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叫板杜琪峰,王晶把周星馳表現不了的故事,拍成了一部限制級

1992年,杜琪峰與周星馳合作了經典喜劇片《審死官》。

這部作品在港片市場之上狂攬4980多萬的票房,同時還獲得了「金馬·最佳劇情片」、「金馬·最佳編劇」、「金像·最佳編劇」、「金馬·最佳男主角」、「金像·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票房、口碑雙雙走紅,好友們都在為杜琪峰慶賀之際,有一個人的心中,卻另是一番滋味,這個人就是王晶。

照理說,王晶與杜琪峰也算是師出同門(杜琪峰的老師,就是王晶的父親),二人早期的拿手題材,也都是戀愛喜劇(80年代,杜琪峰的代表作是《七年之癢》、《八星報喜》、《吉星拱照》。而80年代王晶的代表作是《精裝追女仔》三部曲)。

王晶想不明白,大家的水準應該是一樣的,怎麼一進入90年代,杜琪峰就突然能拍出《審死官》這樣的作品了?

這種感覺,就像是上學的時候,你考50分,你的同桌也考50分,大家相處得挺融洽的。可是有一天,你穩定發揮,再度獲得50分,而你的同桌卻考了100分。你問同桌為什麼會考這麼好,同桌還解釋:「考前我根本就沒復習,最後一道大題是蒙的」。

這事兒擱誰心裡,都不是滋味。

更讓王晶意難平的是,杜琪峰在《審死官》籌備之初,還邀請過王晶為影片擔任編劇。王晶嘴上答應了杜琪峰,還收了「編劇」的定金,可是後來因為太忙,就反悔了,定金也沒有退。

王晶一開始以為自己小賺了一筆「編劇定金」,可是等《審死官》上映之後,王晶發現,自己輸了,而且輸麻了。

90年代初,王晶與周星馳合作了《賭俠2》、《整蠱專家》、《鹿鼎記》等多部經典作品,可是這些作品的票房,沒有一部能比得過《審死官》。

至于獎盃榮譽,就更別提了。彼時的王晶別說得獎,就連提名都沒提過。

票房比不過、榮譽也比不過,就這樣,《審死官》成了壓在王晶心頭的一塊石頭。

1994年,王晶找來周星馳,拍攝了喜劇經典《九品芝麻官》。 看得出來,王晶有意要用這部《九品芝麻官》,叫板杜琪峰的《審死官》。兩部電影的劇情結構,也充滿了相似與巧合

比如:《審死官》裡縱狗咬人的少爺,是水師提督的兒子。而《九品芝麻官》裡的「滅門兇手」,也是水師提督的兒子。

再比如:《審死官》裡,宋世傑之前生了12個兒子,相繼夭折。而《九品芝麻官》裡,包龍星有十二個哥哥,也都英年早逝,他在家中排行13。

不光如此,《審死官》、《九品芝麻官》兩部作品中,主角都是為一名含冤的女子洗清「殺夫罪名」(《審死官》裡,楊秀珍被冤枉,《九品芝麻官》裡,戚秦氏被冤枉)。而兩部作品的主角遇難時,也都受到了一位武林高手的幫助(宋世傑遇到了楊青,包龍星遇到了豹子頭)。

《審死官》裡,宋世傑通過誘供,讓「山西巡撫的夫人」不打自招。而在《九品芝麻官》裡,包龍星也是通過誘供,讓「常威」當場自爆。

雖然兩部作品在劇情的設計上有諸多相似,但是在電影的結尾,杜琪峰、王晶兩位導演,卻表明了各自不同的創作態度。

在《審死官》裡,杜琪峰導演渴望通過殘酷的故事,諷刺人性,冤案告到最後,也逃不過「官官相護」四個字。

而在《九品芝麻官》裡,王晶導演更追求娛樂性,包龍星在公堂之上大殺四方、戚秦氏沉冤得雪、常威被鍘,電影一爽到底。

風格上的不同,也造就了《審死官》、《九品芝麻官》地位上的差異。在票房方面,《九品芝麻官》拿下了3000多萬港幣的成績,未能超越《審死官》。至于獎盃榮譽,《九品芝麻官》是顆粒無收、寸獎未得。

