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面就打,借錢不還,吃飯沒菜,成龍當年被洪金寶欺負的有多慘?

前幾天,小編在逛論壇時看到一位網友的提問:

「內地娛樂圈有哪個演員能壓番成龍嗎?」

現在人心浮躁,來不及等待作品播出就要爭出一個勝負成敗,「搶番」便成了許多作品上線前的固定項目。

但成龍,好像沒有這種煩惱。

成龍是當今影壇國際影響力最大的華人,且沒有之一(在世)。

別人搶番之前,會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斤兩,但在成龍面前只能俯首稱臣,即使客串也要占據最醒目的海報位置。

看起來,這應該是沒有答案的問題吧?

可網友還真找出來一個能壓番成龍的人,且壓的成龍心服口服——

洪金寶。

是啊,能壓住「大哥」的,就只有「大哥大」了。

論作品、知名度、影響力,洪金寶比不上成龍。

但成龍在洪金寶面前,只能且必須言聽計從,不能有半點怨言。

也因此,這對「瘦虎肥龍」貢獻了許多港迷津津樂道的經典場面。

比如,活動現場因為人多空氣渾濁,成龍主動為洪金寶扇扇子解乏。

但洪金寶全然不給面子,略過成龍與其他人暢談。

再比如,2016年洪金寶工作室成立。

幾位主創人員登台后,成龍突然蒞臨現場。

洪金寶說,成龍這是不請自來的,在台上連吼帶呵的叫成龍自己上來。

當然,最過分的一次莫過于2017年成龍動作電影周。

成龍與洪金寶手挽手上台,成龍稱自己在大哥面前不敢造次,洪金寶馬上接過話茬,調侃道:

「今天妳好慘,我在,妳就是小弟,幸虧妳爸爸的爸爸沒來,要來的話妳就變孫子了。」

這本來是成龍的主場,被公然揶揄成「孫子」,一般人都會經受不住吧?

但聽完洪金寶的話,成龍不但沒作色,反而順著洪金寶的話接捧道:

「是是,爺爺,是,爺爺!」

而台下的人也心領神會,笑成一團。

成龍的名氣縱橫中外,為什麼洪金寶還這麼不給成龍的面兒呢?

可能真的源于「大哥大」中,最后的這個 「大」字。

于公于私,于情于理

成龍,永遠是洪金寶的小弟。

那些年,洪金寶欺負成龍的故事

洪金寶邁入電影圈是刻在DNA的必然。

洪金寶的大爺是現代話劇和電影藝術開拓者洪深,爺爺是著名導演洪濟,奶奶是初代打星錢似鶯,這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

但鮮為人知的是,當年洪濟從上海轉戰香港后,與三弟洪叔云曾一手提拔了王天林。

而王天林更是桃李滿天下,光是我們耳熟能詳的就有王晶、杜琪峰、林德祿、林嶺東等名導。

素有「門下八虎」之稱,在香港電影圈亦是呼風喚雨。

而王天林的徒弟們嶄露頭角時,洪金寶也恰好踏入影壇,這一頭一尾恰好形成人情債的閉環。

說到這,妳就明白為何我說洪金寶邁入電影圈是必然的了。

當然,當年把洪金寶送進戲劇學院時,爺爺奶奶可沒想那麼多,洪家家道中落,要不然也不至于把單傳一脈「賣」給于占元。

1958年,「三毛」洪金寶進入戲劇學院學習,剛入院時他并不是大師兄,還有一個人能騎在他脖子上。

這個時候妳可能要搶答了:是袁和平!

其實不然,當時戲劇學院實施的是「賣身制」,分為3年、5年、7年和10年,但袁和平和袁祥仁并沒有簽署協議,學了一段時間就走了。

真正的大師兄是「元庭」,本名吳明才。

因為受不了于占元的打罵,逃走了,這才把大師兄的稱謂順位給了洪金寶。

吳明才:最矮的那位

進入學院后,洪金寶開始了地獄般的練功生活。

每天5點起床吃飯,然后一直練到12點吃午飯,飯后繼續訓練,一直練到夜深人靜才能睡,周而復始,惶惶不得終日。

訓練強度大,因為大師兄的身份,于占元還總是拿洪金寶以儆效尤。

一開始,洪金寶是苦不堪言,但久而久之,洪金寶就發現了大師兄身份的另一個好處:

我可以欺負人啊!

