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祖又回來了!2020年唯一一部警匪片,拳拳到肉荷爾蒙爆棚,越看越像一部B級片

加油娜娜酱 2022/10/10 檢舉 我要評論

搶劫一家商場最快需要多長時間?

上世紀90年代,一座南方小城,犯罪團伙「老鷹幫」來到一家面館,點了幾碗面,然后對服務員說:「妹妹,我們出去辦點事情,等一下有幾個警察叔叔會過來吃。告訴他們,我請客。」

短短3分鐘后商場被洗劫一空,警方火速趕到現場時,「老鷹幫」已經回到面館愜意地吃著面,透過窗戶將警方的行動盡收眼底。

等警察再找到面館時,「老鷹幫」已經逃之夭夭。

這是電影《除暴》中的一個片段。

像這樣正面描寫犯罪分子囂張、兇殘行徑的故事在過往華語電影中是極為罕見的,令人驚訝的是,類似的「寫實」《除暴》中遠不止這一處。

而小編看完整部影片后,更是忍不住感嘆:這部2020年唯一一部警匪片,越看越像一部B級片。

一、對真實犯罪的不遮掩

《除暴》的劇情很大膽。

上世紀90年代,一個叫常普的地方,張隼(吳彥祖飾)為首的悍匪集團「老鷹幫」多次在光天化日之下持槍搶劫,卻總能逃出生天。

這邊刑警鐘誠(王千源飾)臨危受命誓要捉拿悍匪,張隼也在作案時多次對鐘誠進行挑釁,雙方在幾年時間內形成了互為對峙的局面。

從友誼商店搶劫案,到街頭運鈔車案,再到普城銀行殺人搶劫案,連續上演的暴行讓社會民眾膽戰心驚。

為了盡快破案,鐘誠帶領小分隊發揚「咬死不放」的精神,與惡勢力斗爭到底。

幾年時間,雙方各有損失,這邊警方傷亡慘重,鐘誠的很多戰友在槍戰中犧牲,他的得力同事也失去了一只手臂。

在一次次警匪槍戰過后,鐘誠與張隼終于在一家浴場赤裸相見,開始了殊死搏斗。

一般的警匪電影,無外乎是正邪較量、簡單粗暴、無腦開打、拳拳到肉。

而《除暴》絕對是一部反套路的,經得起推敲和回味的警匪影片。

上世紀90年代,中國的治安狀況不容樂觀,那時候沒有太多監控設備,槍支管理不嚴,滋生出了白寶山、張子強、張君等一批悍匪,引起當時社會極大恐慌。

看完正片后,小編感覺影片拍的很像是「中國第一悍匪」張君的故事,他曾經縱橫數省,作案十多起,造成死傷50余人,手下的團伙個個持槍且訓練有素,囂張氣焰之盛幾乎無人能及,臨死前還不忘叫囂自己是素質最高的匪徒。

雖然從來沒有官方消息正面揭露反派原型,但結合現實中及片中張君、張隼姓名的發音,再對照二者在上世紀90年代的犯案軌跡,尤其是片中同名上演的友誼商店搶劫案,這些高相似度的編排都讓影片有了份直戳現實的力量。

影片對于年代環境、細節的打磨,也讓影片增添了一份真實的質感。

比如影片中出現了大量警察逮捕悍匪的鏡頭,影像風格很像《中國西部刑偵大案紀實》,給人一種紀錄片的真實感。

尤其在影片最后,張隼在武警的押解下進入刑場,背后是荒涼山地,他跪在地上,武警一開槍,張隼頓時一命嗚呼。整個畫面一鏡到底,酣暢淋漓,真實感爆棚。

比如百貨大樓,這是上世紀90年代最時髦的地方,而錄像廳也是那個年代年輕人聚集的場所,錄像廳的海報上貼著《芙蓉鎮》、《英雄本色》等電影可以看作是一種情懷的寄托。

這些環境細節都是影片無聲的語言,主角一登場觀眾立刻能進入情境中,影片也不必再靠著BGM和台詞強行拉觀眾進場了。

二、華語電影里,這樣的反派第一次見

除了以高還原度呈現故事外,影片中正反派主角的塑造也和以往有極大不同,幾個主演的表現也是可圈可點。

王千源過去飾演的警察比較耿直,甚至有點「一根筋」,這也是過往大銀幕警匪題材中最為常見的形象,但《除暴》里的警察相比以往更多了一份睿智和克制,無論是識破對手作案用的小詭計,還是抓捕犯罪團伙時的大局觀,都可以用足智多謀來形容了。

王千源用自己老練的演技撐起了這一形象轉變,比如老鷹幫「先點面后搶劫」那場戲里,警方趕往商場撲了一個空,鏡頭給到王千源,他的眼神一瞥立刻窺探到了對面二樓面館的玄機。

再比如「單繩撬保險柜」那場戲里,他一到現場立刻識破了劫匪的作案手法。他用一根鞋帶、幾根鉛筆還原了犯罪的作案手法,這種見招拆招的橋段看著很過癮。

比如「廣告牌砸運鈔車」的戲份里,警察在攔截匪徒時,先是將腳踏車扔到匪徒的輪胎下阻攔前行,最后一塊廣告招牌墜下砸中匪徒車窗,王千源飾演的警察在背后導演了這一出戲,整個設計一氣呵成。

而最后的浴場搏斗戲里,王千源人狠話不多,上來就干,那凌厲的身手、瀟灑的動作都讓人驚嘆不已。

老實說,小編最開始看到《除暴》的主創陣容時,最擔心的是吳彥祖。

他飾演的張隼是上世紀90年代內地第一悍匪,是那種亡命天涯的狠角色,而吳彥祖長著一張帥臉,會不會讓人出戲?

