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年前的香港邪典片,「尺度過大」被封殺整整三十年,致敬《發條橙》的名場面至今仍是影迷的噩夢!

如果要評選香港影史最瘋狂大膽的電影人,導演牟敦應該能入圍前三名。

他的 《打蛇》、《血戀》,完全有資格評選:華語最重口電影。

但同時牟敦又能拍攝出老少咸宜的武俠經典《 自古英雄出少年》。

牟敦芾是山東人,成長于台灣,畢業于國立藝專,六十年代成為獨立電影人。

年輕時的牟敦芾是一位新銳的電影導演,早期拍的三部作品,紀錄片《上山》,電影《不敢跟你講》和《跑道終點》都沒法上映,導致他成了一名「地下電影人」。

之后,牟敦芾淡出影壇,到歐洲和中美洲游歷數年,并與香港女星恬妮談了一場戀愛。

當牟敦芾再次回歸電影圈,是在1977年,他成為邵氏公司簽約的新晉導演。

邵氏是純粹商業化的電影工廠,彼時的牟敦芾初來乍到,只能跟著公司的任務安排與市場的商業趨勢來拍片,跟著桂治洪等邪典導演一起,參與執導了《香港奇案》系列。

牟敦芾在邵氏效力5年時間,拍片類型很雜,精品率也不高,有武俠片《連城訣》、恐怖片《碟仙》、愛情喜劇《剪刀石頭布》,家庭喜劇《大大小小一家春》,古裝片《紅樓春夢》。

因為1980年的電影《打蛇》,牟敦被香港影評屆有了個綽號:禽獸導演。

牟敦芾從影近三十年時間,真正獨立導演的作品只有12部,而《打蛇》無疑是牟敦芾導演生涯中最具爭議性、最大膽生猛、最cult的電影,甚至在香港電影圈都堪稱史無前例。

今天就來聊聊這部42年前的電影——《打蛇》Lost Souls

片名《打蛇》中的「蛇」,指的是偷渡到港的非法移民,稱為「 人蛇」。

本片有一個重要的拍攝背景,是1980年10月,港英方面取消了抵壘政策。

偷渡客是香港電影中經常出現的一類人群,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間,香港曾有「偷渡潮」,大批偷渡客進入香港,而當時的港英方面采用了「 抵壘政策」——偷渡者若能在偷渡到港后抵達市區,便可獲得居留權,如果偷渡者在邊境范圍被截獲,則會被遣返。

港英方面之所以對于「偷渡者」采用了如此矛盾的對策,與當時的社會背景有關。

一方面,港英方面顧慮到,假如不給予偷渡者一個融入社會的途徑,他們會淪為黑市居民或黑市勞工,有一部份人甚至或者會從事非法活動,進而導致犯罪率增加。

同時,香港當時出于經濟起飛階段,接納偷渡者合法居留,也可紓緩當時需求殷切的勞動市場,因為當時香港的工業,尤其是制衣業,仍是相當興旺,此類勞工密集型的行業能吸納大批勞動力。

另一方面,長期的抵壘政策,間接鼓勵偷渡客不斷嘗試冒險赴港。組織偷渡的「蛇頭」成為一種新興的高利潤行業,而專門綁架敲詐「人蛇」的 「打蛇」團伙也應運而生。

所謂「打蛇」集團,就是在沿海捉拿人蛇并把他們禁錮,繼而威脅勒索人蛇的家人,若收到贖金才把人質放走,若沒有錢的話,便會將他們集體囚禁虐待,并將他們進行販賣。

電影《打蛇》正是以此背景展開故事,講述了一幫偷渡到香港的人蛇,被打蛇集團綁架并遭到各種施暴囚禁后,終于逃離魔窟,卻又在抵達香港市區后,遭遇希望幻滅的故事。

這部電影并非牟敦芾首次試水拍攝「偷渡客」為題材的電影,早在1978年,牟敦芾就拍過一部紀實風格的犯罪片《 撈過界》,又名《大好彩》。

講述幾個青年因不滿窮困潦倒的生活,偷渡來港的故事,因為人生地不熟又無專長,只能生活在社會的最低層,結果收入微薄,又緊張的情況下,繼而鋌而走險,干起違法的勾當來,成為了搶劫銀行的「大圈仔」,最終走上亡命之路的故事。