而那個被他欺負一輩子的人,兩年后才姍姍來遲。

1960年,6歲的成龍因不服管教,父親去往澳洲當廚師之前,把他送到了于占元門下。

當時,成龍放了學能跟領事館的孩子們從街頭打到巷尾,剛剛因為調皮而輟學,見到戲劇學院都是上躥下跳的同齡人,心里馬上開了花。

母親問成龍,妳想在這里待多久?

成龍不假思索:

「我愿意一直待在這里!」

于占元筆尖一劃,一個長達10年的賣身契便牢牢套住了成龍。

當成龍發現這里并不美好時已經為時已晚。

他不僅要準時準量完成師傅的要求,還要應付大師兄洪金寶的處處刁難。

正所謂「長兄如父」,戲劇文化更傳統,規矩也更大,大師兄無論古今都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

每當師傅走后,臨時監督的工作都會給洪金寶把持。

小孩子哪懂什麼責任義務,師傅剛走就馬上抄起雞毛當令箭。

藤條一揮,十幾號人都必須聞雞起舞,藤條一停,無論擺到什麼姿勢都必須堅持住。

而這還僅僅是洪金寶的開胃菜。

成龍與洪金寶相差5歲,雖然成年后這5歲不算什麼,但在少兒時期,這5歲就是國中生暴打二年級的降維打擊。

洪金寶、成龍、元彪

吃飯時,洪金寶是大師兄,他先起筷吃菜,吃飽后大師姐元秋上場,把所有菜底子打掃的盆干碗凈。

等成龍端起碗筷上桌時,就只能干吃白米飯了。

就一碗米飯,在一旁剔牙的洪金寶還明令禁止成龍:

一粒米都不能掉在桌上!

最后更是愈演愈烈,洪金寶干脆開始「霸凌」師弟們。

當時洪金寶跟最小的師弟元彪借錢,借完后不還,元彪膽戰心驚找洪金寶催賬,洪金寶還把元彪罵的狗血淋頭。

元彪無奈,只能找成龍幫忙出頭。

結果成龍上前沒說兩句,洪金寶就手腳并上,不分青紅皂白要打成龍,搞得成龍一頭霧水:

「妳不還錢,打我干嘛啊?」

其他時間里,成龍被洪金寶打那更是家常便飯了。

按照洪金寶自述,求學時期,成龍是跟他最不對付的那個。

因為他又招欠嘴還損,雖然打不過洪金寶但嘴上的功夫不饒人,被兄弟們賜名「小棒槌」。

所以,學院里經常上演的一幕就是「洪金寶追著成龍打」。

久而久之,成龍就練就了一身敏捷的身法,閃轉騰挪,見縫插針,為日后的「傢俱城霸主」埋下伏筆。

洪金寶之所以這麼霸道,原因無他,就是想要絕對的統治力。

不服?

我就打到妳服。

後來,洪金寶欺負成龍都有了心得。

那個時候,成龍學習了一段拳擊,再加上馬上成年,與洪金寶的身體素質差距減小,他戴上拳套找到洪金寶,想正式比劃比劃,一雪這幾年的屈辱。

洪金寶先是戴上拳套,等成龍擺好姿勢后,他馬上又摘了拳套,一臉輕佻望著成龍。

這個動作就是在告訴成龍:

「我是妳大師兄,摘了拳套,我能隨便打妳!」

然后成龍就又免不了一頓暴打。

不過,因為家里的關系,洪金寶很小就在流竄在各大劇組之間,并開始拿到薪水。

在物質與心智的雙重加持下,洪金寶慢慢意識到了「大師兄」這個稱號的分量。

後來,洪金寶也會拿著自己的薪水補給師弟們,雖然不多,只有五毛、一塊這種,但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一顆糖果就足以滋潤孩子的童年,就更別提在戲院的苦孩子們。

