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快訊
奇聞大曝光
趣味科普
勵志人生
遊戲資訊
社會新聞
全部
    
喬四手下「過肩龍」,曾風光無限,晚年撿垃圾為生,被納入低保戶
2023/07/20

ADVERTISEMENT

他曾是喬四的「金牌打手」,在江湖上叱咤風云,打架斗毆無人能敵,手握千軍萬馬,跺一跺腳江湖得顫三顫;

他在巔峰時,道上的人對他百般巴結,恭敬有加,只要他一出現,大家不自覺地點頭哈腰;

他曾經是鄉里最風光的人物,每次回鄉都要搞得轟轟烈烈,村民們爭相奉承,送上各種財物,希望他能提攜一把;

可惜好景不長,喬四倒台了,他也跟著倒霉了,被判了19年的牢獄之災,出來后卻發現自己一無所有,只能流落街頭,成了一個無人問津的乞丐。

他就是曾經風光無限的「過肩龍」,莫磊。

1960年的冬天,莫磊出生在黑龍江的一個偏僻村落。莫磊的父母生了不少孩子,但家里卻窮得叮當響,夫妻二人要養活一家這麼多口,那是極為不容易。

因此,父母更多時候都忙著掙錢養家,根本顧不上家里的孩子,更不用說送他們上學讀書了。

家里實在是太窮,莫磊過得是有上頓沒下頓的日子。缺乏人管教的他,為了填飽肚子,從小就學會了在村里偷雞摸狗,即便是被人發現了也不知道害臊。

因為他的這種行為,村里的小孩都不愿意和他玩,大人也對他嗤之以鼻。

莫磊長大后,也迎來了改革開放,為了生計,他只身來到哈爾濱市區里找了個工廠打螺絲。可是他在工廠里干了沒多久,就覺得太辛苦太吃虧,後來干脆就躺平,想上班再來打個卡,不想上就直接翹班。

他的這種態度惹惱了老闆,很快他就被炒了魷魚。從此,他就沒有再找過正經工作,每天在街頭流浪,靠著偷拐搶騙過日子。

也在混跡街頭的這段日子里,莫磊認識了喬四團伙的一幫人。莫磊看到,這些人為所欲為,花錢如流水,經常橫行霸道也沒人敢管,這讓莫磊心里就癢癢了。

他也想過上這種「人上人」的生活,于是莫磊對這些人千依百順巴結得緊,在莫磊的百般糾纏下,這幫人勉強答應帶他入伙。

一開始,莫磊只是喬四團伙里的一個小嘍啰,根本不受重視,但是他經常聽到喬四的「傳奇故事」,對喬四心生敬畏。

後來,莫磊在街上親眼看到喬四帶著他的手下作威作福時候的風光,更是對喬四佩服得五體投地。

莫磊也想象喬四那樣為所欲為,享受富貴榮華,他也想成為喬四那樣的人。

別看喬四在這時候叱咤風云,其實他的出身沒比莫磊好多少,他也是窮人家的孩子,只是恰巧撞在了風口上,發達了起來。

喬四,于1948年的春天在哈爾濱出生,本名宋永佳。他在家里排行老四,家里的兄弟姐妹都叫他「老四」。因為住在鐵路旁的大橋下,宋永佳出來混江湖之后,就被人稱為「大橋老四」,後來也簡化為「喬四」了。

