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徐克拍了一部武俠大制作,票房敗得一塌糊塗!

加油娜娜酱 2022/09/23 檢舉 我要評論

前兩天和朋友吃飯時聊到「曼德拉效應」,還是「西游記油鍋」、「鄭則仕」、」午馬」這些老生常談的問題。

但隨著話題深入,朋友又講了一個親身經歷:

說自己小時候,某天在電視台看完《還珠格格》,閑來無事就拿起爸爸的碟片箱翻閱,竟看到了一張十分詭異的錄像帶。

封面海報中,有一位演員神似「皇阿瑪」張鐵林。

他說,記憶中是部香港武俠電影,還有不少大腕應該是主流電影,而「皇阿瑪」的面孔夾在其中顯得格格不入。

帶著好奇他取出光盤塞入DVD播放機,觀看后大為吃驚,這部電影充斥著少兒不宜的腥段子,各種香艷場景讓他誤以為又拿錯了爸爸的珍藏。

而那位神似「皇阿瑪」的角色更是一個堪稱童年陰影的大魔頭。

當時已是酒酣耳熟,朋友越講越興奮,更是手舞足蹈,努力擺出角色的造型。

宮里爽朗威嚴的皇帝,怎麼跑到香港變成乖張暴戾的反派呢?

他不得其解,不過后來隨著成長這段記憶就消退了,今日恰逢酒桌上有一位電影愛好者,這才勾起這段回憶。

我試著抑制酒精的侵擾,在腦海中搜尋了一下,答案呼之欲出——

「這不是什麼曼德拉效應,確確實實是張鐵林拍攝的香港武俠電影,

你說的,是不是這部——」

《新仙鶴神針》

導演:陳木勝

監制:徐克

編劇:徐克

主演:梁朝偉、梅艷芳、關之琳、徐少強、張鐵林、吳啟華

一、

1984年,因理念不合,題材經常被新藝城同事駁回甚至不屑一顧,徐克揭竿而起,和妻子施南生成立了「電影工作室」。

「為拍一部電影,成立了一個公司」。

自立門派后,接連兩部《上海之夜》、《刀馬旦》讓工作室一炮而紅,86-87這兩年更是把吳宇森和程小東招入麾下。

左手《英雄本色》右手《倩女幽魂》。

徐克儼然成了香港的金牌制作人,說誰火誰就能火。

《倩女幽魂》上映的那一年,張鐵林正好30歲,為開拓眼界他毅然決然赴英留學。

但留學的日子并不順遂,不會英語的他處處受限,生活舉步維艱,事業也是停滯不前,除了虜獲一位波蘭美女外均無所獲。

而唯一的慰藉便是觀看徐克新上映的《英雄本色》與《倩女幽魂》,讓熒屏上的恩仇快意喚起當年之勇。

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張鐵林又跑到台灣寫劇本,效果依然不甚理想。

而那幾年徐克已經靠《黃飛鴻》成為一代宗師,點燃了香港的大武俠時代,一時間群雄四起,刀光劍影,各門各派聞雞起舞,好一番盛世。

這縷劍氣很快刮到了台灣,1992年初,輾轉多地的張鐵林跑到香港拜見偶像,并一通游說加入了徐克的電影工作室。

二人簽訂合同,2年共拍攝7部作品,《新仙鶴神針》便是出自這個時期的作品。

距離張鐵林成為「皇阿瑪」,還有整整5年時間。

所以說,別看皇阿瑪有懷舊濾鏡,但戲外的張鐵林沖州過府,僅用人生上半場就玩轉了兩岸三地。

可惜張鐵林的運氣并不是太好,1992年《新龍門客棧》爆火,次年徐克又想復制成功,可當時的徐克因理念不合與金庸交惡,不得用其作品,但除了他又找不到能比肩胡金銓的人。

徐克無可奈何,只能找到了一個平替——

臥龍生的封筆之作《新仙鶴神針》。

二、

「你留在我身體的,我會用內功逼出來!」

提起《新仙鶴神針》,我想但凡看過電影的觀眾都會對這句台詞印象深刻,徐克的腦洞已經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而整體劇情,也是一個極具腦洞的混亂故事。