孩子們出行時被同齡人罵「小禿驢」,洪金寶也會第一個沖出去,在師弟們的助威中,把對方打的人仰馬翻。

有一次,洪金寶因為忍受不了師傅的打罵,私自逃走,就躲在學院不遠處。

而唯一知道洪金寶行蹤的只有元華。

左起:劉德華、洪金寶、元華、吳明才

為了照顧師兄,元華把一頓餐食分成兩份,每次都是吃一半藏一半,等四下無人時偷偷找到洪金寶給他吃。

多日后,洪金寶被發現,元華反倒是因為「知情不報」被師傅打了80多棍,愣是一聲沒吭。

在那之后,洪金寶再也沒打過元華。

就像一顆繩結,師兄姐弟們從懵懂無知打到少年錦時, 不僅沒打散,反而越打越緊,越超越凝固。

多年后,成龍回憶那段「被欺負」的時光,依然是滿目深情:

「我們之間的故事多的說不完,就像那句古文‘兄弟鬩于墻,外御其侮’一樣。

不管我們自己打成什麼樣,一旦對外的時候,我們就是堅不可摧的兄弟同盟。」

時間是一趟永不暫停的列車,不管妳準沒準備好,它都會把選擇擺在妳面前,后果自己承擔。

進入六十年代末時,于占元突然發現:

戲劇不行了。

以前門庭若市的戲院,如今連一排觀眾都湊不齊,主辦場地更是連本錢都收不回來。

久而久之,于占元放寬限制,允許徒弟們去片場掙外快,并產生了去美國開拓市場的想法。

而那幾年,洪金寶在一次練功中摔斷了腿,爺爺洪濟每天都來看他,并帶來他最愛吃的打鹵面。

一碗碗的高碳水灌入肚,再加上臥病在床不能鍛煉,洪金寶一不小心就吹成了大胖子。

師傅見他身材變形,開始縮減他的演出,從當紅到冷落,洪金寶深感挫敗,沒過多久就主動離開了戲劇學院。

臨走前,洪金寶對著身后一排排的師弟師妹們放下承諾:

「戲曲的時代快要結束了!以后電影才是真正的事業!等我混出個名堂,妳們就來找我!」

說罷,便頭也不回消失在煙波浩渺中。

事實證明洪金寶說的沒錯。

隨著影視文化崛起,戲曲被淘汰在皮箱中,望著大勢已去,1971年,于占元給了所有徒弟兩個選擇:

一個是留在香港,一個是隨他去美國闖蕩。

最后成龍、元奎、元華等人都留在香港,而年紀較小的如元彪等人則跟隨師父前往了美國。

而后,幾位師弟在洪金寶的幫忙下陸續進入電影行業,而成龍也跟著大師兄的屁股后面,從最基礎的武行做起,正式踏入演藝圈。

這里要重點強調一下。

創過業的同學都知道「萬事開頭難」。

走到大街上,放眼望去全是商機,但哪個適合妳,哪個能掙錢,這些都是未知數,要通過不斷試錯才能找到最終的道路。

我們熟知很多商業巨擘,在早期也是陸續擔任過很多不同領域的工作,白白浪費了好幾年大好時光后才得以成功。

而成龍自踏入電影圈開始了延續一生的輝煌,短短幾年后迅速爆火。

這其中,不論是湊巧還是歷史的必然,洪金寶的作用都居功至偉。

而這,便是洪金寶送給成龍的第一份大禮。

經常看成龍文章的讀者應該也知道,成龍早期事業不順時,曾回到澳洲投奔父母,要不是陳自強的一通電話,或許成龍現在還在澳洲端盤子。

但成龍可不是回過一次澳洲。

按照成龍的自傳來看,因事業不順而回澳洲的情況少說有2次,而第一次是被洪金寶叫回來的。

做武行時,成龍的日薪只有5塊港幣,這還是被李小龍打了3頓的價錢。

彼時,同為門下的元華已經成為了李小龍的首席替身。

洪金寶更是成為了專業的武術指導,在電影中也頻頻露臉,演的都是有分量的角色。

唯有成龍,只能在漫無目的挨打生涯中耗費生命。

1976年,22歲的成龍第一次回到澳洲,企圖逃避現實的失敗。

他不工作也不交際,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在爸媽家里當了幾個月的寄生蟲。

後來成龍實在憋不住了,終于撥通了洪金寶的電話,讓大師兄給自己找一個工作機會,重回香港。

洪金寶馬上給他安排了一個武術指導的工作,洪金寶是武術指導,成龍是副指導,導演則是初出茅廬的吳宇森,片名《少林門》。

只可惜,這一次返港成龍又失敗了,沒過多久就又回到了澳洲。

成龍尚處微時,洪金寶卻扶搖直上。

當年,洪金寶因為年少老成,再加上為人敞亮,很快就融入了電影圈的中心層。

1970年嘉禾成立,當時鄒文懷有羅維和黃楓兩大門將,而黃楓對洪金寶極為器重,基本把武術指導和一系列邊陲角色都承包給了洪金寶。

黃楓越用越輕松,對洪金寶愈加放權。

而洪金寶出力漲力,在70年代中期時就具備了台前幕后一手包辦的超強行動力。

一年后,就在成龍剛剛走出學院的時候,洪金寶早就簽約嘉禾成為正式導演了。

後來,成龍簽約羅維,試了幾部戲,除了得到「成龍」這個名字之外,一無所獲。

見成龍依然入不敷出,師兄洪金寶又主動邀請他擔任導演處女作《三德和尚與舂米六》的動作指導,想盡辦法為師弟補貼。

次年,成龍被吳思遠借走,一部《蛇形刁手》,終于爆火。

後來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詳了。

因為紅的太快、太集中,在成龍以后的事業中也很少再能聽到洪金寶的幫助,更多體現在「雪中送炭」和「懸崖勒馬」上。

先說懸崖勒馬。

洪金寶曾「三攔」成龍。

前文說到,成龍乳名叫「阿炮」,外號「小棒槌」,從小就愛打架,做武生時下了班不是去賭就是在街邊行俠仗義。

「那個時候17歲,覺得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其實成龍年輕時的脾氣是很爆的,這一點從劉家良、崩牙駒、袁詠儀身上都能看到。