其實,王晶導演也想象杜琪峰那樣,對「人性的陰暗」、「官場的詭詐」進行一番淋漓盡致的譏諷。

可是,這些沉重的故事內容,實在是與周星馳的喜劇風格不匹配。無奈之下,王導也只能將其從《九品芝麻官》的故事中剔除。

然而,王晶並沒有放棄這些「被剔除的故事」,周星馳表現不了,那就找別的演員拍攝。

《九品芝麻官》之後,王導帶領自己的「王晶創作室」,拍攝了一部風格陰暗、直戳人性的作品,再度叫板杜琪峰的《審死官》,這部作品就是《滿清十大酷刑》。

和《審死官》、《九品芝麻官》一樣,這部《滿清十大酷刑》也是圍繞一起「謀殺親夫」的冤案展開。

不過相比于《審死官》、《九品芝麻官》的喜劇氛圍,這部《滿清十大酷刑》在風格上,就顯得陰暗了許多。

這部《滿清十大酷刑》,改編自「清末四大奇案」之一的「楊乃武與小白菜案」。

電影一開始,就直接給出了案件結論:清末同治年間,舉人楊乃武被誣告與小白菜合謀毒害親夫葛小大。連番訴訟,慈禧太后降諭重審,導致十數官員烏沙不保,轟動朝野。

之後,伴隨著一段段的插敘,電影的故事也一步步展開。

村民葛小大在家中暴斃,葛小大的鄰居,懷疑是葛妻小白菜,勾結「姦夫」楊乃武,害死了葛小大,于是報了官。

接到報案後,余杭知縣劉錫彤,火速抓來了楊乃武、小白菜。

葛小大生前患病,小白菜在楊乃武的藥鋪,為丈夫抓了一副藥,而這副藥的藥方有問題,葛小大也因此斃命。

坊間一直流傳,小白菜、楊乃武關係曖昧。面對種種線索,劉知縣的腦海中,立馬浮現出了「姦夫與[淫.婦]相勾結,謀害親夫」的畫面。

面對知縣老爺的指控,楊乃武表示自己清清白白,小白菜也否認害死葛小大。

看到二人不肯說實話,劉知縣決定大刑伺候。然而,楊乃武是舉人,不能受刑。于是,劉知縣將楊乃武收監,單獨對小白菜上刑。

拶指、夾棍一頓折磨之後,小白菜不僅沒有認罪,還不停叫冤。

面對如此酷刑,小白菜還不招認,難道案件另有隱情?伴隨著這個疑問,劉知縣給了小白菜一個辯解的機會。而小白菜也說出了自己的故事。

小白菜原本是楊乃武府中的丫鬟,楊乃武有意納小白菜為妾,可是卻遭到了妻子詹氏的反對。

為了制止楊乃武納妾,詹氏趁楊乃武外出辦事之際,將小白菜許配給了村民葛小大。

楊乃武與小白菜,也自此斷了聯繫。之後,葛小大生病,小白菜無親無友,只有向楊乃武求助。而鄰里們也因此,傳出了不少閒話。

聽完了小白菜的講述,劉知縣認為案件另有隱情,于是宣佈暫且退堂。然而,來到後堂之後,劉知縣從自己兒子口中,聽到了一個極為勁爆的案件內幕。

劉公子告訴劉知縣,葛小大是自己害死的,同時還交代了詳細的作案過程。

原來,劉公子與楊乃武的妻子詹氏,暗中曖昧。之前,劉公子趁楊乃武不在家,到楊府密會劉夫人,被小白菜撞見。

為避免事發,詹氏將小白菜趕出楊府,並將其嫁給了葛小大。

前幾日,劉公子在街頭遇到了小白菜,對其出言挑釁,結果被葛小大教訓。心有不甘的劉公子,對葛小大展開報復,將其打成重傷。

為了給葛小大治傷,小白菜來找楊乃武幫忙。

詹氏擔心小白菜、楊乃武見面,會讓自己與劉公子的事情敗露,于是與劉公子聯手,冒充楊乃武的筆跡修改藥方,害死了葛小大,想要嫁禍楊乃武、小白菜。

聽聞真相之後,劉知縣一邊責駡兒子,一邊又想辦法保全兒子,畢竟這是親生骨肉。要幫兒子洗脫,就得把罪名全部推給楊乃武、小白菜。

