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話文學」火爆全網,蠟筆小新居然是鼻祖?這些語錄不要太好用!XD

漫果兒最近收穫了新的「快樂源泉」。

幾天一換的網路熱梗表情包,在它面前,那都不是事兒。

既好笑,又將博大精深的漢語藝術發揮得淋漓盡致。

若要問,什麼樣的語言藝術,最能體現漢語的精妙,莫過于——

好像什麼都說了,又好像什麼都沒說。

猜到了吧?

說的就是最近火遍網路的廢話文學。

這個月以來,漫果兒算是被廢話文學包圓了。

影視劇更是「重災區」。

幾乎每一部經典老劇,都參與了廢話文學的狂歡。

回想廢話文學剛興起時,漫果兒也是邊笑邊迷惑:

這有啥啊,不就是車軲轆話重複說嘛,怎麼火成這樣。

別說,一番深入研究後,漫果兒發現——

廢話文學簡直是社交學最重要的一環。

「廢話文學」最常出現的地方,就是對話。

如果你在生活中,碰到一些尖銳、困難、有風險的問題,又避無可避時。

記住,這時一定要學會使用廢話文學。

因為廢話文學在社交領域裡的第一項用處就是——

應付。

來看看網上廢話文學十級學者怎麼拆解廢話文學。

分四大類。

第一大類——詞語解釋型。

將對方的話,拆開揉細,再還給對方,同樣不失為一個取(討)巧(打)的回答。

這一類型的歷史可謂是源遠流長,影視劇裡的例子太多了。

隨手一舉,都能湊齊一部《廢話外傳》——

「來處來,去處去」。

雖說透露著一種敷衍抬杠的氣息,但絕對是江湖遊俠應付他人最佳的說辭。

像白展堂,從小就知道如何運用這套說辭搪塞。

那你什麼時候有空

有空的時候自然就有空了

除了七俠鎮的俠客。

使用者還包括春日市的小新、比丘國的老者。

在和小玲姐姐的聊天中,小新認識了廢話文學的奧妙。

上學很有趣嗎

有趣的時候很有趣

無聊的時候很無聊

「**的時候就很**」句式實在太好用。

被媽媽詢問時,一樣能原封不動套上——

上幼稚園好不好玩

好玩的時候很好玩

媽媽竟然也沒覺得有啥問題。

就連大唐高僧唐三藏,佛法懂得再多,也對這個句式無力招架。

-請問老者,這城門上寫的是比丘國,怎麼改成小兒城了?

-原本啊,這是比丘國,這如今改名小兒城了。

……這讓人怎麼回。

別問我,我不懂。

你以為只在影視劇裡出現?太小瞧它了。

學學余華,怎樣答記者問——

記者:「法國作家和中國作家之間最大的區別是什麼?」

余華:「最大的區別就是法國作家用法語寫作,中國作家用中文寫作。」

而沒有記者採訪的你。

碰上家庭聚會,親戚咄咄逼人問個沒完時,就能用它,一招抵一萬招——

親戚:多大了?

你:不大不小了

親戚:啥時候找物件啊?

你:等有物件時,就有物件了。

親戚:你們互聯網公司跟其他公司有什麼區別呀?

你:互聯網公司是幹互聯網的,其他公司是幹其他的。

親戚:你每個月能開多少錢工資?

你:開多少拿多少吧。

這類生活中最常見,也最容易使用的對話形式,是廢話文學入門級。

只要你掌握了,你就會了(廢話文學真上頭)。

第二大類是——

重複堆砌型。

簡單說,就是把相同意思的字詞,顛來倒去地說。

就比如《武林外傳》裡,老白說的「抓住」和「逮」。

明明是一個意思,但說出來就是可以這麼斬釘截鐵!

發現沒,這類用法,最常出現在一個場景裡。

但要說將它展現到極致,也剖析到了肌理的電影,當屬《哈利波特》。

鳳凰社那一部裡,烏姆裡奇的一段發言,就完美詮釋了廢話即自我的發言過程。

讓我們保持應該保持的

完善需要完善的

摒棄理應禁止的措施

雖然羅恩聽著什麼都沒表達。

但赫敏聰明的大腦就品出來了,「說明魔法部開始介入霍格華茲了」。

所以,不要老吐槽領導的發言是廢話。

聽不懂就是廢話,聽得懂就……可能是廢話,也可能不是。

一句話,這類廢話文學有一層政治文本的韻味,就看領導說話水準有多高,聽話者覺悟有多強(不是)。

而第三類,則是數字換算型。

簡單舉幾個例子——

一日不見,如隔24小時。

臺上一分鐘,台下60秒。

十年磨一劍,五年磨半劍。

十年生死兩茫茫,五年生死一茫茫。

千里江陵一日還,五百里江陵半日還。

比起前兩種,是不是很簡單——

「誰能想到這個17歲的花季少年,7年之前,竟然只有10歲呢?」

而且,它最好用的地方在于——

聽起來好像很有水準很有道理很會算。

說快一點,還能讓人回一句:對啊。

而廢話文學的最後一個種類,首尾矛盾型。

這種道理上跟第二類很像,前後對立著說就完了。

螃蟹死之前,還是活的。

你要開心,這樣就不會難過了。

我就是有點胖,不然我挺瘦的。

如果夏天不熱,那還挺涼快。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能短到哪兒去?

