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快訊
奇闻大曝光
趣味科普
勵志人生
遊戲資訊
社會新聞
全部
    
30年前的邪典片,鐘淑慧顛覆出演,尺度大膽生猛,錄像廳時代陰影
2023/06/22

ADVERTISEMENT

九十年代的香港影壇,娛樂業空前繁榮,電影類型百花齊放。

當時的不少藝人選擇轉型突破,接演[[[大尺度]]]的電影,背后原因大多為名為利。

此前介紹電影《弱殺》的時候,提到了當時活躍于奇案電影的女星 鐘淑慧

鐘淑慧出生于文萊,畢業于香港大學。1987年,23歲的她在環球小姐選拔賽中獲得冠軍,此后,鐘淑慧簽約無線電視,當過主持人,也拍過影視劇,但是始終不溫不火。

1992年,鐘淑慧在無線拍攝古裝奇幻劇《人鬼狐》時,與戲中的男主角 吳代融因戲生情。

吳岱融曾是八十年代紅極一時的無線電視小生,武俠劇《絕代雙驕》、《邊城浪子》讓他大紅大紫,曾經得到力捧,但進入九十年代后,吳岱融遭無線雪藏,一度淪落到無戲可拍的境遇。

而此時的鐘淑慧也在尋求演藝事業突破,她與吳岱融相戀后接演的第一部電影,就是引發爭議的奇案電影《 滅門慘案之孽殺》。

該片上映后票房突破1300萬,讓原本演藝事業平平的鐘淑慧在影壇名聲大噪,片方又推出續集《借種》,緊隨其后,鐘淑慧又與吳代融合作了題材風格類似的《替天行道之殺兄》,由此奠定自己在影壇的地位。

本期「 被遺忘的港片」,就來聊聊這部30年前的電影——

《滅門慘案之孽殺》

Daughter Of Darkness

上映于1993年的10月,監制也是《弱殺》的出品人孫敬安。

也因此,這部電影和鐘淑慧後來主演的《替天行道之殺兄》和《弱殺》,有固定的演員班底,吳代融在《孽殺》與《殺兄》中都是與鐘淑慧演情侶,另一位女主角則是孫敬安的御用女主角 盧敏儀

如果說鐘淑慧在這三部電影中都以被剝削的弱勢女性形象為主,那麼盧敏儀在系列中的角色定位剛好相反,多以女警、律師或社工等居多,站在保護受害者的角度講述故事。

片中的另一大主角是當時因出演奇案電影而拿下金像獎影帝的黃秋生,因為《八仙飯店》過于成功,導致黃秋生在拿完影帝后的幾年間,一直活躍于各類奇案電影。

《孽殺》讓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在于,黃秋生顛覆出演了一位負責破案的刑警,而且片中有很多搞笑戲份,塑造了一位大多數時間行為滑稽荒誕的另類警察形象。

至于影片的反派則是香港惡人專業戶 何家駒,此片和之后的續集《借種》一起,堪稱何家駒在影壇的演技代表作,將一位喪心病狂、惡到骨子里的獸父形象演繹地淋漓盡致,至今仍是很多人在錄像廳時代的噩夢。

再說故事,《孽殺》的主標題叫做《滅門慘案》,直接道出了電影的核心主題,圍繞一起駭人聽聞的家族滅門血案展開,引出案件背后復雜的倫理與道德、法理與情理之間的沖突。

電影以倒敘手法引出女主角, 阿芳是一名已經懷孕即將臨盆的死刑犯。

影片由此帶出懸念——

一個外表清純美麗、將為人母的年輕女子為何淪為罪犯?

