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勝和「太上皇」張銓漢,社團的幕後金主操控坐館,身家數十億

加油娜娜酱 2022/11/24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是香港第一黑幫最大的金主,雖不是坐館,卻能控制坐館。

他善用「合縱連橫」,做生意拉上其他社團的大佬,隨後自己逐漸做大,影響力非凡。

他就是黑幫和勝和的「太上皇」,囝囝。

1958年,「囝囝」在香港元朗的唐人新村出生,出生的家庭那是大富大貴之家,錦衣玉食、堆金積玉,要說他每天從三百平方公尺的床上醒來一點都不為過!

父親賜名為張銓漢,對他極為寵溺,常常叫他「囝囝」,「囝囝」是粵語裡「兒子、寶貝」的意思,這小名也成了他日後立足江湖的花名。

那年頭,尋常百姓能吃得飽的家庭不多,而張銓漢的家裡僕人數十名,衣來張口飯來伸手那是常態。

而張銓漢雖是含著金湯匙出身,但他與尋常的紈絝子弟有所不同,從小他的學習成績就十分優異,是老師眼中的三好學生。

長大後,憑著家裡的經濟條件,以及自身的才華,到歐洲留學,並在大學畢業後定居在歐洲多年,在英國、荷蘭等地開展自己的事業,憑藉學來的知識賺得人生的第一桶金,也順便向家裡證明了自己的能力。

記得《項羽本紀》裡便有個提到:「富貴不還鄉,猶如錦衣夜行」。行軍打仗的將軍,建功立業後,多數是會選擇榮歸故里,風風光光地顯擺一下。

張銓漢也一樣,在80年代末,他帶著他的第一桶金從歐洲回到香港發展。

按當時的環境來說,可以說是黑道勢力橫行的年代,常人想快速發展,那就得有人罩著,加入黑幫是首選!反觀沒人罩著,多數時候都會被有人的一方欺負。

張銓漢瞅准機會,加入了當時香港的三大黑幫之一,和勝和,從此開啟了他的江湖人生,這讓他占了天時。

他拜在社團的「啊矮」門下,「啊矮」是和勝和的元老級大佬,在社團內頗有地位,張銓漢拜在他門下那是占了人和。

由于有錢,且家裡在元朗這地界頗有名望,張銓漢便倚靠這兒來搖旗呐喊、招兵買馬,這無疑讓他占了地利。

除此之外,他還與與「上水皇帝」白頭仔以及「白頭福」兄弟、前坐館「訴苦森」、前坐館「山頂標」等十八人結盟。

在那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他們十八人相遇,那是相見恨晚,突然天雷勾地火,眾人口舌燥熱,便斬雞頭、燒黃紙,結拜為異姓兄弟。

由于結拜時眾人都口乾舌燥,便號稱「燒十八友」。

不管是做生意還是打仗,如果天時、地利、人和都占盡,想不成功都難!

張銓漢此時有錢,招來頗多馬仔,有著社團內這幫猛人為背景,坐鎮元朗大本營。隨後便在地盤上發展房地產生意,與「新鴻基」等大公司皆有合作,賺得盆滿缽滿。再加上元朗街邊數十個店鋪的租金收入,每月收入數十萬。

除此之外,他還在元朗擁有多家金融公司,主營高息放數,每月的利息又是一大筆收入,老早就攢下了數十億身家。

張銓漢的座駕那更是豪車法拉利F430、賓士車ML350等等好幾輛,出入都帶著奢侈品皮包,頓頓都是大餐。記得魯迅的《藥》裡,有個「人血饅頭」,此情此景還挺貼切的。

當時的元朗一直都是14K「元朗之虎」四眼細的天下,張銓漢雖是本地人,但人家「四眼細」也是,並且「四眼細」老早就將元朗收入囊中。

張銓漢能成功在元朗插旗,這著實是把春秋戰國時期的「合縱連橫」發揮得淋漓盡致,他先找到在英國認識的14K話事人「牛老大」,再通過「牛老大」與香港這邊的14K通氣,打點好關係。

隨後便是用手頭的銀兩收買人心,「四眼細」有許多手下皆過檔到張銓漢門下,畢竟人家給的錢多!除了挖14K的人,他還挖同門的人。

他將同門「高佬安」的得意門生「日本仔」高價買過來,「日本仔」那是和勝和裡的「雙花紅棍」,算起來還跟14K的「雙花紅棍」陳惠敏職位一樣,雖然他的含金量是沒有陳惠敏的高。