喬四家里也很窮,比莫磊家也就是好一點點而已,從小就長得不怎麼樣,也沒上過幾天學。

改革開放之后,喬四一直在哈爾濱的各個建筑工地打零工,做些瓦工的活。

他也是好吃懶做的主,要不是迫于生計只得到工地上干活,他就跟著他的哥哥一起混社會了。在閑暇之余,他也經常接觸一些混混,到處惹是生非。

後來,他哥哥跟人斗了一場,結果打輸了不僅傷得很重,還被人送到局子。在被關押的那幾天,哥哥傷口沒能及時治療,後來傷口潰爛發炎還沒能送到醫院就死了。

本來以為哥哥的下場能讓喬四收斂一段時間,可誰知道,在他哥哥死后,喬四反而變得更加膽大妄為、無法無天。

1983年,哈爾濱市為了響應國家號召,決定大干一場基建。要想修路鋪橋,就得先把舊房子拆了,可是這拆遷工作可不是那麼容易。

有的人是因為舍不得老房子,有的人是因為覺得補償太少,總之各種理由都不肯搬家。

他們不搬家,工程就進展不了,工程進展不了,就會浪費時間和金錢。

喬四看到了這里面的商機,于是帶著一群小混混,跟開發商勾搭上了。開發商給他們發工資,他們就負責幫開發商解決難題。

喬四剛開始干這個活兒的時候,「釘子戶」們還挺有骨氣,一起抵抗喬四。喬四為了震懾他們,當場拔出一把刀,當眾砍掉了自己的一個手指。

他用血淋淋的手指著這些居民,恐嚇著他們,仿佛砍掉的手指不是自己的。在場的人都被喬四的瘋狂嚇壞了,見喬四對自己都這麼狠,怕他對自己下黑手,于是趕緊收拾東西走人。

從那以后喬四就越來越囂張,開始用暴力手段對付這些釘子戶。一開始只是威嚇一下,後來就是二話不說,把人拖出去暴揍,甚至不惜傷人害命。

喬四的狠辣,深受釘子戶困擾的開發商眼前一亮,紛紛花重金請喬四去幫忙勸退釘子戶,後來甚至是把整個拆遷業務整個包給喬四來做。

此后,喬四的拆遷業務越做越大,手下的「兄弟」也越來越多。喬四仗著背后有開發商撐腰,手底下小弟多,拆起房子來更加不留情面。

喬四發跡后聲名遠播,後來漸漸地發展成了全哈爾濱乃至全黑龍江最牛的黑道大哥,黑白兩道都要給他面子。

據說,喬四手下的兄弟有上萬人,在哈爾濱有二十五個分舵,每次出門都有一千多個保鏢跟著。

當時黑道上有什麼事兒的話都會找喬四說話,甚至連白道想要抓犯人,都會請喬四來幫忙。這使得他權勢滔天,就連開車到大街上隨便停交警都不敢開罰單。

慢慢地,他就有了「地下市長」的外號。喬四要管這麼大的一個幫派,當然是需要一些得力助手來幫忙打理,并且有了喬四的加持,這些人在江湖上各個都能獨霸一方。

當然,想要成為喬四的得力助手,自然是得先讓喬四看上你,得到他的賞識。

莫磊想要在喬四的團伙里混出個名堂,每次都表現得最積極,對峙時他喊得最大聲,動手時他身先士卒、下手最狠。

但是,誰都不是生來就敢殺人放火的,莫磊以前雖然經常干些小偷小摸的事兒,卻從來沒有見過血。

為了給自己壯膽,他找人給自己肩膀上刺了一條「過江龍」。仿佛有了這條龍的「加持」,他就能大膽一些。

莫磊在拆遷大隊工作的時候,面對釘子戶總是毫不留情,打起架來更是拼命一般。很快,他的這股狠勁成功引起了喬四的關注。

當時,喬四的幫派也在不斷擴張,他急需一批親信來幫自己管住手下。經過一番觀察,喬四發現莫磊不僅打架厲害,而且還對他忠心不二,言聽計從。

于是,他把莫磊提拔到了自己身邊,成為了他的貼身保鏢,也是他的「殺手锏」之一。

隨著業務越做越強,前來投靠的馬仔們也越來越多,喬四急需培養一批心腹來管理這些小弟。

經過一陣觀察,喬四覺得莫磊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不但打架夠兇狠,更重要的是對他還忠貞不二。

于是,他把莫磊提拔為自己的親信,讓他當自己的貼身保鏢,為自己鞍前馬后。

從那以后,莫磊在喬四集團中,也算是地位崇高,畢竟也算是「天子近臣」。

作為「天子近臣」的莫磊,手下人對他更是恭敬有余,見了他,都趕緊低頭哈腰,叫一句「磊哥」,再爭先恐后地給他遞煙,捏肩按背。

莫磊很享受這種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覺,感覺自己就像優樂美一樣。不過,他也明白自己的一切都靠「大哥」喬四,只要喬四越強,他在江湖上的地位也會跟著水漲船高,于是更賣力地幫喬四辦事。

