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六大「甘草演員」:有人生活安逸,有人無奈轉行,有人傾家蕩產!

想不到,2022年最后一位爆火的演員是車保羅。

最近,《無限超越班》綜藝爆火。

節目組請來了一眾香港演藝人,有台前的老戲骨,有幕后的金牌導演。

各方大佬齊聚一堂,用香港視角與內地進行碰撞,頓時火花四濺,精彩紛呈。

而車保羅作為香港老藝人之一,因其標準、甚至堪比播音系的普通話被觀眾大為贊賞。

在第一期的后半段,他更是因被晚輩冷落后,仍然風度翩翩,張弛有度的反應,讓人印象深刻并迅速出圈。

在內地錄制綜藝之前,車保羅只是一名普通的菜市場巡邏員。

而3天的錄制結束后,他又悄然無聲飛回香港,應聘了普通保安的職位繼續謀生。

車保羅形容自己是「甘草演員」,意為甘愿做綠葉的配角演員。

香港娛樂文化發展較早,在草創時期,那些銀幕前光鮮亮麗的演員們,不過也是需要在辦公室坐班等待開工的普通職位。

在這種環境下,許多香港演員也并沒有好高騖遠的虛榮。

他們認為演員同保安并無區別,無非就是領薪水的普通工作而已。

車保羅介紹自己時,《無限超越班》也閃回了六名TVB知名的甘草演員,小編正好借這個機會介紹一下。

他們兢兢業業,把演戲當成奮斗一生的工作,褪去演員的外衣后便一頭扎入煙火風塵。

是時候回味這一個個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了。

一、許紹雄

許紹雄同樣是《無限超越班》的飛行嘉賓之一。

第一期中還因為跟惠英紅搭腔,搞壞氣氛,惹得紅顏暴怒。

但許紹雄完全沒有壞心,因為他自年輕時就是個十足的樂天派。

許紹雄1972年報名第一期「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出道,至今51年,出演過上百部電影,超過150部電視劇。

但從未擔任過一次主角。

然而,許紹雄雖然當了一輩子綠葉,在生活中卻是個 「鐵打的男主」

許紹雄的家境有多厲害呢?

他的太公許應骙是清朝一品大官,慈禧太后的干兒子。

兩個叔叔一個是粵軍總司令許崇智,一個是廣州教育總長許崇清。

姑姑是許廣平,正是魯迅先生的妻子,按照輩分,許紹雄正是魯迅的親侄子。

有個成語是「七子登科」,講的是清朝一位叫許學范的刑部員外郎,膝下七子三個為進士,四個中舉人。

這講的便是許家祖上的故事。

到了許紹雄父親這一輩,家中改政從商,在香港操持玉石珠寶生意,亦是風風火火,生活無憂。

許紹雄當演員,完全是興趣使然。

小的時候,因為家住香港九龍紅磡蕪湖街,周邊娛樂發達,電影院林立,這讓許紹雄很早就接觸到了大銀幕,立志做一名演員。

後來,許紹雄幫爸爸盯了幾年玉石店,就毅然決然跑到邵氏報考訓練班,成為無線藝員第一批元老。

學成后,許紹雄在無線與亞視中反復橫跳,1974年,第一部電影便是許冠杰、許冠文兄弟的《鬼馬雙星》,由此開啟了漫長的配角生涯。

因為其貌不揚,且年少老成,許紹雄自出道起就與主角無緣。

但相比「手停口停」的同僚,許紹雄家境殷實,當演員這點錢還比不上老爸的半點施舍。

在那個劉德華剪頭、梁家輝擺地攤的年代,許紹雄老早就開上大奔出入公司,人稱 「benz雄」,是TVB第一個開上奔馳的人,更別提什麼番位之爭了。

所謂「有恃無恐」,因為許紹雄不在乎酬勞薪資,對娛樂圈的爾虞我詐視若無睹,甚至都不在乎獎項,所以每一個角色都能做到無壓力擔任。

久而久之,便成了香港影視圈的黃金配角。

《使徒行者》的歡喜哥、《暗戰》的黃啟發、《新扎師妹》的鐘樂海....

