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獎9項提名!這部郭富城主演的電影,講述了「吃人」的香港底層,揭示了一個女孩的墮落真相

2008年,香港發生了一起轟動一時的命案,16歲的湖南女孩王佳梅,因為母親改嫁移居香港,而本來成績不錯的她卻與繼父不和,最后輟學離家出走,被迫走上了「援交」的道路。

后遇上變態嫖客,在床上被殺害,甚至遭受肢解,港媒那時還添油加醋報道說「其部分人骨被混入街市的肉檔售賣」。

以此為劇本改編的電影《踏血尋梅》,還原了整個事件背后不為人知的真相。

九零年代末的香港,像王佳梅這樣的重組家庭并不在少數,或是內地居民為了得到一個香港戶口,或是被那紙醉金迷的表面奢侈所蒙蔽,很多人都會選擇和香港本地那些條件并不好的人結婚,只是為了能在這里有一個落腳地。

當然,除此之外,也還有不少香港男人會在內地包養二奶,孩子生下來以后會得到一個香港戶口,從此兩地奔波,并被統一稱呼為「單非」。

特殊的背景,造就了一批特殊的人。

王佳梅隨著母親改嫁來到香港以后,才發現這里并不是新生活的起點,而是地獄的開端。

因為移居受限,她先是來到了與香港一海之隔的東莞,一年以后,才被母親和早一步去到香港的姐姐順利接到了過去。

她聽著那些粵語歌學粵語,內心還十分惶惶不安,生怕自己的湖南口音露餡。

年紀尚小的她有著一個做模特的夢,縱使身邊人告訴她這不過天方夜譚,但她卻依然滿懷憧憬,滿懷期待。

可現實的殘酷卻不是這個單純的女孩能夠想象的,在那些圈套陷阱的包圍下,她輕而易舉就被有心之人騙上了賊船。

與一般類似題材的電影不同,比起去著重刻畫「追兇」的過程,這個故事一開始就將兇手擺了出來。

他叫丁子聰,29歲,小時候一場交通事故,帶走了他的母親,從此他的性格變得內向,對這個世界的抱怨和厭世情緒被一步步壓抑的越來越深。

王佳梅因為一次偶然在網上認識了他,二人相似的命運同時朝著悲劇的方向轉變,直到最后匯聚成一個點。

第一次做他的生意,王佳梅就提出了那個請求「我想死,幫幫我」,很難想象這兩個處在整個社會邊緣的靈魂,是如何一步步完成了這場自我的救贖,但兩個生命的消亡,很顯然在兩條故事線的交錯映射下,已然變得如此醒目。

佳梅的悲劇,是從踏入香港的那一瞬間開始的,因為從始至終,她就只是個一無所有的港漂,母親為了移民身份,嫁給了一個吃喝拉撒全在那個小小床上的老男人。

而男人因為可以白得到一個老婆,欣然接受一切安排,只是這段婚姻注定不會親近,而是一場各取所需的交易,因此二人也只會維持這份井水不犯河水的界限和分寸感。

而佳梅希望賺足夠多的錢,那樣代表著她可以隨意支配著自由去擁有自己想要擁有的一切。

只是她不知道在這個「吃人」的香港底層社會,最不缺的就是她這樣的人。

她是足夠努力的,在應聘模特失敗后,即使光著腳在街上發傳單,即使坐在天台上啃面包,即使被迫走向了出賣身體的那一條路,她所期待的一切,最初始終還在她內心燃燒。

可到最后,她還是犯了所有女孩都會犯的致命通病,愛上了其中一個嫖客。

所謂愛能拯救一個人,亦能殺死一個人,那個男人溫柔體貼,讓佳梅誤以為他們的每一次「生意」都是一次浪漫的約會。

可那個男人呢?他一邊會對佳梅說「不要再找別人了」,一邊又對正牌女友發誓「我怎麼會看上這樣的垃圾」,急著和她撇清關系,那一字一句如刀一般割在了佳梅心底,也徹底淪為她走向墮落的源頭。

一邊是微弱光芒的希望,一邊是深不見底的絕望,她被無人能理解的孤獨感包圍,最后再也爬不起來。

于是她選擇了世間最美好的死亡方式,在最幸福的時刻窒息而亡,而在人生最后的時刻,她看到了曾經那個滿懷期待的自己,仿佛真正踏上了那條通往光明的路,她終于在最后掙脫了所有枷鎖,主宰了自己的生活。

