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京在香港的首部功夫片,投資千萬卻無法上映,成為了劉家良心中永遠的痛!

加油娜娜酱 2022/08/13 檢舉 我要評論

要論時下最當紅的動作演員,當屬吳京。

前段時間,成龍在面對媒體采訪時,就直接表示很羨慕吳京:

我花了幾十年演電影,才到200多億票房,吳京僅僅憑借四部戲就能達到。

重量級電影《我和我的父輩》、《長津湖》都有吳京的參與,尤其是《長津湖》上映以來,打破多項內地影史票房紀錄。

因此很多人調侃說: 能打敗吳京的只有吳京本人

吳京如今成了內地電影圈的票房吉祥物,但這個殊榮其實來之不易。

雖然吳京成名很早,年輕時演過很多熱播劇,但吳京的電影之路并非一帆風順。

電影處女作《功夫小子闖情關》后,吳京一直在演電視劇,但受限于九十年代內地電影市場規模很小,吳京只能轉投電視圈發展,一路演成武俠劇中的功夫小鮮肉。

新世紀之初,在電視熒屏小有名氣的吳京,為求轉型開始將工作重心放在電影上,并效仿師兄李連杰一樣去香港發展。但千禧年后,香港電影業進入衰退期,動作電影的影響力也大不如前。

所以吳京在香港電影圈發展的那幾年,一直沒有得到太好的機會,雖然也有《 殺破狼》中的精彩表現,客串過徐克的《蜀山傳》,但真正擔綱主演的電影卻一直不溫不火,很多作品更是被嚴重低估。

吳京去香港后主演的第一部電影,是邵氏出品的功夫片《 醉馬騮》,該片也是功夫大師劉家良導演的最后一部作品,影片在當年投資超千萬,卻因種種原因沒能在內地引進上映,香港本土的票房口碑更是慘敗。

本期「 被遺忘的港片」,就來聊聊這部吳京早年的功夫片——

《醉馬騮》

Drunken Monkey

影片拍攝于2002年,由邵氏影業與內地的中影聯合出品。

該片是邵氏自九十年代后,時隔十年再度投資出品的首部電影。

邵氏對此片寄望頗高,不僅投資超千萬,更邀請已經6年沒有拍電影的功夫大師 劉家良出山擔任導演,劇組遠赴內地的浙江、上海、天津等地取景,各種宣傳新聞當年鬧得陣仗頗大。

影片導演劉家良,是香港功夫片史上赫赫有名的動作執導。他是黃飛鴻的嫡系傳人,正宗南拳宗師,以武術執導入行,從五十年代開始就活躍于電影圈,之后轉型成為導演,成為邵氏武俠功夫片的代表人物。

劉家良的電影以硬橋硬馬的武打設計風格而著稱,七十年代是劉家良的創作高峰期,推出過眾多經典功夫片,如 《少林三十六房》、《陸阿采與黃飛鴻》,1986年,劉家良奉邵逸夫之命赴內地與李連杰合作拍攝電影 《南北少林》

劉家良晚年最重要的作品是與成龍合作的《 醉拳2》,然而影片拍到中途時,劉家良就與成龍在動作風格上產生分歧,劉家良非常不喜歡成龍夸張華麗的打斗方式,認為動作片應該有武術的寫實感,最終不歡而散。

事后劉家良脫離成龍,找來一票明星自導自演了電影《醉拳3》,緊隨成龍的《醉拳2》上映。結果事與愿違,成龍的《醉拳2》大獲成功,香港票房破4000萬,而劉家良的《醉拳3》僅收獲了700萬的票房,便慘淡收場。

事業遭遇打擊的劉家良,不久又被查出罹患淋巴癌,因此只得淡出電影圈養病,一直到邵氏邀請他再次出山。劉家良始終不忘《醉拳》系列,同時又將自己在邵氏時期最得意的功夫片《瘋猴》祭出,兩者融合有了這部《醉猴》。

為拍攝此片,劉家良不僅親自主演外,還邀請了自己在邵氏時期的老搭檔,其中包括義弟劉家輝、七十年代邵氏功夫片打星戚冠軍、台灣武打演員張振寰。

按照劉家良拍片的風格,喜歡使用一些具有真功夫的演員。片中的男一號吳京,因為被張鑫炎帶去邵氏公司而被選為主角,在此之前他除了處女作《功夫小子闖情關》外,只在徐克的《蜀山傳》中有過客串。