這麼多年,雖然許紹雄始終沒有一個徹底破圈的「硬角色」,但在配角領域卻佳作頻出,這張臉也早已成為香港影視的一張名片。

更值得一提的是,許紹雄雖然家境殷實,年少不知愁滋味,但他在娛樂圈這個花花世界,卻是少有的癡情漢。

許紹雄1985年認識了離異的龍嬿而,經過7年追求,二人于1992年大婚。

婚前沒有任何緋聞,婚后也是恩愛如初。

如今為了妻子的晚年幸福,他更是在新加坡置業,為女兒投資了烘焙店,并主動放緩腳步,與妻子享受二人世界。

一輩子安安穩穩,許紹雄所代表的,正是老一輩人對幸福圓滿的簡單追求。

二、麥長青

「吃屎吧!梁非凡!」

提起麥長青,就必須先說一下這個表情包。

該橋段出自《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是2010年由鄧萃雯、黎耀祥主演的歷史劇,「被吃屎」的梁非凡飾演者正是麥長青。

1968年,麥長青出生于廣州老城區,而后搬到佛山順德生活。

12歲那一年,在香港做推銷員的父親將一家老小接到香港落戶,麥長青通過長長的綠皮火車,一路坐到香港。

兩邊凋敝破敗的農村小屋像變戲法一樣轉變成高樓大廈,可當時的麥長青并不高興。

比起家境優渥的許紹雄,麥長青可以說走向了另一個極端。

家里本來就入不敷出,麥長青還有一對兒弟弟妹妹,為了照顧家里的經濟,9年的免費教育后,麥長青只上了兩年自費便開始考慮生計問題。

1987年,在歷史老師的鼓勵下,麥長青參加TVB舉辦的《超級新星秀》。

這一屆中,麥長青與林文龍、邵仲衡同台競技,并一路過關斬將。

豈料到半決賽時,麥長青因為表現太過出色,直接「走后門」被邀請到了第14期無線訓練班。

與郭富城、林家棟、黃德斌成為同學。

按照郭富城自述,當時郭富城是全班最丑的,反而麥長青算是一朵班草。

但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曉了,郭富城一飛沖天,而麥長青在兒童綜藝《閃電傳真機》中蟄伏了足足5年。

當時,麥長青的薪資只有4000塊港幣,為補貼家用,他甚至一邊當主持,一邊兼職傢俱公司的送貨工。

顧客看到麥長青送貨都十分驚訝,有人還會自掏腰包請他喝下午茶,給小費,給予施舍。

直到1995年,麥長青偶然得到《命轉乾坤》的出演機會,在該劇監制張乾文的幫助下,陸續出演了《無頭東宮》、《天子尋龍》等劇集,從兒童組轉到了戲劇組。

1996年,就在麥長青回到戲劇組后不久,他迎來了人生第一個重要的角色——

沙僧。

劇中,麥長青與師兄黎耀祥合作,一個沙僧一個豬八戒。

雖然算不上主角,但麥長青為了刻畫好這個角色專門寫了一篇小傳,詳實分析了沙僧的人物經歷,這才把一個老實敦厚,又堅定忠心的角色演活了。

而后,麥長青又接演了《天龍八部》中的游坦之。

劇集一經播出立即萬人空巷,而癡情癲狂的游坦之也成為無數觀眾的童年陰影之一。

由此,麥長青迎來了自己的黃金時代。

可來得快去得也快,2010年,麥長青與黎耀祥再度合作《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

雖然多年后許多人是通過「表情包」才知道此劇,但在當年,該劇也是風風火火。

麥長青因此拿到萬千星輝最佳男配角。

本以為拿獎后星途坦蕩,沒成想卻急轉直下。

那幾年香港娛樂產業每況愈下,TVB也經受不住,甚至開始克扣老演員的工資,強制加班等等。

麥長青看不下去,向上奏折闡述民心。

本以為是一片赤心,沒成想卻與老東家結下芥蒂。

沒過多久,TVB新一批解約的名單中就出現了麥長青的名字。

麥長青:

「我要離開了公司也沒有要留的意思,是我的能力不行?還是我做錯了事?得罪了人?不再做演員,我的未來在哪里?」

2018年,將近50歲的麥長青走出TVB大門。

為了生計,他陸續接手了外賣員、送貨員、搬運工等工作,甚至一邊送外賣一邊在路邊啃便當。

2021年,麥長青發現自己的影片在內地爆火。

嗅到自媒體商機的他馬上回到廣州創業,在多個平台創建賬號與粉絲交流,并在熱度慢慢回溫的加持下再度演戲,算是靠自己一步步又走回了演藝圈。

如今,年過五十的麥長青仍在奮斗,祝愿他越來越好吧!

