,湯唯并沒想瞞著父母,她拿著劇本找到二老坦誠自己的選擇。父母看了劇本雖然覺得眼前有點黑,但還是決定尊重女兒的選擇,并語重心長地叮囑她:「你選擇了可能會給你帶來很多榮耀,但是你也會失去很多,你只要想清楚,我們沒意見。」

而通過海選經歷過思想斗爭拿到爹媽PASS卡的湯唯,進組后的日子也并不好過。

身為老奧斯卡人,李安是出了名的要效果不要命,為了達到心中的理想狀態,他讓湯唯每天穿著旗袍頂著書練習走路,用寶特瓶當「酒瓶」練習倒酒。

不僅蘇州評彈每天都要「彈」起來,打麻將、站立、坐姿、禮儀也都要一點點細摳,每天光是訓練這些基本功就要花上十多個小時。

這樣的「魔鬼訓練」一來就是三個多月,中間沒有休息,那段時間湯唯就是「007」,而這也僅僅是湯唯「犧牲」的開始。

李安曾說《色·戒》是他投入情感與精力最多的電影「拍完的感覺,就好像從地獄回來一樣。」而身為演員的湯唯和梁朝偉,更是幾個月身處這種「地獄」之中。

片中的激情戲對于新人湯唯來說是巨大的挑戰,拍攝的時候整間屋里只有湯唯、梁朝偉和攝影師,李安告訴他們「自由發揮,不用想太多」湯唯也從一開始的緊張無所適從,到慢慢適應進入節奏。

湯唯也曾說:「那些激情戲是很講求技巧的」,她和梁朝偉一遍遍地磨,有時候入戲太深要導演喊停才能停,有時候即使喊停都停不下來。

為了達到效果李安一遍遍喊」CUT」,喊得梁朝偉累到虛脫,湯唯更是壓力大到幾度崩潰,直到第13遍他們終于沒再聽到李安的「NG」,被折磨太久的湯唯梁朝偉忍不住在現場哭著抱在一起,似乎在慶祝某種勝利與解脫。

《色·戒》殺青那一天,李安找到湯唯說:「這部戲上映后,我最擔心你,因為戲里的‘尺度’過大,所以我收你為干女兒。」

果然《色·戒》一上映,如珍珠般圓潤明艷青澀又純真的「王佳芝」讓湯唯火了,只是這樣的一夜爆紅之中更多的是人們將她與梁朝偉是否假戲真做的事當做茶余飯后的談資。

別人拍了李安的戲都是風風光光的「安女郎」,可到了湯唯,即使拿了金獅獎又在金馬封神,卻依然是「艷女郎」,被評頭論足,各種緋聞滿天飛。

也正如李安所料,湯唯猶如「曇花一現」般盛開后瞬間被折斷了。《色·戒》的「轟動」,讓很多導演都不敢找她拍戲,本來演了不少話劇,也有不錯前途的湯唯,瞬間變得無戲可拍。

原本已經談好的幾個代言也隨著湯唯被「封殺」而泡湯,正在播的廣告也被叫停,到手的480萬代言費她主動退了回去。

事業損兵折將,同居三年已經談婚論嫁的男友田雨,也因為《色·戒》和她分手了。

湯唯曾調侃那段時間的自己:「就像上證A股,瘋狂地沖到了歷史最高點后,稀里嘩啦地崩了盤。」

從一夜成名到無路可走,如此巨大落差,對于一個28歲的女演員來說幾乎意味著前途沒了。就連馮小剛、金星都曾親自下場替她打抱不平:「你們要封殺,封殺李安、梁朝偉去,欺負一個小姑娘算什麼?」

但湯唯卻從沒抱怨,更沒抑郁,而是選擇一個人遠走他鄉從零開始,她要靠獎學金去倫敦藝術大學進修表演。

雖然李安早早就為她鋪好了路,但到了國外一切還都要靠自己。

為了生計,湯唯開始「賣藝」,她站在倫敦街頭把臉涂上厚厚的油彩做街頭表演。

她還主動聯系羽毛球俱樂部,用一場比賽換來了兼職陪練的職務和微薄的薪水,日子就在她的不拋棄不放棄中越來越好。

而湯唯的街頭藝術也引起英國著名設計師加雷的注意,還因此認識了好幾位英國設計師,在英國的路越走越寬,

就在這時湯唯接到了《月滿軒尼詩》的邀約,并入選香港政府「優秀人才計劃」獲得香港居民身份。

而湯唯在《月滿軒尼詩》中的表現,也讓大家見識了那支曾經崩盤的「A股」,如何用自己的實力再登「A」股寶座。

《月滿軒尼詩》后湯唯主演的《北京遇上西雅圖》,一上映便刷新華語都市愛情電影的票房紀錄,湯唯也拿下三個「最佳女演員」獎項。

《晚秋》中湯唯搭檔玄彬,一舉拿下韓國三個殿堂級電影大獎,還結識了自己的丈夫——導演金泰勇。

先有舒淇誓要「把脫掉的衣服一件件穿回去」,而后有湯唯脫就是脫了,她從不后悔,一直向前看。

多年過去湯唯早就摘掉了「艷女郎」的標簽,成為知性的性感女神,而再談到《色·戒》人們更多的是看到了湯唯的演技,也理解了李安導演為什麼明知山有虎,卻偏要拍三場「激情戲」。

