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僵尸道長!一上映就拿下榜單第一,58歲尹天照又打出了一副「王炸」

最近一部港產新片《驅魔龍族馬小玲》開拍,電影編劇依然是萬綺雯老公陳十三,飾演況天佑和馬小玲的演員卻換成了黃宗澤和吳千語。

但觀眾卻懷念起兩位老版的主演:萬綺雯和尹天照。

1997年,梁立人帶著一個奇詭驚艷的故事創意到TVB推銷,卻被TVB當場拒絕。之后梁把故事帶到亞視,陳十三成為了該劇的編劇。

當年《僵尸道長》系列大受歡迎,所以亞視原本定的主演是林正英,但不久林正英病重去世。陳十三對劇本進行了修改,找來尹天照擔任男主角,并大膽創作了一個穿短裙長靴的女驅魔師。

劇集推出后,前所未有的題材嘗試、全新的「僵尸」演繹和「腦洞大開」的劇情設定開拓了港劇未有領域,在全港掀起熱潮,大結局收視沖到20點,打得無線落花流水。

亞視順勢開拍第二部,神話架構比第一部更大,東方與西方、神話與現實被結合到一起,「不死之身」、「穿越科幻」、「神話改寫」等眾多現今流行元素當時已經被玩遍。加上任達華、謝君豪等助陣,又再創經典。

但第三部由于萬綺雯中途吊威亞受重傷,劇本被迫修改,加上前兩部的導演冼志偉去世,劇集質量大跌,收視也大不如前。

其后兩位主角都告別事業巔峰期,尹天照更是遭遇了騷擾女藝人緋聞。

與他在同一劇組的王秀琳聲稱,劇組人員一起吃夜宵,尹天照主動提出送她回家,卻在路途中對她動手動腳。

雖然尹天照直呼冤枉,案件也因證據不足而無法立案。但尹天照因此人氣大跌。

不久后,又傳來了尹天照妻子患血癌的消息。就像另一位港星中的癡心情長劍黃日華一樣,尹天照對妻子不離不棄,推掉一切工作悉心照料。等到妻子大病初愈,他自己又患上嚴重的類風濕,加上隨著歲月流逝,港娛已經沒有尹天照的位置。

而尹天照不在奇幻片江湖的日子里,國產驚悚奇幻類型也漸漸從高峰墜入谷底。

2014-2017年間, 奇幻驚悚片曾經是院線常客,《京城81號》票房達到4.12億,評分4.8,續作《京城81號2》下滑到3.7,票房不到第一部的一半。

后來幾年,這類電影只要看幾分鐘,結局基本就猜到了。不是病人意識錯亂,就是藥物致幻,故事無趣,觀眾也散去。

但院線奇幻驚悚片全面衰落的同時,「網絡類型電影」卻開始大規模興起。

更寬松的創作環境,更廣闊的受眾群,令錢小豪、梁家仁等港星在這片土壤上大展拳腳。

屬于尹天照的機會,又來了。

今天剛上線的一部網絡電影《道師爺2》,就讓觀眾再次見識到老牌港星+網絡奇幻驚悚電影的魅力。

上線四小時,沖上平台飆升榜第一。

電影看完,意猶未盡,電影中畫面的沖擊力還在,后勁遲遲未消,今天就和大家一起聊一聊!

一、 殺人配婚,入夢辯冤,做法驅邪,電影中的民俗展現帶觀眾迅速入戲

近年來東方驚悚網絡電影中的佳作,幾乎都對民俗和殯葬元素有十分充分的運用。

但當其它奇幻驚悚電影還在靈堂、棺材、紙人的世界里來回打轉的時候,《道師爺2》從民俗里找到了一條新路:自古民間多怪事,江湖之遠多奇人。

廣袤的鄉村地區,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民俗和民間傳說,為驚悚片提供了天然的土壤。