喬四交代的事情,他拼了命也要辦好,當然黑道辦的事大多數都不是什麼好事。

喬四成了老大之后,很多「臟事」都交給莫磊去代辦,很快,哈爾濱的老百姓聽到莫磊來了,都聞風喪膽了,沒人敢惹這個惡霸,甚至連小孩止不住哭啼的時候,只要說一句「莫磊來了」,立馬就停止哭泣。

農村里的窮人在外地發了財,自然是要回村炫耀一番,給窮親戚們看看自己過得有多好。

莫磊以前在村里是個不受人待見的窮小子。如今他混出了名堂,就故意大搖大擺地回到村里。

村里不知情的人看穿莫磊穿了一身驢派古琦,那是羨慕不已,自然也想跟著混,于是逢年過節都帶著厚禮來到他家走親戚,希望他能拉自己一把;

有些對莫磊知根知底地的人則感到十分害怕,生怕哪天惹到了他,被他生吞活剝了。

不過,影響最大的還是村里的年輕人,年輕人見到莫磊光鮮亮麗,村里又窮,都不想再種田過苦日子了,不少人成了莫磊的手下,成了黑道中人。

喬四憑借拆遷發了大財,後來他開了建筑公司,公司既是他的洗錢工具,又是他的搖錢樹。

每年他都拿著無數的金銀打通白道里的人脈關系,因此他們面對喬四一伙人違法亂紀的行為時,也只是口頭上說說,沒有實際行動。

即便是發生了嚴重一點的事,比如莫磊酒后鬧事把人打成重傷,也僅是到局子里關上一夜,第二天一早喬四就會派人去把他接回家。

隨著喬四把哈爾濱的各路江湖都收入麾下,哈爾濱道上沒人敢跟他對著干,見了他都要叫一聲喬四爺,就連道上的老大哥,也要叫他一聲喬四爺。

而在哈爾濱的大街小巷,只要一看見像莫磊身上那種龍飛鳳舞的紋身,大家都知道這是喬四的手下,人們就會趕緊躲開,可以說喬四兩個字成了當地人心驚膽戰的符號。

這樣讓喬四越發得意忘形,靠著不擇手段賺得油水滿滿的他生活更是極其奢侈。

吃喝玩樂都非常張揚,吃鮑魚塞牙縫,用魚翅漱口,喝的還是八二年的茅台,去一趟KTV光是小費甩手就是幾萬。

只要是他喬四看得上眼的女人,一定會千方百計搞到手,事后再甩出一大把錢甩手走人,因此有人說他是夜夜換新娘。

據說,喬四曾染指過二十四位女明星,還捧紅了其中一位經常上春晚,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有喬四當靠山,作為保鏢的莫磊,也跟著一起享樂,穿著一身名牌,住著豪宅,喝的是八二年的拉菲,偶爾床上還會有幾個洋妞陪伴。

燈紅酒綠,讓莫磊醉生夢死,在他看來,這才是人上人。

莫磊原以為能夠一直跟著喬四就這樣混下去,但是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的美夢很快就破滅了。

還在紙醉金迷的喬四卻不知道,他早已經被人盯上了。網上有個傳言,當時有個大領導來到哈爾濱,很多車都給他讓路,可喬四的車卻不理不睬,開得飛快直接超了過去,氣勢可謂極其傲慢,也正是這件事成為了喬四倒霉的開端。當然,這也許是謠言,不過他的末日是真的降臨了。

1990年,一位新任的干部來到哈爾濱上任,開始查辦喬四這幫人,準備將這些罪犯繩之以法。

喬四的很多產業雖然被洗干凈了,但是還是有很多黑暗的地方,但是他憑著自己在白道里有人,自以為可以遮天蔽日,根本就沒把這位新來的領導放在眼里,繼續橫行霸道。

另一邊,新任的干部一番調查之后,掌握了喬四的罪證,隨后經過一系列安排,一夜間把喬四幫派一網打盡。

收受賄賂的政府官員也被一一遭到清算,當然,作為喬四走狗的莫磊也無法逃脫。

1991年6月9日,哈爾濱某處荒山中,隨著一聲槍響,喬四伏法,莫磊作為他的小弟,也沒能逃過法網,被判了十九年的牢獄之災。

莫磊進去時還是個風華正茂的三十小伙子,出來時已經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子了。這十九年里,社會飛速發展,世界變了個樣,他卻還停留在那個黑白電視機的年代。