除了「日本仔」,張銓漢手下還有其他三位猛將,「懵良」、「姑爺偉」以及「細蘇」。

這四位是張銓漢旗下的「四大金剛」,髒事多是由他們出面,比如在元朗低賤的價格收地,再高價賣給開發商。由黑社會出面收地,這過程中用了多少見不得人的手段可想而知。

當人的財富累積到一定的程度時,多數都會往名望上發展,讓自己在外面有個好名聲,儘管是為非作歹出身的亦是如此,這是人性。

而在和勝和社團內,最大的無非就是兩年一屆的那一任「坐館」,也就是和勝和的龍頭寶座。

在社團內對坐館這個位置熱衷的,除了張銓漢,還有「雞腳黑」、「上海仔」、「大飛」這幾位曾經當過坐館後退下來的元老。

張銓漢不用于他們這些人爭著搶著上位當坐館,反而是另闢蹊徑。他從來沒當過坐館,也沒想過當坐館,卻是每當在選舉的時候,拿錢大力支持他的門生,或者與他有關係的人上位。

這一招十分高明,類似曹操的「挾天子以令諸侯」,當支持的人上位後,他自己則在幕後操控這一切。

前後扶持多屆坐館上位,這讓張銓漢在和勝和內部地位超然,更有江湖人稱「勝和太上皇」的稱號。

其實,兩年一屆的坐館時間著實太短,上位後無法鞏固多少根基,卸任的時刻便到了。

上面說的這幫人,雖然已是退居二線當了社團的元老,實際上社團內部仍多以他們馬首是瞻。因為他們的老大已經是完全退休了,而現任坐館的老大還沒。

就如陳惠敏飾演的《紮職》裡,爭著上位的年輕一輩打生打死,最後獲利者依舊是早年出位的這幫人!

當然,像張銓漢這樣更像商人一般,拿著金錢來交換利益的,社團內總有看不過的人,「勝和校長」雙鷹青便是其中之一。

「雙鷹青」是典型的古惑仔,脾氣火爆,能打能殺,是那種拳頭緊握便哢哢直響的主。

他自己賺錢手段不如張銓漢,卻鄙視張銓漢這種靠著金錢鋪路的人,在元朗收地皮的時候,「雙鷹青」與張銓漢這邊有了利益衝突,雙方開始有了矛盾。

一次在酒宴上,倆人同坐一桌,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雙鷹青」性子急,先發制人,破口大駡,張銓漢自恃地位,被人這樣辱駡面子上過不去,也跟著回懟。隨後倆人差點就打起來了,好在社團內同門拉架,事情才告一段落。

論打架,張銓漢肯定不是「雙鷹青」的對手,但論吹雞曬馬,「雙鷹青」絕對是輸給張銓漢的,畢竟世界上最厲害的武器便是銀子了。

記得在電影《黑社會》第一部裡,在選坐館的時候,鄧伯曾說:「如果誰給的錢多就選誰,那不如拍賣!」

可事實上,隨著社會的發展,江湖上那套打打殺殺,早已不適應法紀嚴明的時代。

隨著時代的發展,人往往也越來越現實,什麼是現實?有錢才是現實!都到混黑幫的份上了,離經叛道了,賺不到錢還得做一些髒活,被條子追趕著,這事誰幹啊!誰還跟你講那些所謂的義氣!

有了身份地位,其實也是一張名片,能接觸到所謂的上流圈子,並從中獲利。

獲利的方式有很多,比如當仲介,是比較常見的一種。

當年和勝和前坐館「上海仔」能言善辯,與一幫富婆打成一片。恰巧有人要認識這幫富太,與她們項目合作,這時候就會托「上海仔」來當中間人,組織一個飯局。

在這個飯局上,項目沒談成能拿多少錢,項目談成了,抽項目總金額的幾個點,都是明碼標價的。

事實上這種事情,張銓漢也做過幾次,多數都是組織鄉紳與開發商的飯局,鄉紳手頭有土地,開發商來開發房地產,動不動就數十億的專案,張銓漢從中獲利頗多。

2012年,「上海仔」組織一場拉票的飯局,並拉著最有影響力的張銓漢入局,張銓漢又帶著鄉紳到場,事實上這事有張銓漢在十有八九是能成的。

事後卻被在場的臥底曝光,這場江湖飯局被各大報社爭相報導,張銓漢一直處于黑暗的低調作風,此時便曝光在「烈日之下暴曬」。

可那飯局上,各人都有麻煩,包括「上海仔」都只能離開港島外出避風頭,而張銓漢卻安然無事,著實是有一手。

在年初六十三歲的生日宴上,席開十多桌坐滿了人,各社團來了百多名江湖猛人到場賀壽,也算是見證他的江湖地位。

張銓漢捧起的年輕坐館已不止四五位,據說下一任坐館,他有意捧他的得意門生「姑爺偉」上位。而他則繼續在幕後操控著這一切。

當然,這些年來和勝和的坐館多數都入獄了,可見黑道的生存空間是越來越小了。畢竟江湖上的打打殺殺早已過時,時代在變化,「以和為貴」、做正經生意才是硬道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