男二號 劉永健是劉家良弟弟劉家榮的兒子,后來進入演藝圈,多在TVB的一些影視劇里飾演配角,如《尋秦記》中的趙德。

再說故事,《醉猴》是比較典型的港式功夫片,故事類型是七八十年代流行的民初功夫小子喜劇。

民國初年,適逢亂世,鴉片走私生意猖獗。

在江南水鄉,有一間名震江湖的鎮遠鏢局,鏢行的二鏢頭文彪(劉家良 飾)以一手硬猴拳獨步江湖。

猴拳本身偏靈動輕盈,但文彪的硬猴拳卻剛猛無比,尤其有種特殊發力方式,號稱:

一掌四式

文彪有個弟弟文豹,兄弟兩人在鏢行威望很高,經常被總鏢頭于海洋委派走鏢任務。

一次押鏢過程中,文彪意外結識了從南京過來調查鴉片走私案的中央探員 洪一虎

兩人不打不相識,洪一虎非常敬佩文彪的武功,而文彪也痛恨鴉片禍國,文彪因此主動送馬給洪一虎,助其擺脫追殺,兩人從此成為知己。

然而讓文彪沒想到的是,在鏢局暗中走私鴉片的人,正是自己的弟弟文豹。

文彪得知真相后大怒,聲稱要將弟弟送去官府法辦,然而弟弟文豹的妻兒卻替他求情,文彪不忍弟弟妻離子散,最終同意放過文彪,但警告他不準再沾染鴉片。

然而文豹卻不甘心被哥哥管教,在一次押鏢途中,暗中設下埋伏,想要殺死大哥文彪。

文彪身受重傷,但更讓他心寒的是,原來鏢局的所有人都參與了鴉片走私生意,而主謀竟然是總鏢頭于海洋,因此文彪反而成了鏢局所有人的眼中釘。

在于海洋和文豹的圍攻下,受傷的文彪掉下河,從此生死不明。

自此以后,于海洋和文豹將鎮遠鏢局改成貿易公司,開始光明正大地走私鴉片生意。

一年后,調查鴉片案的探員洪一虎,卻來登門感謝當日文彪贈馬之恩。

結果卻被文豹等人告知大哥已死,洪一虎得知一代硬猴拳宗師居然死于非命,內心悲傷不已。

然而正欲離開時,卻在街道上見到兩名練猴拳的青年,所用武功正是文彪獨門硬猴拳中的絕招——一掌四式。

這兩名練猴拳的青年,其中之一正是吳京飾演的男主角 阿德,另一名則是他的侄孫 陳家業(劉永健 飾)。

陳家本來是商賈之家,家境優渥,從小錦衣玉食的大少爺陳家業,對于經商全無興趣,卻一門心思地想要創造出一套猴拳來。

陳家業本身武功稀松,可家族內卻有一名與他同齡但輩分極高的叔公阿德,有著很高的武學天賦,經常跟陳家業混在一起,兩人立志自創〝天下無雙猴拳〞拳譜。

但可惜的是,雙方都學藝不精,拳譜的繪制陷入瓶頸。

不久,陳家業在學校里被人挑釁,叔公阿德看不過去,用一套功夫籃球教訓了對方。

可沒留神傷到了校長,陳家業和阿德因此被趕出校門,陳老爺只好安排兩人轉學去廣州。

陳家業和阿德正好借此機會,轉道去江南紹興,尋訪傳聞中的猴拳宗師文彪,可多方打聽無果。結果在集市上,陳家業偶遇了一年輕少女小敏,對方竟然將猴拳練得出神入化。

好奇之下,陳家業和阿德跟蹤小敏,一起來到山里,結果見到了在此養傷的文彪。

原來,當日文彪被打成重傷落水后,意外被小敏所救,得到細心照顧。文彪經此打擊后心灰意冷,也無心再找弟弟和于海洋算賬,想要自此歸隱,并將硬猴拳傳給了小敏作為傳人。

陳家業和阿德想要拜師,可文彪卻拒絕了兩人的請求,并將其趕走。

可阿德武學天賦極高,僅僅看了幾招文彪的功夫,便能將硬猴拳的招式模仿下來,這才被路過的洪一虎給看到,逼問阿德和陳家業后,得知文彪可能還活著的消息。

然而文豹和于海洋得知文彪還活著的消息,害怕文彪上門復仇,因此打算除掉文彪。

趁著阿德和陳家業再去拜師的機會,文豹派人劫走了小敏,文彪和洪一虎得知后,急忙來到山上早已荒廢的山神廟營救。

然而此時的小敏卻被文豹灌了大煙水,陷入昏迷,而文豹則用小敏的性命相威脅,逼迫文彪與洪一虎展開生死對決。

文彪為救小敏,只得與洪一虎廝殺,然而文彪畢竟江湖經驗豐富,他在搏斗的間隙,利用山神廟內的棺材,撞開了關押小敏的牢房房門,將小敏救走。

