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勝和「胡須坤」,一手泰拳打出江湖路,晚年淪落到洗浴中心上班

他學習傳統武術多年,結果在一次為人出頭時,被幾個小流氓打得落花流水;

他改練殺傷力巨大的泰拳之后,一記飛膝,擊飛了流氓頭子,一戰成名后,各大社團對其拋出橄欖枝;

他加入香港第一黑幫后,與各路大佬義結金蘭,后來還成了社團龍頭。

他就是「胡須坤」,和勝和社團的超級大佬。

「胡須坤」于1959年10月在香港出生,他的祖籍是廣東陽江市,本名向震坤。

大約在四十年代末,「逃港潮」席卷了整個內地,或是由于不太安定,或是由于生活貧苦,不少人都跑到香港去了。

向震坤出生時這股「逃港潮」還沒停息,那時候香港到處都是從內地逃過來的人,再加上當局一心想著撈錢,沒有好好管理,導致了很多流氓團伙的出現。

也正因為局勢不穩定,不少人都會學武以備不時之需,因此在香港,拳館武館的生意極好。

電影《葉問2》里的不少場景,都是描述那個年代,葉問落腳香港后,想要在當地開設一家武館養家糊口,但是那時候香港已經是武館林立,并且也不是誰想開武館就能開。

為了防止有人濫竽充數,想開武館,就得先跟其他武館的師傅較量一番,讓大家看看手頭有沒有真才實學,是不是有資格開武館。

而電影中,葉問一炷香之內,在大圓桌上大戰了三個師傅,圓桌下面還有足足十多位師傅,每個師傅的背后都代表著一家武館,可見當時香港武館的熱門程度。

向震坤出身貧寒,家里的條件不能讓他讀多少書,也就是讓他到學校簡單地識幾個大字,并且向震坤本人也不愛讀書,他比較頑劣,對拳腳功夫比較感興趣,因此很早就到武館里跟著師傅學武術。

70年代末,習武多年的向震坤已是十五六歲,在回家的路上,路過巷口,看到小巷子里有幾個流氓在光天化日之下,欺負一個女孩子。

正義感十足的向震坤,上前制止這幫人,沒想到兩個年紀較大的流氓從巷子里走出來,一左一右將向震坤圍住,準備教訓一下向震坤。

向震坤絲毫不懼,心中暗道:「要不要用我的如來神功給他們一個教訓?」

誰曾想,對方比向震坤的個頭大,左邊的流氓一拳砸在他頭上,他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防御動作,就被右邊那個流氓一腳給踢倒在地。

被一陣拳打腳踢,向震坤沒有任何還手之力,連口袋里的十幾塊錢以及一本武功秘籍都被搶走了,臨走前,其中一個流氓還嘲諷道:「兩分錢一本的《如來神掌》,想打死人啊?」可把巷里正在昏睡的橘貓都給逗樂了。

向震坤很是憋屈,自己辛辛苦苦修煉了這麼多年,卻被街頭流氓給輕易地打趴下了,自己還沒有半點還手之力,他再也不相信花拳繡腿的功夫了。

數年之后,一股「泰拳熱」在香港興起,新義安的「總教頭」蘇龍正是香港的一位泰拳大師,號稱「泰拳之父」。蘇龍曾經把14K的「雙花紅棍」陳惠敏揍得鼻青臉腫,不少社員都向他請教過。

比如新義安的「尖東虎中虎」黃俊、「灣仔之虎」陳耀興等等。

不過,蘇龍為人野心不小,當年新義安的龍頭向華炎被捕,江湖史稱為「龍頭案」,見到社團龍頭被捕,蘇龍仗著門生多,妄圖自己登上新義安的龍頭之位,最終被向氏一族給打敗。

而向震坤之前學的是花拳繡腿,但他的基本功還是很扎實的,當他看到剛猛無比的泰拳,在戰斗中更為實用,他便投身到泰拳館中。

因為基礎扎實,向震坤在泰拳上的造詣也是一日千里,很快就練成了一套完整的泰拳,還掌握了不少的殺手锏。

80年代初,內地對香港的開放,讓香港進入一個新的階段,香港經濟飛速發展的同時,讓不少人發家致富。

不過因為還沒回歸,黑道勢力更是肆無忌憚,因此很多富豪都會花錢請幾個保鏢在身邊來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

二十多歲的向震坤經友人引薦,到大角咀給一位富豪當起了保鏢,結果一年后,這位富豪的事業一蹶不振,向震坤的保鏢工作也丟了。

向震坤除了身手比別人好,什麼都不會,也只能流落到賭檔當起了服務員。

一天,有三個流氓來收保護費,老板不給還鬧起了事。

向震坤見到那三個流氓,氣就不打一處來,當年在巷子口就是被這群人里其中的兩個按在地上摩擦的。

向震坤見到這幫人越是囂張跋扈,骨子里的恨意就越是大了幾分。

他也不廢話,直接出手,先是一腳踢飛左邊的流氓,隨后轉身一個巴掌又扇飛了右邊的流氓。

站中間的那個流氓這時才反應過來,不過向震坤沒給他機會,虛踢一腳制止住對方隨即后撤拉開距離,緊接著向震坤縱身一躍,一個標準的飛膝從天而降,狠狠地擊中那流氓的胸口,那流氓直被頂飛了十多米遠,肋骨斷了好幾根。

