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周星馳拍《喜劇之王》,匆忙上映留下一大敗筆,結尾「臥底情節」至今無法自圓其說!

​1999年2月13日,周星馳電影《喜劇之王》,成龍電影《玻璃樽》雙雙上映,決勝賀歲檔。

兩人相約在對方電影中客串,以紳士的態度爭奪賀歲檔票房之冠。

最終《喜劇之王》收獲2985萬港元票房登上年度票房榜首位;《玻璃樽》以2754萬港元屈居第二,卻再次證明了兩人在香港電影圈中的霸主地位。

《喜劇之王》作為星輝公司出品的第二部電影,是一部承上啟下的作品。

在影迷們的心目中,其地位比肩《大話西游》系列,從幕前到幕后的那些故事,至今都仍被津津樂道。

一、力邀TVB大哥大萬梓良參演,最終卻不得不換成吳孟達

作為周星馳的半自傳電影,《喜劇之王》中的主角尹天仇的奮斗故事折射周星馳成名前經歷。

導演李力持有意邀請曾經提攜過周星馳的TVB大哥大萬梓良出山,飾演片中場務一角。

但萬梓良在拍攝中途卻退出了,導致電影拍攝中途停機,周星馳不得不找吳孟達來救火,將萬梓良已經拍好的鏡頭完全舍棄。

多年來一直盛傳因拍攝過程中周星馳的一次過失,令萬梓良發火,最終雙方無法調和,萬梓良才選擇退出。且此后萬梓良和周星馳兩人交惡,萬梓良還在媒體面前說過「周星馳的臉就是堆狗屎」一類傷人的狠話。

制造謠言的人描繪得繪聲繪色,令人難辨真偽,當事人周星馳和萬梓良又都選擇了沉默面對,從來不加以澄清,致使長久以來這些說法常見于網絡,大家都認為就是這麼回事。

直到20年后《新喜劇之王》上映時,客串出演的田啟文接受媒體采訪,才說出了真相。

原來當年這場過失事故,都是因為通訊不發達惹的禍。當時萬梓良經常到內地經營服裝生意,日常到埠后會在自己下榻的酒店里打電話回香港,將酒店的電話號碼告知劇組。

劇組開機前一晚就會先打電話到酒店通知萬梓良第二天回來拍戲。

那次因為前一晚收工太晚,周星馳和李力持便決定到第二天下午再開工,也要打電話到酒店通知萬梓良翌日下午才到。

當時是田啟文打的電話,通知到酒店的前台,沒想到的是萬梓良那天剛好忙完生意之后沒回酒店就直接回香港了,去到片場后等了一上午沒見人來,立馬就發火了,跟一臉懵逼的周星馳和李力持兩個人吵了起來。

其實這種事說大不大,都是因為誤會,如果萬梓良因為這點小摩擦就要離開,未免也太小肚雞腸。

事實是后來田啟文到組之后,很快就把誤會消除了,萬梓良也沒再計較,還是繼續拍戲。

但萬梓良的離開是因為別的事,當時他很忙,除了生意之外,還有家里的事要分身。

他的侄女要在年底結婚,萬梓良要去做主婚人,事先已經跟周星馳說好到哪天必須走。結果因為電影劇本一改再改,導致拍攝一再延期,到了日期萬梓良不得不走。

據說周星馳當時征得萬梓良同意后,才找吳孟達代替出演他的角色,而周星馳也一分不少的支付了片酬。

萬梓良在離開時還鼓勵全劇組的人要把電影拍好,因此說兩人從此交惡的完全是無稽之談,他們現在只是沒有合作,本身沒有利益沖突,也不像周星馳和李修賢那樣完全鬧翻。

二、為了趕在賀歲檔上映,制作倉促,結尾情節為一大敗筆

萬梓良的退出,吳孟達的加入,所有戲份都要重拍,勢必令原本就緊張的工期更加吃緊。

縱觀全片,趕工的痕跡非常明顯,其中結尾臥底情節與全片故事氛圍的不撘調是電影最大的敗筆。

至今還有很多人,特別是周星馳粉絲們希望為這個情節的合理性找到解釋,但都是徒勞無功,難以令人信服。

這段臥底情節的出現應該有兩個原因:

