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K「江湖掃地僧」馬熙橙,富二代行走江湖,與洪漢義是生死兄弟!

他是個富二代,與香港頭號毒梟洪漢義是死黨,新義安「四虎之首」紀寶是他的發小;

他早年曾到澳門與崩牙駒的師公「馬交馮」大戰三百回合;

他靠經商發了財,幾年里積累了上億的資產,最后被自己信任的兄弟所騙,身無分文,從此看破紅塵,到少林寺落發為僧。

他就是14K的「細肥」,人稱「江湖掃地僧」。

「細肥」,本名馬熙橙,于一九五二年在香港出生,祖籍在潮州。

馬熙橙的父親是船運大佬,當年在潮州也有過幾條大船,隨著「逃港潮」的爆發,馬父就來到了香港發展,事業做得順風順水。

馬熙橙出身富貴之家,衣食無憂,父母為他生下好幾個兄弟姐妹,但他的父親一出海就是好幾個月,母親一個人根本照顧不過來。而天生調皮的馬熙橙就更加大膽,九歲的時候就敢獨自出門,這份膽色可見一斑。

在一九六五年,馬熙橙就加入了14K社團,成為「大傻」的門生,與洪漢義成了師兄弟,這一年他才十四歲。

洪漢義何許人也?他與跛豪、馬氏兄弟并稱為香港三大毒梟,後來跛豪被抓,馬氏兄弟跑路,洪漢義直接壟斷「面粉」生意,巔峰期身家五百多億。洪漢義剛進社團就表現得很出色,他和馬熙橙等人四處插旗陀地,四處開賭檔,為社團賺了不少錢。後來多是洪漢義說什麼,大家就做什麼,甚至連老大「大傻」聽洪漢義的話照做,變相地成了他的馬仔。

洪漢義原本就與馬熙橙就很投緣,後來經過一件事,倆人成了生死之交。

當年,14K「荷蘭教父」易忠靠著一雙無敵的鐵拳打下了土瓜灣,後來又把陣地轉移到了繁華的尖沙咀,再後來,易忠犯事遭通緝,逃往荷蘭。

也在那時候,和安樂日后的精神領袖「神仙錦」崛起,帶著社團強勢殺入土瓜灣,把這一帶的地盤收入和安樂社團的麾下。

和安樂社團的整體實力比14K那還得差很遠,不過他們社團的凝聚力很高,而14K各分支卻是各自為政,因此和安樂才敢打14K的主意。

不過,隨著洪漢義的實力一步步膨脹,也打起了土瓜灣的主意。那天,他帶著馬熙橙從宋皇台打到土瓜灣,將和安樂的勢力一一驅趕出去,極為強勢。

「神仙錦」那時候已經是江湖上成名的大佬、和安樂社團的坐館,正是風光無限的時候,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地盤被洪漢義這幫小伙子搶了,哪里坐得住,立刻帶著一兩百號人來找回面子。

好不容易拿下土瓜灣,自然是值得慶祝,當晚洪漢義和馬熙橙等人在大排檔開懷暢飲的時候,被「神仙錦」帶人給團團包圍了。

「神仙錦」手持雙刀直奔洪漢義,洪漢義擺刀招架,自知不敵,馬熙橙見狀立馬從腰間掏出四十米大砍刀直撲「神仙錦」加入戰圈。

「神仙錦」雖是一人對兩人,卻是打得游刃有余,一刀斬傷了洪漢義。馬熙橙知道再這麼下去倆人就得交代在這里了,于是一邊火力全開,不要命地撲向「神仙錦」,一邊又讓洪漢義先走,表示自己斷后。洪漢義十分感動,卻也沒立馬撤退。