李安曾說:《色·戒》中這三場激情戲非常重要,可以說脫離了這個部分,《色·戒》這個故事根本就不成立。

「色是感性,戒是理性」,這三段激情戲所鋪陳的正是人性在「色與戒」之間的掙扎。

第一段,易先生之于王佳芝是粗暴像野獸一般,搜身、用皮帶捆綁,這是一個特務頭子的職業慣性,他享受著將王佳芝玩弄于股掌間的快感,就像對待所有接近過她的女人一樣。

此時的王佳芝對易先生沒有感情,作為「臥底」,她終于成功地接近了目標,所以一切結束后她的臉上出現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第二段,雖然易先生仍是主導,但此時「獵人與獵物」開始出現走心的對白。

王佳芝說:「你信不信我恨你」易先生答:「我相信。」接著他又說:「我已經很久不相信任何人說的話。」

王佳芝的回應似乎應了張愛玲那句「因為懂得所以慈悲」,她走過去溫柔地抱住易先生說:「那你一定很寂寞。」

當一個人開始擁抱自己的敵人,一個女人開始帶著情感了解也理解一個男人,那麼對她來講一切便不一樣。

而這種改變并不只發生在王佳芝身上,對于易先生來講「無敵是多麼寂寞」,他的陰險也成為籠罩自己的陰影,而王佳芝走進了他的陰影,擁抱了他的寂寞。

這一次王佳芝與易先生再度云雨,她的情感占了理智的上風,所以她主動去吻了易先生卻被拒絕。

在這一場「色與戒」的試探迂回中,王佳芝是感性的「色」,而易先生仍然是理性的「戒」。但王佳芝并不介意,反而對易先生說:「給我一間公寓」。

對于男人來說愛一個女人便要給她一個家,而對于女人來說,愛上一個男人她會想要住進一個他給的家。

此時的王佳芝內心的天平早已因為這兩場性事的糾纏而失衡,片中出現的「回形針」體位,似乎刻畫了身處情欲迷宮中的王佳芝,她早已分辨不清自己是一個過分投入的臥底,還是一個愛上了敵人的女子。

第三段,王佳芝徹底淪陷,易先生也開始心動卸下防備。

在遇到易先生之前,王佳芝只個工具人,無論是口口聲聲說喜歡她的鄺裕民,還是那些看似一條陣線的同學,他們對王佳芝都缺乏真正的關懷,她如一片浮萍看似有自己的水域卻從來無根。

而易先生雖然老辣、狠毒還是敵人,卻讓王佳芝感覺到一種體恤和溫暖,當他開始越來越多地讓王佳芝參與到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中,從來都是飄搖不定的王佳芝,體會到從未有過的歸屬感,這種歸屬感或許從初見面時就已經注定了。

易先生說自己最害怕黑暗,王佳芝卻仍然拿起枕頭蓋住他的雙眼,她對易先生不再有害怕和距離,像個孩子一樣挑逗著他,探測著他的底線--那個他愛自己的深度。

早已忘記墻上的槍,又或者是手中的枕頭,只要她想,分分鐘就能解決掉易先生,然后光榮完成任務。

而有王佳芝守護的黑暗,對易先生來講,也成了一種寧靜與釋放,在這一刻易先生被王佳芝和這份投入合拍默契的情愛,驅散了陰暗溫熱了冰冷。

三場激情戲貫穿《色·戒》整個故事,情感在這樣的激情中步步遞進。最后當王佳芝看到易先生給自己定制的巨大「鴿子蛋」時,感性徹底推翻了理性,因為那是他給自己太太都舍不得買的奢侈品。

王佳芝是看中了鴿子蛋嗎?有了三場激情戲,你會明白,并不是,鴿子蛋只是給了她一個自我肯定的契機,一個告訴她這個男人愛自己的理由。

女人一旦動了情就變得很傻很天真,在王佳芝的眼中早已沒有了敵人,也早已忘記自己的結果,一句:「快走」,只是來自一個傻女人的本能,即使自己死,她也要把生的希望留給愛的那個男人。

沒有這三場戲,你會覺得這只是一個女學生為了鴿子蛋出賣隊友的故事,而有了這三場戲,你會明白這是情感欲望的交織,理性與感性的碰撞。

有人問湯唯,《色·戒》讓她差點失去一切值得嗎?湯唯回答:「一生能遇到一個王佳芝,足矣」!

而如果有人問王佳芝,因為易先生丟了性命值嗎?想來她也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回答:「一生能遇到一個易先生,無憾。」

曾有人評價:「東方人最好的七情六欲,全在李安的《色·戒》中」。「七情六欲」于心理層面是:「喜、怒、憂、思、悲、恐、驚」的復雜多變,于生理層面則是「眼、耳、鼻、舌、身、意」的本能純粹,七情操控著六欲望,六欲又毫不遮掩地表達著七情。

梁朝偉也曾說:「在身體相互碰撞的時候,確實假戲真做!」

情欲本無過,我們又為什麼不能去正視它表現它?這也許正是李安選中湯唯,湯唯選中《色·戒》,《色·戒》又為什麼離不開三段激情戲的原始沖動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