他回到故鄉,發現父母已經撒手人寰,兄弟姐妹都不認他這個禍害,鄉鄰們也對他避之不及。

以前是喬四的心腹,在江湖上威風八面,誰敢對他不敬?如今他老了,力不從心,而且開發商也不再需要這種只懂強拆的暴力分子了,沒有文化、沒有技能的他,只能四處流浪,靠著撿垃圾度日。

偶爾會讓他想起以前曾經是個「大哥」,可能只有他肩上紋那條「過肩龍」,但那都是過去式了。

莫磊每天都在垃圾桶里翻來覆去,尋找一些能賣錢的廢品。他的身上穿著破爛的衣服,肩上卻有一個醒目的「過肩龍」的紋身。

有一天,一個路人看到了他的紋身,覺得很好奇,就偷偷地拍了一張照片,上傳到了網上。

沒想到,這張照片一下子引起了轟動。

原來,這個拾荒老人竟然是當年那個聲名狼藉的「金牌打手」莫磊!

網友們紛紛評論,「這就是報應啊,他以前做了那麼多壞事,現在落得這個下場。

」「真是人在做,天在看,他現在連個像樣的棺材都買不起。」

2021年5月26日,隨著哈爾濱市道里區撫順街道安祥社區一則公告和一條視訊的公布,莫磊被列入低保對象,每月能拿到573元的生活補貼。

在街道的安排下,莫磊有了新家,不用再當流浪漢。

莫磊的新家是一間一室一廳的小屋,這個房子是社區給他申請的廉租房,每個月只要交170元就行了。

雖然不大,但是里面的設施都很齊全。水、電、氣都有,還有一個小陽台可以晾衣服。

社區不僅給莫磊解決了住房問題,還給他找了一份清潔工的活兒,讓他能夠自食其力。每天早上,莫磊都會拿著掃帚到附近的公園和街道去打掃衛生。

社區的人也很關心莫磊,經常有志愿者和政府工作人員來看望他,問候他的身體和生活情況。

有時候,他們還會給莫磊帶一些水果和零食,讓他感覺到了溫暖。

莫磊被這樣的待遇感動得哭了。他說:「謝謝大家對我的好,我真是太不值得了。我年輕時候做了那麼多壞事,傷害了那麼多人,我真是后悔死了。我想找到那些被我傷害過的人,向他們道歉,賠償他們的損失。」

莫磊還表示:他現在有了工作,有了收入,不想再占用社會的資源了。他想申請取消低保,把這些錢留給更需要的人,也想做一些善事,幫助身邊的人。

除此之外,他還打算每年把積蓄都捐出去,希望能彌補一點曾經的罪過。

27張難得一見的圖片,每一張都讓你大開眼界
2023/11/24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一組罕見對比照,讓你眼界大開
2023/11/24
50張令人難以置信的照片:看起來假但100%真實,讓你大開眼界!
2023/11/24
20張不可思議的照片,證明了大自然才是真的藝術家
2023/11/24
一組「過去vs現在」的震撼對比照,感受時間的力量有多恐怖!
2023/11/24
21個大自然的「罕見瞬間」,一個比一個神奇,看得我手心冒汗
2023/11/24
28張活久見的照片:46億年前的隕石,世界上最大的燈光秀,看完知識大漲!
2023/11/23
無聊單調的生活過久了,會讓熱情的人變得麻木,這些「活久見」的30張圖,會令你眼界大開!
2023/11/23
貴州一懸崖上金色龍頭,常年不斷向外吐水,眾人走近一看不淡定了
2023/11/23
日常喝喝茶,吹吹海風,年薪120萬卻常年招不到人,「守塔人」的真相竟是如此
2023/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