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琪峰再組公司,徐克加盟助陣,耗資近億拍大片,卻成了時代眼淚

加油娜娜酱 2022/09/22 檢舉 我要評論

上個世紀90年代中后期,港片進入了發展低谷期。

為了尋求新的事業機遇,不少港片創作者,選擇了遠走好萊塢,沖擊國際市場。

吳宇森、成龍、李連杰、于仁泰等人,也成為了這其中的代表性人物。

1997年,深感港片市場乏力的 徐克,也選擇了走向國際,與好萊塢片商合作了《雙重火力》。

這部《雙重火力》在北美上映后,反響平淡。不氣餒的徐克,又在1998年拍攝了《K.O.雷霆一擊》。

然而,這部《K.O.雷霆一擊》在北美電影市場上映后,效果依舊不太理想。

連番受挫的徐克也意識到,東方導演的創作思維,并不太適用于西方市場。于是在2000年,徐克返回了香港,再度回歸到了港片的創作之中。

也是在這一年,徐克拍攝了《順流逆流》這部經典。

然而,2000年時的港片市場,依舊是一片低迷。《順流逆流》上映后,只拿到了440多萬的票房成績。

正當徐克感慨,港片輝煌一去不返之際。有一個人,找到了徐克,希望與徐克攜手,突破港片的發展困局,這個人就是—— 杜琪峰

一:杜琪峰再組公司,抱團取暖

90年代末,在港片市場一片蕭條之際。杜琪峰卻成立「銀河映像」,并憑借《十萬火急》、《兩個只能活一個》、《一個字頭的誕生》、《暗花》、《槍火》、《暗戰》等作品,扛起來港片發展的時代大旗。

2000年,杜琪峰在向華強的邀請之下,進入「中國星」,并成為了「中國星」的營運總裁。

向華強希望借助杜琪峰,讓「中國星」擺脫港片衰落的市場困局。可杜琪峰卻認為,想要讓港片破局,僅靠自己一個人是不夠的。

杜琪峰有一個大膽的想法,他想將彼時有名望的港片導演,全部都聚集起來,成立一家電影公司,抱團取暖。

正所謂:眾人拾柴火焰高,這麼多行業精英聚在一起,一定能救港片于危亡、挽市場于將傾。

杜琪峰與向華強,一個敢想,一個敢投。在「中國星」的資金支持之下,杜琪峰于2000年成立了一家名為「一百年電影」的電影公司。

公司成立后,杜琪峰找到 徐克、陳嘉上、林嶺東、劉鎮偉、趙崇基、林超賢、邱禮濤、劉國昌、梁柏堅等人,并在一番游說之下,將這些人拉入了「一百年電影」。

人員到位之后,向老板拿出了大筆資金,讓這些名導們一展身手。

2000年,杜琪峰為「一百年電影」拍攝了《孤男寡女》,陳嘉上為「一百年電影」拍攝了《戀戰沖繩》,林超賢為「一百年電影」拍攝了《江湖告急》。

而徐克,也在這一年拿到資金,為「一百年電影」籌備拍攝了一部大片——《蜀山傳》。

二:徐克再拍仙俠題材,尋求創新

1930年,「北派五大家」之一的李壽民,以「還珠樓主」為筆名,創作了長篇系列武俠小說《蜀山劍俠》,自此開啟了武俠小說的「仙俠時代」。(注:「北派五大家」指王度廬、宮白羽、鄭證因、朱貞木、李壽民)

李壽民的「蜀山」系列,對徐克可謂是影響深遠。

1979年,徐克坐上導演的位子,拍攝了自己的處女作——武俠片《蝶變》。

這部《蝶變》上映后,票房效果并不理想。于是,徐克放棄了武俠的題材,又相繼拍攝了恐怖片《地獄無門》、警匪片《第一類型危險》、喜劇片《鬼馬智多星》。

其中,1981年的《鬼馬智多星》,還讓徐克獲得了一座「最佳導演」的獎杯。影壇成名之后,徐克再度將目光,聚焦在了「武俠」的創作題材之上,并希望 通過一部優秀的武俠作品,表現自己的個人電影風格

正是在這個時候,徐克創作出了《蜀山:新蜀山劍俠》這麼一部作品。隨著這部作品的誕生,「天馬行空的想象」、「奇偉詭譎的視覺奇觀」,也成為了「徐克作品」極具辨識度的電影元素。

《蜀山:新蜀山劍俠》之后,徐克又相繼創作了《倩女幽魂》三部曲、《笑傲江湖》三部曲、《新龍門客棧》、《青蛇》等作品。

在這些作品中,徐克對「視覺奇觀」的表現,一部比一部精彩。燕赤霞御劍化盾、東方不敗徒手接炮彈、小韃子快刀剔骨,這些經典的場景,也給一代又一代的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然而,在拍完了《青蛇》之后,徐克的電影創作之路,陷入了瓶頸。

