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年前的邪典片,吳啟華顛覆出演,尺度大膽生猛,堪稱錄像廳時代陰影!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隨著電檢制度確立,催生了香港奇案電影熱潮。

著名電影人麥當雄看準時機,以一部寫實大膽的《三狼奇案》帶動奇案電影之風。

緊隨其后的是演員出身的李修賢,自組萬能影業,投資拍攝了電影《 羔羊醫生》。

此片是香港奇案電影領域的里程碑之作,改編自十大奇案之一的雨夜屠夫案,并請來了在亞視單元劇《香港奇案》中飾演過林過云的演員任達華,再度出演「雨夜屠夫」林過云。

作為李修賢的奇案實錄系列電影的開山大作,《羔羊醫生》公映以后不負眾望,票房爆收1300萬,創下當時此類電影票房紀錄。此片之后,李修賢進一步堅定了他制作奇案電影的路線。

從1993年開始,各類奇案電影被批量生產制造,其中不乏《八仙飯店》、《虐之戀》、《郎心如鐵》、《溶尸奇案》等電影,令香港奇案電影在港台東南亞地區蔚然成風。

奇案電影的本質是以真實的新聞案件為噱頭,在影片中大搞剝削獵奇元素,很多電影都成為了內地觀眾的陰影,這一期要推薦的是1994年的《 冷血人狼》。

影片由香港實力派演員吳啟華顛覆出演,故事改編自當時震驚全國的羅樹標案。

羅樹標案被叫做「廣州版的雨夜屠夫案」,他在短短四年半的時間里,連續殘害了16名女性,并且作案手法非常殘忍,其臭名昭著程度堪稱是九十年代最駭人聽聞的大案之一。

羅樹標案一直到94年的九月才破獲,但是從來商業嗅覺靈敏的香港電影人,在94年的6月就推出了電影《冷血人狼》,由于當時兇手尚未被抓捕,這樁未破懸案成了電影的最大宣傳賣點。

今天就來聊聊這部電影——

《冷血人狼》

Bloody Beast

這部電影由香港巨人影藝出品,上映于94年的六月。

該片并非羅樹標案改編的唯一電影,在1995年,導演陳奧圖拍攝了同樣根據此案改編的《廣州殺人王之人皮日記》。后者因為拍攝于案件偵破以后,所以在案件還原方面更加真實詳細。

而《冷血人狼》因為電影拍攝時,真兇羅樹標尚未抓捕,因此只能依靠編劇的想象,對兇手的背景信息和作案動機做了虛構杜撰,因而與原型案件存在一定差距。

真實案件中的羅樹標,出身于一個工人家庭,學生時代就有小偷小摸的行為,成年后因為盜竊罪被勞教兩年,出獄后依舊不肯悔改,反而變得更加兇殘沒有人性。

1977年初,解教不久的羅樹標又潛入市家電研究所盜竊,被女事主馮麗云發現,羅樹標殘忍地殺害了馮麗云并逃脫了法網。之后羅樹標曾娶妻生子,但他內心仍無法控制罪惡的欲望。

從1990年2月至1994年9月,羅樹標在廣州地區連續作案,一共侵犯並殺害19名女青年。最殘忍的是,羅樹標會將被害女性的身體器官割下來,儲存在家中觀賞。

羅樹標被捕以后,在審問中交代,他之所以產生如此罪惡的殺人手法,是因為在當時觀看了以「霧夜屠夫」為原型的錄影帶,羅樹標自稱林過云的作案手法「對他的影響最大、最深刻」,讓他產生了模仿作案的沖動。

1995年1月20日早上,羅樹標被押送到廣州市上元崗刑場執行了槍決,至此,這起有史以來殘忍程度最高,手段最惡劣的連環殺人案落下帷幕。

說回電影,影片的導演是香港資深導演楊權。

他本名楊昌權,五十年代便已入行電影圈,先后師從胡鵬、王天林等大導演,在三十多年電影生涯中,楊權執導了四十多部類型各異的電影,最成功的當屬喜劇《七擒七縱七色狼》和《橫沖直撞七色狼》。

