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金牌監制」戚其義最黃暴的遺珠,16年后翻紅,這才是大女主天花板!

加油娜娜酱 2022/09/10 檢舉 我要評論

陜北黃土高原,黃沙綿延千里,

這里生活環境極其惡劣,人人靠天吃飯,一旦老天爺不下雨,閻家鋪幾千口人就只能等死。

不過,最近閻家鋪的人都在嘀咕另一件事,

宋家姨太太春分,娘家回程路上被馬賊擄走了…

馬賊要錢,開口就向宋當家焦玉勒索100銀元。

焦玉心地不壞,東湊西湊湊齊了贖金,換回了兒媳。

可偏偏有人借題發揮:自古以來,哪有被馬賊擄走還能清清白白回來的,這個春分肯定被凌辱了。

「哎,難怪天不下雨,鎮上有這麼個不干凈的人,老天爺怎麼會可憐我們!「

尖酸刻薄的流言,迅速席卷全村,似乎老天爺遲遲不下雨,就是因為春分還好意思活著。

春分出門走在大街上,村民看見她就像看到污穢一樣,躲得遠遠的。

族長閻萬曦為平息民憤,只能下令:「不祥人「春分,必須一路三跪九拜到貞節牌坊,給祖宗磕頭認罪,乞求上天原諒。

村民一路敲鑼打鼓,看著春分磕頭,跪地,鮮血直流…

事情到這,本應該告一段落,

可偏偏,平地一聲旱雷,劈下了半個貞節牌坊…

迂腐的人們不會覺得,這是上天對他們警告,只會變本加厲指向春分,是她污染了「女人的貞潔「,

當天閻家鋪幾十號人,沖向春分家…

上述荒唐的故事,出自2006年的TVB老劇 《火舞黃沙》

它一度與《金枝欲孽》《珠光寶氣》,并稱為「金枝三部曲」,是TVB「金牌監制」戚其義延續輝煌之作。

《金枝》原班人馬:佘詩曼、林保怡、陳豪、黎姿,再加上蔡少芬,多位TVB視帝視后再度合作,互飆演技,碰撞精彩火花。

這也是TVB第一部遠赴黃土高原實景拍攝之作…

劇組不遠萬里到寧夏取景,祖國大西北的遼闊與荒涼,黃土高原冷冽的風,隨時可能遭遇的「黃土雨」…

就憑這點,它在TVB眾多作品中,也是獨一份的。

很可惜,《火舞黃沙》在2006年播出后,遠沒有達到《金枝欲孽》的熱度,反響平平,最終成為滄海遺珠。

直到近幾年,經典港劇的剪輯片段走紅,才使這部劇重新回到大眾面前。

網友評價: 該劇要反映的不是時代問題,而是守舊思想對女性、人性尊嚴的踐踏,人與人之間為權勢的互相傾軋永遠存在。為了家族興衰,可以將其他家族趕盡殺絕,這樣野蠻行為過去有,現在有,將來也會有。

細究起來,也許是《火舞》立意實在太超前于時代,

它極力高舉反對女性壓迫、反對包辦婚姻、反對生育綁架的三面大旗,

「站在貞節牌坊下談女權。」

它不僅僅「反了」,還「破了」,

在閻家鋪這種荒涼落后的男人世界里,殺出了一條大女主的血路…

立起了真真正正的女性群像戲,超越時代束縛,

直至今天,《火舞》表現出的女權獨立的思想,仍光彩奪目,熠熠生輝。

陜北荒涼的不毛之地,上靠上天下雨吃飯,下靠綁架女人貞潔,壓榨女性生育繁衍,

說好聽點是世代祖宗規矩,實則是愚昧無能的暴力轉嫁,

老天不下雨,你罵不了天,卻把拳頭揮向依附男人而活的弱者:女人

閻家鋪的女人,一旦跨入村口那扇沉重、陰森的貞節牌坊,便生生世世困在此處。

這里,有活活燒死的貞潔審判,

年紀輕輕的小卓,嫁給病入膏肓的少爺沖喜,不到半年就成了寡婦,日日受到婆婆的欺侮打罵,

這樣的她與鎮上的男子兩情相悅,又有什麼錯?

