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拍完周星馳的《濟公》,杜琪峰息影了整整一年,兩年后創辦「銀河映像」,成為「黑幫專業戶」

加油娜娜酱 2022/10/20 檢舉 我要評論

香港電影是怎麼涼的?

作為巔峰見證者,一生拍過超過400部電影,江湖人稱「王四百」的王晶導演曾在節目中說:

「香港電影當時是一個泡沫,直到王玉祥用三千萬買周星馳的《濟公》大賠錢后,台灣片商終于醒覺。」

暗示周星馳的《濟公》和香港電影衰敗有很大關系。

眾所周知,周星馳與王晶早就心有嫌隙,考慮到二人微妙的關系,王晶這一番話自然少了幾分客觀和公正性。

當年王晶這一席話發出后,更是被無數「星迷」唾罵,稱其這是公報私仇。

但通過查閱資料,從多方物證角度來看,星爺的《濟公》的確是香港電影「盛極而衰」中極為重要的一環,多多少少有點關系。

一、

雖說是《濟公》,但電影與我們印象當中的「濟公」沒有一點關系,周星馳版《濟公》可以說除了形象外就是一個全新原創的故事。

降龍羅漢急公好義,打抱不平,為了履行自己的價值觀甚至要僭越其他真神,惹得天界一片哀嚎。

大家跑到玉帝身邊告狀,豈料降龍羅漢連玉帝都不在乎,依然義憤填膺、舌戰群儒。

「凡人只有幾十年命,不應該因為做出一兩件事就無法翻身,我始終相信,無論他們多麼笨多麼無知,始終都是人間有情。」

交戰正酣,觀音娘娘突然出現,提議讓降龍羅漢下凡。

如果能普渡三位被命運注定的人,便能證明降龍羅漢的理念,眾神自然心服口服。

為此,降龍羅漢褪去神力,投胎為凡人,取名為「李修緣」踐行理念。

但理想很遠大,落實起來卻處處受挫。

三位被命運束縛的人分別為「九世乞丐」朱大常,「九十惡人」袁霸天和「九世野X」白小玉。

起初李修緣想通過真情感化,分別對癥下藥,對乞丐施以幫助,對娼妓施以憐憫,對惡霸施以教化。

可不但毫無作用,反而倒行逆施。

乞丐更卑賤了,娼妓更放浪了,惡霸也更猖狂了。

李修緣的那套理想主義分崩離析,而約定的時間也在步步緊逼,為完成任務,他竟也開始變得暴躁、憤怒、以暴制暴、甚至不惜用欺騙的行為換取小玉的回心轉意。

后來,李修緣的扇子、法力、金身均被毀,只有一副肉體凡胎的他竟逐個擊破——

幫乞丐找回自尊,幫娼妓找回希望,也讓惡霸放下屠刀,心甘情愿投胎為一頭豬。

電影最后,李修緣賭贏了這場局并打敗了黑羅剎,成功連升三級為「降龍尊者」。

也向列仙證明了凡人的愛意能戰勝一切,再微小的人生也能自己做主。

二、

小編個人喜歡看喜劇電影,周星馳的電影更是幾乎都看過,就連早期那部風格不太明顯的《一本漫畫闖天涯》都倒背如流,《大話西游》雖然看不懂,但光是新奇的腦洞與造型設計就令我眼界大開。

