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漫圈的「都市傳說」有哪些是真的?官方下場闢謠JOJO的凍齡男神!

01.都市傳說都是真的?

在虛構作品中,流傳著一種「都市傳說都是真的」的說法。

為了劇情的發展,創作者往往會在作品中利用這些流傳于現實或劇情中真真假假的消息作為鋪墊。既然是為發展而做的設定,那麼在後續,這些都市傳說也會理所當然的發生在劇中角色身上。

然而,這樣的情況大多都只是存在于虛構作品之中,在現實裡,雖也不乏「百慕大三角」、「藍色人種」、「吸血鬼」等諸如此類的都市傳說,但這也不過是在科技不發達、資訊不流通的時期得以傳播且使人信服。

如今隨著科技的不斷發展,以前提到的都市傳說大多都因證據不充分、邏輯不通而不攻自破,就連本就充滿著幻想元素的日漫圈亦是如此。

能創作出眾作品的人,其本身也有不少出眾之處,它可以是能力、經歷、財力。因為作品中的都市傳說延伸了人們的想象,因此創作了這些虛構作品或傳說的創作者們,也不可避免深陷都市傳說的泥潭中。

當然,比起虛構作品中的都市傳說所含有幻想、誇張的元素,這些創作者們的都市傳說,更多的還是與現實元素緊密相連、與自身條件相吻合。

也許正因如此,總有不少網友信以為真,以至于這些官方不得不在11月16日這一天親自出面澄清。

只是也有一些創作者,會任由這些消息擴散,為都市傳說添上更為神秘的一筆。

02.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要說日漫圈中最神秘且最知名的都市傳說,便是「荒木飛呂彥其實是吸血鬼」一事了。

荒木老師是《JOJO的奇妙冒險》系列的作者,于1960年6月7日出生于日本仙台。自1987年《JOJO》系列的第一部開始連載並人氣飆升時起,這位傳奇漫畫家就時常出現中公眾面前,或是接受媒體採訪,或是感受粉絲們的「朝聖」。

相比于主流的少年漫,《JOJO》系列以其粗獷的線條、張力十足的作畫和領先業界二十年的潮流造型而聞名于圈內外,尤其對于歐美粉絲而言,這一系列漫畫有著不同尋常的吸引力。

當然,一部漫畫可不能僅在畫風和畫技這樣的「硬體」上出眾,其劇情和精神內核,才是漫畫生命力所在。

在荒木看來,角色雖是虛構的,但他們也是人,肉體總會迎來終結的一天。因此他筆下的角色,最終都會在講述完自己的故事後死去,將舞臺交給下一代的角色。

34年,8部漫畫,無數有血有肉的角色和可歌可泣的故事,更加鞏固了《JOJO》系列在日漫圈中的人氣和地位,而作為創作者的荒木,自然也得到更多粉絲的關注和敬佩。

隨著人氣的飆升,荒木出現在公眾面前的頻率也不斷加大。然而當年追漫畫的少年少女已為人父母,年輕的讀者也在不斷成長,《JOJO》系列講完了一代又一代角色的故事,也陪伴了一代又一代的讀者。

但荒木的樣貌卻在這34年裡沒有發生多大的改變。

甚至有粉絲驚奇的發現,其樣貌還與蒙娜麗莎、土方歲三、吳京有幾分相像,以至于有不少人開始調侃荒木其實是活了幾百年的吸血鬼,也因此才能創作出不同時代的不同人物。

當然,這樣的都市傳說過于誇張,粉絲們也只是停留在調侃的地步,荒木本人也沒有出面回應這種玩笑,任由粉絲們猜想。

但值得一提的是,荒木是獲得過「手塚賞」的漫畫家,在頒獎儀式上,他曾與該獎項的發起者手塚治蟲有過短暫的交流。當時,這位漫畫之神與荒木說過: 漫畫界的未來需要你這樣的年輕人去開拓。