但文彪手下人多勢眾,為掩護文彪和小敏逃走,洪一虎被文豹的手下殺死。

逃亡的文彪和小敏,被阿德和陳家業收留,在陳家的細心照顧下,小敏終于蘇醒。

經歷一番波折,文彪終于答應將硬猴拳傳授給阿德和陳家業,幫助陳家業完成拳譜,借此將硬猴拳傳承下去。

在文彪的教導下,阿德苦練猴拳,并最終掌握了一掌四式的發力技巧。

功夫小有所成的阿德和陳家業,想替洪一虎和文師傅報仇,于是單槍匹馬來鎮遠鏢局踢館。

然而阿德雖然如今武功已經高于文豹,但面對洪拳高手于海洋,卻被打得節節敗退。

危急時刻,文師傅和小敏趕到來救場,師徒四人聯手對陣文豹和于海洋。

文師傅因為受傷未愈,而阿德等人又太年輕,導致面對于海洋的適合,一直處在下風。

這時,文師傅決定使用硬猴拳的最后絕招,給阿德他們灌酒,讓硬猴拳升級為醉猴拳。

攻擊力暴增的阿德和文師傅合力,終于將于海洋和文豹給打敗。

最后,于海洋自食惡果,而文師傅也從弟弟手中,奪回了鎮遠鏢局。

這部《醉馬騮》是導演劉家良最后一部執導的作品,拍攝此片時劉家良已經68歲高齡,一年后他受邀出演了徐克導演的《七劍》,并在片中擔綱動作指導,之后便徹底告別銀幕,直到2013年去世。

《醉馬騮》既是邵氏時隔多年重回電影圈的作品,也是劉家良時隔多年回歸銀幕的情懷之作。然而影片不論是票房還是口碑都不理想,歸根究底是因為影片的創作思維過于保守陳舊,就像老驥伏櫪的劉家良一樣,雖然仍舊雄心不已地想要證明自己,可時代已經不是他們的了。

影片拍攝于2003年,此時,成龍、李連杰、甄子丹都在好萊塢發展,徐克已經拍了投資過億的奇幻大片《蜀山傳》,周星馳的《少林足球》早已上映,《功夫》正在制作中,傳統港產功夫片被好萊塢工業化的電腦特效所取代。

然而就是在這種大環境下,劉家良卻決定「反其道而行之」,拍攝一部硬橋硬馬的動作電影。影片在當年宣傳階段就號稱全片沒有聲光、特效,只有一招招「實打」招數,想要以真功夫來找回傳統港式動作片昔日的榮光。

但可惜的是,受限于影片本身的質量,電影沒能實現劉家良的野心。

就電影本身而言,《醉馬騮》全片最大的問題在于, 作為導演的劉家良對于拍電影的思維還停留在七十年代的邵氏階段,過于依賴功夫武打場面,而忽視了電影的文戲

《醉馬騮》開場很復古,由一幫武師主角輪流示范猴拳中的「 剛柔逼直,提留運制」這八字口訣,然后劉家良本人出場,雙掌推出片名「醉馬騮」三字,簡直讓觀眾夢回七十年代的港片。

至于電影的內容,和劉家良導演在邵氏時期的很多功夫片一樣,幾乎所有的情節都是為了凸顯功夫,劉家良的猴拳、戚冠軍的洪拳、劉家輝的螳螂拳都得到了大幅度的展現,而且文彪落難這場戲拍得慘烈悲壯至極,很有邵氏張徹武俠片中「盤腸大戰」的風格。

但在文戲方面,電影實在過于乏善可陳。影片的情節很像是劉家良九十年代演過的功夫片《蝎子戰士》,都是展現象形功夫,主角都是癡迷于武術的頑皮少年形象,而劉家良也照舊飾演一位歸隱的武術大師,并在最后決戰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不過,缺點歸缺點,電影的武打設計的確是一流的。

劉家良在武術指導方面的經驗與素養,要遠遠高于他作為導演的才華。畢竟在港台電影圈,像劉家良這樣能夠將南派武術套路以硬橋硬馬的方式還原在銀幕上,并且數十年如一日地堅持正統國術,拒絕過度依靠剪輯,完全依賴演員的身體素質來完成動作,確實很難得。

這種硬橋硬馬的動作片在現在的華語影視圈,卻是再也拍不出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