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快訊
奇闻大曝光
趣味科普
勵志人生
遊戲資訊
社會新聞
全部
    
竹聯幫「嬉皮教主」陳功,以寡敵眾大敗牛埔幫,與陳啟禮同輩
2023/06/21

ADVERTISEMENT

他出身優渥的家庭,父親是將軍,母親是教師,可他卻偏偏成了江湖中人;

他在一場大火拼時,以寡敵眾,一刀斬退敵對勢力大哥,從此名聲大噪;

他在幫派新舊勢力緊張之時,左右逢源,成了維持平衡的「潤滑劑」;

他退出江湖后,經常開著豪車在夜店舞廳里醉生夢死,年僅65歲就患病去世;

有這麼一個父親,他那當明星的兒子,對外一直都隱瞞著自己的身世。

他就是竹聯幫的「嬉皮教主」,陳功。

1943年,陳功在台北出生,家住眷村,父親是一個國民將軍,母親是人民教師,這樣的家庭條件,比起普通人好了不少。

但是在那個年頭,台灣本地人對外地人很是排斥,而老蔣戰敗后,一口氣帶著兩百多萬的外地人來到台灣,因此本地人與外地人的沖突不斷。

到了后面演變為分幫結派,本地人自稱「本省掛」

,外地人稱為「外省掛」,兩方人馬誰也瞧不起誰,常年都能在街頭巷尾看到他們在打斗的景象。

陳功家里所住的眷村也是很有來頭,而眷村便是當局給軍官、教師、公務員等公職人員所配置的宿舍。

雖說是宿舍,但由于人數實在太多,宿舍數量也多,因此組成了村落,名為「眷村」。

住在眷村里的,大多數都是外來的人,本土人很少會住進去。

上學后,出身眷村的陳功,在學校里經常被出身本土的同學排擠,想好好學習都不行。這也是不少出身眷村孩童的遭遇,比如學習成績優異的陳啟禮,後來也因為種種原因踏上了江湖路,成為竹聯幫的老大。

上國中后,陳功意識到,出來混要有背景,不然常年在別人眼里都是小鱉三,于是他加入了「血盟幫」。

正值熱血年紀,「血盟幫」

經常與本土學生組成的幫派打斗。

由于父親是個將軍,陳功一身武功自然不在話下,是幫派中最強的戰力,也因為太能打了,很快就闖出了名堂。

1959年,陳功來到基隆高級水產學校就讀,「血盟幫」的人馬各奔前程,也在這一年,陳功拜入竹聯幫,在周榕的手底下做事,算是重新找到了組織。

彼時,江湖人稱「旱鴨子」的陳啟禮也還沒崛起,他也是周榕的門生,因此算起來,陳啟禮與陳功還算是同門同輩的師兄弟。

那時候竹聯幫在江湖中也只能說是個小幫派,為了拓展地盤,與其他幫派發生沖突是常有的事情,幫派里的大哥們其實也是苦苦支撐著。

而陳功仗著武藝超群這個天生的優勢,經常打得敵對幫派落荒而逃,甚至有些幫派大哥見了陳功,即便自己身邊的人多,也對其忌憚三分。

僅一年時間,周榕就封其為「掌法」這個骨干職位,可以理解為幫派里的執法長老。

陳功與陳啟禮作為同門師兄弟,打架自然是經常一起上,多年的出生入死下來,倆人也成了鐵哥們。

1962年,在台灣橫行無忌的「第一幫」四海幫由于太過膨脹,當局對其出手了,四海幫被打壓得喘不過氣來,甚至面臨解散。

趁著四海幫焦頭爛額之際,陳啟禮看準時機,帶著竹聯幫兄弟們對著四海幫在大安區古亭一帶的地盤發起總攻,這兒可謂是四海幫的「七寸」,陳功手持四十米大砍刀身先士卒,所向披靡,斬得四海幫人仰馬翻,幫陳啟禮把地盤牢牢地控制在手里。

失去了這個重要的巢穴,四海幫這個「第一幫」的頭銜也算是被摘除了。反觀竹聯幫,也正是在這個時候才開始從一個小幫派崛起。

1964年,陳功考上了大學,不僅考入一所軍官學校,還以「陸軍上尉」的頭銜退伍。

在上大學的時間里,陳功暫時退出幫派,也在這段時間里,陳啟禮帶著竹聯幫的弟兄們大肆擴張地盤,幫派在江湖中占有一席之地。

那時候黑道的經濟來源,除了「黃賭毒」,就是收保護費、為娛樂場所看場圍事等等。隨著竹聯幫的壯大,這些業務也越來越多。

1968年,陳啟禮被台北市中山區的「香港西餐廳」聘請為「總經理」。

其實這個所謂的西餐廳主要的業務不是讓人吃西餐的,而是掛羊頭賣狗肉的場所,里頭的發廊姑娘不少,這種地方,背后必定是要有黑道勢力撐腰。

而這家「西餐廳」所在的位置,是牛埔幫的地盤,陳啟禮這個「外省掛」到這兒插旗,自然是引得牛埔幫的不快。

牛埔幫的勢力在當時比起竹聯幫也不小,并且一直都是中山區一帶的霸主,哪里能容得下別人來染指自己的地盤,陳啟禮算得上是多年以來第一個敢到太歲頭上動土的人。

于是在7月4日那天,牛埔幫大哥召集百來名好手,直奔西餐廳,進去就是一頓打砸,勢必要讓陳啟禮好看。

西餐廳內,竹聯幫的兄弟加上陳啟禮還不到10個人,面對來勢洶洶的牛埔幫,陳啟禮當機立斷,沖上二樓,讓馬仔們利用地形優勢,在狹窄的樓道里拖住牛埔幫的人馬,自己則趕緊掏出口袋里的鉆石限量版8848開始搖人。

