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徐克放棄趙文卓的第二年,再次啟用李連杰,拍出一部經典!

加油娜娜酱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1995年,在經歷接連幾部電影的不如意之后,徐克集結張國榮、趙文卓、鐘鎮濤、袁詠儀、熊欣欣,拍出了大賣3112萬港元的美食題材賀歲片《金玉滿堂》。

徐克沒有想到的是,這部讓他賺到盆滿缽滿的好片,竟會成為他和 趙文卓分道揚鑣的開端。

《金玉滿堂》拍攝期間,張國榮和趙文卓因戲成了好朋友,正值梅艷芳想找一位健身教練,張國榮便給她介紹了趙文卓,兩人就這樣走到了一起。

同年在拍攝武俠片《刀》時,趙文卓和梅艷芳也正打得火熱,在片場趙文卓經常要和梅艷芳通電話,自己手機沒電了,還向別人借手機來打。

這些私人的瑣事開始影響了工作,徐克跟他多次私下溝通都不奏效,也開始「放棄治療」。

終于在完成了《刀》之后,徐克決定不再與趙文卓合作,不久后,徐克離開了嘉禾,自此兩人漸行漸遠,趙文卓也徹底離開了徐克。

不過徐克與趙文卓的這次「分手」,第二年卻促成了徐克與李連杰分手4年后的再次「牽手」

1996年出走嘉禾的徐克,正式為永盛籌備漫改超級英雄電影《黑俠》,

《黑俠》這個電影項目,早在1994年徐克在嘉禾時,就已提上了日程,那時作為李連杰接班人的趙文卓是男主角的不二人選。

此后徐克放棄趙文卓,離開嘉禾,與永盛開啟合作,《黑俠》的項目也自然被永盛接手。

徐克將《黑俠》項目交給了弟子李仁港指導,在主演的人選上卻犯了難,

「儀表正氣,功夫了得」,除了趙文卓,似乎沒有再合適的人選了,百思不得解時,徐克靈光一閃,想起了自己的久違老搭檔李連杰。

李連杰,在與嘉禾經歷1992年那場「欠薪風波」后,也徹底擺脫了嘉禾束縛,早已與永盛牽手合作。

此時徐克與嘉禾也已撇開了干系,徐克與李連杰合作,已沒有了后顧之憂。

于是徐克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將《黑俠》的劇本交到了李連杰手中。

令徐克沒想到的是,當接到《黑俠》的劇本時,李連杰竟很爽快答應了。

這其中原因除了能與昔日老友徐克再續前緣外,最重要的是因為黑俠這個漫畫人物,創作靈感來自李小龍曾經在電視劇《青蜂俠》中演繹過的助手加藤,而李連杰一直把李小龍當作偶像。