而尹天照飾演的道師爺,則令故事中的 「民俗」運用效果,事半功倍。

電影的開頭,就是一出大型冥婚送親現場。漫天飛舞的紙錢,陰森恐怖的棺材,嗩吶一響氛圍拉滿。

接著鏡頭一轉。

軍閥混戰,民不聊生的民國時期,月黑風高夜,亂葬崗挖墳。

荒郊、黑夜、迷信、樹林、挖墳配陰婚……

滿滿的中式恐怖氛圍,故事卻在這里埋下伏筆。

由于尸身放了三天,兩個小賊為了錢財掘尸配婚不成,帶頭的馬三望著懵懵懂懂的小弟,頓時毒計上心頭。

既然沒有可以配婚的尸身,那就殺人配婚。

故事在這里先按下不表,輪到尹天仇出場了。

殺人騙婚的故事沒講完,開場五分鐘,第一波真正的亮點到來——

縣太爺「入夢辯冤」。

外人眼中縣老爺忽然狂性大發,背后卻是他陷入迷離幻境,四周仿佛幽幽深潭,公堂之上,包拯正在上演斬駙馬的好戲,而被審的陳世美,竟然是他。

這場戲,黑黝黝的公堂,陰森冷峻的配樂下,宛如穿越朝代的包拯審案場景,竟第一次溢出陣陣寒氣,氣氛瘆人。

這段戲,有那麼幾分邪典趣味。

關鍵時刻,尹天照飾演的道師爺出場,一通白醋灌喉,一通做法施術,縣太爺頓時脫險。

但接下來的發展卻讓道師爺吃了一驚,自己要探訪的徒弟、棺材鋪老板葉飛被冤殺人藏尸,三日后問斬。

于是民俗、冤案、幻術,宛如一場劇本殺。入夜,開局。

漆黑幽暗的墳場,妝容怪異的尸身以及凄慘尖利的呼號,固然讓人寒毛直豎。

但紙人送親,殺人配婚不過是切入口,民間志怪背后,比鬼怪更可怕的是人心,一代奇人關師傅抽絲剝繭探尋真相探道最后,所探的也還是人心。

除了冥婚、做法這些我們熟知的民俗,《道師爺2》也巧妙地用那些一閃而過的鏡頭,悄悄帶入了各種讓人不寒而栗的殯葬道具。

比如滿地的紙錢;

這些物件本身帶中性色彩,并非為了嚇人而被發明,之所以在電影里顯得恐怖,也是因為它們會與封建社會的習俗、禮教聯系在一起。

而這才是中式恐怖的核心,中式恐怖,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民俗恐怖」。日常所見所聞所聽,都提升了電影的驚悚奇幻感,恐怖驚悚的故事,加上真實逼真的拍攝,瞬間就將觀眾帶入片中民國小城民俗驚詫的氛圍里,而電影的故事也剛剛開始。

二、把這部電影和其他奇幻驚悚片放到一起,差別就出來了

雖然有諸多驚悚元素,但《道師爺2》在本質上,并不是一部一般意義上的恐怖電影,而更接近一部民俗奇幻片。

在這部影片中,能清楚感覺到,導演李濱主要是通過三種形式,來表現自己對于「奇幻風」的理解。

一是恐怖氛圍的渲染,鏡頭語言的運用,很有質感。

隨著網絡電影的百花齊放,要破局,就要靠質量。

在制作上,《道師爺2》汲取了民俗驚悚題材的精髓,全片氛圍感十足,不僅在置景和道具真實性上下足功夫,也在鏡頭語言上用心不少。所以看電影的時候,會有跟看一部院線片一樣的觀影享受。