但凡你這話有點道理,也不至于一點道理都沒。

《仙劍三》裡,雪見就是用這種句式,唬得景天一愣一愣的。

《蠟筆小新》裡,小新用它向恩人表示感謝,一樣把人聽得一愣一愣的。

插一句:小新真是廢話文學大師。

《魷魚遊戲》裡,韓美女則用這種句式,避開了張德秀對自己水準不行的質疑。

但要說這類型的資深玩家,還是老白。

是的,又是他。

忽悠小貝不去華山時,他說——

提醒大嘴創新菜式時,他說——

但就這樣一個廢話王者,也會被小·媚眼發射者·轉圈能手·二代賽貂蟬·翠的廢話打敗。

至此,廢話文學的四大類,詞語解釋型、重複堆砌型、數字換算型、首尾矛盾型,都教給你了。

學會了,你就能像影視劇裡廢文先驅一樣,成為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應付高手。

學不會?

那就多看幾遍。

別以為廢話文學的精髓,只是一句話重複來重複去的敷衍。

真正有意思、境界高的「廢話文學」。

看似毫無意義,其實能讀出好幾層「言外之意」。

譏諷有——

《甄嬛傳》裡,葉瀾依的一句「皇后賢慧起來還真賢慧」,看似重複堆砌。

但言外之意,其實是對皇后人格的一種譏諷,意指皇后平時其實是不賢慧的。

不言而喻有——

還是《甄嬛傳》。

皇上大怒問銀子都哪裡去了,太監蘇培盛回說銀子這麼好的東西,自然有他的去處。

看著空洞,其實主僕二人都心知肚明,銀子是被貪官給吞了。

感情遞進有——

《還珠格格》裡,爾康對著紫薇說的一大段《喝水論》。

看似湊字數,其實是表達他對紫薇身體變好,有了喝水欲望後的欣喜。

你看,只要編劇功力扎實,就能把看似「廢話」的臺詞,用出幾分言外之意。

《歲月神偷》。

先前,小弟每次回家,爸爸問他學校教的什麼,他都回說中文教中文,英文教英文。

一套操作,可以說是深諳廢話文學之精華。

但到了後面,爸爸再次問他學校教了什麼時。

他答案不一樣了,會說中文教了「唧唧複唧唧,木蘭當戶織……」,英文教了「man、I‘m a man」。

前後一對比就明白,小弟長大了。

影視劇中,「廢話文學」用得好,一句頂一萬句,既有趣,又耐人尋味。

它其實是人與人交流的一個留白。

該說的,想說的,不能明說的,都在這一句句「廢話」裡。

相信你一定在影視劇裡看過這些對話:

或者是這類:

也在網路上遇到過這樣的句子:

廢話文學是什麼意思呢?廢話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但是廢話文學是怎麼回事呢?下面就讓小編帶大家一起瞭解一下廢話文學是怎麼回事吧。

知道廢話文學意思的人,都會知道。廢話文學最近很火,其實就是因為廢話文學在網上火了起來。

大家可能會很驚訝他們怎麼會知道呢?但事實就是這樣,小編也感到非常驚訝。

「廢話文學」一開始走紅,除了這種說了等于沒說的好笑之外。

還是對以上這些信息量奇低,純屬浪費時間的文章與影視劇的諷刺。

簡單來說,就是用「廢話」諷刺「廢話」。

看別的書,學習別的視訊,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而看這一類的文字和視訊,則是「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

所以廢話文學的出現,本身就是對互聯網低密度資訊的一種嘲弄和批判。

但隨著它運用的范圍越來越廣。

廢話文學,漸漸成了眾人對傳統社交方式的一種叛逆。

在固有社會文明的規訓下,人與人的對話往往有著一些不成文的習慣。

最基礎的,有問有答,有來有回。

而廢話文學,則顛覆了這一種預期。

說了一大堆,但什麼都沒說的回答,跳出既有的對話期待,給人意想不到的新鮮感。

包括最近的凡爾賽文學、發瘋文學、糊弄文學,也是因為這份新鮮感而走紅。

例如凡爾賽文學。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對一些高級事物的存在,往往抱有一種擁有即幸運的態度。

但凡爾賽文學則完全直接顛覆了這種想法。

通過欲揚先抑、明貶實褒、看似抱怨實則炫耀的文字,來向外界不經意地透露出自己的絕命不凡。

這種反差感才是它為眾人所積極創作的原因。

再比如發瘋文學。

以一種強烈的、誇張的、歇斯底里的「瓊瑤式」文字,去表達內心所求,讓對方更深切地感受到說者的情緒濃度。

在使用這些手法時,人們不再受制于傳統語言表達規束,也脫離了社交體系的捆綁,找到了自由表達的快樂。

就像朱自清《論廢話》裡說的,「得有點廢話,我們才活得有意思」。

朱自清為廢話正名,是對功利主義的反駁。

而大眾對廢話文學、發瘋文學等的熱捧,其實也是對傳統社交方式的一種跳脫。

不必事事有用,句句真理。

太沉重的交流,反而使人對社交望而卻步。

善用廢話,不僅能稀釋生活中那些厚重扎實的交流。

還能讓彼此的關係,多留幾分空間與分寸,變得輕盈點。

既然這樣,多點「廢話文學」,又有何不可呢。

況且,好的「廢話」,還真不是廢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