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拍周星馳的《逃學威龍》,對周潤發的《英雄本色》下手,韓國人翻拍香港電影,連《無間道》都沒放過!

老片翻拍,是電影大銀幕上十分常見的一種創作方式,

八、九十年代的港片大銀幕上,也誕生過不少翻拍經典。比如,周潤發、狄龍合作的《英雄本色》,就是翻拍自1967年的老港片《英雄本色》。

而徐克的《新龍門客棧》,也是翻拍自胡金銓導演于1967年拍攝的《龍門客棧》。

除了翻拍老港片,不少國外電影,也在港片大銀幕上煥然一新。

比如,梁朝偉、狄龍合作的《人民英雄》,其實就是翻拍自1975年的好萊塢電影《熱天午后》。

而成龍的《奇跡》,也是翻拍自1961年的好萊塢喜劇片《錦囊妙計》。

我們翻拍國外電影作品的同時,國外電影人也將我們的不少電影作品,當成了翻拍的目標。

其中,韓國電影人就對「華語電影作品」興趣濃厚。

這不, 劉德華、王千源在2015年合作的《解救吳先生》,就被韓國片商買走了翻拍版權。而韓國的翻拍版——《人質》,也在2021年8月份上映。

韓國片商對于華語電影的熱情,可謂是由來已久。

70年代,港片在亞洲電影市場的快速崛起,開啟了「華語電影對外輸出」的先河。進入80年代之后,成龍、洪金寶、周潤發的電影作品,在日韓電影市場的熱度,一度超越香港本土票房市場。

進入90年代之后,港片的發展進入了黃金期,而「雙周一成」的票房熱度,也一路蔓延到了日韓電影市場之上。

2000年之后,港片市場走向衰落,合拍片的模式,也成為了此時華語電影人的一種創作選擇。

而不少合拍片作品,在韓國電影市場之上,也獲得了極高的口碑評價與票房成績。

2001年之后,韓國電影快速崛起于亞洲電影市場,而不少經典的華語電影IP,也開始被一批又一批的韓國電影人翻拍、再創作。

《解救吳先生》并不是第一個被韓國片商看中的華語電影IP,

接下來,我們就聊一聊,那些被韓國人翻拍的經典華語電影。

一、翻拍周星馳的《逃學威龍》

周星馳的《逃學威龍》,應該是最早走入韓國翻拍大銀幕的華語電影作品了。

2001年,電影《我的野蠻女友》的出現,在韓國電影市場之上掀起了一股「女性向喜劇熱潮」。

2005年,韓國導演樸光椿突發奇想,將周星馳的《逃學威龍》與當時流行的「女性向喜劇」元素相結合,拍攝了一部女版《逃學威龍》——《逃學威鳳》。

這部《逃學威鳳》的故事,和《逃學威龍》別無二致,都講述了一名「警察」假扮學生,進入校園臥底,之后與學校老師意外相戀的故事。

只不過,在《逃學威鳳》里,導演玩了一把「性別轉換」,將原版的「男臥底」變成了「女臥底」,而原版里的「女老師」也變成了「男老師」。

除了「性別轉換」的手法稍顯奇特之外,這部《逃學威鳳》對比于《逃學威龍》,可謂是毫無亮點。

而該片也算是韓國大銀幕上,較為失敗的一部華語電影翻拍作品了。

二、 對周潤發的《英雄本色》下手

2005年翻拍「周星馳電影」失敗后,韓國電影人又將目光聚焦在了 周潤發的電影作品之上

2010年,韓國導演宋海星,對經典港片《英雄本色》下手,翻拍了電影《無籍者》。

然而,無論是角色氣質,還是故事呈現。這部《無籍者》的表現都與《英雄本色》相差甚遠。

韓國電影對華語電影的翻拍嘗試,也再一次以失敗告終。

三、最經典的《無間道》也沒有放過

經歷了兩度失敗的摸索、嘗試之后,2013年時的韓國電影人,終于找到了適合于自己的電影翻拍之路。

2013年2月,電影《新世界》上映。這部作品 翻拍自劉偉強導演的《無間道2》

在《無間道2》里,「倪氏犯罪集團」的首領「倪坤」去世,集團內部各方勢力暗流涌動,線人「韓琛」受「黃sir」委派,在各方勢力之間周旋,配合調查。而在各方的權力斗爭之下,韓琛卻意外得到了上位的機會。

《新世界》的故事,和《無間道2》基本一致。金門集團會長意外身亡,「臥底」李子成奉命在各方勢力之間周旋,結果卻意外上位。

雖然和《無間道2》的故事結構大體一致,但《新世界》巧妙地把握住了「本土化」的重點。

出色的銀幕表現,也讓《新世界》成為了一部水準較高的經典翻拍作品。

四、 警匪片《跟蹤》也被翻拍

《新世界》取得成功之后,韓國導演們似乎也找到了翻拍華語電影的訣竅。

2013年,曹義錫‍ 、金丙書兩位導演攜手,對 梁家輝、任達華的警匪片《跟蹤》進行了翻拍,打造了電影《絕密跟蹤》。

梁家輝、任達華的《跟蹤》只有90分鐘,而這部翻拍的《絕密跟蹤》卻有119分鐘。

同樣的故事劇本,多出來的電影時長,基本都集中在了對小場景的細化,以及娛樂元素的展現上。

梁家輝、任達華版的《跟蹤》,將鏡頭的重點,集中在了角色的塑造之上。而這部《絕密跟蹤》在塑造角色的同時,還融入了不少極具趣味性的娛樂場景、商業元素。

有意思的是,這些娛樂場景、商業元素的融入,并沒有打亂故事原有的緊湊劇情節奏。

「緊湊節奏」與「娛樂性」的雙向兼顧,也使得這部《絕密追蹤》在口碑上,超越了梁家輝、任達華的原作。

五、韓國的翻拍電影開始走下坡路

2013年《新世界》、《絕密追蹤》的出現,讓不少華語影迷看到了,韓國電影人在翻拍方面的驚艷表現。

可是,進入2017年之后,韓國電影人對華語電影作品的翻拍創作,卻開始走入下坡路。

2017年,韓國導演鄭址宇,翻拍了 郭富城、孫紅雷的《全民目擊》,打造了韓版電影《沉默》。

這部《沉默》雖然有老戲骨崔岷植坐鎮,但故事節奏的失控,卻讓該片成為了一部「翻拍敗筆」。

《全民目擊》翻拍失敗之后,韓國電影人又將目光集中在了華語警匪片《毒戰》的身上。

2018年,韓國導演李海暎拍攝了韓版《毒戰》。

在這部韓版《毒戰》里,導演沒有像杜琪峰的原作那樣,將焦點放在警匪雙方的斗智斗勇之上。

畢竟,古天樂、孫紅雷的原版《毒戰》,靠得就是意想不到的劇情反轉,來吸引觀眾們的注意力。

可是,對于一部翻拍之作,故事中的反轉橋段早已被觀眾們洞悉。如果還把著力點放在「斗智斗勇」的橋段表現上,只能是徒勞無功。

為了給觀眾們帶來不一樣的體驗,這部韓版《毒戰》把人物性格的刻畫,作為了故事重點。原本一警一匪的互斗心機,也變成了一群人「利益斗爭」的群像大戲。

表現重點的改變,讓韓版《毒戰》凸顯出了一股特別的氣質,但智斗橋段的削弱,也讓翻拍版的趣味性,不及原本。

韓版《毒戰》的口碑,也略遜原版一籌。

縱觀韓國電影人翻拍華語電影的發展之路,起起伏伏、時好時壞,看來一味翻拍別國經典作品也不少長久之計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