劉知縣上下打點,想辦法廢除了楊乃武的功名。之後對楊乃武、小白菜大刑伺候。酷刑折磨之下,楊、白二人屈打成招。

藥店的老掌櫃,認為藥方上的筆記有問題,來縣衙為楊乃武申冤,結果卻被劉知縣押入大牢。在水刑、石刑的折磨下斃命。

老掌櫃遇害後,楊乃武的妹妹知道,劉知縣是有意要陷害哥哥,于是打算「進京告狀」,為哥哥申冤。然而,劉知縣也在路上安排了殺手,打算截殺楊妹。

幸虧江湖俠客雲中龍夫婦相助,楊妹才擺脫殺手,順利進京。

楊妹找八府巡按告狀,可是,巡按大人並不理會這些民間小案。但是,當聽說這起案件發生在浙江余杭之後,巡按大人將楊妹帶到了大理寺。

民告官,必須要過「滾釘板」。為了幫哥哥申冤,楊妹接受了滾釘板的考驗。而巡按大人,也將這起案件,報告給了慈禧太后。

「太平天國」平息之後,湘軍舊部盤踞在兩江一帶。慈禧太后擔心湘軍擁兵自重,于是將曾國藩調離兩江,任命馬新貽為兩江總督。

馬新貽到任後,想要整治湘軍舊部,結果卻遭到「暗殺」。兩江官吏表示兇手是一名江湖匪徒,之後將其淩遲,便草草結案。

慈禧太后深知,馬新貽案的背後,是湘軍舊部在兩江一帶的結黨營私。慈禧想要嚴整兩江吏治,可是一直找不到機會。

眼下,「楊乃武案」成了一個絕佳的時機。慈禧示意八府巡按,嚴辦此案。而八府巡按,也星夜兼程,來到了余杭縣。

巡按大人辦案的方式,簡單粗暴。他根據楊妹的供詞,抓了劉公子與楊妻詹氏,對二人嚴刑逼供。

最終,劉公子、詹氏扛不住刑罰,俯首認罪。楊乃武、小白菜被釋放,而兩江十余名官員,受到株連。巧的是,這些受株連的人,全是湘軍舊部。

在這部《滿清十大酷刑》裡,王晶表現了一個比《審死官》更黑暗的故事,對人性進行了深刻的諷刺。

電影表面上是在呈現「楊乃武與小白菜的冤案」,但案件的背後,卻是那些坐在黑暗之中的人,相互算計、鉤心鬥角的權力遊戲。

電影裡,劉知縣查案不需要證據,只需要大刑伺候。他不在乎真相,只在乎能否幫兒子脫罪。

巡按大人查案,也不需要證據,也只是需要大刑伺候。他也不在乎真相,他只在乎能否完成太后的任務。

劉知縣通過刑罰,成功給楊乃武、小白菜定罪。而巡按大人也通過刑罰,成功整治了兩江的吏治。

刑罰的手段雖然粗暴,但卻是達成目標的最有效手段。或許,這就是電影片名被定為《滿清十大酷刑》的原因吧。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兼顧票房成績,王晶在這部《滿清十大酷刑》裡,加入了不少[大尺度]的電影元素。這些元素的融入,也使得該片成為了一部限制級作品。

因為貼上了「限制級」的標籤,《滿清十大酷刑》只能在午夜場上映。排片的限制,也讓電影的票房遭遇了一些打擊,至于說獎盃榮耀,那更是可望不可即。

雖然這部《滿清十大酷刑》沒能讓王晶體會到,杜琪峰在《審死官》裡的喜悅與榮耀。但是,該片的出現卻為王晶的電影事業,開闢了新的方向。

《滿清十大酷刑》之後,清史題材的限制級作品,開始在港片市場之上風靡。而王晶也憑藉《滿清禁宮奇案》、《慈禧秘密生活》等作品,成為了彼時港片市場上「清史創作領域」的執牛耳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