由于彼時港片特效制作水平有限,搞一個「大威天龍」就已經很極限了,無法進一步滿足徐克天馬行空的「癲狂想象」。

受到拍攝技術的限制,《青蛇》之后,徐克開始改變風格,嘗試以寫實的手法表現電影故事,并創作了《刀》,可是該片上映后的市場效果,并不理想。

徐克也在此時,放棄了武俠片,嘗試向現代動作片轉型,并拍攝了《雙重火力》、《K.O.雷霆一擊》、《順流逆流》等作品。

2000年,李安導演的《臥虎藏龍》,在國際影壇之上掀起了一股武俠熱。而進入新千年之后,科技水平的快速發展,也讓華語電影特效制作水平,有了顯著提升。

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之下,徐克再度想到了李壽民的「蜀山」系列,并決心通過一部優秀的作品,開啟華語電影的特效大片時代。

伴隨著這樣的想法,徐克從「一百年電影」拿到啟動資金,并用一年的時間,完成了這部《蜀山傳》。

三:波譎云詭的特效大片,引領先河

在這部《蜀山傳》里,徐克沒有讓電影內容與之前的《蜀山:新蜀山劍俠》產生勾連,而是開啟了一個全新的故事。

電影一開始,峨眉掌門「白眉老祖」(洪金寶飾演),感受到了「幽泉老怪」的邪氣,便吩咐弟子嚴加戒備,防止邪魔入侵。

感受到這股邪氣的,不止白眉一人,還有崑崙掌門「孤月大師」(張柏芝飾演)。

與弟子眾多的峨眉不同,崑崙派遵循「一日一月,一陰一陽」的宗旨,門派只有師徒兩人,且一男一女。

孤月大師感受到,幽泉老怪正在向崑崙逼近。自知不是幽泉老怪的對手,孤月為了防止崑崙被滅門,尋找借口讓徒弟「玄天宗」(鄭伊健飾演),帶著日星輪、月星輪兩件法器,下山修煉。

玄天宗下山后,幽泉老怪襲擊崑崙,孤月大師在苦戰中斃命。

大戰結束后,玄天宗得知孤月喪命于幽泉老怪之手,便立誓要練成日星輪、月星輪的功法,干掉幽泉老怪,為師父報仇。

一轉眼,兩百年過去了。玄天宗練成了月星輪、日星輪的功法。而幽泉老怪也通過兩百年的修煉,法力大增,打算進攻峨眉派。

白眉感受到幽泉老怪的邪氣正在逼近,于是安排大弟子「丹辰子」(古天樂飾演),下山打探幽泉老怪的行蹤。

下山后,丹辰子遇到了玄天宗。玄天宗與丹辰子是老相識,一番敘舊之后,玄天宗打算協助丹辰子,共同探尋幽泉老怪的蹤跡。

玄天宗、丹辰子在一座峽谷內,與幽泉老怪不期而遇。二人根本不是幽泉老怪的對手,陷入了苦戰。

此時,白眉帶領云中七子、天雷雙劍、三百青城弟子,前來對付幽泉老怪。一番大戰之后,幽泉老怪被白眉的昊天鏡擊敗。為了保命,幽泉老怪舍棄肉身、化作血滴,逃入了蜀山深谷。