「神仙錦」見到倆人兄弟情深,有意放過他們,于是賣了個破綻,讓他們倆逃走了。

此戰過后,馬橙熙和洪漢義在江湖上的名字也是響當當的了,不少馬仔紛紛來到他們麾下效力,倆人還成了生死之交。

洪漢義在七十年代經營著面粉生意,他當時就做得很大,與馬氏兄弟、跛豪等人并列為香港三大毒梟,到了一九七四年,跛豪入獄、馬氏兄弟也跑了,洪漢義卻是跟沒事人一樣。

原來,洪漢義憑借著自己在局子里安插的眼線,每次有針對他的行動,他都提前得知消息,生意十分火爆直接壟斷市場。在他繼續營生的十年里,賺了五百多億。

早年杜月笙也是靠著面粉生意發家,因此江湖人把洪漢義與杜月笙相提并論,所以才有這樣一句話:「先有杜月笙,后有洪漢義。」

洪漢義做強做大,自然是不會忘了馬熙橙這位生死之交,但馬熙橙覺得做這種生意很缺德,并沒有跟著洪漢義。不過,但凡洪漢義遇到了麻煩,馬熙橙總是第一個站出來。

之后,馬熙橙常在重慶大廈附近活動,也在這兒認識了日后新義安的「四虎之首」紀寶。

他們倆人關系極好,經常在一起探討人生。後來紀寶遇到了困難,馬熙橙還在背地里給了他大力的支持。

馬熙橙主要的工作便是看場收保護費,那時候馬熙橙為邵氏的劇組看場,也在劇組里收了幾個門生,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楊家安了。

楊家安在1981年版本《霍元甲》中扮演的是「陸大安」,他不僅扮演那個傻小子出了名,後來還發展地產,與林漢烈、羅兆輝一起被稱為「地產三大擎」。

大部分的江湖中人,拜的都是關公,但在紋身的時候,都不敢直接紋關公的畫像,哪怕真的紋了,也是紋「閉著眼睛的關公」。

傳說是因為當年關公在溫酒斬華雄之前是瞇著眼睛的,後來猛地瞪大了雙眼,眼中閃過一絲殺意,然后一刀把華雄從馬上斬落。

基于這個典故,就有傳說「睜眼關公」帶有殺意,紋上了會有血光之災,當然,這只是封建迷信的傳言。

馬熙橙可不會相信這種鬼話,他偏偏就在背上紋了「睜眼關公」,想要讓大家瞧瞧自己的命到底有多硬!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馬熙橙紋上了之后,他的劫難很快就來了。

一九七五年,好奇心重的馬熙橙,模仿大圈幫的人端著AK47去打劫珠寶店,不過他沒有得逞,也因此迎來了五年的牢獄之災。

七十年代末,出獄后的馬熙橙聽聞澳門的同門「余洪」和「馬交馮」倆人發展得很好,馬熙橙也有了一絲想法,于是帶著手底下人來到澳門,卻是觸動了「馬交馮」的利益。

「馬交馮」是什麼身份?他是澳門14K的開山鼻祖,澳門14K能在當地呼風喚雨,「馬交馮」功不可沒。

在九零年代被稱為「澳葡教父」的崩牙駒,見了「馬交馮」還得叫一聲「老頂」。

馬熙橙面對這樣的一個傳奇大佬,竟然沒有絲毫畏懼。

當天,他糾集了數百個馬仔在大街上與「馬交馮」擺開了陣形。兩位大佬一聲令下,身后的馬仔紛紛沖了出去,馬熙橙自恃身手了得,手持一把重達八十二斤的青龍偃月刀。一馬當先地朝「馬交馮」殺了過來。

「馬交馮」作為澳門14K的開山鼻祖,經歷無數個大場面,但此時他見了馬熙橙如此勇猛,內心也默默地給他點了個贊。

只見,「馬交馮」從容不迫地抽出一桿六十三斤的丈八蛇矛,悠然格擋著馬熙橙的攻勢。

兩人在刀光劍影中你來我往,「馬交馮」的實力強勁,馬熙橙的手臂和虎口一處發酸,一處發麻。

馬熙橙自知不敵「馬交馮」,意識到再繼續打下去也只有輸的份,只好想辦法先逃。可對面的「馬交馮」卻像是感覺得到馬熙橙的想法一樣,手中丈八蛇矛的招式猛地一變,雙手發力,矛頭直指馬熙橙。倉促間,馬熙橙只能抬起刀來格擋。

「馬交馮」手中的矛一進一出,一下比一下快,使出「金雞點頭」的絕技。馬熙橙面前盡是丈八蛇矛的殘影,都不知道該怎麼擋,只好提刀使出全力往前一劈,希望劈出一條血路。

可這正是「馬交馮」設下的圈套,「馬交馮」身子微微一側,堪堪躲過馬熙橙的全力一擊,隨后手中的長矛往前一送,在馬熙橙的腦袋上劃出了一道二十厘米長的口子。

馬熙橙在這場戰斗中輸得一塌糊涂,終于知道了天高地厚,只能落荒而逃。

他在一九八零年回到香港后,重新開始與劇組合作,不過這次他除了幫劇組看場,還充當武術指導,有他在,可以為劇組省下不少錢。

要知道,以前拍戲的時候,多會有本地的黑道社團來收取保護費,美其名曰「管理費」,而且這些「管理費」一天一個價,甚至搞得劇組得虧本。

有馬熙橙在,那就好辦多了,他手下人多勢眾,就算有人想來搗亂,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