這部電影是牟敦芾在邵氏時期的野心之作,影片中大膽刻劃青年無出路、警察貪污的諸多情節,體現了牟敦芾對于社會的觀察和批判,與當時的新浪潮電影人有異曲同工的地方。

只是在邵氏制片體系的限制下,牟敦芾的這部探索之作風格創新有限,不及同時期的新浪潮電影的寫實凌厲,加之此片曾一度失傳,導致該片被嚴重低估。

回歸正題,在拍攝《撈過界》期間,導演牟敦芾有了創作《打蛇》的想法,為此耗時一年時間搜集了大量資料,用四個多月時間寫完劇本,拍攝了49天,這在當時的邵氏流水線拍片制度下,已經是相當少有的長周期制作。

邵氏方面也不馬虎,一開始便做足宣傳,可見得公司對這部作品的重視。

牟敦芾對于這部野心之作也傾盡了全部精力,為了保證電影的「寫實風格」,他便找來了一群真「人蛇」拍戲,甚至要求他們重回現場拍偷渡戲,結果那幫真人蛇雖知是演戲,但還是被弄得提心吊膽。

而且牟敦芾拍攝警察海灘上抓捕人蛇的場面時,劇組不打招呼就拉隊開拍,弄得周圍吵吵鬧鬧,更一度驚動在附近巡邏的真警察,導致在劇組拍戲的人蛇演員們,也因看到真警察嚇得差點游泳逃走。