影片沒有鬼。卻給足了那一抹「邪」。

尤其是后半段的無人戲班夜半登台,活人唱戲英魂聽戲。

雖然沒有什麼激烈的打斗,一驚一乍的設置,但那種驚悚的恐怖氛圍,已經慢慢擊穿觀眾的心理防線。如一道驚雷打來。

還有一段縣太爺等眾人被盜墓賊用迷藥致幻,陷入幻境的場景——

迷離恐怖、鬼影重重,讓人直呼陰森可怕,可以說是摻雜了濃厚的恐怖美學元素。

導演還經常將恐怖場景設置在日常環境,同樣的場景,畫風一換就陰冷潮濕,環境陰森,想想就有點可怕。

詭異感,必然是在與正常情況對比之下才會產生,那種未知,對觀眾來說既有恐懼心理,又有獵奇心態。

在正常的氛圍中行異樣之事,就更讓人覺得心里發毛。

隨著恐怖效果慢慢放大,觀眾也逐漸被帶入這個故事,獲得了觀影的沉浸感。

第二,港式動作的魅力。

看電影的時候還能明顯感受到,李濱的導演風格,深受港式功夫片影響。

尤其是影片中的動作場景,更是將港風展露無遺。

比如尹天照飾演的關師爺與盜墓賊交手,盜墓賊以奇門遁甲驅使尸身、樹妖和女妖,

關師爺身陷纏斗,先是打掉尸身上的機關,破掉第一局。

再手持羅盤與燃燒的符篆,與吃人的樹妖斗法,最后以符篆擊退樹妖。

最后列陣誅魔,從容應對從背后偷襲的女妖。

又以移形換影術,以「假死」誘出馬三現身。

港片的招,雖老卻巧。

這種標準的港味動作,除了錢小豪電影,在網絡電影中已經消失好久了,電影能再現,的確有點意思。

三是完整有嚼勁的故事。

影片并非對奇幻驚悚元素的單一堆積,而是在融合了懸疑、搞笑、動作、民俗等元素的同時,努力在講一個相對完整的故事。

奇幻驚悚只是主要基調,最后講出的還是「善惡終有報,因果必循環」老理,而亂世下的眾生萬象更是令人唏噓。

電影里雖處處皆奇幻,其實是一次「走心」的過程。

整個故事由兩個核心人物:關師爺和他的徒弟貫穿全片,直到最后一刻主題升華的時候,所有隱藏細節才全部拋出。

有明線自然有暗線,比如關師爺是因為什麼才來到徒弟蒙冤的小鎮的?

實際上是因為要北上尋訪故友、勸消極避戰的張大帥北上抗日,順便探訪徒弟。

但正因為探訪了徒弟,順便把徒弟救下,后來北上找到張大帥,這個徒弟就排上用場。

大帥一聽老友來勸他抗日就躲,卻在戲院給師徒留了好位置,師傅不來徒弟來,卻目睹了少帥聽戲撞到怪事,引出了鬼神聽戲的戲班民間傳說。

關鍵時刻,關師爺又是靠這個陰氣重的徒弟把古代將士魂魄引出來,最終化解風波。

所以你看,《道師爺2》在故事上是十分嚴謹的,鋪陳很詳細,每個出場人物都有它的作用,秘密直到最后一刻才被揭開。

除卻恐怖元素,它真正做到了很多院線片都做不好的事:講好一個故事。

影片的一切都像是一個循環。

細節對應細節。立意回到立意。

世上本無鬼怪。

皮囊之下的人心,才是真正黑白難辨的鬼蜮。

所謂奇幻異術,都不過是障眼法,最后回到的還是人心。

三、尹天照不再是況天佑,但58歲卻有58歲的風采

客觀來說,在那些中式恐怖、港片元素的映襯下,《道師爺2》的娛樂部分確實渲染得不錯,但要說為影片畫龍點睛的,絕對是尹天照。

因為他的演出,就仿佛影片的定盤心。

影片里不僅有引人入勝的玄幻元素和正邪斗法故事,也塑造了各具特色的眾多角色,被冤入獄的徒弟葉飛,貪財忘本的盜尸賊馬山,消極避戰的軍閥張大帥、不愛武裝愛戲裝的張少帥,還有風采卓然的戲班花旦,可以說將亂世下的眾生相演繹的淋漓盡致。