可他們的愛情僅僅處在雙眼傳情的階段,就被人告發。

小卓被五花大綁,架上了天燈台,按照族規「點天燈」,

到底是怎樣非人的折磨,讓少女甘愿在熊熊烈火中焚燒殆盡,也不見悔意。

這里,有將柔弱的女子逼成惡毒女人的生育壓榨,

朗月,8歲成了宋家童養媳,十幾年來一方面要隱瞞丈夫不能生育的事實,一方面要忍受外界無止盡的催生壓力,

她為了守住這個秘密,親手下毒殺了朝夕相處的仆人,

最后也因為秘密被揭發,她寧愿自盡死去,也要告訴別人她能懷孕…

這里,父權當道,女人只是一件可以隨時丟棄的貨品,

讀過洋書,家里開銀行的千金小姐,計明鳳,

她被哥哥,親手嫁給閻老板當填房抵債,

新婚丈夫怎麼諷刺她的:

你只不過是你大哥賣上山的一件貨物。

還有那個整部劇里,不能開口說話的閻家姑奶奶。

年輕時,無意中撞破了家族丑聞,被哥哥捉回家打成了植物人…

除了一只手和眼睛能動外,她這輩子都無法離開輪椅。

它是貞潔鑄造的牢籠,

如果被馬賊擄走欺辱,那你應該自盡,以免你不潔的身軀觸怒了上天;

它是專制父權圍成的煉獄,

父親兄長,不僅有對女性婚姻的絕對控制權,甚至還有生命處置權。

《火舞黃沙》把鏡頭對準了女人的血淚,它用一條條鮮活生命的隕落,告訴你,告訴我:

封建禮教,真的吃人!

還原封建女人的苦難,只是《火舞黃沙》設置的一根引信,它最終的目的是要放一把火,徹徹底底將迂腐的陳規燒成灰燼。

這把火,是計明鳳(黎姿飾演)

她是為數不多見過世面,受過高等教育的女子,

被哥哥強迫嫁給心狠手辣的族長閻萬曦,被迫拜堂成親,

為了家族她沒得選,可為了自己,她寧愿死也要追求自由。

為了掙脫閻家的牢籠,她一次又一次地向閻萬曦挑釁,逼迫對方寫休書:

「你今日不休我,我燒你大屋,你明日不休我,我燒你工場,總之只要我一天是閻少奶奶,我就要和你對著干! 」

一巴掌,兩巴掌,閻萬曦打女人不手軟,可計明鳳偏偏不怕。

挨了巴掌,也能諷刺地笑著重申,寫休書!

被新婚丈夫強行占有身體,她有想過以最極端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但她說服了自己:做錯事的人沒受到懲罰,我這個受害者憑什麼死!

她不是逆來順受的女人,她更不是為了可笑的貞潔就求死的女人,

出嫁路上,她和春分不幸遭遇了馬賊的綁架,

危機關頭,她先幫助春分脫困,再是利用以退為進,色誘馬賊接吻,咬斷了對方舌頭:

最后一招制敵,親手殺了馬賊,

機敏和殺伐果斷的行動力,賦予了這個人物無數的閃光點…

這把火是焦玉(蔡少芬飾演)

15歲嫁給一個老男人做填房,她原本也只是一個認命的普通女人,

可那個老不死的男人,滿身膿瘡,臨死了還要拉上她一起陪葬,

棍子打得焦玉滿頭是血,從此患上了頭風的毛病…

可也讓一個只懂相夫教子的女人,從此覺醒,

她篡改遺囑,坐上了當家的位置:

手握家族大權,她顧全大局,進退有度,把一千多人的族群管理的井井有條。

最重要的是,作為男人群中為數不多的女上位者,她不搞雌競,始終把利刃伸向敵人。

她能低聲下氣向閻萬曦借100銀元,只為了贖回被馬賊擄走的媳婦春分,

相伴十幾年的下人桂蘭,病入膏肓時日無多,她主動讓出自己的房間,讓兒子認她做干娘:

不得不說,一直以為烏拉那拉·宜修是蔡少芬演技的天花板,其實是對她最大的誤解,

蔡少芬飾演的焦玉,始終縈繞著宿命般的苦楚,

她人生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兒子身上,可兒子卻悲慘離世,

昔日冷靜沉著的焦玉死了,只剩一個在兒子墳頭拔草的凄涼母親。

15歲嫁人生子,從小媳婦一路坐上當家掌門人,焦玉的一生在荊棘里綻放,

但,這個人物真正高光之處,是她自始至終對自己有清醒認知。

她貪戀閻萬曦給她包扎傷口時的溫柔,她驚訝閻坐懷不亂的正直,

可她清醒地認識到,那不是愛。

那只是一個從小沒有受過溫暖的人,對溫暖的渴望。

《火舞》從頭至尾在輸出一個觀點:

愛情不是命運悲苦女人的救贖,反抗才是,獨立才是!

而家春分(佘詩曼飾演)人物的塑造,或許是編劇寄托悲苦女人抗爭命運的全部呈現。

春分天生斷掌,一出生就被預言:

命里克夫,終生難有白頭郎。紅杏出墻,無兒無女臥病床。

在閻家鋪,她被視為「不祥人」,老天爺不下雨怪她,被男人退婚怪她,連母親都嫌棄,「當初生下來就應該淹死她」。

春分這輩子最大的夢想,不過是踏踏實實嫁個男人,生兒育女,

她恪守村子里陳腐的教條,她也堅信女人應該為丈夫守節:

可她嫁到閻家鋪做妾,全家上下瞞著她丈夫不能生育,

婆婆丈夫大姐,合伙灌醉她,趁她醉酒時找別的男人給她「打種」。

骯臟下作的手段,一次次沖擊春分固有的認知。

第一次被馬賊擄走,春分沒有被凌辱,卻被人言傷透了心,

是明鳳告訴她,人言之所以可畏,是到頭來自己都信了自己有罪,

是明鳳罵醒了她:被人凌辱又怎樣,雷應該劈死犯罪的人,而不是你這個受害者承擔所有的罵名,這不公平!

春分是「受害者有罪論」的最大受害者,被馬賊擄走贖回,她三跪九叩到貞潔牌坊,

這還不夠,愚昧的村民還要將她綁上「天燈台」,想一把火燒死她,

切實的錐心之痛,從里到外無情地鞭打她摧毀她,也喚醒了她體內蘊藏已久的反叛精神。

她說:我命由我不由天!

非常人的韌性,支撐著她再次遇到馬賊,在跳崖和被凌辱二選一時,她毅然選擇了后者,

萬丈懸崖上,她親手撕開自己的衣服,向天怒吼…

那是對所謂貞潔、所謂女人名聲徹底的掙脫,更是她對命運發起最悲情的挑戰:

計明鳳、焦玉、春分,三位女性人物,在十幾年前就詮釋了何謂「女權」,何謂「女性獨立」。

時至今日,也很難再有可以與之比肩的女性角色。

十幾年后,影視圈在做什麼呢?

是歌頌母愛偉大,「我這條賤命算什麼,只要能給二少爺生兒子」,自輕自賤的《娘道》;

是歌頌愛情偉大,讓官妓保留處女純潔,讓三十歲的男人為官十二年沒有小娘子,處處強調貞潔,鄙視妓女以色侍人的《夢華錄》;

是歌頌女人獨立自主,一遇到困難必定男主、男二、男三出手相救的狗血古裝劇、仙俠劇、偶像劇…

「影視圈是最封建的地方」,現在的影視圈用一部部劇集,大建貞節牌坊,大興階級論、出身論…

每每翻看過去的老劇,都能更清晰地認識到,現在的影視劇是爬滿虱子的華袍,

用最先進的拍攝技術,最厲害的綠布后期,講最封建的故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