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年前吳鎮宇出演了一部冷門「黑幫片」,兩大女神李麗珍陳寶蓮加盟,可惜被「古惑仔」埋沒!

1996年的香港影壇,是名副其實「古惑仔」年。

雖然當時的成龍、周星馳仍舊占據票房王者的地位,但在那一年,《古惑仔》三部電影分別占據了年度票房十強的第5、6、10名,三部電影總計票房達到了6200萬港幣。

這個成績比當時成龍的電影票房還要高,相較于《古惑仔》系列低廉的制作成本,更是可以稱得上是大賺特賺的年度黑馬爆款。

也因此,在1996年的香港電影市場,曾經一度蕭條的黑幫江湖片突然得到了復興。

在同年的票房榜中,名列前茅的還有《洪興仔之江湖大風暴》、《古惑女之決戰江湖》、《龍虎砵蘭街》、《金榜題名》等電影,可以說當時的銀幕上,被各種打打殺殺的幫派飛仔所占據。

而在1996年黑幫片最鼎盛的這一年,卻有一部公認被低估的遺珠之作《 旺角揸Fit人》。

這部由影帝吳鎮宇出演的另類黑幫片,在「靚坤」一角風靡香港江湖的同年,卻遭到了市場的慘敗,最終只收獲了441萬票房,名列當年票房榜第42位。

雖然票房不佳,但在當時的評論界,卻有很多影評人大贊此片,而在很多影迷心中,這部電影更是被譽為:九十年代香港黑幫片中的冷門佳作,吳鎮宇職業生涯巔峰之一。

今天就來聊聊這部26年前的電影——

《旺角揸Fit人》

Once Upon a Time in Triad Society

有必要解釋一下電影有些拗口的片名。

旺角是香港黑幫片中的著名地標,與油麻地、尖沙咀一起,常被合稱為「油尖旺」,屬于開發較早的街區,因此新舊交融在這個街區里面顯示的淋漓盡致,它是香港最繁華的地段,成為香港的地標名片

很多香港黑幫警匪電影熱衷在旺角地區取景,其中的代表作有王家衛的《旺角卡門》,爾冬升的《旺角黑夜》,陳木勝的《旺角的天空》等電影。

揸Fit人是粵語,「揸」有控制的含義,「Fit」則是粵語諧音,意味「飛仔」,也即古惑仔、混混,所以揸Fit人可以理解為控制街頭古惑仔的人,翻譯為: 黑幫話事人

乍一聽片名,似乎是一部講述黑幫話事人的梟雄傳記片,但本片帶有強烈的黑色意味,電影沒有采用常規的敘事方式,而是通過兩段截然不同的倒敘回憶展開,用兩種前后相反的敘事,講述了一位古惑仔窮途末路的人生際遇。

影片的導演 查傳誼,是香港資深電影人,出身浙江海寧的名門查氏,其父查良景是一位作家,用武俠小說大師金庸是同族。查傳誼七十年代即入行電視圈,從事編導工作,先后效力于佳藝、無線和亞視。

八十年代,查傳誼進入電影圈,開始擔任導演,1988年執導處女作《發達先生》,九十年代正是港三大行其道之時,查傳誼拍攝了葉玉卿主演的《情不自禁》、奇案電影《溶尸奇案》等,曾入圍金像獎最佳導演提名。

編劇鐘繼昌有「鬼才」之稱,曾與導演查傳誼合作多年,兩人在這部《旺角揸Fit人》后,又推出了一部續集《去吧,揸Fit人兵團》,兩部電影同時入圍了當年的金像獎最佳編劇提名,但是那一年卻惜敗給陳可辛的《甜蜜蜜》。

電影的主演實力派影帝吳鎮宇,《古惑仔》上映之后,吳鎮宇飾演的反派靚坤,成為香港黑幫片中的經典角色,被很多影迷奉為經典,吳鎮宇的演藝事業因此步入新台階。

《旺角揸Fit人》中吳鎮宇繼續飾演一位黑幫大佬,因為「靚坤」這一角色的成功,本片中導演刻意讓吳鎮宇扮演了與《古惑仔》中形象人設類似的主角,造型、舉止和那把沙啞聲線都照搬,甚至名字也帶有明顯的惡搞開涮之意。