如今的荒木,並沒有選擇留在舒適圈中,享受人氣爆火而帶來的無盡財富;而是在連載中不斷摸索、改進畫風和畫技,因此《JOJO》系列的每一部畫風都在改變。

如此看來,與其說他的外貌不曾改變,不如說他一直保持著年輕的心態和激情,始終肩負著手塚治蟲托給他的重任。

同樣流傳著都市傳世的漫畫家還有尾田榮一郎,其作品《海賊王》的角色介紹和劇情解讀相比也無需多言。作為世界上知名度最廣的日漫,其人氣和地位的高企為尾田帶來了數不盡的收入。

2016年,日本某檔綜藝節目曾爆出尾田的年收入明細:稿費4800萬日元、特許權使用費13億5828萬日元、原稿使用費(改編動畫和電影)1600萬日元、海外費用2億日元、角色使用費(周邊製作)15億日元,收入合計31億日元。

面對31億日元的天文數字,網友們在震驚之餘也拋出了一個疑問:如何管理和使用這一巨額?

隨著各種猜想不斷加工和流傳,最終網路上出現了「尾田家的豪宅直接裝備了ATM機」這一都市傳說。至于該傳說是否屬實,一檔綜藝節目為網友們揭曉了答案。

節目組才到豪宅,就已經被玄關的豪華裝修所震驚:地板上安置海底世界的感應投影、門前有北極熊的雕像充當「門神」。科技感和冒險感並存的裝修風格無不彰顯了尾田的愛好和財力雄厚。

而工作室作為能夠影響創作進度和質量的關鍵,自然是要在裝修和佈置上下大手筆:裝備、參考資料齊全的工作臺、滿牆的手辦和漫畫、100英寸的大電視、鋪滿美國雜貨的房間,就連窗戶都安裝了顯示幕,即時轉播深海裡魚遊動的場景。

除了工作區,宅中生活區的豪華佈置也讓節目組目瞪口呆。

尾田是一位好客之人,幾乎每年都會抽出時間在家中舉辦聚會,受邀者大多都是同行、聲優以及各界知名人士。為了讓客人們能夠充分享受聚會,尾田還在家中設置了零食區、娃娃機,並且特意調整了機械臂的抓力,讓客人們能順利抓到自己喜愛的玩偶。

為了讓客人們快樂地找回童心,尾田還在家中佈置了特製的小火車,就連鳥山明、井上雄彥在受邀尾田邀請時也體驗過這一充滿趣味的項目。

到了飯點時間,尾田也邀請節目組來到陽臺中,為了讓組內成員享受到最優厚的待遇,尾田特意邀請到自己的好友木村拓哉來家中料理烤肉。

此時觀眾方才想起,木村拓哉也是《海賊王》的忠實粉絲,而尾田則以朋友的身份去回應他的這份熱愛。

最終,這期節目也在餐桌上愉快雜談中結束,節目組的鏡頭帶觀眾看遍了豪宅中的每個角落,都沒有出現網路上流傳的「私人ATM機」;而在後來的一次採訪中,尾田本人也否認這一都市傳說。

綜上所述,尾田的豪宅雖沒有ATM機,但獨一無二的裝修、滿牆的漫畫和手辦、私人遊樂園、請國民偶像請到家裡幫自己烤肉,這些更為誇張的事與物面前,該都市傳說已是遜色了不少,因此也無關重要了。

自始自終,除了劇情與角色,《海賊王》還以「長壽」聞名于漫畫界,自1997年起連載至今已有24年,單行本突破百卷。

然而在國民級漫畫《烏龍派出所》面前,《海賊王》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其圍繞著創作者的都市傳說,同樣也是頗有趣味。

1976年9月,雄心勃勃的漫畫家秋本治在《週刊少年JUMP》發表了搞笑漫畫《烏龍派出所》,故事講述的是一位超級麻煩兼笑料製作者的警員「兩津勘吉」,在被分派到東京都的葛飾警署後,解決數不清的烏龍鬧事。

隨著連載時間的不斷推移,漫畫內容也包含了日本社會的變遷發展和流行趨勢,涉及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正是因為其劇情與百姓的生活息息相關,《烏龍派出所》的讀者涉及各個階層、年齡段,就連上述提到的荒木、尾田、鳥山明都對該漫畫大加稱讚,是一部足以載入漫畫史冊的作品。

