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何時起,成龍的電影票房部部撲街,「功夫皇帝」成了「爛片專業戶」?

2019年8月,還沒等觀眾從《上海堡壘》中回過神來,一部「中俄合拍」魔幻大片《龍牌之謎》空降暑期檔,又把觀眾雷的外焦里嫩。

《龍牌之謎》因有了成龍和施瓦辛格的加盟,而備受影迷期待。

但等影片上映后,觀眾傻眼了。敢情成龍和施瓦辛格只是客串,和主線基本沒有任何關系,兩位國際巨星所謂的首次銀幕對決也如同雞肋,毫無爆點。

去掉成龍和施瓦辛格兩位動作巨星的情懷分,《龍牌之謎》更加慘不忍睹,劇情不東不西、故事生搬硬套,再加之演員尷尬的演技和謎一般的配音,《龍牌之謎》成為了2019十大爛片的有力候選作品。

在口碑低迷的情況下,《龍牌之謎》上映5天僅僅取得1600萬人民幣票房,怎一個「慘」字了得。

電影被吐槽的同時,關于成龍「爛片專業戶」「晚節不保」的聲音不絕于耳。不可否認,近些年來成龍出演的電影不論是口碑還是票房均嚴重下滑,成龍電影難現往日輝煌。

但回顧成龍的電影作品和他為華語電影的付出后,我們則有必要重新下一番結論:

從票房毒藥到國際巨星

時間來到1976年,遠在澳大利亞做調酒師工作的成龍意外被羅維相中出演電影《新精武門》,正式開啟了銀幕之旅。

《新精武門》全方位向李小龍靠攏,羅維試圖將成龍包裝成第二個李小龍。但事實證明,世界上只能有一個李小龍,其與生俱來的氣場是成龍模仿不來的,最終影片票房慘敗。

之后,成龍又主演了《少林木人巷》《少林門》《劍花煙雨江》等多部功夫片,但票房悉數慘敗。那時的成龍主演的電影無一例外全部「撲街」,可謂名副其實的「票房毒藥」。

心灰意冷的成龍準備打道回澳大利亞繼續當調酒師,幸虧當時電影公司老闆吳思遠看中了成龍在《少林木人巷》的表現,又給了成龍主演電影《蛇形刁手》的機會。

這一次,成龍把握住了自己的命運。電影《蛇形刁手》一經上映便掀起了港產功夫片的喜劇風潮,成龍靠著這部電影火遍大江南北,一舉摘掉「票房毒藥」的稱號。

《蛇形刁手》后成龍又出演了多部票房大賣的功夫片,一躍成為香港超級巨星。1980年,在嘉禾影業的支持下,成龍赴美拍片。

但在好萊塢成龍沒有延續輝煌,反倒是重新跌回了谷底。

不會講英語、劇本沒有主動權、沒有專業的武師......在此困境下成龍顯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殺手壕》《威龍猛探》《炮彈飛車》等影片缺乏成龍電影貫有的「靈性」,不論是質量還是票房都與成龍在香港時期所拍攝的電影相差甚遠。

初闖好萊塢的成龍敗下陣來,失意的回到香港。

凡事都有兩面性,雖沒能在好萊塢打出一番名堂,但成龍借此拓寬了自己的格局和視野,回港后所拍攝的電影更加現代化、國際化。

從好萊塢歸來的成龍脫胎換骨一般,《快餐車》《警察故事》《飛鷹計劃》等佳作頻頻問世,無替身、極限動作、滑稽打斗等元素讓成龍電影成為動作片領域一朵「奇葩」,成龍迎來了電影事業第二春。

經過多部動作佳片的鋪墊,成龍在1994年實現了大爆發:成龍與唐季禮合作的動作片《紅番區》在香港豪取5700萬港幣,位居年度票房第一;不僅如此,影片成功打進美國市場,成龍精彩的動作贏得了美國觀眾的喝彩。最終影片豪取3234萬美元票房,一舉打破當時最賣座華語片記錄。

《紅番區》搏命一跳

憑借電影《紅番區》,成龍成功打入了美國主流市場,好萊塢紛紛向這位黃皮膚的演員拋橄欖枝。

在擁有劇本主動權的情況下成龍充分發揮自己的特長,1998年《尖峰時刻》橫空出世,影片北美豪取1.41億美元票房。3年后上映的《尖峰時刻2》表現更為出色,影片全球票房高達3.4億美元,一舉將成龍推上事業巔峰。

2002年10月4日,成龍的名字被刻在好萊塢星光大道第2055顆星星上。這一天,也被定名為「成龍日」。

至此,成龍成為了繼李小龍之后最具影響力的功夫明星,成龍電影不再是簡單的銀幕作品,更成為了傳統功夫和中華文化走向世界的橋梁。

從「隱退江湖」到王者歸來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一成不變的功夫喜劇漸漸不受美國觀眾喜愛。