八十年代,楊權短暫加入邵氏公司,拍攝了《種鬼》、《魔界》等邪典電影,還曾拍攝過青春片《鼓手》,這部電影是初入影壇的張國榮在電影圈的早年代表作。

《冷血人狼》是楊權導演生涯晚期的作品,按照他自己的說法,他一生拍攝電影類型多元,但大多都是為了迎合市場的需要,《冷血人狼》拍攝時,正值奇案電影風潮。

電影公司想要跟風黃秋生的《八仙飯店》,便將視角鎖定在轟動一時的羅樹標案。

主演選中了當時的成名演員吳啟華,他出身無線電視,八十年代便活躍于電視熒屏,只是星途不佳,1991年,急于轉型的吳啟華接演了電影《偷情寶鑒》,本以為是一部普通的古裝愛情片,可開機后才知道這是一部怎樣的電影,無奈簽了合約在身,吳啟華只能硬著頭皮拍完。

沒想到電影上映后票房大賣1800港幣,不管吳啟華如何尷尬,都無法阻攔后續片商繼續找上門,讓他出演一些斯文敗類的形象,不拍則已的吳啟華在94年顛覆出演《滿清十大酷刑》、《香港奇案之吸血貴利王》等電影,其中也包括這部《冷血人狼》。

片中的其他演員還有湯鎮業、劉兆銘,有「小翁美玲」之稱的香港女藝人劉美娟,值得一提的是,奇案電影中的惡人專業戶何家駒,在本片中顛覆戲路飾演另一名內地警察。

故事發生在九十年代的廣東,電影開場模仿了黃秋生的《八仙飯店》的設計。

吳啟華飾演的陳少雄,是一名喪心病狂的殺人魔,曾經殘害多名女性,但他被捕以后一直不肯交代罪行,被關在拘留所之后,一直想要自盡。

先是吞食了大量洗衣粉,被發現送去搶救蘇醒過后,又趁著看守不在的機會,撕破褲子制成繩索,想要上吊自盡,但還是沒能成功。

陳少雄屢次自盡未遂,就是不肯配合警方,更囂張地咬掉了一名刑警的耳朵,可見他的兇殘。

當初帶隊抓捕陳少雄的是警隊隊長 孫武(湯鎮業 飾),他奉命調查這樁案件,一直在想辦法讓陳少雄開口,奈何對方軟硬不吃。讓孫武十分好奇,對方為何被捕后一心求死?

孫武主動找陳少雄談判,最終陳少雄答應招供,但是提出三個要求:

第一,結案之后,不向外界公布他的身份信息,以免家人遭到報復。第二,不要讓他的照片,在媒體上出現。第三,結案后,盡快對他執行槍決,他想趕快離開這個世界。

孫武答應了陳少雄的要求,終于得到對方的信任,讓他主動坦白自己的犯罪經歷。

根據陳少雄交代,他出生于一個貧窮的家庭,母親在他四歲時,因生育妹妹難產去世。

陳少雄跟著性情暴躁的父親長大,父親忙于工作對他疏于關心,而且經常動輒對他各種打罵,導致陳少雄從小性格孤僻寡言,內向懦弱,連比他小的妹妹都看不起他。

成年后的陳少雄一事無成,怕見生人,整天待在家里,沒有工作,性格也很懦弱,妹妹把他當做家中的傭人,各種使喚,陳少雄對此從來不敢反抗。

由于缺少關愛加上被壓迫,陳少雄的內心逐漸產生出了一種對女性的畸形欲望和憎恨。

年輕漂亮的妹妹經常帶著男友在家中廝混,妹夫還經常挖苦嘲諷陳少雄,陳少雄壓抑不住內心的欲望,經常偷窺妹妹洗澡。

某次,陳少雄偶然注意到了同村的劉寡婦,經常偷窺對方,結果被父親發現,招來各種打罵苛責,可陳少雄從此以后再也無法壓抑內心的欲望。

父親擔心陳少雄在家中惹事,本想安排他到工廠上班,結果在一次返鄉途中,陳少雄再次偶遇劉寡婦,他假裝幫對方抱孩子,將劉寡婦騙到樹林內,將其殺死后侵犯。

這次作案后,陳少雄內心感到十分害怕,可是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他發現警方并沒有查到自己頭上,于是萌生了僥幸心理,這無形中助長了他的罪惡欲望。