一是編劇的確想不出這部電影應該要如何收尾,讓尹天仇收獲成功,最后皆大歡喜肯定不是周星馳的意愿,但要往悲劇結局上面帶,對于一部賀歲電影來說又顯得過于沉重。

二是為了迎合海外市場的需求,我們都知道一些國家和地區就喜歡看港產的槍戰片,特別是韓國,把《英雄本色》當成教科書。與其不知如何收尾,不如在結尾加一段槍戰,既好看又保險。

因此我們才看到如今這個結局,前面尹天仇為了他的電影夢苦苦掙扎,正當窮途末路之時,被吳孟達拉去當臥底,還被匪徒識破,最后還開槍殺了人。

電影看到這里就像見到林黛玉穿著高貴的漢服,提一支AK-47,走出大觀園跟人火拼一樣奇葩。怎麼解釋都不通,不著調就是不著調。

三、周星馳的半自傳,悲天憫人,情懷滿滿

除去這個尷尬結尾,全片故事的確是難得的精品,說它是周星馳最重要的電影也不為過。

尹天仇這個人物,雖然出身貧寒,一無所有,身上卻自帶高貴的氣質,在這個混沌的世界中顯得格外亮眼。

他執著于演好角色,不放過任何表現的機會,聲稱跑龍套的也是演員,將能領到一個飯盒都當成是對自己努力的一種肯定。

尹天仇是孤獨的,卻心地善良,在其眼里人并沒有貴賤之分,就算是面對失足少女柳飄飄也是一視同仁。他對愛情小心翼翼,卻又異常堅定,就算自己身無分文,也敢于說出「我養你啊」這樣的心里話。

而更難得的是,后來他終于得到大明星鵑姐的賞識,坐在豪車里的時候,依然重視自己的承諾,這就叫做不忘初心,只有品德高尚的人才能夠做到。

正是因為這種人物弧光的呈現,令我們感動,也對這部電影印象深刻,直到今天依然一提再提。

尹天仇雖然直到電影的最后都沒有能夠真正實現理解,但他找到了真愛,并且依然對自己的目標保持樂觀和堅定,有這些就足夠了!

一部真正勵志的電影,并不需要讓我們看到成功,而只需看到希望之光。

《喜劇之王》換了好多編劇,除了周星馳之外,還有曾瑾昌、李敏、鄭文輝、馮勉恒和梁嘉杰,可見劇本的完成并不順利,在拍攝過程中,也肯定經過多次修改。

這種劇本改了又改的片,最終成片肯定會有毛病,結果的確如此。

電影能夠將周星馳成名前經歷的那些事呈現出來,亦能塑造出尹天仇這個一根筋的人物,便已經是成功了。

四、因留下遺憾,20年后終拍出《新喜劇之王》

也許因為周星馳也對電影結尾那個臥底情節不滿意吧!這事一直耿耿于懷,直到20年后開拍《新喜劇之王》,想要圓當年的遺憾,卻不知如今早已物是人非,不是90年代那個香港了。

《新喜劇之王》讓女主角一躍成名,拿到影后桂冠,自然比碌碌無為的尹天仇要幸運很多,卻早已落入下乘。

鄂靖文飾演的女主角如夢,從演技到人物塑造都一塌糊涂,小編覺得她甚至還不如男配角張全蛋。

如夢這個人物身上,明顯看不出有尹天仇那樣的高貴氣質,亦不像尹天仇那樣懷才不遇。

她只是繼承了尹天仇的一根筋,且以自我為中心,做著零智商的蠢事。而這種人最后竟然只需要鏡頭一切,就跑去拿影后了,這碗毒雞湯恕觀眾不買賬!

《新喜劇之王》和《喜劇之王》相比,完全不在一個檔次,它在2019年賀歲檔高開低走,最終只收獲6.24億,編劇和人物塑造不過關是最大的原因。

其實對于影迷來說,我們有《喜劇之王》就夠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