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就憑借《毒丈夫》一炮而紅,港人稱她為「天才童星」,演過武則天和楊貴妃,卻在這部電影里奉獻了最成熟的演技!

加油娜娜酱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馮寶寶,這個名字對于絕大多數年輕人來說可能非常陌生。

但在我們上一輩的心中,她是不折不扣的「女神」。

當我們在比較哪一位女星扮演的武則天更合適更好更美的時候,常常忘記了,除了范冰冰、賈靜雯、潘迎紫和劉曉慶,馮寶寶才是最早的武則天扮演者。

除此以外,她還是上個世紀香港熒幕上著名的「美女專業戶」:武則天、楊玉環、孟姜女,西施……

這些歷史上的著名美人,她都扮演過,為我們留下了一個又一個鮮活生動的形象。

而馮寶寶坎坷崎嶇的一生,也讓人無限唏噓。

3歲時,她就被父親安排在電影中客串,5歲就憑借《毒丈夫》一片一炮而紅,被港人稱為「天才童星」。

張愛玲說,出名要趁早。

但對于馮寶寶來說,過早出名好像并不是命運的饋贈,而是一個考驗,抑或是一個詛咒。

成名之后,父親把她當成搖錢樹,不顧她年幼的身體,不到一年的時間就讓馮寶寶接拍了30多部戲。

在5歲到8歲這三年時間里,她拍了高達150部電影,成了全球拍戲最多的童星。

如果說美國的秀蘭·鄧波爾是在「用天真無邪的美好,讓正處在困境中的人看到了希望和未來」,那麼「香港的女兒」馮寶寶,則在熒幕上留下美麗的同時也過早地蒼老了。

這種蒼老,讓她在35歲時就好像過完了一生。

所以,當馮寶寶在張之亮導演的電影《飛越黃昏》中,熟練飾演一名60余歲的母親時,讓人一時竟分不清,這是她的演技太好,還是心態太老。

今天,我們要說的,就是《飛越黃昏》。

這部上映于1989年的香港電影,出自導演張之亮之手,由馮寶寶、葉童、吳耀漢和盧冠廷主演。

這個組合搭配還是非常夢幻的哈。

馮寶寶比葉童大九歲,演她媽媽,比盧冠廷小四歲,演她岳母,絕了。

而導演張之亮,也是香港導演中極其有想法個性的一位。

聚焦香港底層中的底層、像狗一樣住在籠子里民眾的《籠民》,關注舊式嶺南地區自梳女(梳起長髮,立志終身不嫁)的《自梳》,在港片市場低迷時與張國榮合作的《流星雨》……這些都是他的作品。

《飛越黃昏》也不例外。

要知道,上世紀80年代末,正是張徹、吳宇森和杜琪峰等人大力張揚陽剛美學、男性情誼的時期,當時的電影觀眾也多為二三十歲的中青年群體。

張之亮卻大膽選取了一個少見的女性題材進行創作,可以說,十分有人文關懷了。

與我們熟知的港片不一樣,這部電影,沒有給我們一個華麗的香港,一個紙醉金迷的香港,而是一個落到地上的香港,真實到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故事溫暖動人。

阿喬,一個香港女人。

大概十幾年前吧,她到美國念書,認識了另一個書呆子香港人。

后來兩人了結婚,生了個孩子叫阿力,一家三口過得挺好。

阿喬呢,大大咧咧,和誰關系都不錯,就是和自己的老媽不對付。

兩個人只要湊到一塊兒,那就是火星撞地球,要爆炸,要毀滅。

阿喬就連結婚都沒有告訴自己老媽,十幾年了老公都沒敢帶回來過。

這一次,她終于鼓起勇氣,把自己兒子先帶回了家。

阿力雖然從小在美國長大,但香港話說得很順溜,嘴巴也挺甜,哄得老太太眉開眼笑的,都顧不上訓斥自己閨女。

當然啦,顧不上也只是一時的,罵女兒這件事怎麼著也要抽出空來。

阿喬千里迢迢給老媽帶了塊上好的布料,想讓原本是裁縫的母親拿來做件旗袍穿happy一下。

結果呢,剛拿出來,老媽就說這根本就是香港產的,她買虧了。

費盡心思買個禮物想哄老母親開心,結果怎麼都躲不過被罵被挑刺的命運。

一個詞,就是慘。

這邊剛罵過阿喬,那邊母親就不敲門進了她房間,正撞見閨女在做瑜伽,又是針對不回家這件事好一頓批。

不得不說,阿喬媽媽真是嘴硬的一把好手。

第二天領著大孫子出門跳舞時,在小姐妹團前那叫一個顯擺。

什麼女婿是個教授啦,閨女會小題大做特關心自己啦,大孫子靠著游泳在美國上了一個超好的學校啦之類的,一點沒有昨天晚上對阿喬那副臭臉。

正當小姐妹非常配合地夸著阿力時,原本當過游泳隊教練的黃師傅過來了。

他一見阿力就夸他身體好,是個游泳的好苗子,只可惜有一個缺點。

至于是什麼缺點呢,這老爺子賣了個關子。

阿力和黃師傅,就是阿喬和母親之間關系的潤滑劑,要不是他們,兩人的關系到死也好不了。

打個比方吧。

阿喬辛辛苦苦給母親辦了個生日宴,還精心準備了一份賀禮。結果母親磨磨蹭蹭遲遲不來,來了之后還擺著個臭臉,一下子就把阿喬惹火了,兩人又在衛生間吵了起來。

實際上呢,母親生氣,是因為她在路上被車撞了一下,手臂被磨破了,結果阿喬又祝她「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這誰能開心起來?