但就像當年林正英的那些僵尸電影一樣,亂世之中怪事多,人物紛繁人心難測,但只要關師爺在,觀眾心里就有底。

如今的尹天照當然不再有當年的身形和容顏,實際上他的衰老,早在系列第三部就已經開始,但這麼多年過去了,只要他一站在片中的妖魔面前,口中念念有詞,表情沉穩淡定,鏡頭一給過去,觀眾依然好像看到當年那個 「最帥僵尸「況天佑。

而相比當年不問世事的況天佑,這個亂世中秉承奇門規矩,追尋人間正義,始終尋善惡、覓正道的道師爺,似乎也更符合歷經人間滄桑的58歲尹天照今日的形象。

也是因為有他的表演花,導演才終于將整個故事的邏輯縫合——

四、驚悚奇幻外衣下,這部電影究竟要表達什麼?

影片雖然是奇幻類型,但自有打動人的世界觀和價值觀。

誰說融合了民俗、懸疑驚悚元素,展現陰陽冥婚、英魂陰兵等民間奇聞,還融入了傳統文化中的戲曲元素的奇幻片,不能動人呢?

任何奇幻電影,到最后的內核,都會落在「人」身上。

世間萬物,「人心」最為恐怖,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最溫暖的,也是人心。

而影片中關師爺在亂世的諸般遭遇,其實也就講出了影片的精髓。

影片上半段的「東方恐怖」,那種讓人害怕的壓迫感和壓抑感,其實源自盡人的封建民俗。

只有在民國,像盜尸賊馬三這樣的人物,才會利用迷信、幻術為非作歹。

但《道師爺2》并沒有直面人性的黑暗,恰恰是通過這個奇幻驚悚的故事,折射出人性的光輝和家國情義的浩瀚。

尤其是后半段的戲曲篇中,評論區許多觀眾都說萬萬沒想到,看一部驚悚片,看到最后竟然飆出眼淚。

為何?因為故事中英魂不散的「陰兵」當年守護疆土的故事,無形中與民國亂世下被侵略,家國陷入危局的局勢暗合了。

當影片通過一段戲曲《精忠報國》祭帶領觀眾回到無名英靈血戰古城抵御外敵,死守兩年血戰到底的故事現場,

曾經的驚悚感早已被精忠報國的熱血感取代。

死者不愿散去,因為亂世山河待整,當張大帥率軍北上抗日,才為這段故事畫上句號。

所以《道師爺2》看似是講了一個驚悚的懸疑故事,其內核,卻最終上升到民族大義。

沒有錯,電影是不完美,比如開場的尸體不趁黑夜直接拖到墓地而放到棺材鋪的新棺材里著實讓人費解,劉天佐飾演的軍閥大帥過于儒雅等等。

但瑕不掩瑜,影片將流傳在民間關于冥婚、鬼神聽戲、戲班禁忌等民俗傳說融入故事之中,影片對港風動作的呈現并不拙劣,反而十分出彩。而影片結局對主題的升華,更令其展現的野心和最終呈現出來的效果,遠遠高出同行。

隨著林正英的遠去,華語奇幻驚悚片的高光時刻的確已經遠去了,就連《驅魔龍族馬小玲》這樣的大制作,都從開拍就散發出狗尾續貂的味道,但有了《道師爺》系列、錢小豪電影這樣的作品,又總覺得還有一絲余光沒有褪盡。

本質上說,當年的林正英電影和馬小玲況天佑的故事再奇幻離奇,依然是挖離奇真相鑒人心善惡的奇幻故事。

而當58歲的尹天照繼續在影片中演繹誅邪降魔,就仿佛國產奇幻驚悚電影的驚堂木一拍,觀眾總能期待,還會有下回分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