白眉帶領眾人前來追捕。豈料,幽泉老怪趁勢躲入了蜀山「血穴」之內。

這「血穴」是蜀山陰氣最重的地方,天雷雙劍、云中七子想要進入「血穴」,搜捕幽泉老怪,可惜修為不夠,險些被穴內的陰氣吞噬。

丹辰子、玄天宗道法高深,順利進入了「血穴」,可是穴內情況復雜,二人沒能找到幽泉老怪,反倒是被穴內的陰氣困住。

白眉用昊天鏡,壓制了穴內的陰氣,救出了丹辰子、玄天宗。可是穴內陰氣太重,昊天鏡遭到反噬,落入穴中,無法取出。

血穴內陰氣太重,無法進入,于是,白眉安排玄天宗把守洞口,防止幽泉老怪逃走。而他則帶著弟子們,前往五台山拜訪「尊勝大師」(劉洵飾演),商議對策。

尊勝大師認為,血穴陰氣極重,不僅可以讓幽泉老怪養傷,還可以助幽泉老怪提升功力。為今之計,只有讓峨眉山的天雷雙劍,快速練成雙劍合璧,才能對付幽泉老怪。

這天雷雙劍,說的是白眉坐下的「李英奇」(張柏芝飾演)、「長空無忌」(伍剛飾演)二人。

這二人一男一女、一陰一陽,施展天擊、雷炎兩部神劍。只要二人心意相通,便可陰陽循環,讓雙劍迸發出無窮的威力。

李英奇、長空無忌練習雙劍合璧時,發生意外。長空無忌當場斃命、李英奇身受重傷。此時,玄天宗從白眉的口中,得知了一個重大消息。

原來,李英奇就是自己師父孤月的轉世。當年,孤月被幽泉老祖干掉,白眉施法,召回了孤月的一部分靈魂,并為其重塑肉身,讓其變成了現在的李英奇。

不過,孤月的記憶,李英奇已經完全忘記了。

天雷雙劍合璧失敗,昊天鏡又掉入血穴,為了對付幽泉老怪,白眉想出了兩套方案。

方案一,召回長空無忌的靈魂,為他重塑肉身,讓他繼續與李英奇修煉雙劍合璧。

方案二,羽化飛升到另一個世界,尋找足以對抗幽泉老怪的新法器。

白眉決定雙管齊下,他重塑了長空無忌的肉身,可是復活后的長空無忌和李英奇一樣,忘記了前世的記憶。于是,白眉為其取名「廉刑」(吳京飾演),讓其跟隨李英奇,重新修行。

另一方面,白眉將峨眉的事物,交給法力高強的玄天宗處理,自己飛升的另一個世界,尋找新的法器。

看守血穴的丹辰子,因為心生憐憫,搭救了一只花妖。沒想到,這只花妖是幽泉老怪的手下「赤尸神君」(林熙蕾飾演)所幻化的。

「赤尸神君」借機上了丹辰子的身,還利用丹辰子的身體,大鬧峨眉山,并抓走了李英奇。

丹辰子的大鬧,讓廉刑備受刺激。結果在刺激之下,廉刑喚起了前世記憶,瞬間領會了雷炎劍的使用方法。

而白眉也在另一個世界,找到了新的法器「南冥離火劍」,并將寶劍交給了玄天宗。

玄天宗帶著新的法器,與廉刑一起去營救李英奇,并與幽泉老怪、赤尸神君展開大戰。

一番激戰之后,幽泉、赤尸相繼被消滅,而丹辰子、李英奇也都在惡戰中喪命。

大戰結束后,玄天宗發現,在天擊劍上,還殘存著一些李英奇的魂魄。他效仿白眉,為李英奇重塑肉身。

復活后,李英奇和之前一樣,忘記了前世的記憶。玄天宗讓復活后的李英奇,跟隨廉刑修煉,而他自己則返回崑崙,重振師門。

四:上映后遭遇重挫,成了時代的眼淚

這部《蜀山傳》耗資巨大,全片一共使用了1600多個特效鏡頭,光是特效的制作,就耗費了4000多萬的成本。

在演員陣容方面,該片也是異常強大,洪金寶、鄭伊健、古天樂、張柏芝、張靜初、吳京、吳樾、譚耀文、林熙蕾等人齊聚,而袁和平、元彬、袁信義、谷軒昭4大動作指導,也攜手為該片擔任了動作設計。

華麗的陣容,大量的特效,讓這部《蜀山傳》耗費了近億的制作成本。

然而,該片上映后的效果,卻并不理想。在港片市場上,這部《蜀山傳》只拿到了1100多萬的票房成績。而在內地電影市場,該片的票房收入也僅有2000萬。

《蜀山傳》上映時遭遇如此狀況,與當時的時代環境,影片自身的制作,都有關系。

就時代環境而言,新千年前后,港片本土市場一片蕭條,沒有太大的指望。而在彼時的內地市場上,仙俠作品還過于前衛。彼時內地觀眾所能接受的「武俠」,是像《臥虎藏龍》、《英雄》、《十面埋伏》、《天地英雄》這樣的作品,而不是上天入地的仙魔大戰。

就影片自身的制作而言,徐克在《蜀山傳》里,過于重視特效場景的表現,以至于影片走上了「重特效、輕劇情」的邪路,片子的特效打斗確實精彩,可是劇情表現卻是云里霧里。

在「自身的制作」與「時代環境」的雙重因素影響下,這部《蜀山傳》遭遇了票房重挫,最終成為了時代的眼淚。

值得一提的是,《蜀山傳》雖然在票房市場上遭遇了挫折,但卻為徐克的特效大片拍攝之路,積累了寶貴經驗。

《蜀山傳》之后,徐克總結經驗、自我反思,又在2010年搞出了《狄仁杰之通天帝國》。在這部作品中,徐克完美地平衡了「特效場景」與「故事劇情」。

因為《狄仁杰之通天帝國》,徐克獲得了威尼斯金獅獎的提名,而華語特效大片的發展,也在此時邁向了新的階段。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