而這次合作,也沒令觀眾失望,在徐克與導演李仁港大設計下,李連杰文戲與武戲演技的得到了空前的全面展現。

《黑俠》的來歷

黑俠西蒙(Simon)是一個游蕩于城市中的怪客,他穿著一身黑衣、戴著面罩,為保護城市的安全與恐怖分子搏斗。

這個故事誕生于1991年,來自香港次文化堂出版的《一個城市怪客的故事》,作者是彭志銘。

其后漫畫家利志達又將其漫畫化,定名《黑俠傳奇》。

徐克改編的故事延續了小說的設定,講述港式超級英雄黑俠的起源。

黑俠(李連杰飾演)原是殺手組織701部隊的教官,他的身體被改造過,戰斗力很強,且沒有痛覺,是最好的殺人武器。

但他厭倦了打打殺殺的生活,叛逃出組織后到了香港,并改名徐夕,在圖書館找到一份管理員的工作。

為了躲避701部隊的追捕,徐夕生活盡量低調,甚少與同事來往,只有一個棋友石頭,兩人就像情侶一樣經常相約下棋。

石頭是一名警察,身手很好且機智過人,徐夕認為他就算遇到危險也能夠保護自己,才放心和他做朋友。

隨著701部隊登陸香港,且頻繁作案,徐夕意識到他的平靜生活已經到頭了。

石頭正是負責調查701部隊犯下的30多宗命案,徐夕怕他一個人難以應付這個龐大的殺手組織,于是化身黑俠暗中幫助石頭,對抗701部隊。

不料多次現身之后,徐夕的真實身份也很快暴露,701部隊的隊長熊菊博士找到了他,試圖說服他歸隊。

擺在徐夕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不是回歸組織,就是破釜沉舟、與組織為敵。

李連杰的演技,先說說文戲部分

李連杰性格內向,為人低調,與黑俠的人物徐夕設定不謀而合,塑造這個人物,多數時候都只需要本色演出。

徐夕為了隱藏身份,在生活中會刻意隱藏自己的實力,裝成人畜無害的普通人。

但在701部隊找到他時,為了避免身邊的人受到傷害,他又不得不遠離自己的朋友,在轉身之時,臉上寫滿了無奈。

這種 眼神和肢體語言的表達,不是台詞能夠做得到,李連杰卻能夠拿捏得恰到好處。

徐夕和石頭的友情,是電影著重描寫的情節,兩人相約下棋的那些段落都刻意用了暖色調,與全片黑暗壓抑的冷色調形成強烈的反差。

正是這種色調的對比,令觀眾加深了對這兩個男人之間感情戲的印象。

李連杰和劉青云的對手戲,是他們演藝生涯至今唯一的一次合作。

一個是走武打功夫路線的動作明星;

一個是顏值不高,一向以演技見長的實力派影星,在片中的對手戲卻配合得十分默契。

再來說說李連杰最擅長的動作戲,

《黑俠》與他之前的那些動作電影有很大的不同。

當徐夕化身黑俠之后,其個性中張揚的一面也表露無遺。

黑俠的動作特點是武功高強、身手敏捷、出手狠辣、招招奪命,不似黃飛鴻那樣點到為止,也沒有那種宗師的氣度和風范。

按照電影的設定,701部隊的成員都是經過改造的生化人,力量和耐力都相當驚人,且具備小強那樣打不死的生命力。

因此黑俠和這些硬骨頭遭遇時,都必須拼盡全力,用上很多非常殘忍的手段。

那些極端暴力和血腥的動作鏡頭的出現,也令全片呈現非同一般的觀感。

趙文卓的心頭刺,李連杰好萊塢敲門磚

李仁港原本就是極其個人特色的導演,他的電影都有極具風格化的自我表達。

片中多數場景都是在黑夜,夜幕下的香港,冷清的街道籠罩在恐懼與不安之中。

這種暗黑風格氛圍的營造正是為了烘托主角黑俠救世主一般的高大形象。

黑俠的果敢與狠辣正是一種以暴制暴,雖然沒有刻意賣弄血腥,但其對暴力鏡頭的[[[大尺度]]]呈現也令普通觀眾大感意外。

其中那些穿胸、斷臂、放血的特寫鏡頭很容易令人聯想到藍乃才的神作《力王》。

而說到超級英雄電影中常見的科幻元素,雖然電影設定在未來的香港都市,其中的高科技道具卻顯得非常簡陋,缺乏科技含量,這也是香港電影在這方面的通病。

也許正是由于電影的風格太過黑暗,雖然徐克的故事還是講得極其豐滿,奈何當時的觀眾很難接受李連杰在電影中的巨大轉變。

電影在1996年11月上映后,放映1個月也只拿到1329萬港元票房,好在后來發行碟片時在全球范圍內銷量非常可觀,這才挽回了損失。

且經過歲月的熏陶,觀眾也漸漸理解并喜歡上這部電影。

李連杰也因為 電影碟片在歐美國家的熱銷而得到好萊塢公司的注意,為他日后在好萊塢發展創造了條件的敲門磚。

后來李連杰一口氣完成了《黃飛鴻之西域雄獅》和《殺手之王》兩部電影,與永盛的合作結束之后便離開了香港到好萊塢闖蕩。

而錯過了徐克《黑俠》的趙文卓,也成了他人生的一大遺憾,如心頭一根刺一般扎心,

離開徐克的他,自此事業也與電影越來越遠,而成為李連杰接班人的愿景,也終究成了一紙空談。

2002年徐克又啟用安志杰拍攝了《黑俠2》,但缺少了李連杰的票房保證,電影面對歐美市場的定位也有問題,最終只拿到393萬港元票房,令徐克一度陷入困境。

相比較而言,至今觀眾們仍然還是更推崇《黑俠》這部電影。

作為香港為數不多的漫改超級英雄電影,《黑俠》仍是這類電影中的一個標桿。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