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演法海,把焦恩俊、趙文卓和乾德門放在一起看,差距就很明顯!

《白蛇傳》一直以來是影視劇翻拍最多的故事題材,因這里有白、許的愛情,青白二蛇的親情,法海說不清道不明的情,世人的同情,從而道盡人間恩怨糾葛。

于是很多翻拍影視劇從說不清道不明的法海身上挖潛,讓觀眾們在熒幕上看到形形色色、有血有肉、有老有少、有帥有颯的法海。

在這些影視劇的法海中,當屬乾德門、趙文卓、焦恩俊這三個人飾演的法海最為觀眾津津樂道,今天小編就帶大家一起把這三版法海作個對比,看看到底誰的演繹最戳中你的審美。

01、乾德門

提到乾德門的名字,可能沒幾個人知道他是誰,但說起《新白娘子傳奇》中的法海,觀眾們一定不會陌生。

那個一副慈眉善目得道高僧模樣的白胡子法海,專門干著破壞許仙白娘子的家庭幸福的事情,非得把白素貞關進雷峰塔,讓許仙一家人骨肉分離才算完事,讓你恨他恨得牙癢癢,跟著小青一起罵他老禿驢。

乾德門也是典型的戲紅人不紅的演員,他是蒙古族人,小時候隨家人遷居台灣,1970年入行拍戲,是一位資深的演員,被圈中人尊稱為乾爸。

在他四十八年的演藝生涯中,演過的電視劇、電影超過百部,卻從來沒有得到過一個屬于他的個人獎項。

乾德門這位老戲骨演了一輩子配角,最為人熟知的角色是他在《新白娘子傳奇》所扮演的法海。

乾德門演法海時已近50歲,無論神情還是外形,與劇中得道高僧的人設高度契合。乾爸自帶的鐵面無私的氣場,把史上最無情法海的內心籌謀表現得很是完美。

再加上乾德門多年積累的演技和經驗,劇中流暢的表演,把法海一方面鏟妖除魔為民除害,另一方面卻因為私心不斷為難白娘子的兩面性表演得張弛有度,切換自如。

在《新白娘子傳奇》爆紅兩岸三地時,乾德門演繹的法海,很好地詮釋了一個一條道走到黑,一生只為除妖降魔,思想頑固不懂得變通的封建衛道士形象。

而九十年代正是中國倡導專注做好一件事的時代,像法海這樣對一件事執著到底人物正符合那個年代人的觀感。

因此乾德門占了外形和時代的光,加之法海的行為貼近民間故事《白蛇傳》的內容,乾式法海成為一代經典,至今無人能超越。

然而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乾德門飾演的法海太深入人心,再加上他自身的形象也過于特殊,在法海之后,乾德門的戲路卻越走越窄,慢慢就接不到戲。

為了養家糊口,乾德門開過餐館,卻被朋友吃垮;開過出租車,又遭同行排擠。這個在電視劇中鐵石心腸法力無邊的法海,在現實生活中卻不得不為三斗米折腰,辛苦討生活,讓人唏噓不已。

2018年,乾德門老爺子因肺癌病逝,趙雅芝等圈內外人員紛紛發文悼念,表達對老藝術家的崇敬之情。

從此世上再無須眉皆白的法海,白娘子再無督促她一心修行的冤家貴人。觀眾也只能在重刷老劇中去緬懷塑造經典角色的乾德門老爺子。

02、趙文卓

生于武術世家的趙文卓,八歲習武,將三百多套不同派別的拳法爛熟于胸。

從十二歲起,他參加各類武術比賽,斬獲諸多冠軍頭銜。懷著對武術的喜愛,趙文卓考進北京體育大學武術系深造。

十九歲時,趙文卓首次「觸電」,在元奎導演的電影《功夫皇帝方世玉》中飾演大反派「九門提督」鄂爾多這一角色。這對一個沒有接觸過熒屏的新人來說,起點不可謂不高。

雖然趙文卓飾演的是個反派,卻跟當時已經躋身巨星之列的李連杰有重要對手戲,趙文卓憑著一套通背拳,運用武術中起勢、吸氣、吐氣和斜眼看人的方式,演出了鄂爾多這個角色的狠勁和邪勁。