兩個受傷比較輕的流氓,見識到向震坤的神威,立馬抬著身受重傷的同伴撒腿跑了。

向震坤一戰成名,附近的流氓們再也不敢來賭檔搗亂。

那時候,和勝和社團正好在大角咀招募新成員,聽說向震坤的實力如此之強,「勝和第一老頂」甄國龍都親自來上門來邀請他加入社團。

彼時向震坤還只是一個服務員,自知這個職業沒啥前途,于是欣然答應,成了和勝和的一份子。

向震坤一加入社團就成了小頭目,不少年輕馬仔聽聞他神勇無敵,皆紛紛來到他麾下效力。

向震坤帶著人為社團四處擴張,大角咀一帶的酒吧、賭檔等場所皆成了他的囊中之物,手底下馬仔上千人,風頭一時無兩。

憑借著自己的實力,向震坤在江湖上的地位節節攀升,與14K「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和勝和坐館「大飛」、「勝和荃灣線」話事人「傻福」等人斬雞頭、燒黃紙,結為異姓兄弟。

他們這幾位結拜兄弟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都很能打。

「胡須勇」曾帶領眾小弟斬得大圈幫落荒而逃,此后制霸缽蘭街,后來還差點成為14K的龍頭老大;

「大飛」早年為社團出力頗多,和勝和不少地盤皆是「大飛」早年打下來的,后來入獄十來年,一出來,就得到社團叔父們的支持,成為社團的坐館。

「傻福」深耕荃灣,外人休想染指,江湖還有傳言說:「勝和荃灣一條龍」,并且他手底下猛人眾多,江湖又稱「傻福」所打理的「荃灣線」為「勝和兵庫」。

向震坤的江湖綽號「胡須坤」,那是因為他的下巴總是留著標志性的胡須。

而結拜大哥「胡須勇」則是在上巴留著胡子,兄弟間,總是叫「胡須勇」為「大胡」,「胡須坤」為「小胡」

二零零二年,和勝和社團推選新任坐館,按照以前的慣例,很多大人物都會為了爭奪坐館之位進行一番龍爭虎斗,因為社團坐館這個位置,代表的是整個社團最高的權威。

在電影《龍城歲月》中不難看出坐館對于這幫江湖人而言有多重要,龍頭棍僅是象征著坐館的信物,但各方大佬為了爭奪這根棍子皆全力出擊。

不過,這一屆選坐館,所有社團大佬卻都選擇了低調,而向震坤則被社團叔父們推上了坐館之位,「上水皇帝」白頭仔則成了「揸數」。

論資歷,向震坤顯然不是最合適上位的人選,那時候「傻福」在社團里極有權勢,就連「傻福」手底下的「傻澤」本錢都遠超向震坤,因為「荃灣線」直到如今都是和勝和社團最強的一脈。

可為什麼這些大人物在這個節骨眼上卻變得如此地低調?這麼好的事情,怎麼可能交給向震坤?

其實,自從回歸之后,新義安接受招安,14K一直都是一盤散沙,不足為患。

同為香港三大黑幫之一的和勝和,卻在「雞腳黑」的帶領下,一躍成為香港第一黑幫,比其他兩個幫派更加高調,因此也成了重點打擊的對象。

在向震坤之前的幾任社團坐館,皆被捕入獄過,一時間人心惶惶,便沒人想當這個出頭鳥了。

向震坤當了坐館之后,雖然平時很低調,但畢竟是混黑道的,手底下人總會惹是生非,一有風吹草動,向震坤就會在第一時間,被帶到局子里談話。

也因此,向震坤上任還不到一年,就很少拋頭露面,一些人就隱居幕后。而同期的「揸數」白頭仔,作風相對高調,盡管是小心謹慎,在卸任后還是進了牢房。

2005年,向震坤的門生「跛手英」登門拜訪,「跛手英」早年靠著賣盜版光碟賺到了錢,外界稱其為「老翻天王」,也因為有了錢,「跛手英」開始囂張跋扈,目中無人。

這年,因為開酒吧搶了「傻澤」的生意,與「傻澤」鬧得不可開交,原本「跛手英」也沒把「傻澤」放在眼里,可與「傻澤」數次交手后,才發現自己根本就對付不了「傻澤」,并且「傻澤」不打算放過自己,因此找上門來,讓老大支個招。

向震坤與「傻澤」的老大「傻福」是八拜之交,如果他開口,「跛手英」自然是有個台階可以下,但是向震坤退出江湖已久,連社團元老的葬禮他都沒去參加,可見他根本就不想插手江湖的事情,因此他果斷地拒絕了「跛手英」。

「跛手英」無奈之下,只能找「雞腳黑」這個社團超級大佬,但是半年過去后,事情沒得到解決,「跛手英」也被人砍死在紅綠燈之下。

退出江湖后的向震坤已經是四十多歲的高齡,年輕時沒賺到多少錢,現在也沒有什麼技術傍身,沒了收入,日子也越來越不好過了。

好在他有個好兄弟「傻福」,「傻福」很講義氣,他將向震坤安排到自己旗下的一家洗浴中心上班,平時可以不用來上班,每個月還有一萬塊的薪水,這也算是變相地給向震坤養老。

至今,向震坤雖然已是年近六十,但是他的穿著卻很時尚,很有活力,可見心態很年輕。

他經常會與幾個退休的社團元老吃飯,偶爾也會高歌一曲,日子過得還算不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