故事接下來進入回憶部分,開場前十五分鐘畫風較為輕松詼諧,主要引出了負責破案的主角刑警隊長 呂奇(黃秋生 飾)和剛剛調來擔任助手的年輕女警小盧(盧敏儀 飾)。

呂奇是一名行為有些滑稽、說話總是不太正經的警長,平時也就只是負責抓賭掃黃之類的工作,沒破過什麼大案。

這天,年輕女子阿芳突然來報案,自稱全家遭人滅門。

呂奇當即帶著新來的助手小盧一起趕到案發現場勘察,結果發現阿芳全家除她以外遭人滅門,父母和弟弟、妹妹的尸體倒在屋內各處,死狀凄慘,顯然兇手與死者一家有著深仇大恨。

呂奇辦案能力平平,自然在案發現場找不到太多線索,只是惦記讓媒體大肆宣傳自己的神探形象,之后他回到警局盤問阿芳,結果中途對方突然暈倒。

阿芳在醫院蘇醒,呂奇再次找她錄口供,但阿芳的證詞前后矛盾,引起了呂奇的懷疑,就在這時,呂奇抓到了一名錄像廳老闆,對方剛好就在阿芳家附近。

根據錄像廳老闆提供的說法,案發前,曾聽到阿芳和家人發生激烈爭吵。

呂奇于是在村里到處打聽,并對阿芳進行了跟蹤,結果意外偷窺到阿芳竟然和一名刑警 小健(吳岱融 飾)幽會。而小健其實也是一名警察,只不過經常提警方當賭場當臥底做便衣。

呂奇檢查尸體傷口,最終確認死者中槍的子彈,正是來自于小健的配槍。當即找來小健詢問,小健立刻承認所有罪名,可對于案件細節卻說不清楚。

呂奇明白,小健是想替人背下所有罪名,此時阿芳主動來到警局投案自首,承認是自己殺死了全家,并講述了作案的原因與經過。

阿芳生活在一個罪惡的家庭當中,她的母親改嫁給現在的父親,并又生下一雙子女,然而阿芳的繼父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禽獸,不僅爛賭還好色,經常帶著風塵女子在家里偷腥。

某次,男友小健送阿芳回家,剛好撞破阿芳父親在家里亂搞,結果阿芳的父親反而怪罪女兒,小健為了保護女友與阿芳父親發生沖突。

母親也對阿芳不管不顧,對弟弟妹妹十分偏心,總是怪罪女兒,更讓阿芳難以忍受的是,繼父竟然對她有不軌想法,經常偷窺她洗澡,阿芳試圖告訴母親,反倒被母親認為是自己不檢點。

阿芳內心十分痛苦,寄望和男友小健結婚以后,能夠移民去香港,擺脫家庭的噩夢。

可沒想到的是,喪心病狂的繼父竟然趁著家中其他人都不在,闖入阿芳的家里,將她撲倒在床上,強行侵犯了阿芳。

更讓阿芳寒心的是,母親雖然發現丈夫的惡行, 卻表現得毫不在意,僅僅在對方幾句甜言蜜語便和無良丈夫和好, 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阿芳講述自己的悲慘經歷,因為情緒過于激動,導致昏倒,再次被送入醫院,被查出已經懷有身孕。阿芳絕望之下想要自盡,卻被男友小健給阻止,小健告訴她腹中胎兒是自己和阿芳的。

