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連杰和程小東離開后,徐克策劃了一部武俠經典,卻只上映了8天!

加油娜娜酱 2022/10/23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徐克的電影之路上,程小東、李連杰的出現,促成了不少經典的作品。

程小東飄逸、灑脫的動作設計風格,搭配上徐克天馬行空的想象力,成就了《倩女幽魂》、《笑傲江湖》、《新龍門客棧》等武俠經典。而李連杰的加入,也讓「令狐沖」、「黃飛鴻」等角色,深入觀眾的內心。

1993年的《獅王爭霸》之后,李連杰結束了與徐克的合作。而這一年的程小東,也在拍攝完《東方不敗之風云再起》后,離開了徐克。

沒了李連杰、程小東之后,徐克在1994年與林嶺東合作、拍攝了一部武俠作品。這部作品擁有極高的制作水準,但卻只上映了8天,票房僅一百多萬。它就是《火燒紅蓮寺》。

01

「火燒紅蓮寺」的故事,出自民國小說家「平江不肖生」的武俠小說《江湖奇俠傳》。1928年,導演張石川將這段故事搬上電影銀幕,拍攝了黑白電影《火燒紅蓮寺》。

該片也一直被認為是華語武俠片的開山鼻祖。

作為華語武俠片的開山鼻祖,《火燒紅蓮寺》自1928年誕生之后,經歷了多個版本的翻拍。1994年,在先后翻拍了《倩女幽魂》、《龍門客棧》之后,徐克再次拿出了自己的「翻拍精神」,與林嶺東合作了這部《火燒紅蓮寺》。

不過,與之前的那些翻拍版本相比,1994年徐克監制、林嶺東執導的這部《火燒紅蓮寺》,在故事劇情上進行了大規模的改動,除了「紅蓮寺」這個名字,該片基本已經與平江不肖生的小說脫離了聯系。

94版《火燒紅蓮寺》

28版《火燒紅蓮寺》

可能正是因為劇本改動過大,所以在電影的一開始,徐克、林嶺東設計了這樣的字幕:

現代野史:根據胡言記載,清代某年少林寺圖謀反清復明,于是雍正御旨要趕盡殺絕。

其后徐克亂語有云:當時少林子弟不少逃亡至舊金山或香港還俗,不少仍受清兵追捕,所以續有下文。

這段話直白地翻譯過來,應該就是「 本故事純屬虛構,皆是徐克胡言亂語」的意思了。

調侃式的開篇字幕,為影片增加了一股譏諷、自嘲的味道。而隱喻濃重的電影故事,也讓我們看到了徐克在電影之路上的自我反思。

02

《火燒紅蓮寺》講述了雍正剿滅少林寺,得以逃生的少林俗家弟子方世玉,在大漠遇到血滴子的追捕。失手被擒后,方世玉被關入紅蓮寺。

在紅蓮寺,方世玉遇到了師兄洪熙官。為了逃出紅蓮寺,洪熙官假意歸降紅蓮寺首領神公,希望借機查清寺內機關密道,帶師兄弟們逃離。

最終,洪熙官、方世玉聯手,以「鬼虎神功」、「鶴無涯神功」合璧,干掉了神公、搗毀了紅蓮寺。

在《火燒紅蓮寺》的故事里,神公告誡被關押的少林弟子:「 紅蓮寺就像江湖那麼險惡,有門戶就有斗爭,勝者王侯敗者寇,這是鐵一般的事實。」這句台詞,也在冥冥之中道出了電影故事的主題。

江湖本身就是一座牢籠,所謂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無非是綠林俠客們被困江湖牢籠之后,發出的感慨而已。這些俠客們之所以被江湖牢籠所困,皆因他們內心對門派、勝負的過分執著。

電影故事中,神公用「佛已樂在地獄」諷刺少林弟子們。地獄里到處都是疾苦的眾生,佛為了普度眾生,決心留在地獄。正是因為對「普度眾生」的執著,才會有「佛已然樂意留在地獄」的景象。

少林弟子們參禪禮佛,而神公在紅蓮寺的密道出口處,修建了一尊佛像。這些少林弟子怎麼也不會想到,炸掉佛像就能逃離紅蓮寺。對佛的執著,讓這些少林弟子身困紅蓮寺的牢獄,不得脫身。