在連載期間,秋本治萌生了要將漫畫連載至生命的最後一刻的念頭,因此在往後的數十年的連載裡,《烏龍派出所》都不曾休刊。

如此高效率的連載也讓不少同行、讀者敬佩;漸漸也就流傳出了「作者有提前囤貨30集的驚人紀錄,才能做到不休刊」的都市傳說。

不過,這一傳言在後來也被官方否認,表示漫畫連載期間,秋本治也只能提前囤積5話的份量,為了遵從內心「連載至死」的想法,秋本治常常在傷病中連載漫畫,每週都嚴格遵守交稿的時間,從未間斷。直至後來觀念發生轉變,才選擇將漫畫完結。

2016年9月,連載了四十年的《烏龍派出所》正式宣佈完結,同時也創下了1960回連載數的傑尼斯世界記錄。

雖然都市傳說是假,但秋本治不休刊的精神與實際行動依舊感動了不少同行和讀者,其漫畫在社會的影響力更是深遠至極。2019年,日本政府為表彰秋本治在漫畫方面的貢獻,授予其紫綬褒章,從此青史留名。

(江戶川亂步、久石讓、高畑勳就接受過該褒獎)

有人連載四十年而不休,被讀者傳唱,有人卻因休刊近三年而慘遭唾駡。

據微博帳號「富堅義博休刊報時記錄」所示,今天(11月17日)已經是《全職獵人》休刊的第1080天,至于富堅義博休刊這麼久的原因,網路上流傳著各種各樣的都市傳說。

2017年,一位叫味野くにお的漫畫家出版了一本名叫《先生白書》的漫畫,作者曾在富堅義博連載《幽游白書》期間擔任過助手,該漫畫就記載了這一時期他眼中的,同時也是工作中的富堅義博。

和荒木一樣,富堅也獲得過手塚賞,並得到了手塚治蟲的鼓勵: 請務必畫出能給予孩子們夢想的作品。在往後的漫畫家生涯中,富堅也確確實實貫徹著漫畫之神託付的重任。

在《幽游白書》和《全職獵人》中,我們就能感受到富堅的對劇情、人物的把控以及畫技和張力,顯然,這都是他「爆肝」出來的成果。

而在味野くにお的漫畫中和雜誌的一些訪談中我們可以得知,為了兼顧速度和質量,富堅往往要犧牲睡眠時間來完成劇情的構思和作畫,這也導致了他一周的睡眠時間僅有10小時。同時,他還要應付來自編輯部、製作方等多方利益部門的壓力和訴求。

高強度的工作導致年輕的富堅開始出現心臟、腰部疼痛等症狀。在《幽游白書》單行本的後記中,他也表示自己的腰痛已經持續半年,嚴重的時候只能爬在地板上畫原稿。

在各方面的壓力之下,富堅創作的熱情不斷被消磨,身體也狀況不斷;最終的富堅在名利和愛情雙收的情況下,選擇不定期休刊。

在2010年,網上傳出富堅舉辦了多場私人麻將大賽,其中前幾名的參賽者還得到了他的紙幣簽名板作為紀念。因此「富堅為了打麻將而休刊」的都市傳說也開始廣為流傳。

只是時至今日,富堅仍未向外界公佈過自己頻繁、長期休刊的真正原因,以至于越來越多的粉絲開始將打麻將的都市傳說作為每次休刊的調侃。

當然,無限期休刊原因可能只是富堅沉迷偶像罷了。

此外,還有鳥山明在連載《龍珠》期間收穫愛知縣專門打造的「從家門口直通機場」的高速公路的傳說。

乍一聽會有點兒不可思議,但事實上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因為老鳥是出了名的「懶惰」(如賽亞人形象就是為了不用給頭髮上色、如畫面背景複雜就會安排角色在戰鬥一開始就把它們炸毀...)。

于是在連載《龍珠》的中後期他也曾萌生搬家去東京的想法,而當地政府為了挽留這位「日漫納稅首富」,也就自然予以了厚待。

03.結語

在羅列了這麼多關于漫畫家們的都市傳說之後,它們的真假似乎也無關要緊了。與其去糾結這些謠言的真實性,不如靜下心來欣賞他們的作品。

畢竟他們的熱情、夢想乃至一部分的人生都記錄在其中。

這些,可遠比都市傳說精彩得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