為止戈戰亂,平息門派之爭,六扇門主事「曹雄」(張鐵林飾)在九州府舉辦武林大會,特招天下武林豪杰共赴,籍以劃清門派管轄區,方便管理。

點蒼派掌門「一陽子」(劉松仁飾)和徒弟「馬君武」(梁朝偉飾)雖僅有兩人,但為了保住山頭遂前往。

勢單力薄人微言輕,二人因為不受重視鬧出不少笑話。

更倒霉的是,馬君武誤打誤撞進入一間閨房。

房中一女作風豪放,下盤漏風,見面就要乘騎馬君武。

馬君武連忙躲避,二人你追我趕難舍難分,幸得一位駕鶴仙人「白云飛」(梅艷芳)幫助,這才脫困。

馬君武也因此和白云飛結識,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另一邊,新興勢力「天龍幫」異軍突起,暗中控制了各大門派,江湖上人人聞風喪膽,就連背靠朝廷的曹雄面對天龍幫都敢怒不敢言。

而那位豪放女便是天龍幫幫主「蘇鵬海」(吳啟華飾)的妹妹「玉簫仙子」。

很快天龍幫就證明了自己不是徒有其名。

入夜,各派落座聚餐進食,天龍幫用毒蝙蝠偷襲,一時間人仰馬翻,中毒者不計其數,各大掌門紛紛折戟。

幸好有白云飛的巨鶴相助,這才避免了全軍覆沒。

為幫同伴解毒,白云飛和馬君武前去尋找千年火龜。

而另一邊,見眾人都沒有了戰斗力,曹雄原形畢露,想趁火打劫收復所有幫派,還妄圖將罪名強加到一陽子身上,來一招借刀殺人。

好在馬君武回來及時,把龜膽變成加濕器幫人解毒。

但刀已經拔出就無法收回,朝廷與門派馬上又刀劍相向,而這時見鷸蚌相爭,天龍幫幫主蘇鵬海趕到,把所有人打的措手不及。

白云飛被師傅帶走,一陽子和馬君武各奔東西,而曹雄則因為窮追馬君武,貪圖半本《歸元秘籍》跌落山崖....

除了這條武林大會主線外,電影還有第二條感情線,主角是白云飛。

白云飛本是一國公主,但出生后就國滅家亡,忠臣「藍海萍」(徐少強飾)慌亂中抱錯了孩子,將白云飛帶走撫養,卻拋棄了親女兒「藍小蝶」(關之琳)。

為報拋妻棄女之仇,二十五年來藍小蝶苦練波音功,并對白云飛暗中掣肘。

仇恨讓她喪失了理智甚至不惜與天龍幫勾結,勢要讓父親付出代價。

書接上文,九洲城一戰后,白云飛知道了藍小蝶的身世,藍小蝶也終于和父親見面,可父親卻在激烈的對峙中措手墜崖。

另一邊,同樣是跌落山崖的曹雄卻因禍得福,在山洞中偶遇一位被陷害的絕世高人。

為茍活偷生,曹雄臥薪嘗膽拜入門下,吃土吃草被折成人球受盡屈辱。

可禍福相依,就在曹雄幾近絕望之際,師傅出于興趣讓他吃了那半本《歸元秘籍》,隨著書本滑過喉嚨,曹雄瞬間內力大漲,在加上剛剛學習的絕學神功——

一不小心,就成了武力值拉滿的大魔頭。

他先虐殺了師傅,后出山進入九洲城屠戮了整個天龍幫,而同時,得知師傅死訊的白云飛悲痛欲絕,與藍小蝶相約九洲城,準備決一死戰。

電影最后,曹雄潛伏在白云飛和藍小蝶決斗現場黃雀在后,馬君武功力薄弱又無可奈何。

眼見馬上要全軍覆沒,一陽子帶著被另外半本《歸元秘籍》救活的藍海萍前來相助,局勢逆轉,最終白云飛以命換命,和曹雄同歸于盡....