可唯獨兩部電影我十分抵觸,一個是《審死官》、一個是《濟公》。

究其原因,當然是這兩部的電影風格與周星馳一以貫之地輕松愉悅背道而馳,總給我一種莫名的悲愴感,讓心靈稚弱的我無法承受。

長大后對電影有了初步了解,這才明白為何這兩部電影的風格為何如此鮮明——

無他,導演都是杜琪峰。

當時杜琪峰還不是「銀河映像」的大當家,更不是那個拔槍就射的黑道大哥,而是一個剛剛轉型前途未卜的新晉導演。

1989年,在TVB任職多年的杜琪峰第一次在沒有黃百鳴和徐克的幫助下拍攝了《阿郎的故事》獲得關注,并拿下第九屆金像獎最佳導演提名,轉型之路初見崢嶸。

1992年,杜琪峰與編劇邵麗瓊編寫了一本關于古代法庭的電影。

本想邀請周潤發與鄭裕玲這對黃金搭檔出演,不料雙方均以檔期不合婉拒,后在方逸華(邵逸夫紅顏知己)的牽線下與周星馳,女主敲定為梅艷芳。

這部電影或許你已經猜到了——《審死官》。

《審死官》上映后電影大爆特爆,在1992年這個赫赫有名的「周星馳年」,不僅用4988萬票房斬獲桂冠,還一舉突破了最高票房記錄,可謂是一場酣暢淋漓的勝仗。

次年,邵氏如法炮制,又叫杜琪峰和周星馳商計《濟公》,但這次卻栽了個大跟頭——電影撲了。

《濟公》1993年上映,當年周星馳一共有3部電影,《唐伯虎點秋香》和《逃學威龍3》分別以4017萬和2577萬拿下當年的第一和八名,而《濟公》只有2156萬屈居第12位,是周星馳主演電影首次跌出前十名。

原因,當然是質量導致。

《濟公》雖然是上揚式結局,但刨除電影最后那可憐巴巴的幾分鐘,整部電影都彌漫著一股巨大的悲劇感,甚至讓人喘不來氣。

被剝奪神力的李修緣,任人魚肉的乞丐,隨風漂泊的娼妓,橫行無忌的惡霸...

每個人物都具有鮮明的悲劇性,更別提電影中還有不少諸如「活人獻祭」、「骷髏換身」等靈異情節。

在杜琪峰的導筒下,《濟公》整體基調陰森可怖,荒涼淡漠,彌漫著一股B級片的詭譎味道。

而骷髏、黑羅剎、斷手斷腳...和角色不停飆臟話等元素更是強化了這層恐怖,再加上劇情上的無力感,雙方相互疊加,觀眾的心理壓力也呈幾何式翻倍。

即便在現在,也有不少影迷不敢看第二遍《濟公》。

當然你可能會說,周星馳的電影悲劇本來也不少,比如家破人亡的《武狀元蘇乞兒》,比如被權利霸凌的《九品芝麻官》等等。

但問題是,同樣是小人物面對階層的無力,但通常周星馳都會用喜劇消解掉悲劇性。

角色會不斷強調「天大的困難也是小事」,讓人在最絕望也看見希望,從而笑出聲來。

簡單一個詞:輕松。

然而《濟公》的包袱設計不但沒有消解悲劇性,反而讓整部電影衍生出一種漠視蒼生、兒戲生死的荒誕不適感。

比如李修緣覺醒后,親生父親被氣死,他卻淡定盤算父親的下一世,并拍手叫好。

緊接著母親也被他氣到一命嗚呼,他又叫下人買燒鴨慶祝。

雖然這種方式有效剝離了李修緣的神性,能迅速塑造人物,但喜劇包袱完全是廢的,兩個好角色的犧牲也會讓人與影片基調產生距離感。

李修緣像是極端理想主義者住在自己的空中樓閣,讓人難以共情,更別提笑了。

更讓我覺得吃一口蒼蠅的是青樓那場戲,小玉和朱大常馬上被袁天霸戕害,李修緣跑來制止,但他開錯了門——

只見一對「同性戀」含情脈脈,連連嗔怪李修緣大煞風景。

一邊是危在旦夕的摯友,另一邊竟還在抖包袱?還是這種屎尿屁類?實在令人所不解。

「割裂感」是《濟公》最致命的病灶。

三、

《濟公》的割裂,其實是周星馳與杜琪峰的割裂。

《濟公》的劇情是圍繞三個凡人的宿命而生,熟悉香港電影的都知道,提到「宿命」二字,其代表人物便是杜琪峰。

杜Sir又把這份厚重的「宿命論」放到《濟公》上。

娼妓、惡霸、乞丐分別對應佛教三毒貪、嗔、癡,意在探討凡人的命運是作繭自縛還是上天所指?而肉體凡胎的我們又如何脫困?