當趙文卓在《功夫皇帝方世玉》劇組拍戲時,隔壁劇組的徐克正為李連杰不能在電影《黃飛鴻四之王者之風》中繼續飾演黃飛鴻而犯愁。

有一天,他串門到方世玉劇組,看到趙文卓不俗的武打功底,直接就與北京體育大學簽下趙文卓,讓他出演黃飛鴻,這樣趙文卓替代李連杰成為徐克武俠電影中的男一號。

1993年,徐克的魔改電影《青蛇》中趙文卓飾演法海,這是一個顛覆傳統觀念的法海。

雖然電影《青蛇》是以《白蛇傳》人物為設定,但是講述的故事并不是我們熟知的白娘子和許仙纏綿凄婉的愛情,而是以青蛇和法海為主線來探討人性和魔性問題。

趙文卓飾演的法海不像以往戲劇中殺氣騰騰、須發皆白的老和尚,而是一個袈裟似雪、寶相莊嚴、身姿矯捷的年輕俊朗和尚。他手里拿著一個令人畏懼的金缽,口里一本正經地念著「大威天龍」到處伏妖。

雖然「大威天龍,世尊地藏,般若諸佛,般若麻咪哄」這段在電影中高頻出現的台詞比較雷人,卻成為趙氏法海的標志性語言。

每次劇中高能武戲切入時,趙文卓都會在「大威天龍」助攻下,貢獻出行云流水的武術表演,給觀眾帶來視覺的享受,這樣俊朗無儔又能打會飛的法海,就是一個無敵霸氣的存在。

電影中有一幕,法海因為對妖的刻板認知,致使自己心魔叢生。為滅心魔,他讓青蛇幫助自己查探定性。

然而在妖嬈的青蛇撩撥下,疑似六根未凈的法海痛苦地發現自己的定力在小青的撩撥下根本潰不成軍。

一邊是佛祖,一邊是美女,法海雖口里喃喃念著佛經,臉上卻豆大的汗珠滾滾而下,法海從淡定從容到惱羞成怒,趙文卓將法海這種矛盾的內心情感演得細膩傳神。雖與張曼玉這樣影后級女星飚戲,一點都沒有露怯。

法海在與青蛇的打賭中敗下陣來,他不知道自己已經對青蛇動了情,卻惱怒青蛇和白蛇這些妖精,認為她們就是來世間搗亂、搞破壞的。

所以當許仙白娘子你儂我儂的時候,他就一臉嚴肅地跑出來拆散二人,從而導致白蛇青蛇與法海斗法,水漫金山寺,一大堆無辜的生命因為法海的執念而陪葬。

電影的最后,在青蛇的質問下,法海終于醒悟,流下了一滴佛的淚。這滴淚真真是流進了觀眾的心里,趙文卓演出了禁欲系高冷男神其實心中也有情,讓觀眾跟著揪心不已。

趙文卓飾演的法海無疑開啟青蛇與法海佛妖戀的先河,《青蛇》這部電影也成為后來無數魔改白蛇傳這一民間傳說的標桿作品。

03、焦恩俊

被喻為古裝男神的焦恩俊,無論是《七俠五義》中一身正氣的展昭,還是《小李飛刀》中的深情又悲情的李尋歡,抑或是《寶蓮燈》中的柔情霸氣兼備的二郎神楊戩,均是劍眉星眼、玉樹臨風,堪稱芳心縱火犯。

