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的封帝之作,原麗淇破尺度出演,恐怖港片最后的時代高峰!

加油娜娜酱 2022/10/05 檢舉 我要評論

1913年,黎民偉、黎北海兩兄弟,在香港拍攝、發行了一部「鬼怪故事片」《莊主試妻》。隨著這部作品的誕生,港片也正式揭開了發展序幕,走上了影史舞台。

在港片的百年發展之路上,「恐怖鬼怪」題材的電影作品,總是能在興衰交替、時代變革之中力挽狂瀾,將港片的發展推入新的階段。

1960年,李翰祥導演的《倩女幽魂》提名了戛納金棕櫚,港片的國際化時代,也在此時揭開序幕。

70年代末,沉迷于功夫、武俠的港片創作者們,渴望實現拍攝題材的突破,于是掀起了一股「電影新浪潮運動」。

而在這股「新浪潮運動」里,恐怖片也成為了炙手可熱的創作題材。

許鞍華的《瘋劫》,余允抗的《山狗》、《兇榜》,桂治洪的《邪》、《蠱》、《魔》,徐克的《地獄無門》,也都在彼時誕生。

80年代中期,隨著《僵尸先生》的票房火爆,港式靈幻恐怖片的發展,也進入了巔峰期。

90年代末,港片跌入市場低谷,而「恐怖題材」的電影作品,也再度成為了港片創作者們的「救命稻草」。

1997年的《陰陽路》為一片低迷的港片市場,打了一針強心劑。而后的《山村老尸》、《見鬼》等作品,也陪伴著低谷期的港片市場,穩步前行。

2002年,港片制作人陳可辛為了尋求創作的突破,與韓國導演金知云、泰國導演朗斯·尼美畢達合作,拍攝了恐怖電影《三更》。

誰承想,隨著港片市場的一步步衰落,這部《三更》一不小心成為了港式恐怖港片最后的高峰,20年來未逢敵手。本期,我們就來聊聊這部恐怖經典——

《三更》

世間哪有什麼妖魔鬼怪,所謂的「妖魔鬼怪」,不過是人們對于坎坷生活的情感宣泄罷了。

在這部《三更》里,陳可辛、金知云、朗斯·尼美畢達三位導演,就通過三個「鬼怪故事」,對生活、對人性進行了另類的情感宣泄。

01:嗔怒的故事

《三更》的第一個故事,是由金知云自編自導的《失憶》。

電影一開始,「宋先生」(鄭普碩飾演)從沙發上醒來,看到一個「鬼影」坐在自己的客廳里。當他打開燈時,「鬼影」消失了。

這樣的場景,宋先生已經連續在好幾個晚上,看到過很多次了。他不知道是自己做了噩夢,還是自己看到了幻覺,于是去看心理醫生。

通過交談,心理醫生發現,宋先生的妻子在數天前失蹤了,宋先生可能是因為掛念妻子的安危、情緒過于緊張,所以產生了幻覺。

離開心理診所之后,宋先生一直心神不寧。他感覺,自己總是看到「臟東西」,可能是一種預兆,失蹤的妻子,搞不好已經遇難。

宋先生心神不寧的同時,一個神秘女子(金惠秀飾演)在路旁醒來。女子失憶了,她從自己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張干洗店的小票,上面有一個聯系人的電話號碼。