《尖峰時刻2》后,成龍主演的《上海正午2》《80天環游地球》等影片市場表現力逐漸下滑;另一方面,華語電影市場發展迅猛,潛力巨大。于是成龍便及時從好萊塢功成身退,將工作重心轉移至香港。

從好萊塢歸來的成龍立馬為觀眾獻上《新警察故事》這出好戲。

區別于以往成龍電影搞笑風格,《新警察故事》含有大量內心戲和感情戲,充滿悲涼之感,再加上火爆的槍戰和拳拳到肉的打斗,影片可謂是一部「非典型」的成龍電影。

《新警察故事》最終在大陸拿到了4300萬人民幣票房成績,一舉打破十年內港片在內地的票房紀錄。但比起影片1.2億港幣的高昂制作成本,這點票房可謂杯水車薪。

雖然《新警察故事》票房不及預期,但影片口碑不俗,成龍有條不紊的開展電影計劃。《神話》《寶貝計劃》等影片市場反響不俗。

另一方面,好萊塢仍然沒有忘記成龍,2007年《尖峰時刻3》強勢回歸。影片本視為成龍于好萊塢重返巔峰之作,但意外的是影片北美票房僅達到成本線,不復當年之勇。

2008年,獅門影業找來了成龍和李連杰兩位功夫巨星,氣勢洶洶搗鼓出了《功夫之王》。雖有「成龍和李連杰首次銀幕對決」的噱頭,但影片卻因離譜的劇情、亂七八糟的人物、不清不楚的神話背景而飽受詬病。

成龍和李連杰的對決雖娛樂性十足,卻少了本應有的史詩感。

《功夫之王》后,成龍開始「變了」。

從《新宿事件》《辛亥革命》可以看出,成龍有意回歸演員的本質,更深入塑造一名角色;從《大兵小將》《功夫夢》可以看出,成龍有意充當綠葉,提攜新人;從《新少林寺》和《鄰家特工》可以看出,成龍承認自己老了。

很長一段時間內,成龍雖頻頻亮相于大銀幕,但成龍電影卻處于「隱退江湖」的狀態。

當觀眾以為成龍要隱退之時,2012年成龍帶著電影《十二生肖》宣告成龍電影王者歸來。

作為成龍第101部電影作品,《十二生肖》意義不言而喻,再加之成龍曾多次表露影片為自己最后一部動作片,更加激發了觀眾的觀影興趣。

《十二生肖》沒有辜負觀眾的期望,影片橫跨巴黎、台灣、香港、北京多地,保持了成龍電影慣有的國際化;打斗精彩不失樂趣,輪滑衣追逐、荒島尋寶、空中搶寶等橋段讓人大開眼界;再加上追溯國寶的電影主題,讓成龍這次的收官之作顯得尤為厚重。

最終,《十二生肖》收獲不俗票房,作為一部成龍電影,《十二生肖》無疑是成功的。

58歲的成龍用搏命的演出為成龍電影完美收尾,王者歸來即離去,不禁讓人唏噓不已。

「食言」后的放飛自我

但當觀眾還沒唏噓完時,成龍就打了自己的臉。一年后,成龍主演的《警察故事2013》上映。

影片雖打著「警察故事」的名號,但內無論是敘述風格和動作場面都完全背離了原版《警察故事》。此時的成龍還記得在自己在《十二生肖》「最后一部動作片」的承諾,《警察故事2013》中打戲便明顯縮水(但也不少),有了更多文戲。

值得一提的是,每當成龍試圖在作品中尋求突破時,電影的反響都差強人意。

雖然成龍在《警察故事2013》中突破了自己以往的銀幕形象,甚至為角色放棄了一頭秀發剪了個寸頭,但無奈王者帶不動一幫青銅,混亂的敘事結構和青年演員尷尬的演技讓影片難成佳作。

不過《警察故事2013》的市場表現不俗,對于一部成本不高的犯罪電影來說,已經很亮眼了。

2015年,成龍又帶著古裝動作大片《天將雄獅》強勢登場。

《天將雄獅》耗資4億人民幣,根據真實歷史事件改編,講述了西漢漢元年間成龍飾演的霍安保衛絲綢之路和平的故事。影片本身題材稀缺,再加之一眾中外大牌的加盟,讓影片頗具史詩感。

但真正看完影片后觀眾傻眼了,《天將雄獅》非但沒有史詩感,反倒是充滿了「矯情」。

整部電影看下來,《天將雄獅》都在講述一個主題:和平。和平沒錯,但如何在影片中弘揚和平是個大問題,影片則選擇了簡單粗暴的「嘮叨大法」。成龍飾演的霍安無時不刻念叨著團結、和平......話雖不假,但這種站在高處講大道理的方式仍舊難讓人信服。

本應充滿熱血之情的《天將雄獅》被拍成了「古裝主旋律片」,不經讓人大呼可惜。

之后,成龍進入了「高產期」,《絕地逃亡》《鐵道飛虎》《功夫瑜伽》接連上映,票房節節高升,但影片口碑卻不斷下滑。三部影片都含有濃厚的成龍電影元素,武打、冒險、喜劇、國際化一應俱全,但比起以往的成龍電影,依然遜色不少。