了解完背景信息,讓我們正式進入電影的故事。

1980年的一個夜晚,抵壘政策取消時期,夜色中的海岸線附近。

三名偷渡客 阿荃、她的老公 向東和弟弟 大種一起,游泳來到了香港,原本他們打算在上岸后,經陸路抵達終點香港市區,去往香港的鉆石山。

但因為中途精疲力盡,便游向了一艘附近的偷渡船。

之后,三人跟著搭船靠岸,結果遇到警方搜捕,大部分偷渡者被截獲。

阿荃、向東和大種三人僥幸逃脫追捕,成功抵達岸上。

怎奈何三人迷失在山林里,根本不知道方向。

就在此時他們遇到了「好心」的村民黃伯,主動邀請他們到家中暫住。

三人毫無防備,殊不知這位黃伯其實是一伙打蛇集團的成員,阿荃、向東和大種三人因此被打蛇集團抓住,之后黃伯要求他們打電話給阿荃在香港的舅父,索要一萬五千元的贖金。

可阿荃的舅父只帶來一萬元,黃伯因,只淮許他帶兩人離開。

三人中的弟弟大種假意答應自愿留下,結果在交易的時候私自逃走,黃伯惱羞成怒,下令將阿荃、向東兩夫妻給抓起來。

更悲慘的厄運接踵而至。

黃伯雖然也是打蛇人,但他的幫派勢力比較小。

這天,當地另一伙勢力更加強大的打蛇團伙的頭目 鶴爺,帶著一幫手下來搶地盤,直接抓走了黃伯手中的人蛇,也包括阿荃、向東兩夫妻。

相比貪婪的黃伯,鶴爺卻是毫無人性。

人蛇落在他的魔掌中,將會遭到非人的施暴。

在鶴爺的大本營里,關押著十幾名被擄來的人蛇,整日遭受著鶴爺和手下的折磨。

被囚的一名人蛇告訴阿荃,讓她將牛糞涂在身上,借此避免被鶴爺等人凌辱,卻沒想到,鶴爺手下的同伙毫無人性,竟然當著向東的面對她的妻子展開了暴行。

與此同時,由于警方對邊境的管控越來越嚴格,導致人蛇數量下降。

手下跟鶴爺建議,打算將山下的另一伙打蛇集團攻破,將他的人蛇據為己有。

由此導致雙方發生了激烈火拼,鶴爺也將對方手中的人蛇擄回了大本營,其中就包括之前逃走的大種,原來他早就落到了另一伙打蛇集團的手中。

人蛇的囚室就像集中營一樣,每個人都被扒去衣服,只用破報紙蔽體。

在這里,親屬的電話號碼用來將人蛇分類,有電話號碼的人蛇可以得到優待照顧,沒有的則會被各種虐待、并拿去販賣。

女人蛇不僅要遭受鶴爺手下的折磨,如果沒有親屬電話號碼,還會被販賣。

更慘的是年輕的大種,原來鶴爺竟然有斷袖之癖。

手下們于是投其所好,將大種清洗包裝成禮物,送給鶴爺慶生,讓大種慘遭蹂躪。

等大種被送回囚室以后,精神崩潰目光呆滯,為了報仇,他竟然發瘋似地咬斷了鶴爺的脖子,但大種自己也被鶴爺的手下給活活打死。

打蛇集團沒有了鶴爺,正所謂蛇無頭不行,開始陷入內斗。

而大種的慘死讓其他人蛇開始團結在一起,其中一名人蛇被稱為「毒蛇」,他是一名多次偷渡的囚犯,身上帶著一枚手榴彈,因此打蛇集團一直不敢為難對方。

毒蛇目睹大種慘死之后,決定聯合其他人逃出集中營。

于是,人蛇們悄悄放火制造混亂,再用大網困出了打蛇集團的同伙,將他們亂棍打死。

由于長期遭到對方的施暴虐待,人蛇們開始了瘋狂復仇,帶毒蛇的帶領下,他們用手榴彈炸死了頭目,之后換山一身衣服,終于逃出了山上的集中營。

離開之際,毒蛇作為經驗豐富的前輩,教導其他人學習香港的知識,以應對可能會遇到的查驗。

一切準備就緒,他們一眾人等驅車出市區,結果遇到警察巡檢。

原本在毒蛇的吩咐下,眾人已經僥幸過關,卻沒想到,老實的向東在警察盤問時,居然下意識地說了一句「 謝謝,同志」,導致他們的身份因此暴露。

阿荃與向東被迫踏上了逃亡之路,阿荃最終被警察給逮捕,而向東則成功逃到了市區。

他發誓要去香港的鉆石山看看,可當他來到夢寐以求的鉆石山。

以為是遍地鉆石的樂土,卻發現竟是貧窮的棚戶區。

向東無法相信眼前的現實,因此徹底陷入崩潰……

電影的故事到此結束。

1973年,導演桂治洪拍攝了電影《女集中營》,雖然是一部反映戰俘問題的反戰電影,但導演桂治洪卻在片中大搞剝削,此片的風格無形中影響了七年后的《打蛇》。

但是相比《女集中營》,導演牟敦芾更加肆無忌憚,已經很難用剝削來形容此片,以歇斯底里的風格鞭撻控訴人類的獸性與暴行,極端、瘋狂、殘暴、駭人,或許更能形容這部電影。

牟敦芾不像另一位邵氏cult片大導演桂治洪,可以在邵氏商業娛樂片體系下兼容自己的邪典風格。從當年的《撈過界》開始,就能看出牟敦芾的電影雖然觸犯禁忌,但始終帶有一種知識分子式的觀察視角和反思批判精神。

牟敦芾在邵氏官方刊物《南國電影》里談論《打蛇》一片,說「 自己是在拍事實出來,絕對不夸張,還有這套電影是有真正意義」,而根據牟敦芾所說,在片中所展現的暴行情節已經被弱化了。如果真把打蛇團伙的暴虐行為全數拍出,只怕觀眾會更無法接受。

《打蛇》拍攝時期,當時的牟敦芾有點「懷才不遇」導致越發「憤世嫉俗」的意味。在牟敦芾的回憶中,他曾經公開質問過老板邵逸夫:你每年拍一百多部電影,有沒想過給一點點錢去拍一部電影,不要為了票房,而是為了拍到一部好電影。

《打蛇》對庫布里克《發條橙》的致敬

《打蛇》因為對暴行肆無忌憚地展現,導致上映后引發了激烈爭論,放在今天估計得至少刪減一半情節。該片在當年毀譽參半,不少人批評牟敦芾借題發揮。但上映后十分賣座,放映十五天收270多萬,占全年票房的第13名。

在之后的多年里,此片被塵封三十年。2005年,曾經發行過一套數字光碟,但沒過多久,就因為此片的爭議太大,發行商只好收回光碟,一直到幾年后此片再算正式被解封。

總的來說《打蛇》以其寫實的拍攝手法,牟敦芾嗜血的風格,自成一派,八年后,從香港來大陸的牟敦芾又拍了一部更加殘暴的《黑太陽731》,由此奠定自己在華語cult片領域的地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