女子撥通了電話號碼,可是沒人接。隔了不多時,女子再次撥打小票上的電話,依舊沒人接。

女子根據電話簿上的區號劃分信息,查到了這個電話的大致位置,于是決定前去拜訪,看能不能找到一些關于自己過去的記憶。

女子坐上了一輛出租車,可是司機卻對她不理不睬。看到司機態度冷漠,女子打算下車離開,可是司機卻突然啟動了車子。

女子呼喊司機停車,可司機依舊不予理睬。車子行至一處荒郊,停了下來,女子趁機逃下了車。

從心理診所返回家中的宋先生,發現家里的電話上,有好幾個未接來電。

正當他疑惑之際,門鈴突然響起。宋先生的妹妹和妹夫,來到宋先生的家中,并詢問宋先生是否找到了嫂子。

宋先生告知二人,自己已經報了警,可是現在還也沒有查到任何消息。

交談中,妹妹詢問宋先生,嫂子是因何失蹤的。

宋先生言辭隱晦,表示自己多天前,發現妻子與一個陌生男子關系曖昧,妻子想要失婚,可自己放不下這段感情,二人因此吵了一架,之后妻子就下落不明了。

因為最近的精神壓力比較大,宋先生希望妹妹,代為照顧自己的女兒。

妹妹、妹夫帶著自己的女兒離開,一臉疲憊的宋先生,也躺在沙發上,打算休息一會兒。

突然,昏睡的宋先生從夢中醒來,他似乎想起了什麼,匆忙來到車庫,從自己汽車的后備箱,拿出了一個袋子。

與此同時,尋找記憶的失憶女子,突然發現自己手臂上長了尸斑。驚恐之下,她也想起了自己的過去。

原來,這名失憶的女子就是宋先生的妻子。

數天前,宋先生發現妻子出軌,于是在天台與妻子產生了爭吵。妻子提出了失婚,宋先生一怒之下,拿起一塊石頭,砸向了妻子,結果導致了妻子身亡。

惶恐的宋先生,將妻子的「尸首」裝在一個袋子之內,放在車子的后備箱里,想等天亮之后毀尸滅跡。

可是因為情緒激動,宋先生第二天睡醒之后,得了選擇性失憶癥,忘記了之前發生的事情,以為自己的妻子失蹤了。

腦部受到撞擊而亡的妻子,原本是要化作「厲鬼」,回來報仇的。

可是因為生前大腦受到了撞擊,變成「厲鬼」的她,也忘記了之前的一切。

這一夜,宋先生找回了自己的記憶,而妻子的亡魂也想起了一切。未免節外生枝,宋先生將袋子里的「尸體」,放回了后備箱,打算開車去郊外,毀滅證據。

而妻子的亡魂,也在此時來到了宋先生的住處。

在《失憶》里,金知云導演沒有通過刻意強調「鬼怪」元素的方式,來渲染電影的恐怖氛圍。

反倒是以生活化的鏡頭、懸疑的手法,為故事營造驚悚感。在懸疑線索的引領之下,一起家庭矛盾引發的失蹤案件,也一步步升級為「冤魂索命」的恐怖故事。

而這樣的敘事手法,也暗合了《失憶》的故事主題。

在《失憶》這個故事里,金知云導演想要表現的主題,正是婚姻生活背后的情感危機。

而婚姻里的感情危機,都是由平淡生活中的雞毛蒜皮盾,一步步累積而成。

這就像《失憶》的故事結構一樣,一開始,你看到的是一個家庭故事,可是隨著故事元素的逐漸堆積,這個家庭故事也一步步變成了恐怖故事。

平淡的生活,就如同是無形的海浪,不斷沖擊著男女雙方。宋先生與妻子,就在這樣的生活沖擊之下,迎來了「七年之癢」。

妻子另結新歡,想要失婚,可放不下這段婚姻的宋先生,卻因愛生恨,心生嗔怒,做下了錯事,走上了歧途。

02:貪欲的故事

在第一個故事《失憶》里,金知云導演弱化了「鬼怪」元素,以懸疑的手法,講述了一個因愛生恨、妄生嗔怒的家庭悲劇。

而在第二個故事《輪回》里,朗斯·尼美畢達導演則反其道而行之,刻意放大了故事中的「鬼怪元素」,借鬼神之說,諷刺了人性的貪婪。

故事的一開始,導演先利用一段字幕,交代了故事背景。

在泰國,有兩種知名的民間藝術形式,一種是名為「Hun Lakorn Lek」的木偶劇,一種是名為「Khon」的面具舞蹈劇。

這兩種藝術形式,表現的內容幾乎一樣,都是那些流傳于民間的神話英雄故事。可是兩種藝術的行業環境,卻大相徑庭。

木偶劇的表演者,備受大眾尊敬,收入極高。而面具舞的表演者,不僅社會地位不高,收入也十分低微。

其中,木偶劇的表演者,為了確保其優越的行業環境,對技藝的傳授十分嚴苛。而為了避免他人偷學,木偶劇的表演者們,還經常會在自己的木偶上,施加詛咒,以防木偶落入他人之手。

