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詠荷唯一的邪典片,還有趙雅芝的老公參演,鄭則仕「癲狂過火」震驚觀眾,卻被一眾大片埋沒!

上世紀90年代,可謂是港片大行其道的黃金時代,影院里每天都在上演著神仙打架,佳片之多,以至于有不少好電影被埋沒了,比如今天要給大家推薦的這部:

本片上映于1993年,這一年,全世界的電影都在百花齊放,華語電影誕生了《霸王別姬》《唐伯虎點秋香》,好萊塢有《辛德勒的名單》《侏羅紀公園》等這些在上映后成為經典的作品。

顯然,當時該片被夾在一眾經典作品中則毫不起眼,甚至因為片中完全不遮掩的暴力動作戲而被歸為奇觀片。可想而知該片當年的票房平平,影響力也極為有限,僅在喜歡小眾作品的影迷中備受推崇。

然而,如今回頭看去,才發現這部電影在當年被低估了。

一來是演員:鄭則仕,任達華,李修賢,黃錦燊(趙雅芝的老公),關詠荷。

主演里包含了三位金像獎影帝(鄭則仕,任達華,李修賢)和一位TVB視后(關詠荷)。

而在該片中,影帝,視后們的表演堪稱大膽卓絕。

二是其大膽超前的故事。

故事主角阿祥是一名普通的香港男人,他與一群亡命之徒對抗,一個極弱者,一個極強者,即使最后將極強者反殺,極弱者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似乎也只有在九十年代,不顧一切,只求吸引眼球的港片才能夠拍出這樣「劍走偏鋒」的故事。因而本片也算是那個年代「劍走偏鋒」的香港電影中,「不瘋魔不成活」的代表之作。

下面我們就一起來看看這個故事有多驚世駭俗。

阿祥(鄭則仕 飾)是一家瓦斯店的老闆。他收入不錯,家有嬌妻,還有一個可愛的女兒,在外人眼中很是幸福。

但阿祥的性格卻非常軟弱,而且是個非常夸張的「妻管嚴」。

為了討好老婆,他不僅掏錢為老丈人蓋小樓,甚至還要為老丈人的另外兩個外孫,也就是外甥蓋樓。

不幸的是,即便如此,老婆還是送了他一片大草原。

一天,提前下班的阿祥本想給老婆一個驚喜,沒想到被驚著的卻是自己。他撞破了老婆和樓下雜貨店老闆的好事。

面對這樣的屈辱,阿祥不但忍了,還好心提醒二人:客廳太冷,不如去房里,別吵著鄰居。自己落荒而逃的同時還不忘體貼地帶上門。

注意,這里導演克制和巧妙地用了一個懸疑手法,讓觀眾瞬間掉入這個故事中,不禁在想: 這樣都能忍?

接下來,阿祥會去哪里?他會做什麼呢?他真的不生氣嗎?

不生氣當然是不可能的,他不過是被動地選擇了忍一時風平浪靜,不愿與老婆撕破臉,破壞眼前的幸福生活而已。

不過,能忍并不代表沒氣,導演鄧衍成之所以如此「克制」地處理這場戲,其實是為了后面更瘋狂地爆發而做鋪墊。

說到鄧衍成,喜歡香港電影的朋友應該對以「香港罪案題材電影第一導演」著稱的他不會陌生。其早期影片個人風格濃烈,善于展現極端的人性和放肆的暴力動作戲。

在90年代初,他參與了香港奇案系列電影的導演和監制工作,因而,其早期的很多影片都因充滿禁忌而被大家熟知。

1992年,他見任達華主演的奇案系列中的一部電影畏手畏腳,不夠大膽。于是拉來李修賢,任達華,鄭則仕主演,索性自己導演了一部同題材的電影于1992年上映,一下就驚了香港影壇。

一戰成名后的鄧衍成仍然覺得不過癮,于是又帶著原班人馬繼續玩票大的,拍出了于1993年上映的本片。因此本片作為他的代表作,同時也是那段時期這類影片的集大成者,自然也沿襲了他擅長的暴力動作戲與懸疑敘事。

可惜的是,這位邪典名導已經離世。現在讓我們繼續在這個故事里體會他獨樹一幟的懸疑風格吧。

阿祥這種在老婆犯錯現場沒讓自己當場發作泄憤,一個人默默承擔的行為,反而吊住觀眾的胃口,好奇接下來的故事。同時,阿祥的這種超出正常人的理智,也會把這個角色的內心折磨得扭曲,乃至生起執念。

入夜時分,阿祥來到一家酒吧借酒澆愁,而酒入愁腸更易醉。借著醉意他對著舞女Fanny(關詠荷 飾)大吐苦水。

不得不說,關詠荷也是片中最大的亮點之一。因為在大家普遍的印象里她是一身正氣的陀槍師姐,身手了得的苗翠花。

沒想到她早期飾演浪蕩不羈的舞女竟別有風味,尤其是吞云吐霧,醉眼朦朧的模樣比后期電視劇階段的她不知驚艷了多少。

生性潑辣的Fanny,無法理解阿祥的隱忍,表示換做自己一定要教訓他們。正所謂是酒壯慫人膽,爛醉的阿祥也跟著附和,還說要找人干掉他們才能一解自己的心頭之恨。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想從老實的阿祥身上撈點好處的Fanny便慫恿他找人來做。