電影的主角叫做「 叻君」,粵語發音就近似于「靚坤」(為方便,下文叫做阿君)。

演員方面,本片集結了當時香港影壇兩位女神 李麗珍陳寶蓮,還有如今已經被人遺忘的香港女星 張睿玲,她曾在《晚九朝五》有過大膽表演,曾經提名過金馬影后。

再說故事,從影片的第一個鏡頭開始,電影就凸顯出了強烈的黑色幽默意味。

畫面開始于日本昭和年間,一位英武帥氣的黑幫梟雄 田岡,面對強敵環繞大殺四方。

但緊接著畫風突變,原來剛才那一幕不過是主角阿君正在看的漫畫書中的情節。

阿君如今正準備跟日本山田組的老大田岡談判,因此在家里讀了以田岡為原型的黑道漫畫,但看完之后,阿君只是感到對方太過自戀,在漫畫中過度神化了自己。

阿君是個無惡不作的幫派老大,一位老裁縫帶著女兒阿玲(張睿玲 飾)來給他試西裝,結果阿君竟然想要強暴阿玲,手下更是殺死了阿玲的父親。

阿君又讓手下將阿玲賣到中東當小姐,顯示出了這個角色毫無人性的一面。

之后,阿君和田岡談判,結果阿君一言不合拿起桌上的舊瓶,將這位山田族老大爆頭,打完人后,阿君還掏出了那本漫畫吐槽說:

黑道就是黑道,別將自己描繪成一個英雄,真以為自己是劉德華啊!