這一天,一家木偶劇團發生了意外,木偶師「陶師傅」的兒子、女兒,落水身亡。

陶師傅的師弟「唐師傅」,前來探望。葬禮上,陶師傅的小徒弟「阿甘」,向唐師傅說起了劇團里的怪事。

陶師傅原本是一個面具舞演員,經營了一家面具舞劇團。一次機緣之下,他撿到了一套完整的木偶。

因為木偶劇比面具舞掙錢,陶師傅帶領劇團,改演木偶劇。而自那之后,劇團里怪事不斷。先是有人受傷,之后陶師傅得了重病,臥床不起。再接著,陶師傅的一雙兒女也溺水身亡。

劇團的眾人認為,這一切可能都和木偶身上的詛咒有關。為了免受波及,大部分人都離開了劇團,只有阿甘留了下來,照顧臥病在床的陶師傅。

唐師傅并不相信鬼神之說,所以對阿甘的話,沒有太在意。當夜,劇團發生大火,陶師傅也在火中喪命。

唐師傅帶人救火,大火熄滅后,唐師傅在陶師傅的屋內,發現了一套完整的木偶,大火燃燒之下,這套木偶居然沒有被損壞。

唐師傅早就聽說,師兄在多年前改行演木偶劇,賺了不少錢。他也想轉行演木偶劇,可是一套木偶的造價十分昂貴,唐師傅雖有心,卻無財力。

眼下,師兄一家全部喪命,唐師傅也心生貪念,想要將木偶據為己有。

唐師傅帶著木偶來到河邊,想要對木偶進行清洗。豈料,木偶突然像活了一樣,將唐師傅拉入水中。

眼看唐師傅即將溺斃,阿甘突然出現,將其救上了岸。阿甘告訴唐師傅,木偶身上有詛咒,還是將它們銷毀為好。

唐師傅經營了一家面具舞蹈團,可是面具舞并不掙錢,劇團連年虧損。

眼見一個掙錢的機會在眼前,唐師傅怎麼肯放棄。他將木偶帶回了自己的劇團,并開始組織劇團的成員們,排練木偶劇。

阿甘以前跟著陶師傅,學過木偶劇,于是唐師傅將阿甘請到了自己的劇團,讓阿甘教授大家木偶表演。

唐師傅的劇團改演木偶劇之后,也發生了不少怪事。先是有劇團成員意外患病。之后,唐師傅的妻子也突然上吊身亡。

阿甘告誡唐師傅,可能是木偶的詛咒發作了。然而,在貧窮面前,一切妖魔鬼怪都是紙老虎。為了賺錢,唐師傅堅持要演木偶劇。

結果,劇團突發大火,唐師傅在火中喪命。而唐師傅的兒媳婦,也與阿甘有了奸情,之后被唐師傅的兒子「斬奸在床」。

唐師傅的兒子犯下命案之后,想要出逃,卻橫遭意外,落入水中。陶師傅一家的悲劇也如輪回一般,再次發生在了唐師傅一家身上。

此時,唐師傅突然驚醒,原來一切都是一場夢。

唐師傅在河邊清洗木偶時,意外落水,阿甘將他從水里救了出來。之前看到的種種,全部是唐師傅昏迷后做的夢。

阿甘告誡唐師傅,這些木偶身上有詛咒,還是銷毀比較好。

在夢中經歷了一番痛苦的唐師傅,看著木偶陷入了深思。一番思索之后,唐師傅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詭異的微笑。

他撿起了水中的木偶,還是決定將自己的舞蹈劇團,改編成木偶劇團,不為別的,只為一個字,錢!

《輪回》的故事也在此時戛然而止。

相比于第一個故事《失憶》,《輪回》的節奏更為緊湊,故事娛樂性更強,內容也更容易讓人理解。

雖然陶師傅、唐師傅都知道木偶身上有詛咒,可是面對木偶劇高額的市場回報,二人還是選擇了鋌而走險,沒有什麼能夠阻擋,二人對賺錢的向往。

唐師傅在夢中經歷過了一番妻離子散之后,醒來依然選擇了木偶劇,這個設計也將人心深處的貪婪,表現得淋漓盡致。

值得一提的是,電影里的故事,不僅在陶師傅、唐師傅身上輪回,還在電影銀幕之外的觀眾身上輪回。

不過相比于陶師傅、唐師傅的貪婪,銀幕之外的觀眾們身上,更多的是對生活的無奈。

回顧我們的現實生活,因為「加班過勞猝死」的新聞時有報道,然而依舊有大批的打工人,為了那一點加班費,不辭辛苦。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背后,有人性深處的貪欲,但更多的,還是對生活的那一份無奈。