此時的阿祥已經酩酊大醉,根本不理解Fanny說的是什麼意思,因而胡亂答應下來。

而Fanny為了抽取傭金,自動默認阿祥答應了她的提議,于是找來酒吧里認識越南幫的小混混介紹生意。

所謂的「越南幫」是時代的特殊產物。從七十年代開始,香港先后接納了二十多萬越南難民,他們拉幫結伙,在夾縫中求生存,做事十分過火,因而給當時的社會帶來了很大的壓力。

就這樣,一個人醉得不省人事,而另兩個人貪財,于是一樁烏龍交易就稀里糊涂地完成了。至此,故事的所有克制也將蕩然無存!

翌日,從醉酒中醒來的阿祥對于這一切早已忘得一干二凈,回到家中,卻發現依然在廝混的二人。而這一次,屋里的三人大禍將至。

頃刻,兩個目露兇光的彪形大漢沖入屋內,阿祥被踹暈過去,等他醒來,另外兩人已經徹底涼透。因為沒有確鑿證據,警方也只好放阿祥離開。

回到家中的阿祥接到越南幫通知,要80萬買兇錢和跑路費。

被越南幫逼得走投無路,阿祥決定回老家鄉下避禍。沒料想常年不住的祖宅被當地烏鼠幫占據。阿峰(任達華 飾)是烏鼠幫的老大。

他的弟弟阿華是阿祥的同村,在聽說阿祥被越南幫糾纏后,主動提出要幫阿祥擺平此事。

看到這里,相信包括我在內的許多觀眾都不自覺地松了一口氣,覺得終于有人能替老實軟弱,被人欺負的阿祥出口氣了。

但殊不知,這是導演布下的又一個懸念,或者干脆說是圈套,為的并不是讓觀眾出氣,而是讓我們接下來為阿祥更揪心。

兩人被對方生擒并折磨,直到阿峰趕來營救,可阿華最終還是倒在了路上。阿峰遷怒于阿祥害死了自己的親弟弟,要他全家來抵。

本來為了忍氣吞聲,借酒澆愁,結果招來了越南幫。本想解決問題,沒想到讓問題更復雜了。如今阿祥最大的威脅已經不是越南幫而是阿峰。導演一步步將阿祥逼入絕境,等待觀眾的將是一次人在無路可走后的爆發,是百轉千折的退讓后的玉石俱焚,困獸惡斗。

失去理智的阿鋒擄走了阿祥的母親和女兒并讓他們為弟弟抵命。阿峰的暴行讓同伙也覺得過分,而已經徹底陷入癲狂的阿峰直接放倒了昔日的好友(黃錦燊 飾)。

母親和女兒相繼遇害,如此的打擊崩斷了阿祥的最后一絲理智,這人世間最大的痛苦之后,他已經變成了一具行尸走肉,開始朝阿峰復仇。

注意,從此刻開始,鄭則仕仿佛換臉一般的表演,徹底顛覆了之前唯唯諾諾,忍氣吞聲的形象。同時也大大顛覆了曾在無數觀眾心中留下的那個憨憨的「肥貓」形象。

兩人在倉庫之中瘋狂廝殺,一番纏斗后,阿祥終于干掉了阿峰。

這場戲張力十足,兩個徹底瘋了的男人,不顧一切地想將對方置于死地,讓人看得脊背發涼,手心冒汗。

尤其鄭則仕,在這段[高·潮]戲中,他貢獻了影帝級別的表演,將一個人失去理智的癲狂狀態刻畫得入木三分。強烈的復仇欲望已經讓他超越了人體極限,根本不躲避阿峰的攻擊,并且眼神呆滯地對阿峰連喊了十八句:

恐怕再也沒有什麼比這更好地演繹了何謂「癲狂過火」。在炸死阿峰后,鄭則仕的身體還不斷地抽搐和念叨著:

當警察找到阿祥時,他也已經徹底變成瘋瘋癲癲,無法正常溝通的瘋子。一個充滿巧合,反轉,和最后無人幸免的悲慘故事也就此結束。

雖然本片在當時是一部小眾的奇觀作品,也因充斥著香港老電影一味追求的視覺爽感而略顯粗糙。但如今細細回味下來,片中也有著寓意很深的哲理。

它用一個殘酷的故事講述了一個「禍從口出」的道理,這也是整部電影的核心。幾杯濁酒,一句醉話,最終導致阿祥家破人亡,再也沒有比這更荒誕的故事了。而這種反英雄的悲劇,無疑更令此片成為當時香港罪案電影中的振聾發聵之作。

故事的發展也是一波三折,一個普通的老實人如何受到刺激,被激發出強大的暴力潛能也被發揮得淋漓盡致。因此,與其他同類片相比,本片確實略勝一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