阿君除掉了田岡后囂張出門,卻沒想到,剛走出門口就遭到了襲擊,中彈倒地。

生命垂危的阿君被送到醫院,可對于這位人人憎惡的黑道分子,醫院內根本無人愿意救治,路過的一位美艷女護士(陳寶蓮 飾),掏出紙巾按在了阿君失血不止的傷口處。

此時,阿君的旁白響起,告訴觀眾,自己并不是一開始就淪為古惑仔的。

故事由此切入閃回,進入第一單元,標題叫做:「 從前的我」。

當時,年幼的阿君被古惑仔林鋒(丁子峻 飾)和尚義哥(林尚義 飾)串通欺騙,一時失足從此加入黑幫,成為尚義哥的手下。

只是阿君雖然成了古惑仔,但還是保有善良純情的性格,他待人和善,默默暗戀茶餐廳店員(李麗珍 飾),總是來到茶餐廳附近,默默偷看女神,卻不敢跟對方表白心意。

因為尚義哥的牽連,阿君坐了幾個月牢,出獄后尚義哥已不知所蹤,阿君跟了一位新老大龍哥(陳惠敏 飾),龍哥出名的講義氣,阿君慶幸自己終于跟了一位好老大。

善良的阿君不僅經常扶老太太過馬路,遇到落魄了的尚義哥,還拿錢給他以德報怨。

阿君的損友蘇威是個癮君子,還搞上了別人的一對雙胞胎女友,因此被人追殺。

蘇威因私吞公款不敢找龍哥求救,講義氣的阿君只好攬上身向龍哥求助,龍哥欣賞阿君的義氣,答應給阿君派兩百個手下去談判。

抱著必死決心去談判的阿君,臨走前決定向暗戀的茶餐廳女神告白,沒想到女神居然主動投懷送抱,阿君本來十分激動,可最終理智戰神了沖動。

他認為自己這趟可能會有去無回,因此拒絕了女神的示愛。

可沒想到,阿君又一次遭到了背叛,龍哥答應的打手一個都沒出現,講義氣的阿君只好獨自去救蘇威。

最讓阿君絕望的是,膽小怕事的蘇威因為害怕,竟然選擇背后捅了阿君一刀。

重傷的阿君冒死逃走,他希望能再見女神一面,可來到茶餐廳,卻看到龍哥和女神搞在一起。

憤怒的阿君打了龍哥,結果反倒被女神用酒瓶爆頭,她告訴阿君,自己早就和龍哥有一腿,不僅如此,她和很多人都有一腿。

得罪龍哥的阿君輾轉逃到了日本,希望重新做人,他努力的兼職上夜校,終于在日本安身立命,還娶了個和前夢中情人長得一模一樣的妻子「車仔面」。

然而正當阿君逐漸告別過去,奈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曾經的仇怨還是找上了門。

龍哥在日本的手下找上門報復,殺死了阿君懷孕的妻子,悲憤的阿君決定跳海自盡,并發誓,如果自己不死,就要重新加入黑道,并且立志做黑道最惡的那個大佬。

神奇的是,跳海的阿君不但沒死,還離奇地漂流回香港。

從這段近乎奇幻的情節走向,就可以預料到, 剛剛的故事并非真實

鏡頭切回到醫院,在醫生和美艷女護士的搶救下,受傷的阿君轉危為安,他得意洋洋的旁白再度響起,告訴觀眾: 「從前的我」里面的故事,全部都是騙人的。

故事再次切入閃回,進入影片的第二部分,標題為:「真正的我」。

在阿君的這段回憶中,一切人生經歷都和之前講述的「從前的我」截然相反。

阿君從小就是黑道,當初強迫阿君加入黑幫的林峰,只是個普通青年,而尚義哥也不是坑過他的黑老大,而是脫離黑幫改做神父的阿君父親,還一直反對兒子當古惑仔。

至于阿君的好友蘇威也不是爛仔,而是一位歌手(畢竟出身草蜢樂隊啊)。

也不是蘇威勾引別人的女友招來報復,而是阿君想要勾搭「大嫂」,害怕東窗事發,才親手捅了好友蘇威一刀。

老大龍哥認為阿君作惡太多,要給幫會的叔伯們一個交代,決心清理門戶。

結果阿君一不做二不休的把龍哥推下樓摔死,其他幫會的長老害怕阿君的殘暴,因此不敢反抗,阿君接替龍哥成了幫會的新老大。

阿君在黑道春風得意,唯獨父親尚義哥反對兒子混黑道,一直勸他棄惡從善,沒想到阿君毫無人性,竟然命令手下殺了自己的父親。

連親爹都殺的阿君,在黑道上逐漸讓人聞風喪膽,生意從此越做越大。

阿君的故事道這里講完,鏡頭回到現實,他在病床上醒來,發現自己沒死感到很高興,得意狂妄的他開始調戲美艷女護士。

這時已經成為警察的林鋒來醫院,警告阿君好自為之,千萬不要被自己抓到。

阿君出院以后,開始將自己的黑道生意洗白,并主動做慈善事業,還學當初的山田組老大一樣,出書寫自傳,將自己包裝成一位英俊瀟灑偉光正的市井傳奇英雄。

不久后,阿君的幫派再次與日本黑幫發生火拼,恰好警方準備抓捕,三方發生混戰。

阿君憑借著狡猾卑鄙的作風,不是拖人擋子彈就是裝死,竟成了唯一的幸存者。

警察林峰想要跟他同歸于盡,可阿君還是僥幸逃過一劫,墜樓都毫發無傷。

就在阿君無處躲藏時,竟然有一名墨鏡女人開車來救他。

阿君慌忙坐上車逃走,路上問女人到底是誰,為何要救自己。

女人摘下墨鏡,露出了臉上的傷疤,他告訴阿君,曾經有一個壞人將她賣到中東去。

原來,女人正是當初遭到阿君滅門凌辱的裁縫之女阿玲。

她舉起了手中的槍口,對準了阿君的腦袋……

電影在幾聲槍響后,故事到此戛然而止。

這部《旺角揸Fit人》在九十年代追求娛樂化的香港黑幫電影中,絕對稱得上是另類之作。

影片以黑色解構的方式來拍攝黑幫故事,被評論界認為是「 以黑幫片的形式來顛覆傳統黑幫片」。電影采用了獨特的分段式解構,圍繞著阿君兩次截然不同的回憶,展現了黑道分子阿君的悲劇人生,和次年銀河映像出品的《 一個字頭的誕生》異曲同工。

電影的第一部分「從前的我」,阿君從一個小人物走上黑幫亡命徒的經歷,即是編導對于當時流行的黑幫電影的解構與挖苦,當觀眾開始同情阿君這個角色的時候,故事突然反轉,告訴觀眾「黑幫并無好壞之分」。

進入「真實的我」之后,故事更加現實殘酷,導演和編劇用特殊的敘事手法和結構,對經年累月的浪漫黑幫提出嘲諷,嘲諷的方式是透過阿君這個在生命垂危之際都要撒謊的極端人物,將所有東西染上一層虛構的色彩。

推翻「從前的我」之后,「真正的我」里每一件事都和「從前的我」對著干,好人阿君一再被出賣,最終導致家破人亡,壞人阿君卻能化險為夷繼而扶搖直上。

這些反諷意味十足的對照情節,完全是在譏諷當時流行的《古惑仔》電影,那些平時滿口仁義道德的黑幫大佬,到了關鍵時刻不過是貪生怕死的膽小鼠輩而已。 所謂的黑道忠義神話完全失靈,成為片中最具嘲諷力度和黑色幽默的地方

影片的成功還要歸功于吳鎮宇的精彩表演,本片拍攝于《古惑仔之人在江湖》之后,靚坤這一角色的成功,讓吳鎮宇的表演大受贊揚,在他后來的代表作中,他本人也擅長塑造這類非典型反派角色。

本片中,他在前后兩個單元中,將「從前的我」的善良、正直、義氣、怯懦和「真正的我」的自私、傲慢、殘忍、無情無義、囂張跋扈,演繹地入木三分,整個故事的焦點都在主角阿君身上,幾乎是吳鎮宇的獨角戲,阿君這個角色能夠立住,讓觀眾信服,是此片故事能夠打動觀眾的關鍵所在。

在1996年的黑幫電影熱潮中,《旺角揸Fit人》絕對可以說是一部被埋沒的作品。

在《旺角揸Fit人》之后,編劇鐘繼昌和導演查傳誼又找來吳鎮宇,拍了一部續集《去吧!揸Fit人兵團》,故事雖然另起爐灶,但同樣是以反黑幫片的黑色風格,遺憾的是,這部續集的票房更加慘淡,導致這個系列被嚴重低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