03:癡迷的故事

不知道是不是3位導演有意為之,第一個故事講嗔怒,第二個故事講貪欲,而陳可辛導演的第三個故事《回家》里,又講起了癡迷。

佛教三垢,在這一部電影里,算是全都給湊齊了。

值得一提的是,《回家》是三個故事里設計最出彩的一個,也是影迷們解讀、猜想最多的一個。

大家之所以會有如此多的猜想,基本都是圍繞「祥仔的生死」,以及「小女孩找祥仔的動機」這兩個問題展開。

其實,《三更》除了120多分鐘的粵語公映版,還有一個140分鐘的導演剪輯版。在這個140多分鐘的版本里,「祥仔的生死」、「小女孩找祥仔的動機」都有明確的交代。

接下來,我們就以導演剪輯版的內容,說說《回家》的故事。

《回家》的一開始,一家照相館內擠滿了客人,有一個紅衣小女孩一直在旁觀,卻不上前照相。照相的師傅詢問小女孩,要不要照相,小女孩緊閉雙唇,不作回答。

之后鏡頭一轉,「探員」老張(曾志偉飾演)帶著兒子「祥仔」(李霆鋒飾演)搬到了一個破舊的小區。

這個小區快要拆遷了,大部分居民都搬走了,老張之所以在這個時候搬來,沒別的原因,就是因為這里的房租便宜。

在小區門口,祥仔一直盯著一個大鐵門入神。祥仔有「陰陽眼」,可以看到「臟東西」,在這扇大鐵門背后,祥仔看到了好多「臟東西」。

進入小區之后,祥仔看到了一個紅衣小女孩在向自己招手,于是嚇得慌忙逃竄。

這個小區里只有兩戶人家,一戶是老張與祥仔,另一戶是「余輝」(黎明飾演)一家。

老張因為要值夜班,所以經常留祥仔一個人在家。空蕩蕩的小區,時常有「臟東西」飄過,這讓祥仔十分害怕。

而跟在余輝身后的紅衣小女孩,也總是盯著祥仔看,這也讓祥仔感到十分不舒服。

祥仔把情況告訴了老張,老張鼓勵祥仔,男子漢要勇于面對恐懼。

這天夜里,老張不在家,祥仔獨自回家。進入小區之后,祥仔發現,以前總是盯著自己看的紅衣小女孩,突然向自己打招呼,還邀請自己跟他一起去玩兒。

兩人在小區一番玩鬧之后,小女孩帶著祥仔來到了小區門口。

祥仔看到,之前那個鎖著鐵鏈的大門打開了,里面是一家名為「大光明」的照相館。小女孩帶著祥仔,進入了這家照相館。

照相館的老板看到祥仔,也是一臉笑意。

夜里,老張下班回家,發現兒子不見了,于是給同事們打電話,希望幫忙找一下。

打完電話,老張想起兒子之前說過的紅衣小女孩,于是便到余輝家詢問情況。

隔著門,余輝告訴老張,自己根本沒有孩子,小區里根本沒有什麼紅衣小女孩。

老張覺得,余輝連門都不讓自己進,他的家里一定有古怪。

于是在第二天,老張趁著余輝去倒垃圾的空當,偷偷流入了余輝的家中。結果發現,余輝家中的浴盆里泡著「一具女尸」。

老張剛想離開,卻被趕回了的余輝打暈。

原來,余輝的老婆3年前得了癌癥,醫生認為沒得救了,可余輝翻閱中醫古籍,找到了一個方法。他認為,每天將妻子的「尸體」泡在藥浴之中,3年之后妻子便可以起死回生。

現在,距離3年的治療期限還差3天。為了不讓老張破壞治療計劃,余輝將老張關在自己家中,等三天之后,再放他出去。

當夜,老張哮喘病發作,余輝用中醫針灸,為老張進行了治療。老張發現,余輝原來是一名中醫醫生,他人不錯,就是妻子去世,受到刺激,每天對著妻子的「尸體」自言自語。

很快三天的期限到了,這天早上,余輝給妻子換上了漂亮的衣服,等著妻子蘇醒。

豈料,一個「探員」突然來敲門,探員是老張的同事,老張已經失蹤3天了,同事向余輝詢問線索。

隔著門板,余輝告訴「探員」,老張去澳門「賭錢」了。

探員聽后離開,而屋內的老張告訴余輝,自己從來不賭錢,同事已經起了猜疑,余輝露餡了。

不多時,「警員」包圍了小區,老張被解救,余輝被押往精神病院,而余輝妻子的「尸體」,也被送往了「法醫處」。

看到妻子的「尸體」被帶走,余輝想上前阻止,卻被一輛駛過的汽車撞倒、喪命。

在「法醫處」,法醫告訴老張,余輝的妻子雖然在3年前就已經去世了,但她的頭髮、指甲從來都沒有停止生長,她的皮膚也沒有腐化。

面對奇怪的現象,老張對余輝夫婦的過往,展開了調查。結果發現,余輝在6年前得了癌癥,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奇跡般的好了。