三、羅蘭

提起羅蘭,我想不少年輕觀眾都會脊背發涼。

羅蘭有「鬼后」之稱,不管是頂著喪尸髮型吐棗核的裘千尺,還是無數鬼片中的經典形象,光是想想就讓人不寒而栗。

而我每當看到這位婆婆,就會立刻想起《office有鬼》那一杯加了猛料的咖啡。

那場戲更是導致我無數次失眠的罪魁禍首。

其實羅蘭婆婆年輕時很漂亮,還是飾演貴婦名媛的專業戶。

羅蘭出生于1934年,父親是富甲一方的商人,她本來是出身金貴的大小姐。

可惜隨著戰爭爆發,羅蘭的家庭被時代的齒輪無情碾過。

自此,兩只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為了謀生,投身到了演藝事業,淹沒在龍套的汪洋大海。

1960年,26歲的羅蘭被黃卓漢看中,簽約嶺光電影公司成為一名正式演員。

與她同期的是胡楓、謝賢、吳楚帆這些元老。

當時,因為羅蘭形象好氣質佳,她在電影中通常都飾演舉止端莊、雍容華貴的千金形象,可惜多是反派。

而「羅蘭」之名也是黃卓漢賜予,故引發反差效果之意。

自入行起羅蘭就飾演反派和配角,但羅蘭從未有僭越之心,始終在自己的天地耕耘,幾十年貢獻了無數經典角色。

1971年,在TVB廣發英雄帖的號召下,羅蘭加入TVB,成為在第一期之上的「超級大師姐」,沒過多久便出演了第一位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

83版《神雕俠侶》的裘千尺。

羅蘭為了飾演好這個角色,竟然私下練起了「吐核神功」,自己買了一兜棗核練習,最后生生吐腫了兩腮這才罷休。

也正是因為這份務實的精神,羅蘭不僅接連拿下兩版《神雕俠侶》的邀約,還分別拿下劉德華、古天樂兩位男神。

后者均視羅蘭為親婆婆,每逢佳節必然探訪,亦母亦友,羨煞旁人。

進入90年代后,香港電影式微,人心浮躁,鬼片回潮,各路牛鬼蛇神悉數登場。

而羅蘭因在《七月十四》中「龍婆」一角的出色表現,被市場與片方集體肯定。

而后單出自傳《七月十四之龍婆》,從此奠定了「鬼后」的身份。

在職業生涯的后半程,羅蘭婆婆專注于鬼片,在大大小小的鬼片中飾演鬼婆80余次,截止到目前早就超過了百次。

《陰陽路》、《幽靈人間》、《血魔回魂》、《回轉壽尸》....

雖然電影有好壞之分,但羅蘭的角色均是精彩紛呈,光是一個亮相就讓人汗毛直立。

2005年,71歲的羅蘭宣布退休,可送上手的邀約仍然源源不斷,羅蘭只好在熱愛的驅使下繼續拍戲,每年都有新作品撫慰老粉絲。

到今年,羅蘭已經88歲,演藝之路仍在前進,前段時間又傳出與胡楓的緋聞。

孰真孰假我并不關心,但一把年紀還傳出風花雪月的軼事,真是讓人羨慕。

羅婆婆活得瀟灑!