一個夏日的午后,燥熱難耐的陳少雄在家中再次受到妹妹的挑釁和侮辱,他憤怒地跑出家門,偶然遇到一名年輕婦女,失控的陳少雄襲擊了女人,并再次作案。

接連發生的兇案,引起了警方的調查,警方根據尸體的傷痕,斷定兇手是個左撇子,可缺少更詳細的線索,導致案件調查陷入僵局。

與此同時,警方開始在附近的村莊發傳單,提醒女性出門要注意安全,并到處走訪調查,尋找可疑人員,但一直沒有人懷疑陳少雄。

因為在其他人眼中,懦弱膽小的陳少雄不可能有膽量作案。

陳少雄因此越發大膽,作案也越發頻繁。

為了抓捕兇手,負責調查案件孫武決定引蛇出洞,他吩咐手下的女警員胡婷,假扮成一名落單的[少.婦],出沒于附近的村莊,借此引誘陳少雄出手作案。

陳少雄果然壓抑不住內心的沖動,尾隨胡婷想要行兇,結果被跟蹤的警方識破,雙方發生打斗。混亂中,陳少雄僥幸甩脫跟蹤逃走。

陳少雄慌亂逃回家,父親看兒子神色慌張,內心已經猜到兒子就是近來屢屢作案的殺人魔。其實父親對兒子的罪行早有察覺,可他一直不愿相信事實。

如今見兒子罪行敗露,父親主動掏出一些錢交給陳少雄,讓他趕快逃走。

然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陳少雄逃到車站的時候,還是被警方包圍抓捕。

被捕后,阿雄感覺自己最對不起的,便是含辛茹苦、將自己養大的父親,于是打算一死了之,這才有了電影一開始,他想盡辦法尋死的畫面。

最終,陳少雄認罪后,因罪大惡極被判槍決,駭人聽聞的冷血人狼案就此告破。

電影的故事到此結束。

公允而言,放在九十年代的奇案電影領域,這部《冷血人狼》實在算不上多麼優秀的電影。影片成本低廉,故事簡陋粗糙,無論是案件的偵破還是對兇手作案心理的刻畫,都完全是二流水準。

但是這部電影并非毫無亮點,雖然影片是在模仿《八仙飯店》的敘事結構,但不得不說,作為主角的吳啟華的表演可圈可點。

陳少雄在家人面前的隱忍壓抑怯懦自卑,與作案時的兇性大發、殘暴嗜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那種懦弱、陰郁、扭曲、變態的人物性格演得很到位,而且片中有幾場吳啟華邪魅獰笑的戲份,表現異常出彩,完全可比肩《八仙飯店》中的黃秋生、《羔羊醫生》中的任達華。

站在這個角度,吳啟華在本片中的大膽表演不應該被埋沒,需要為他正名。

一些評論將這部電影視作港產B級片中的冷門遺珠,電影并沒有刻意販賣血漿,攝影、配樂和氣氛營造整體比較扎實,如果不是劇本太過單薄,單憑片中吳啟華塑造的殺人魔形象,此片完全有資格成為一部另類經典。

遺憾的是,本片上映的1994年,奇案電影已經到了泛濫的地步,《冷血人狼》上映后沒能取得太大反響,僅僅收獲了189萬港幣的票房,遠低于吳啟華同年出演的《十大酷刑》與《吸血貴利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