不得不說焦恩俊的成名,是其顏值占了很大成分。

焦恩俊的盛世美顏在楊佩佩制作的電視劇《青蛇外傳》更是得到充分認證。都說光頭是檢驗帥哥的唯一標準,剃了光頭演法海的焦恩俊用實力驗證,他不僅皮相好,顱骨頭型更是佳,加之眉如峰眼如潭,簡直可以分分鐘溺死人。

這部《青蛇外傳》電視劇可以算得上是電影《青蛇》的跟風之作,焦恩俊飾演的法海與張玉嬿飾演的青蛇兩個人在劇中相愛相殺,將電影《青蛇》中法海與青蛇的愛怨情仇立體化,故事情節、發生的背景、劇中人物皆被賦予截然不同的詮釋。

不過這部《青蛇外傳》有著台灣言情劇的通病:亂七八糟的劇情,充滿狗血的橋段,劇本邏輯經不起推敲,但這部電視劇也是焦恩俊展現其不俗演技的一部戲。

電視劇剛一開場就是焦恩俊飾演的君寶下山化緣的戲。當他滿懷希望地敲開大戶人家的大門,跟人家說要籌集善款修繕寺廟,他的眼里是熱切的希望。

而被拒絕后,他的眼神從滿懷希望慢慢變成了失望。看著緊閉的大門,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嘴巴撅得高高的,有種呆萌的可愛。

焦恩俊演此劇的時候實際年齡已逾三十歲,卻把一個不懂世事、不知人間疾苦的少年刻畫得活靈活現。他那純真的眼神,分明就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的眼神。

隨著劇情的發展,法海被青蛇一步步套路,喝酒吃肉破了清規戒律,又與青蛇纏綿依戀破了色戒,當見到青蛇的真身時,焦恩俊又一次用眼神表現出那種又害怕又悲怮的情緒。

最后法海參悟慈悲那段成為整部劇的升華,焦恩俊用飽含深情的一跪演繹了如何從金剛怒目到菩薩低眉,滿懷復雜情緒的一聲「好姐姐」喊得青蛇柔腸寸斷,從而將二人之間的癡怨情仇一筆勾銷。

焦恩俊的演繹完全顛覆了法海這個傳統形象,他用層次分明、豐富傳神的眼神演出了一個青澀純良的少年如何成長為心如磐石降妖除魔的法海大師,又如何頓悟佛法成為心中一片清明又心懷蒼生的法師,讓觀眾跟著焦恩俊演繹的法海,感慨唏噓又哭又笑。

焦恩俊也憑法海這個角色,證明自己是一個「明明可以靠顏值吃飯,卻偏偏要用實力說話」的演員。

結語:

乾德門、趙文卓、焦恩俊都用精湛的演技,為觀眾演繹了不同的法海故事。三版法海逐漸從傳統「斬斷人間冤孽緣」的除妖高僧向有血有肉、性格復雜、思想立體的得道高僧轉變。

乾德門老先生充分運用自身外形和過硬的台詞功底演出了除妖高僧的執著頑固。

趙文卓用高超的武藝和豐富的肢體語言演出了一個六根未盡,掙扎于心魔與佛法之間的年輕法海。

焦恩俊則頂著一張盛世美顏帶著焦氏眼神殺,演出了一個世事懵懂的少年如何在與青蛇的恩怨糾纏中一路成長為慈悲為懷的翩翩美高僧。

三個版本的演員對于白蛇傳這個故事都有自己不同的理解和繹。

同樣是與妖的恩怨情仇,乾德門演出了一個以破壞白蛇幸福生活而讓觀眾痛恨不已的法海;趙文卓的法海演出了對青蛇產生莫名情愫而內心的掙扎與矛盾;而焦恩俊的法海對青蛇是由愛生恨,再到心懷蒼生而無貪嗔癡慢疑。

相信每個觀眾對法海也都有自己不同的解讀與期望。隨著時光流逝,唯有留存在觀眾心中的作品才能稱為經典,而塑造這些角色的演員才真正擔得起表演藝術家的稱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