那時候新義安「大總管」林景派出社團的「四虎之首」紀寶到尖沙咀插旗,遭到14K大佬「黑白無常」的強勢抵抗。起先面對「黑白無常」,紀寶獨力難支。

不過,馬熙橙雖然身為14K的人,但他比起與「黑白無常」的關系,他與紀寶更為要好,因此沒少在背后幫助紀寶。而紀寶有了馬熙橙的幫助,再加上自己不俗的實力,終于在尖沙咀有了一席之地。

後來紀寶聯合新義安的「龍頭女婿」冷聲,在林景的支持下,將「黑白無常」從尖沙咀趕了出去。從那之后,紀寶就一飛沖天,不僅成為「夜總會三大亨」之一,還轉型從商與「賭船之父」葉壽合作,賺得萬貫家財。

一九八四年,「頭號毒梟」洪漢義,因冒犯了一位高官被指控多項罪名而入獄。有意思的是,號稱與杜月笙齊名的洪漢義,在出事后,竟沒有一個人出來幫他。

以前在家里、公司里人山人海,如今再也沒人來喝茶了,一個個都沉默了。

只有馬熙橙最重義氣,他雖然和洪漢義各做各的,但他對洪漢義的感情一直都不變,他將洪漢義藏匿在自己的房里。

盡管洪漢義最終還是走進了牢房,但馬熙橙拼了命出手幫忙,也算是盡了人事。

在一九九零年,憑借著影視圈的人脈和眾多巨星的支持,馬熙橙創辦了自己的影視公司,制作了很多低投入、高回報的影片。

比如《一眉道姑》《表哥我來也》等等票房賣得都很不錯,馬熙橙賺得盆滿缽滿。從電影的主角也不難看出,馬熙橙在影視圈確實很有人脈。

一九九二年,內地的市場開始騰飛,不少人帶著錢前來投資。

馬熙橙豪氣地自掏腰包,在珠海創立了一間理財公司,讓他的好兄弟出面打理,還給他股份。

那時候市場經濟很好,只要能力不是太差,執行力夠強,大多都能賺到錢。

馬熙橙的兄弟也很有一套,使得馬熙橙每月能賺近百萬,這比電影好做多了。馬熙橙沒多久后也賺到了一個小目標,成了億萬富豪,直達人生巔峰。

可沒多久,馬熙橙卻迎來了人生的另一劫。

在一九九六年,這個給馬熙橙管理公司的好哥們,在公司里做了手腳,將公司的股票全部據為己有,還把馬熙橙從公司里踢了出來,讓他一無所有。

馬熙橙在猝不及防之下損失了一家公司,他對此人極為信任,現在竟然被以德報怨,這就叫人心難測了。

在面對利益的時候,很多人都會反目成仇,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從那之后,馬熙橙就一直在默默地回憶著自己的過去,自己做過各種各樣的壞事,可能這算是一種報應。

一九九七年,馬熙橙下定決心,要脫離世俗,來到嵩山少林寺,落發為僧,法號「釋德熙」。

他每天在寺院中大作誦經,偶爾到藏經閣練一練少林長拳、袈裟伏魔功等等,日子過得逍遙自在。

經過一段時間的調理,馬熙橙的心態也好了許多,他回到香港,再看看曾經這些江湖上的朋友,發現自己已經很難融入其中。

這也算是他真正地放下了心中的屠刀,洗心革面。

盡管馬熙橙仍擁有上億的財富,但心態平和的他還是打算以一個普通老百姓的身份來生活,當過洗碗工人、當過保安等等。

二零一五年,在馬熙橙的努力下,香港少林武術協會成立,馬熙橙出任創會會長。

而且,他還得到了少林武學「九段」的稱號,這在少林武學里,已經是最頂尖的段位了。這個段位不僅要求武道境界要高,還得對社會有大貢獻的人才得以獲得。

從這一點來看,馬熙橙已經從當年的流氓作風中脫胎換骨,變成了一個真正的高僧。

馬熙橙還在大嶼山下開辟了佛堂,有時候帶著自己的夫人一起和人交流一下佛學,就像是一位隱居在繁華城市里的高僧。

而在江湖中,仍舊流傳著他早年的傳說,也因此,他才有了「江湖掃地僧」的名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