要知道一部警匪片里最重要的角色就是反派大boss,他是否能擺脫臉譜化,能給觀眾多少壓迫感,直接決定了這部影片的成敗。

可實際看完影片,我感覺吳彥祖的反派角色足夠讓人信服。

拍攝《除暴》時,吳彥祖已經46歲,他飾演的悍匪頭目和其以往反派角色相比多了一絲內斂,少了些癲狂,人物的舉止言談淡定自若,最讓我驚喜的是吳彥祖的口音完全不讓人出戲,他一出場也完全是上世紀90年代的感覺。

不管是外在形象,還是實行搶劫時的表情、言行,吳彥祖做到了將自己和真實罪犯原型合二為一,用一句話概括吳彥祖在片中的表現就是「一碗面、一根繩、一個笑話和一個蘋果」。

「一碗面」就是搶劫前「請警察吃面」,展現的是張隼飛揚跋扈的性格。

「一根繩」就是「單繩撬保險柜」,展現的是張隼過硬的搶劫能力。

「一個笑話」講的是張隼每次殺人前都會對被害者說一句:「講個笑話,好笑的話,留你一條命。」 這句台詞借鑒了《電鋸驚魂》中面具boss的經典台詞「I want to play a game」,這樣的設計不僅增加了戲劇沖突,也讓人物的變態、惡狠心理呈現得更為豐滿。

而「一個蘋果」是指影片結尾張隼在浴場泡澡時,他手拿水果刀削著蘋果吃,看似是個講究人,可是下一秒水果刀就成了搏斗時的兇器,這展現的是張隼雙面的人格。

這次王千源和吳彥祖上演的正邪碰撞,采用的也是典型的「雙雄模式」,片中他們隔空同框進行射擊練習,在同一家面館吃面,同時光顧一家錄像廳,這種剪輯上的對稱設計將雙雄對壘的緊張感、宿命感烘托得淋漓盡致。

相比較過去的角色,這一次二人都做了全面的升級,一個有了腦力buff,一個加入了大局觀,兩者PK,碰撞出了精彩的火花。

影片的女主演是春夏,24歲就拿了金像獎影后,在本片中她飾演的角色是老鷹幫頭目張隼的女人,這個女人是張隼的一根軟肋。

在片中的幾次出鏡里,春夏很好地詮釋了一個純情弱女子的形象。比如在天台戲份里,她飾演的女子想要跳樓自盡,張隼趕來挽救了她,兩人一個是窮兇極惡的匪徒,一個是走投無路的少女,彼此言語交流、眼神切磋間產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

金像獎影后春夏對角色的演繹不著痕跡,也讓這部男性力量爆棚的荷爾蒙電影多了一絲女性的柔情。

三、這部電影越看越像B級片

步入21世紀后,華語電影當中的犯罪電影趨向于「冷靜」,考慮到社會影響,聚焦的主要是正面人物的刻畫,反派角色的暴力行為大多點到為止。

在這部《除暴》中,不管是敘事節奏的干凈利落,亦或是反派人物狠毒一面的寫實塑造,還是直接描寫犯罪現場破尺度畫面帶來的視覺刺激,都極具B級片的獨特氣質。

比如影片一開場就是警察被劫持的鏡頭,吳彥祖醋缽大的拳頭砸向王千源,畫面簡單粗暴,而吳彥祖的極盡張狂,也在一開始就直觀地展現在我們面前。

比如影片中張隼要殺一個無辜市民,他按照慣例要求受害者講一個笑話,受害者剛開口,張隼就開槍爆頭;比如在最后一次搶劫中,張隼在鬧市區給了一個小男孩一枚手雷,讓他隨意玩耍,那種真實的恐懼感瞬間透過銀幕直達觀眾內心,張隼一臉偽善下的獰笑更讓人不寒而栗。

這樣的行為描寫讓小編下意識想起了國外B級片里的反派,比如《蝙蝠俠:黑暗騎士》里的小丑,對人性的殘暴不加一絲遮掩,不過這在內地主流電影中極少出現,《除暴》能把反派拍得如此「到位」,確實讓人頗為意外。

而在畫面上,影片中的色調搭配渲染了故事情節的張力,也營造出B級片特有的視覺沖擊力。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片尾的浴場肉搏戲。

在畫面上,影片用一種昏黃的色調、極度對稱的構圖營造出一種高手對壘的儀式感。王千源和吳彥祖赤膊對壘,步步驚心,拳拳到肉。

看這段的時候,兩人對打的力度之大、細節還原之到位,讓人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營造出一種獨特的暴力美學,那些動作直擊要害,我看了覺得渾身疼痛。

最后一幕同樣也讓小編印象深刻,鏡頭從天空俯拍,王千源對吳彥祖猛地一記勾拳,將其砸進水中,浴池瞬間被血水染紅,空氣中彌漫著男性荷爾蒙的氣息,一種極致的美感油然而生。

總之,《除暴》是一部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電影,它也讓我看到了華語電影在風格探索上的更多可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