《絕地逃亡》劇情隨意套路十足,「一黃一白」的人物設置明顯吃老本;《鐵道飛虎》反派臉譜化嚴重;《功夫瑜伽》中規中矩,可惜結尾眾人尬舞的場景實在雷人,讓觀眾難以接受。

這三部電影僅僅空有成龍電影的外殼,沒有成龍電影的魂。

即便如此,三部電影依舊取得了不俗的票房,尤其是《功夫瑜伽》豪取票房奪得2017年賀歲檔票房冠軍。

三部電影的口碑不佳也漸漸讓成龍口碑透支,關于成龍是「爛片專業戶」的聲音此起彼伏。觀眾對于成龍依然敬佩,但對成龍電影卻漸漸失去興趣。

自《功夫瑜伽》后,成龍電影票房便出現了「斷崖式」的下跌。

2017年,一部「非典型」的成龍電影《英倫對決》上映。成龍一改往日詼諧的銀幕形象,飾演一位充滿憤怒和悲情的老人「關玉明」。

在片中,為了給遇害的女兒報仇,關玉明獨自一人踏上復仇之路。閣樓纏斗、叢林搏殺、密室槍戰......63歲的成龍用少而精的打斗告訴觀眾自己老當益壯,依然能為觀眾奉獻優質的電影作品。

成龍雖拼命,《英倫對決》質量也不錯,但礙于成龍先前被透支的口碑和影片本身娛樂性不高的原因,《英倫對決》最終票房也差強人意。

《英倫對決》的好口碑只能說是成龍電影的「回光返照」,在后續的《機器之血》《解憂雜貨店》《神探蒲松齡》中,成龍電影徹底陷入低口碑、低票房的漩渦中。

《機器之血》作為成龍首部科幻動作電影,耗資6000萬美元,集結了成龍、羅志祥、歐陽娜娜等明星,可謂看點十足。但市場反饋卻并不理想,票房虧出天際。

《解憂雜貨店》成龍只是客串,本以為原著溫情的主題能讓成龍借此恢復口碑,但無奈影片依舊十分不爭氣的成為爛片,永遠被掛在翻拍小說失敗案例的恥辱墻上。

《神探蒲松齡》更是慘上加慘,票房最終僅取得1.53億人民幣。要知道,成龍當年可是稱霸春節檔票房冠軍的人,如今戰績如此低迷,不禁讓人唏噓不已。

成龍曾說過:「我到好萊塢拍電影最大的目的就是掙錢,然后我再把錢投到香港更多年輕導演的身上,鼓勵他們拍片」。

事實證明,成龍不僅僅是投錢鼓勵新人導演,更是身體力行踐行他的承諾。《機器之血》《解憂雜貨店》《神探蒲松齡》三部電影中無論是導演還是演員,都是年輕的面孔:

張立嘉在拍攝《機器之血》前,導演作品僅有一部,《神探蒲松齡》導演嚴嘉亦是如此;《解憂雜貨店》導演韓杰雖有拿的出手的文藝片《Hello樹先生》,但叫好不叫座。

但很可惜的是,成龍的好心沒能取得市場的好報。就算有成龍坐鎮,爛片依然是爛片,觀眾依然不會買賬。

很難相信,曾經那個在大銀幕上躥下跳的成龍已經65歲,就算成龍再能打,到了這個年紀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深知這點的成龍自覺在電影中少了很多危險的打戲,轉手交給了青年演員,自己承擔了更多文戲。

但很可惜電影硬件不過關,成龍的這番好心在觀眾心中反倒成了「放飛自我」,成龍對電影的熱愛反倒成了透支口碑。

動作演員的「宿命」

只要是動作演員,都會面臨「年齡」這個大問題。當動作演員因年齡所困,不復當年之勇時,還能留下些什麼?

65歲的成龍依舊上躥下跳,向觀眾證明自己老當益壯;

72歲的施瓦辛格手握武器,向觀眾訴說終結者終將歸來;

73歲的史特龍抽出了尖刀,向觀眾宣告老兵不死;

89歲的伊斯特伍德皺皺眉,向觀眾宣告傳奇永不消亡......

即使自己已步入花甲之年,成龍依然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拍好每一部電影。成龍本可以在自己的榮譽上高忱無憂、遠離「打打殺殺」的銀幕生活,但成龍終究是成龍,他終究還是離不開他熱愛的電影。

「愛國」、「和平」、「止戰」,成龍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在電影中傳遞這些最樸素的道理;扶持、投資、鼓勵,成龍用自己的行動為華語電影獻出一份力。拋開電影質量不談,我們看到的是一位有責任、有擔當的電影人形象。

成龍電影光輝不在不假,但請務必保留對成龍的一份尊重。畢竟,他讓華語電影走的更遠;畢竟,他讓中華文化流向世界;畢竟,他早已不在年輕。為電影事業獻身,這就是成龍的宿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