小健替阿芳向呂奇哀求,由自己背負所有罪名,希望放過這對可憐的母子,可呂奇雖然辦案不行,卻鐵面無私,因此不肯放過真正的兇手。

阿芳繼續交代案情,阿芳本以為可以忘卻那個罪惡的夜晚,然而繼父竟然拍下了阿芳的照片,借此威脅恐嚇她,讓阿芳繼續做她的玩物。

這天晚上,本來是阿芳的生日,阿芳本來在男友小健家中,卻收到繼父的電話,威脅她回家。

阿芳不愿連累男友,趁著小健睡著以后,獨自帶刀回到了家。她向繼父索要照片,可繼父卻再次對她動手動腳,阿芳為了自保用刀割傷了繼父。

但繼父身強力壯,阿芳最終被制服,反倒遭受繼父更加殘酷的虐待。阿芳的妹妹從樓上下來撞破父親施暴,可妹妹也不敢反抗父親,立刻躲回房間,任由阿芳遭受凌辱。

就在此時,小健及時趕到,發現阿芳受辱,當即將繼父打倒在地。可小健畢竟是警察,雖然憤怒卻不敢開槍,被繼父趁機偷襲打傷。

混亂之中,阿芳撿起小健的警槍, 在憤怒之下開槍殺死了繼父,此時的她已經被復仇的怒火所控制,當母親和弟弟回到家以后,阿芳再次將其射殺。

之后,阿芳又上樓將沒有阻攔繼父的妹妹拖到浴缸內樣式,等阿芳下樓準備扶起男友小健,卻沒想到,繼父竟然還沒有斷氣,雖然渾身是血,依舊不肯放過阿芳,想要將其勒死。

阿芳在掙扎過程中用掉在地上的關帝像,砸死了繼父,終于完成了復仇。

案件隨著阿芳的自首而真相大白,最終阿芳被判死刑,但法庭念在她懷有身孕,準許她生下孩子后再執行槍決。

阿芳的孩子順利生下來,當她被押送刑場的時候,小健特地抱著孩子來到刑場,請求呂奇替他們一家三口,留下一張最后的合照作為紀念。

電影的故事到此結束。

這部《滅門慘案之孽殺》是鐘淑慧轉型奇案電影的首部作品,素來在電視熒屏以清純形象示人的她,在本片中效仿前輩葉玉卿,以極為大膽的演出來尋求事業的突破與轉型,犧牲可謂不小。

事實證明,鐘淑慧的這次顛覆演出的確收到了不俗的效果,影片憑借1300萬港幣的票房,名列當年票房榜第24名,在九十年代初的奇案電影風潮中,這樣的成績都可以算是相當優秀,因此鐘淑慧的這部作品說是「一鳴驚人」不為過。

若從案件本身而言,本片的故事其實較為簡單,敘事有明顯趕工之嫌,案件的偵破過程幾乎不存在,全靠女主角的自白。整部電影所有的核心都放在這起逆倫血案上,但噱頭大于內容,剝削獵奇成分過多。

但本片較之同期此類電影,勝在故事完整,基本自圓其說,而且如後來的《弱殺》一樣,鐘淑慧這套電影在剝削外衣下都有一定的社會關照和人性批判,原生家庭的悲劇釀造的人間慘案,女主走投無路的反殺著實慘烈。

表演方面,鐘淑慧的演技也相當扎實,將一個逆來順受,飽受凌辱的孤女形象刻畫得栩栩如生,最后的爆發與復仇也合情合理,前后性格轉變自然,即使血腥暴力,但仍對角色生出幾分同情與憐憫。

至于戲中的兩位主角,黃秋生與何家駒,一正一邪,皆有令人拜服的表演,尤其是何家駒在此片中的惡人形象,簡直讓人不寒而栗,可能也正是因此,片方在續集《借種》里雖然換了女主角,不變的依舊是反派何家駒。

電影上映的次年,鐘淑慧并未繼續出演續集《借種》,反而與因戲結緣的男友吳岱融一起,又合作了一部題材風格類似的《替天行道之殺兄》。

27張難得一見的圖片,每一張都讓你大開眼界
2023/11/24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一組罕見對比照,讓你眼界大開
2023/11/24
50張令人難以置信的照片:看起來假但100%真實,讓你大開眼界!
2023/11/24
20張不可思議的照片,證明了大自然才是真的藝術家
2023/11/24
一組「過去vs現在」的震撼對比照,感受時間的力量有多恐怖!
2023/11/24
21個大自然的「罕見瞬間」,一個比一個神奇,看得我手心冒汗
2023/11/24
28張活久見的照片:46億年前的隕石,世界上最大的燈光秀,看完知識大漲!
2023/11/23
無聊單調的生活過久了,會讓熱情的人變得麻木,這些「活久見」的30張圖,會令你眼界大開!
2023/11/23
貴州一懸崖上金色龍頭,常年不斷向外吐水,眾人走近一看不淡定了
2023/11/23
日常喝喝茶,吹吹海風,年薪120萬卻常年招不到人,「守塔人」的真相竟是如此
2023/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