這個脾氣也差點毀了他,還好每次都有洪金寶唱紅臉。

第一攔,是當武行的時候。

拍攝黃楓導演的一部戲,成龍當年是中長髮,站在女主旁邊,擺好位置后,成龍不自覺擺動了一下頭髮,正好被攝像頭捕捉到。

黃楓導演看完這個鏡頭,立刻火冒三丈,指著成龍破口大罵,恨不得罵完他的八輩祖宗。

惹的不少同齡人投來眼光,并暗搓搓指著成龍嗤笑。

成龍正值青春期又好面子,大庭廣眾下被公然羞辱,最后羞得失聲痛哭,跑出了現場。

大師兄洪金寶跟來安慰,但成龍越想越委屈,越想越氣,最后竟提著刀要返回去殺了黃楓。

「妳罵我就行了!為什麼罵我媽媽!」

洪金寶趕緊攔下成龍,這才讓成龍冷靜下來。

要不然,惹了當時紅極一時的大導演,或許成龍早就被封殺了。

第二攔,是成龍成名后。

九十年代初,香港黑道猖獗,見電影產業來錢快,牛鬼蛇神都來摻了一腳,陸續發生了「蔡子明被殺」、「《家有喜事》底片搶劫」、「劉嘉玲被劫」等事件。

而作為電影頭牌,成龍自然也是兵家必爭之地。

一次用餐時,突然涌入五六十個人,兇神惡煞,一看就來者不善。

但成龍當時想的是:「台面上有兩個煙灰缸,他捅我一刀,我干他兩個。」

眼看雙方就要干起來,劍拔弩張之時,洪金寶前來幫成龍出頭,這才阻止了火勢蔓延,最后報警了事。

若不是洪金寶,成龍可能會帶走幾個黑幫。

但一代巨星只換了幾個嘍啰,這筆買賣可就不值了。

第三攔,是好萊塢爆火后。

當時,黃霑在尖沙咀某酒店喝的酩酊大醉,他上樓時恰巧在樓梯看見成龍,與成龍同行的還有洪金寶和岑建勛。

酒場遇老友,成龍第一時間跟黃霑打招呼。

豈料黃霑當時尿壺鼎沸,再加上酒精發酵,還沒等成龍反應過來,掏出槍就揮灑一地。

成龍哪受過這種氣,當場就要跟黃霑動手。

洪金寶見成龍又發作,一把就將師弟拐入胸懷,另一只手吩咐黃霑快走。

黃霑灰溜溜遁走,酒醒后甚至忘了此事,直到娛樂雜志刊登這出鬼馬笑話后才知道洪金寶救了他一命。

等下一次見面時,二話沒說先給成龍磕了三個頭。

要不是洪金寶,成龍沒準真會動手打黃霑。

一代武夫怒打才子,這件事恐怕也會成為當時的一出好戲。

電影方面,成龍遇到無法解決的難題時,也會想到洪金寶。

比如《A計劃》。

成龍本想斥資400萬搞一個真實的海盜船,但洪金寶聽后連忙修改了劇本,既省成本也能保證效果,而且主動包攬下了電影后半程的導演義務,開場的麻將戲也是自己加的。

跳鐘樓那場戲,成龍耗了一個星期也不敢跳,每天抓著指針不放手,最后主動求洪金寶幫忙來壯膽。

洪金寶到場后,隨著開機聲響起,幾台攝影機瘋狂運轉,見成龍還是抓著不放,洪金寶破口大罵,把成龍罵的狗血淋頭,成龍最后體力不支,終于從鐘樓上吊了下去。

跳了一次后,成龍信心倍漲,簡單處理了一下馬上跳了第二次。

做了這麼多,但洪金寶沒跟成龍多要一分錢,甚至連導演署名都沒要——

「我不爭名利,這都是為了大家好。」

拍攝第二部經典《快餐車》時,去往西班牙也是由洪金寶提議。

洪金寶不僅親力親為,還在閑暇之余教會了成龍做飯。

諸如洋蔥豬扒、馬來糕、豆漿、豆腐還有炒飯,那都是手到擒來。

而洪金寶之所以能稱作「大哥大」,也絕對不只是惠及成龍一人的名聲。

洪金寶事業巔峰期,曾先后創辦了嘉寶、寶禾、德寶、寶祥四家電影公司。

1985年票房前五,有四部電影出自寶禾影業。

當時,整個香港電影市場最牛的兩家電影公司就是嘉禾和新藝城。

而洪金寶能在嘉禾成立子公司的同時,也與新藝城為首的麥嘉、曾志偉打得火熱,可謂是地下王者。

同時,他創辦的靈幻系列、五福星系列、僵尸系列亦是打開了香港電影烈火烹油的黃金年代。

那個時候,他不過三十多歲。

他幫林正英成為僵尸道長,幫劉觀偉開辟僵尸系列,幫錢小豪東山再起,幫元彪初入影壇,幫錢嘉樂走出幕后,幫楊紫瓊晉身打女,幫錢升瑋轉型導演,幫封殺400天的劉德華解凍,為了替林正英出頭與陳慧敏大打出手....

甚至自己已經成為票房操盤手的情況下,依然沒跟鄒文懷提過一句要漲工資。

洪金寶到底幫過多少人呢?