可以說《踏血尋梅》最難得的地方就在于,它將人性的善惡和每一個小人物最無能為力的掙扎用一份真實到窒息的方式展現出來了。

佳梅的悲哀在那份若隱若現的「排外」中被凸顯得淋漓盡致。

就像退學以前,她目睹著同桌割腕,卻無動于衷,于是社工想要給她做心理疏導,在得知她曾在東莞待過一年后,那份欲言又止,就是最強有力的說辭。

作為一代新移民,她希望能在這個地方找到歸屬感,但很顯然,直到最后,她都沒有任何收獲。

她一點點被排斥,也一點點失去了對這個世界的期待。

而如果說佳梅的悲劇是擺在台面上的,那麼兇手丁子聰,似乎埋得更深。

丁子聰的內心平靜得仿佛一個早已沒有善惡的魔鬼,但他卸下偽裝的真實背后,又始終流露出一份人們能感知到的悲涼。

他主動來到警局自首,冷靜地描述了整個過程,從和佳梅相識,到內心深處的觸動,以及最后滿足她的愿望,他絲毫沒有任何隱瞞,但對殺人動機,卻始終沒有言語。

直到警察的一句話讓他的所有心理防設崩潰,他才讓人們知曉了一點藏于表面之下的柔軟。

可他傷害的并不是一條生命,在佳梅的肚子里,在象征著希望的新生里,他還扼殺了原本應該來到這個世界的小生命。

佳梅是最終鼓起勇氣逃離了這個繁華卻讓人窒息的世界,但她知道自己正孕育著一個小生命嗎?沒人能知曉,只是萍水相逢的丁子聰,因為這場釋放和墜毀,最終完成了他們彼此的救贖,卻唯一愧對于那個一無所知的孩子。

所以他告訴警察「我并不討厭女人,我甚至在最后喜歡上了佳梅,我討厭是人,我不想佳梅是人,所以殺了她」。

如此深入骨髓的絕望,讓言語已然變得蒼白。

而電影最現實的一個地方就在于,姐姐的命運或許就是佳梅命運的延續,不知被誰搞大了肚子,生下來的孩子,不過繼續在這個逼仄的空間茍延殘喘罷了。

整個故事對丁子聰的刻畫并不多,但有些細節卻十分讓人驚悚,他的那份偏執到可怕的執拗,也早已為最后的一切埋下了伏筆。

前女友離開以前,大多數時候丁子聰是作為備胎的角色出現,這種無力感折射到了他生活的方方面面,以至于當他和女友有了肌膚之親,卻是闖了紅燈以后,他后來也開始習慣于割破手掌,在鮮血淋漓中釋放那份扭曲的欲望。

王佳梅與丁子聰,對于這個世界都有些一份深深的絕望,他們希望還能有一絲光明讓他們足以去面對,最后卻是一步步被推向了暗無天日的地獄深淵。

所以當他們彼此之間的那份共鳴感被無限放大的時候,他們心甘情愿地完成了彼此的這份自我救贖。

《踏血尋梅》上映以后,因為它對底層社會和邊緣人物的那份試探,獲得了金像獎13項提名,并且將最佳男女主角,男女配角以及新演員等五座表演累獎項全部收入囊中。

在此之前,更多聽說過這部電影的人只是以為,這是一部充斥著援交,碎尸以及兇殺的猛片,但當拋開這些噱頭,人們才隱約看到藏于其背后的悲劇真相。

2009年,與如今似乎已經間隔甚遠,但那時候的香港,已然開始走向絕望。

一大批不斷做著白日夢的新移民,以及底層貧民窟的掙扎或是互聯網社交,在一邊吞噬人性,也在另一邊釋放欲望。

電影也曾隱晦地透露出黑白交替的社會,代表正義的警察一方同樣深深的無力感,在被地位和金錢裹挾著的社會,一切那麼相似,也是那麼悲哀。

王佳梅為何會走上援交的道路?雖然電影并沒有明示,但一切并不難猜,就像母親朋友送給她的那對耳環,在得知耳環是真的以后,又要了回去,大人覺得這無足輕重,不過是個勢利眼的朋友,可在一個孩子眼里,卻是深深的自卑感和羞辱。

所以后來她自己有了錢,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買下了那對耳環。

她越努力的想要融入這個新世界,越是敏銳地察覺到自己與這里的一切如此格格不入。

她不想這樣活,但她無力改變如此的環境,唯一也只能眼睜睜看著那份絕望感,最終將她吞噬,徹底走向了地獄。

無論是佳梅喜歡上的眼鏡男,還是丁子聰的前女友李慕容,他們之間是注定不可能的,也隔著深深的階層。

這份階層并不代表著地位金錢的差距,更多的是在他們身上與生俱來帶有的,那份面對這個世界的無措感和自卑感。

導演的選角確實帶有私心,丁子聰的扮演者和原型高度相似,但演員春夏和王佳梅卻是截然相反。

真實的王佳梅一點不漂亮也不動人,而春夏身上卻帶有一種奪人心魄的震撼力。

原型丁子聰

原型王佳梅

大抵這樣更顯得悲劇的震撼吧,如此的題材,如此的影片,如此的拍攝方式,無時無刻不給人一種如鯁在喉的感覺。

在大城市小人物的孤獨感總是會被無形放大,尤其是外來者,拼盡全力也只能住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室里,始終淪為這個城市的局外人。

是什麼時候讓他們最后一點希望蕩然無存?我想很多人看完之后是能理解這部電影里面,那份深入骨髓的絕望感和那個永遠無法融入的圈子與社會是如何一步步將他們變得扭曲,變得壓抑。

文字的蒼白無力顯然無法代表真實的人間,也許我們窮其一生都在和命運做斗爭,不過都是時代的螻蟻,逃無可逃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