三、

電影不僅是徐克「電影工作室」出品,連特效都是徐克的「新視覺特技」全權包攬。

雖然導演是陳木勝,但身兼編劇、監制、出品三職的徐克,還是把電影拍出了濃厚的「徐氏味道」。

快到倍速的節奏,亂到跳切的剪輯,打了雞血一樣的角色狀態,整個電影都籠罩著一層歇斯底里,而那只噴火的龍龜和最后的特效大戰,更是彰顯出了彼時徐克對怪力亂神和電腦特效的推崇。

但不同于金庸的大開大合,臥龍生的筆觸更傾向于精雕兒女情長,劇情結構反而是弱項,這部《新仙鶴神針》也不是臥龍生相對高分的小說。

一個擅長寫意的徐克,碰上另一個擅長寫意的臥龍生,這就導致電影嚴重偏科,顧此失彼。

形式大于內容是《新仙鶴神針》的致命缺點,劇情上混亂不堪,人物也同樣沒有著重點,不管是男主女主都沒有清晰的主線,代入感幾乎為零。

bug還不少,比如曹雄已經成為武林盟主,為何又要跟白云飛找茬?藍小蝶與馬君武只有一夜之緣,又為何愛的死去活來?

想顧全大局,最后卻落得左支右絀,一無所有。

也因此,這部湊齊了梁朝偉、梅艷芳、關之琳、吳啟華、徐少強、張鐵林的集大成之作,1993年上映后只落得區區810萬票房,連《新龍門客棧》的一半都沒達到,排名當年40位開外。

敗得一塌糊涂,徐克也很長一段時間沒開發新IP。

不過,這部電影雖然并沒有最武俠的徐克,最搞笑的梁朝偉,最灑脫的梅艷芳,最美艷的關之琳——

但他卻造就了最淫邪、最張狂、最不可一世的張鐵林。

相較于平鋪直敘的主角,「曹雄」這個反派倒是擁有最豐富的人物弧光。

早期,他是六扇門主事,可武藝卻只是三腳貓水平,在那個好戰尚武的時代,他空有官名卻沒有實權,任何人都能踩他一腳。

中期他原形畢露,撕開偽善的面具陷害一陽子,但面對天龍幫的淫威他又能收回尾巴,畢恭畢敬、馬首是瞻。

到最后,他終于修得神功,再也不會看任何人的臉色,佛擋殺佛神擋殺神,徹底釋放內心的魔鬼。

為了刻畫「曹雄」這種瘋狂,徐克專門給了不少斜視特寫,把張鐵林這張臉拍的畸形怪狀,將他的城府、瘋狂、極端化盡收眼底。

而張鐵林也很好完成了任務,完美塑造「曹雄」這個角色,不少人看完電影,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囂張跋扈的張鐵林。

2007年,《電影報》還將其列為「香港十大偽君子」第6位,與《英雄本色》中的李子雄并駕齊驅。

由此可見張鐵林第一個出位的角色不是「皇阿瑪」,而是「曹雄」。

值得一提的是,或許是為了貼合香港電影中的癲狂氣質,張鐵林特別采用了一種夸張的表現手法。

整部電影他幾乎全都是瞪著眼的狀態,擠眉弄眼含胸探頸,表情極其豐富。

所以,張鐵林被詬病至今「吹胡子瞪眼」的演技,很可能就是那段時間徐克教出來的。

結語

在香港的那段日子,張鐵林依然沒混出名堂。

雖然簽了2年7部電影的合同,但當時香港電影日薄西山,連徐克都不能保證自己可以拍7部,更別提寄人籬下的張鐵林了。

張鐵林先在《黃飛鴻2》中飾演國父「孫文」,后又在《黃飛鴻5》客串了一名衙役,眼看大勢已去就從香港又灰溜溜跑回了內地,繼續他居無定所的日子。

當然,也不能說一無所獲。

在香港那段日子,張鐵林得到了一個足以影響他一生的東西,至今還在拉扯他的靈魂,就像那半本《歸元秘籍》之于曹雄,充滿誘惑與荊棘,讓他飽受爭議但又樂在其中——英國國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