可能正是因為這部《火燒紅蓮寺》,是「武俠題材」的監獄電影,所以徐克才將導演的職務交給了林嶺東。畢竟,林嶺東的《監獄風云》,可是開啟監獄港片時代序幕的經典作品。

《火燒紅蓮寺》的最后,少林弟子們終于突破了自己內心的執念,炸掉佛像、逃出紅蓮寺。而1994年的徐克,也在打造這部電影的同時,嘗試突破自己的執念,沖破自己的牢籠。

03

1992年,徐克與程小東、李連杰合作了《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這部武俠經典在該年拿下了3400多萬港幣的成績。

而1993年,隨著程小東、李連杰的先后離開,徐克又策劃、拍攝了《新仙鶴神針》,這部作品雖然依舊追求飄逸、灑脫的武俠風格,還邀請了梁朝偉、梅艷芳、關之琳等一批大咖出演。

但是少了程小東灑脫的動作設計、李連杰飄逸的打斗表演,這部《新仙鶴神針》在動作場景的呈現之上,還是缺了幾分味道,上映后的成績也十分不理想。

《新仙鶴神針》上映后只拿到了810多萬港幣的成績,與3400萬的《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完全沒有可比性。

票房受挫之后的徐克, 開始對自己的武俠電影之路進行反思。1994年,徐克策劃了這部《火燒紅蓮寺》。

電影故事里,少林弟子們突破了對「佛」的執著,逃出了紅蓮寺的牢籠。而故事之外的徐克,也嘗試突破「與程小東合作時期的飄逸武俠風格」,擺脫市場困境。

在這部《火燒紅蓮寺》里,徐克啟用了「成家班」的動作指導李建生。影片中的俠客們,不再是擺脫地心引力的超人,他們之間的兵刃打斗也不再飄逸、浪漫,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刀兩斷、腰斬斷頭的粗獷、寫實動作風格。

而大漠、黃沙、刀客、馬隊這樣的意象,也與這股粗獷、寫實的動作風格相得益彰。

在《火燒紅蓮寺》里,徐克對電影的美術布景、動作設計,都進行了大膽嘗試,希望該片能讓自己的武俠電影之路,迎來新的高峰。然而,該片上映后的慘淡成績,卻給徐克的心頭澆了一盆冷水。

根據 香港影庫HKMDB上的數據,《火燒紅蓮寺》在1994年3月31日上映,于1994年4月7日收畫,上映8天收獲票房180多萬。

1993年,洪金寶的《一刀傾城》上映9天拿下190多萬的票房。而1994年徐克的這部《火燒紅蓮寺》,上映8天拿下180多萬的成績。

90年代的武俠港片大銀幕上,《一刀傾城》和《火燒紅蓮寺》,真稱得上是一對難兄難弟了。

04

雖然在劇情的構思、動作打斗的呈現、美術布景的設計上,這部《火燒紅蓮寺》都有著極高的水準,但演員陣容的挑選、市場環境的影響,卻都注定了該片票房遇冷的命運。

首先,徐克在該片中啟用了季天笙擔任了男主角,李若彤擔任女主角。

此時的季天笙,還是影壇新人。而此時的李若彤,也還沒有出演《神雕俠侶》。電影的主角陣容缺乏市場號召力,票房受挫也是預料之中。

其次,90年代的武俠片大銀幕上,《笑傲江湖》、《新龍門客棧》等作品的出現,讓程小東式的飄逸打斗風格,成為了武俠片市場的觀眾審美主流。

而《火燒紅蓮寺》里粗獷、寫實的反市場化打斗設計,被主流市場排擠也是在所難免的結局。

《火燒紅蓮寺》之后,徐克又在1995年拍攝了《刀》。在這部作品中,徐克堅持了在《火燒紅蓮寺》中使用過的粗獷、寫實化打斗風格。然而《刀》上映后,再度遭遇了市場挫折,票房僅三百多萬。

2004年,徐克又策劃拍攝了《七劍》。這部電影在動作場景的呈現之上,延續了《火燒紅蓮寺》、《刀》里的一些風格特點,不過這部《七劍》的票房成績,也不怎麼樣。

雖然在票房市場之上,這種打斗風格寫實化的武俠作品屢屢受挫,但在歲月的洗滌、時間的醞釀之下,《刀》、《火燒紅蓮寺》這樣的作品,卻在如今受到了越來越多影迷的認可。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