杜琪峰是布局者,周星馳便是破局者。

他想用戲謔將悲劇解構,想用迎頭猛撞突破陳規陋習,最后得出「只要有真愛,自然能破除萬難,哪里都是天堂」的結果。

可《審死官》時,二人的交流可以說是情意綿綿劍,雙方求同存異,各領風騷,但到了《濟公》就成了水火不容,針鋒相對!

在片場周星馳不服導演杜琪峰!

按照杜琪峰自述,拍攝完《審死官》后再拍《濟公》時,周星馳像是變了一個人,就好像根本不需要他這個導演。

「拍之前也不參與,但拍的時候一直在改東西,所以中間困難很多,和他合作不太愉快。」

持才傲物,剛剛過完「周星馳年」的周星馳顯然不想將自己的人生束縛在一個「演員」的身份中,遂將權力伸向導演席。

而杜琪峰就成了周星馳這場人生轉型的磨刀石。

杜琪峰說,周星馳完全不受導演掌控,每天他只需要在鏡頭前自顧自走幾遍即可,自己也無能為力。

就這樣,一個要莊一個要諧,《濟公》左支右絀,顧此失彼,進而成了一部四不像。

四、

話又說回來,年度排名12位,雖說不光彩但也不至于虧慘。

可問題出現在台灣。

很多香港電影都有「國語版」和「粵語版」,但「國語版」可不是給內地觀眾的,而是當時專門拍給台灣觀眾的。

80年代末時,見香港電影圈蓬勃發展,嗅到銅錢味的台商紛紛南下,手握大筆熱錢摻了一腳,因為錢太多了,甚至改變了整個香港電影的供給模式。

此前,香港是「院線中心制」,由嘉禾、金公主、德寶這些院線的衛星公司拍攝電影,然后拿到院線上映。

就像現在的視訊平台自產自銷一樣,院線和制片方是甲方乙方的關系。

但隨著台資注入,市場大改。

台灣當時有五條院線,八大片商,但產量不足,供不應求。

台資到香港后,望著遍布香江的劇組,那可謂是揮金如土,由于錢多需求大,到最后成了投資模式——

香港人帶著劇本和明星陣容到台灣,台資再根據體量撥款,拿到錢后再開拍,拍完再給台資交差。

也就是說,在電影開機前,制片商就已經穩賺不賠了。

如此安逸的合作方式,自然引得無數制片商趨之若鶩,一個個劇本紛紛北上求資,拿到錢后再交差了事,香港電影從來都是為了賺錢。

一來二去就造就了港片輝煌,93年甚至達到了年產300部。

但數量高了,質量就低了,粗制濫造的電影就多了。

盛極而衰,93年之后,台灣片商意識到這種合作模式的弊端。

直到台灣商人王玉祥用三千萬購買周星馳的《濟公》,電影大賠錢后,台資才痛定思痛制定了新規定:

設立關卡投資不得超過1750萬才能拍攝。

但香港人覺得對方是紙老虎拒不服從,雙方僵持不下。

然而台灣片商根本沒理香港人,轉而把視角望向大洋彼岸,開放好萊塢電影配額。

而那一年正是斯皮爾伯格的劃時代之作《侏羅紀公園》風靡全球的時候。

香港人這才反應過來:

老窩被好萊塢偷了。

至此,台資從香港撤資,而香港電影的泡沫也隨之破碎,樹倒猢猻散,有能耐的去闖蕩好萊塢,沒能耐的就只能堅守維系生活。

所以,王晶說《濟公》是香港衰敗的原因,這不假。

只不過是直接原因,不是根本原因。

當然,《濟公》還是有積極意義的。

當年拍完《濟公》,杜琪峰精疲力盡,甚至懷疑自己「導演」這條路還能不能走通,故而息影一年,不斷審視自己。

最后決定要設計出獨特的個人風格,2年后創辦「銀河映像」,這才有的「黑幫專業戶」杜琪峰。

戲里,這部《濟公》因兩人的擰巴打了一場敗仗,雙方近30年沒再合作。

但戲外,周星馳陰差陽錯下打通了杜琪峰的任督二脈,成就了日后叱咤風云的杜Sir。

「要不是周星馳,可能我還不知道方向」——杜琪峰。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