我想,真算起來,恐怕要說個三天三夜都說不完。

大哥大常說自己:

「我永遠都是開荒的牛,拍完了戲,得到就要宰去,只不過是牛皮厚,宰不動。」

但圈子里各個都是人精,能在人精堆兒混到這一步的洪金寶更不傻,他要是自私,大可以不問世事,安心做自己的山大王。

說白了,還是騙不了自己。

洪金寶年少時,他橫行霸道,怙惡不悛,恨不得從所有人身邊都拿走點什麼。

但成年后又難得糊涂,大把大把揮灑自己的熱忱,巴不得從自己身上掏出點什麼。

綠蔭蔥蔥,山高水長,桃李不言,鶯飛草長。

大哥大的最后一個「大」,是「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大」,是「海不辭水,故能成其大」的「大」,更是「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大」。

這個大,可不是一招一式,而是刻在洪金寶刀柄上的俠情豪義。

元華說他是最霸道、最颯爽,但也是最講義氣的「大哥大」。

周比利說:

「真的很厲害,怪不得這麼有名氣!」

劉德華說:

「他是我的一位恩師,他真的是一個人物,只要他需要,我永遠都在。」

董瑋說:

「三毛無論什麼時候,也是我們尊重的大哥。」

而成龍之所以恭維他,在「大師兄」這個稱謂之余,在幫助自己之余——

更多的,是對他能力的敬佩。

「他編、導、演、全會,剪輯、控場,連調音都會,別人我不會服他的全部,但洪金寶我服他的全部。」

正因為洪金寶的全能,成龍也在全能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在《十二生肖》時,更是身兼15職打破金氏記錄。

如果成龍自認第二,那麼只有洪金寶敢認第一。

當然,洪金寶犯過錯嗎?

肯定是有的。

進入90年代后,觀眾審美日新月異,洪金寶的創作力驟減,跟不上潮流的更新迭代,逐漸淹沒在滔滔江水中。

接連幾部電影折戟,不僅損了自己的名聲,還讓嘉禾與劉德華虧空資產,最后幾度轉行,要操起催債的生意。

成龍見大師兄萎靡,讓他導演《一個好人》,拍攝過程中,成龍跟洪金寶提起自己下部電影的創意:

一個是失憶,一個是華人迷失美國西部。

沒成想,成龍還沒拍完《一個好人》,洪金寶就把這兩個創意結合,和李連杰拍起了《黃飛鴻西域雄獅》。

最后這兩部電影在97年大賣,洪金寶終于打了場翻身仗。

但成龍很氣。

他第一時間找到洪金寶,洪金寶也為自己豬油蒙心為成龍道歉,事后,成龍是用《我是誰》來證明了自己的原創血脈。

這件事也成為了洪金寶揮之不去的黑歷史。

結語

最后讓我們回到開頭。

為什麼洪金寶三番五次「戲弄」成龍,是網友所說的「自己不紅所以就要欺負成龍」嗎?

當然不是。

在戲劇班時,洪金寶與成龍是最不對付的那個,但進入社會后,兩個人卻成了生死不離的手足。

他們兩個關系好到什麼程度呢?

兩個大男人,兩個武打巨星,是能手拉手走在大街上的,是能在一個浴缸洗澡,一張單人床睡覺的。

「我們的感情不管是兄弟還是什麼,好像大家的生命好像在一起一樣。」

兩人的感情早就超脫在名利之外,即便身體老朽,但內心里依然住的是那兩個莽撞又感性的靈魂。

《古惑仔》中,大哥陳浩南江河日下,山雞卻另起爐灶,異軍突起。

「我是不是洪興的人不重要,妳永遠是我大哥。」

那天的碼頭很冷,但兩個人的內心卻熱得發燙。

無論貧窮富貴健康或者疾苦,無論是如日中天還是江河日下。

有大哥在,我永遠是小弟,有您的一聲漫罵,我永遠會調皮地縮緊臂膀,輕撞一下您的胸膛。

罵完,損我,也保護我,理解我。

從6歲一直到68歲。

或許,這就是兩個笨小孩最為長情的告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