另一頭,陳功放下手中的黃金版8848,情急之下,他叫上身邊僅有的6個壯漢,抄起家伙,立馬趕到西餐廳。

就在陳啟禮就要支撐不住的時候,陳功帶著人馬從牛埔幫眾人的后邊奔襲而來,陳功自知寡不敵眾的道理,于是采取擒賊先擒王的計策,手中四十米大砍刀晃動,徑直往牛埔幫老大這邊殺了過來。

武藝超群的陳功,面對牛埔幫眾多的馬仔一往無前,左突右進,所過之處寸草不生,待牛埔幫老大發覺陳功把自己當成目標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

殺到牛埔幫老大的跟前,陳功手起刀落,牛埔幫老大抬手格擋,但肉身怎能擋住寒芒,只能是趕緊拖著斷臂逃離現場。

牛埔幫的馬仔見老大被斬傷,只能四下逃竄。

此戰過后,以寡擊眾的竹聯幫在江湖中威望大盛,陳啟禮也成了幫派的老大,而陳功也因此而名聲大噪,在幫派中跟著陳啟禮水漲船高,在江湖中也算是一號人物。

他帶著弟弟陳林、堂弟陳忠為竹聯幫打下不少地盤,因此在當時的江湖中「陳氏三兄弟」的名頭知名度很高。

由于他常年留著長髮,喜歡穿皮褲戴墨鏡,一身「嬉皮士」打扮,因此江湖人稱其為「嬉皮教主」。

1970年,陳啟禮上位兩年后,幫派中的「賭博郎中」陳仁卷走了幫派的公款60萬,隨著竹聯幫的追殺令發出,陳仁走投無路,選擇投案自首,還爆出不少竹聯幫內部的黑料。

整個竹聯幫對陳仁的做法怒不可遏,剛好,時任幫派的「右護法」張如虹偶遇陳仁在逛街,但是他身后還跟著三個警察保護著。在得到老大吳敦的指示后,張如虹與兩名手下氣勢如虹,將公然在警察面前把陳仁給斬殺了,這事引起了軒然大波。

隨后警方開啟掃黑活動,隨著陳啟禮入獄,竹聯幫群龍無首,幫派元老周榕與「白狼」

張安樂共同執掌竹聯幫。

不過比起周榕這個傳統的江湖人,張安樂更像是一個書生,兩方意見相左,在幫派里經常會有摩擦,這也算是幫派內部新舊勢力的對抗。陳功作為周榕的門生,又作為張安樂的好兄弟,自然是希望雙方能和平相處,于是在劍拔弩張的局勢下充當「潤滑劑」。

與此同時,陳功也不忘展開自己的事業,他在忠孝東路開了一家名為「藍沁咖啡廳」,又在新生南路開了「銀禧西餐廳」。

值得一提的是,「江南案」的主犯之一董桂森,這個時候就是在陳功的店里煮咖啡的服務員,而後來竹聯幫中令人聞風喪膽的「神經劉」劉煥榮,則是董桂森的手下人。算起來,陳功手底下的猛人也不少。

1980年,隨著陳啟禮重掌權柄,陳功被升為幫派的「總執法」,作為幫派中的高層干部,在江湖中更是聲名顯赫,江湖還有人直呼其為「執法陳功」。

1984年,「江南案」爆出來后,當局開啟瘋狂掃黑模式,陳功作為風口浪尖的竹聯幫骨干成員,自然也難以幸免于難,他雖是跑路到了菲律賓,但還是被抓回來坐了三年半的苦窯。

出獄后,陳功便退出江湖,從此不再過問江湖的事情。

不過,陳功的造型令人印象深刻,經常有人看到他開著保時捷911出入各大夜店舞廳,流連在燈紅酒綠之間。

長年的江湖生活中,他也染上了「丸仔」、「麻仔」等違禁物的癮,很多次因為這個原因而被捕,并且長年喝酒吸食違禁品,即便武功蓋世身體也扛不住,陳功染上了重病。

2008年10月,陳功病逝,享年65歲。

陳功還有個當明星的兒子,名叫路斯明,長得極為帥氣。不過,在母親與父親離異后,路斯明跟了母親到美國,後來回到台灣當起了明星。不過,路斯明雖然出名了,但始終對自己的身世都閉口不提,直到陳功去世后,大家才知道。

路斯明還有另一個弟弟,同父異母的弟弟,名叫陳宏。不過讓大家廣為人知的時候,卻是因為犯下「擄鴿勒贖」的事遭各大媒體爆料。

兄弟倆的處境真的就是人家說的: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27張難得一見的圖片,每一張都讓你大開眼界
2023/11/24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一組罕見對比照,讓你眼界大開
2023/11/24
50張令人難以置信的照片:看起來假但100%真實,讓你大開眼界!
2023/11/24
20張不可思議的照片,證明了大自然才是真的藝術家
2023/11/24
一組「過去vs現在」的震撼對比照,感受時間的力量有多恐怖!
2023/11/24
21個大自然的「罕見瞬間」,一個比一個神奇,看得我手心冒汗
2023/11/24
28張活久見的照片:46億年前的隕石,世界上最大的燈光秀,看完知識大漲!
2023/11/23
無聊單調的生活過久了,會讓熱情的人變得麻木,這些「活久見」的30張圖,會令你眼界大開!
2023/11/23
貴州一懸崖上金色龍頭,常年不斷向外吐水,眾人走近一看不淡定了
2023/11/23
日常喝喝茶,吹吹海風,年薪120萬卻常年招不到人,「守塔人」的真相竟是如此
2023/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