而3年前,余輝的妻子懷了孕,到醫院進行孕檢時,卻意外查出了肝癌。

在余輝的家中,老張找到了一盤錄像帶。錄像帶是余輝妻子留下的。

原來6年前,余輝因為癌癥去世,余輝妻子用古籍上的方法,讓余輝起死回生。3年前,妻子也得了癌癥,余輝也打算故技重施。

老張不禁感慨,如果「警員」沒有包圍余輝的住處,說不定余輝的妻子真的可以起死回生。

在大光明照相館里,去世的余輝夫婦,來到了這里照相。而紅衣小女孩,正是3年前,余輝腹中的那個孩子。

余輝一家三口照完相之后,離開了照相館。而照相的師傅詢問祥仔,要不要照相。祥仔沒有回答,獨自離開了照相館。

走出照相館之后,祥仔回到家中,發現老張躺在床上睡著了,他為老張蓋上了被子,之后躲在角落里等待。

《回家》的故事也在此時結束。

根據這個導演剪輯版的內容來看,祥仔最終也「死了」。

大光明照相館,很明顯就是「魂魄」轉世投胎的中轉站,想要再度轉生,就必須先到照相館照相。

3年前,余輝的妻子去世,腹中的孩子也一并喪命。余輝為了讓妻子復生,利用藥浴侵泡妻子的「尸體」。

而去世的女兒,不想獨自轉世,所以一直不肯照相,等待有一天能跟爸爸、媽媽一起轉世。

老張帶著祥仔,搬進了小區。祥仔有陰陽眼,可以看到小女孩,但是小女孩知道祥仔是人,所以一開始并沒有跟祥仔說過話。

祥仔可以看到大鐵門背后的照相館,可是卻無法穿越大鐵門。

可是這一天,小女孩主動找到祥仔,希望祥仔跟自己一起玩。這一夜,祥仔也穿越了鐵門,進入了鐵門之后的照相館。

這說明,此時的祥仔已經不再是人,已經變成了「魂魄」。

很明顯,老張經常不在家。這天放學,獨自回家的祥仔,一定是在路上遭遇了意外、喪命,只有魂魄返回了小區。

為了尋找兒子的老張,意外破壞了余輝妻子的復活計劃。陰差陽錯之下,造就了余輝一家三口的「魂魄團聚」。

而看到余輝一家團圓的祥仔,也決定學小女孩,拒絕拍照,打算等著與老張的靈魂團聚。

在《回家》的故事里,陳可辛導演設計了一群癡情的人物。

癡情的余輝,為了讓妻子重生,苦等了3年,而妻子為了余輝,也苦等了3年。小女孩為了與父母團聚,也等待了3年。

故事最后的祥仔,為了與父親團聚,也選擇了等待。

04:恐怖港片最后的高峰

在《三更》里,《回家》這一章節,不僅故事設計出色,演員的表演也是亮點十足。

出演「余輝」的黎明,因為這一段故事里的出色表現,拿下了一座影帝獎杯。出演「余輝妻子」的原麗淇,也憑借亦真亦假、亦生亦死的演技,震撼了不少觀眾。

當然,原麗淇最讓影迷們咋舌的,還是她在片中的那幾處破尺度表演橋段。

2002年,《三更》在亞太地區上映,獲得了不錯的反響。

該片之后,越來越多的港片導演,開始將目光聚焦在恐怖題材之上。

羅志良在2004年拍攝了《救命》,陳果在2004年跟拍了《三更2》,鄭保瑞在2005年拍攝了《怪物》,而徐克也在2008年打造了《深海尋人》。

然而這些作品上映后的效果,都無法與這部《三更》相匹敵。

一晃眼20年的時光過去了,2002年之后,港片的發展并沒有太大的起色。

而這部上映于2002年的《三更》,也成為了港式恐怖片最后的時代高峰。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