看了整個過程的我們,很快就能看出問題的所在:女兒沒有考慮到母親年紀大了,一個人過馬路有危險,還一直催她。

而母親呢,跟外人說閨女不好不孝順的時候說得可暢快了,但又偏偏不告訴女兒自己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想要什麼,對什麼不滿意。

兩邊都有不對,但兩邊都在牽掛對方。

黃師傅這個中間人,先是勸了老太太,又去勸了阿喬,兩人的誤會一下子就解開了。

這真是個老天使啊。

經過黃師傅的「金牌調解」之后,母親先是照顧了喝醉的阿喬。

阿喬第二天早上醒來看見了母親手上的傷,心疼不已,鉆進了母親的懷里撒嬌,宛若稚子小童。

很多父母都是這樣龜毛又傲嬌,不茍言笑,言不由衷,但又無比堅韌,總是能夠將生活的苦楚吞下,然后自己消解。

怎麼消解呢?

無非是一場麻將一頓飯,幾句責罵嗔怪半天沉默無言。

就像當阿喬母親終于見到女婿時,先是罵他不懂事,說他「不問自取是為盜」,而后又嘆一口氣,讓他重新敬了一次茶。

既往不咎,來日方長。

影片除了母女關系,還涉及到另一個話題:黃昏戀。

阿喬母親和黃師傅的關系,是含蓄的,是不逾矩的,是靜水流深的。

阿喬的母親早年喪夫,為了閨女不受委屈,堅持沒有嫁人。

黃師傅也是單身,脾氣好,心更好,上了年紀之后還在堅持搞公益,辦養老院照顧那些獨身的老年人。

阿喬留過洋,思想先進,她愿意母親和黃師傅在一起,互相有個照應,不會孤獨寂寞。他們一家是要回美國的,母親又帶不走,這樣也算有個依靠。

但母親和黃師傅都不太愿意,也不是不喜歡對方,只是他們不習慣打破現在的這個關系。

彼此的年紀都大了,怕閑話,也怕改變。

就像阿喬母親說的那樣:「白菜可以曬成菜干,菜干就永遠是菜干。」

黃師傅前面賣的關系后面也揭開了謎底,說阿力的缺點是太拼命,游不來長距離,只能游短途。

阿力說,這就是美國的拼搏精神。

后來呢,黃師傅也拼了一次,不顧身體狀況,執意參加那個為了老年人募資的渡江游泳比賽,結果中風了。

他沒能恢復之間的健康和活力,好像一下子就老了下去。

影片結尾,阿喬一家人也要回國了,在機場里,母親突然說:「不能讓老一輩送晚輩,等我先轉身離開…」

于是,阿喬看著母親老去的背影,一步一步離她越來越遠,直到她的目光再也無法扶住母親。

《飛越黃昏》整體的調子不疾不徐,悠悠慢慢,但電影背后折射出來的問題卻非常沉重。

片中那一次又一次出現的黃昏鏡頭,美麗異常,卻又看得人心痛。

陸游說:「老境漸侵歡意盡, 舊游欲說故人稀。」

辛棄疾說: 「老境竟何似?只與少年同。」

無論我們用多麼雄壯的語言去講述老邁,衰老依舊是一件令人氣餒、痛苦和悲傷的事情。

大多數人有勇氣活到老,卻沒有能力寶刀未老。

我們也無法像今村昌平的《楢山節考》中所表現的一樣,把滿七十歲的老人送上山,讓老人們自生自滅。

在老齡化愈來愈嚴重的今天,社會需要更健全的養老保障制度,子女除了物質需求外也要關注父母的情感需求,《飛越黃昏》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經在提醒我們了。

現在,我們討厭熊孩子,憎恨老不死的,男的討厭女的,女的討厭男的,異性戀討厭同性戀,同性戀討厭異性戀……好像天天在吵架,每天都在找架吵。

但我們始終要保持一個理智的思維,不要被媒體刻意挑撥,當作獲取流量的棋子。

大眾需要《飛越黃昏》這樣的溫柔且理性的作品,它指向當下,指向未來,希冀社會能夠對老年人投以更多的關懷,就像我們的古人曾無數次重復的那樣。

母親和黃師傅以后怎麼樣了?那些子女在遠在外地、遠在異國的老人們要怎麼辦?

影片沒有告訴我們,就像現實中類似的問題也很難有圓滿答案一樣。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