四、劉家輝

「奪命書生」劉家輝,原名冼錦熙。

自幼過繼給了劉家良之父劉湛,后改名為劉家輝。

8歲時,劉家輝拜師劉湛,而劉湛是林世榮的徒弟,算下來,劉家輝勉強算得上是黃飛鴻的曾徒孫(實際多為劉家良指導)。

1973年,劉家輝首次出演劉家良的《殺出重圍》出道,并簽約張徹導演的「長弓電影公司」。

后又在大哥劉家良的幫助下,陸續出演了《少林三十六房》、《少林搭棚大師》等古裝片。

不同于劉家良,劉家輝生的俊朗,劍眉星目、不怒自威,外形非常出挑,還因自幼習武,學的一身好南拳,本是個好苗子。

但奈何時代的錯位,劉家輝意氣風發時,武打片已經江河之下,接連幾部電影石沉大海。

1989年,劉家輝簽約TVB,將事業重心放到表演上。

也就是在這段時間,劉家輝入組《唐伯虎點秋香》劇組,飾演了「奪命書生」,與周星馳貢獻了無數觀眾心目中的經典橋段。

2003年,劉家輝還遠赴好萊塢,在鬼才導演昆汀導筒下,分別飾演了《殺死比爾》中的殺手「強尼莫」和武林高手「白眉師傅」。

幾年后北上發展劉家輝又參演了大IP《仙劍奇俠傳3》中的「邪劍仙」,打開了內地市場的大門。

好萊塢與內地市場雙花齊開,劉家輝在晚年終于迎來了事業高峰期。

可天不遂人愿。

2011年,剛剛拍完《龍門飛甲》后,56歲的劉家輝因中風導致半身不遂,一代武打巨星臥床不起。

雪上加霜的是,前妻馬鳳飛趁虛而入,帶著孩子爭奪家產。

劉家輝心力不足,把事情交給朋友助手打理,沒成想,又被媒體傳出助手私吞了劉家輝的財產。

2013年,大哥劉家良溘然而逝,劉家輝泣不成聲,而接下來的幾年探望他的親人只有姐姐和外甥女。

在2020年爆出的照片中,劉家輝已經瘦的沒有人樣,記憶中那勇猛的武林高手就像中了吸星大法,縮成了一具人桿。

還希望劉家輝能夠休養生息,保住身體,不要再被奸人迫害了。

五、劉江

劉江被號稱為「TVB甘草王」,是最能展現配角精神的演員。

劉江的一生都在掙辛苦錢。

他出生于1946年,11歲時就一個人跑到台灣學京劇。

18歲學成歸來,突然發現京劇市場已經沒了,馬上拋棄了8年功底轉行龍虎武師,跟成龍、洪金寶搶飯吃。

後來,劉江又簽約國泰公司當演員,一部電影沒拍成,公司就倒閉了。

1976年,劉江簽約佳藝電視,拍了一年戲,次年又倒閉了。

1979年,劉江簽約麗的電視,但沒過幾年麗的股權大動,電視部門風雨飄搖。

終于到了1981年,劉江轉投TVB,一葉孤帆終于停泊靠岸,自此開始了40年的配角生涯。

劉江是參演金庸戲最多的演員。

《神雕俠侶》、《天龍八部》、《鹿鼎記》、《倚天屠龍記》等等知名作品均有參演,甚至貫穿了接連幾個版本,香港90%演員他都合作過。

然而,兢兢業業一輩子的劉江,到了晚年竟然入不敷出,白天辛苦拍戲,晚上兼職配音,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

2020年,TVB把6萬港幣的薪酬一刀砍到了僅剩5000,這讓劉江心灰意冷,終于出走堅持了大半輩子的TVB。

前段時間,在曾志偉的引線搭橋下,劉江又回到了TVB。

不過薪酬問題沒有公布,還是希望TVB能對這些忠心的老演員能好些吧。

六、余子明

余子明原本是是一名記者,曾任職過《天天日報》和《南華晚報》。

1968年,余子明閑來無事,參加了「全港業余歌唱比賽」,一不小心成為一名專業歌手,并簽約了唱片公司,以歌手出道。

而后,余子明在1978年簽約TVB,只不過是以綜藝為主。

到90年代末,余子明終于正式涉獵熒屏,陸續參演了《封神榜》、《鹿鼎記》、《西游記》、《尋秦記》等知名作品,是觀眾非常臉熟但叫不上名字的黃金配角之一。

和劉江一樣,余子明的晚年并不安順,也因為薪酬問題鬧得雞飛狗跳。

正式當演員后,TVB和他簽約的工資只有年薪6.8萬港元,到2020年TVB續約時,更是將合同修改成了一年一部戲,一部6800元左右的酬勞。

更離譜的是,余子明還說在拍攝《尋秦記》期間,他的頭部意外遭受重創,磕出一道大坑。

手術費花了20幾萬,但TVB只報銷了2萬。

後來,余子明也離開了TVB繼續演戲。

可沒過多久余子明在家意外摔倒,后被醫院診斷為缺血性中風,身體也馬上癱瘓不起,自去年3月開始就在醫院住院。

2022年11月10日,余子明在香港病逝,享年78歲。

最后只能說,內地的前呼后擁固然不好,但TVB對藝人的苛刻剝削也不可取。

還是希望在香港與內地的交流貫通中,能夠提取一個折中的方式。

讓觀眾能平視明星,明星也能正視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