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祖名導演新片慘敗,換導演、換片名、換檔期,折騰半天為哪般?

加油娜娜酱 2022/08/24 檢舉 我要評論

2021年12月10日,電影《曾經相愛的我們》靜悄悄上映了。

為什麼用靜悄悄來形容呢?

打開這部電影資料,你會驚訝地發現,這部電影的卡斯非常豪華。

成龍+謝霆鋒+英達+英壯

一邊是香港領頭人,一邊是京圈扛把子。

雖然是客串陣容,但能湊齊這群人露個臉已經是蓬蓽生輝。

更別提該片還有巫啟賢、馮雷、梁丹妮、金池等等,都在本片中露了把臉。

先別說主演是誰,但凡電影中有這群人露面,對于宣發公司而言那就是開采不完的金山銅礦。

每個人挑出來,隨便剪幾組影片做宣傳都能剪幾個月,熱門話題更是取之不盡。

但這部電影卻反其道而行之。

從宣發期間到上映始終沒有多大動靜,按部就班在幾個平台發放了些許物料后就匆匆上映,很多人甚至不知道有這樣一部電影的出現。

這就奇了怪了,這麼好的宣發方向,怎麼就舍棄了呢?

帶著疑惑,我開始扒這部電影的資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真是事出反常必有妖,光是上映前這幾個操作,就閃斷了我的腰——

先是改名字。

據悉,該片最初的名字叫《北京晚九朝五》,然后改成了《北京愛情圖鑒》,上映前的臨門一腳,又改成了《曾經相愛的我們》。

如此換馬甲的頻率,我還是第一次見。

再是改檔期。

從2020年12月24日,然后換成2021年3月21日,再到4月09日,最后鄭重宣布定檔在12月17日。

臨近上映了,又來了一招提檔,改成如今的12月10日。

這其中還有多少日子,我也沒查清楚,操作太頻繁了。

知道的明白這是改檔,不知道的還以為片方在挑戰院線經理的業務能力。

我上了,我不上,我就是玩。

再是換導演。

對,這部電影連導演都換了。

在官方資料與海報中,《曾經相愛的我們》的導演顯示是叫張小磊。

據悉,這個張小磊是名編劇,而編劇生涯作品只有一部《給我一個18歲》,這部《曾經相愛的我們》更是他的導演處女作。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編劇,導演處女作就能請來這麼豪華的陣容?

但隨著我翻開資料,這部電影的導演又換成了張立嘉。

這個張立嘉,正是成龍的大爛片《機器之血》導演。

誒?!一部電影倆導演,這就奇怪了不是?

這還沒完,隨著我的洛陽鏟再度深入,一個隱藏的名字浮出水面——

房祖名。

早在2017年,關于房祖名導演電影的消息就登陸在各大新聞頭版,到了2018年殺青,房祖名更是把它當成了獻給母親林鳳嬌的禮物。

而這部電影,正是該片最初的名字: 《北京晚九朝五》。

怪不得張立嘉掛名導演,怪不得成龍客串,怪不得上映前陸續經過了改名字、換檔期、連導演名字都能蓋住。

原來,都在這藏著呢。

關于房祖名的成分無須贅述,但如此費勁將他的電影上映,是家里缺這點錢了嗎?

但很顯然的是,這種電影肯定不會大爆,雷聲大雨點小甚至得不償失,幕后推手也心知肚明,所以不應該是貪財。

這部電影到現在三天時間,票房只有1929萬,而總票房預測僅有3000萬,并不高。

那就應該是出于另一個原因:

就是想讓大家看看房祖名的電影,或者說見識一下他的能耐。

利用身邊一切資源,上演當代版瞞天過海也要給房祖名一次證明自己的機會,如果是這樣理解的話,那背后之人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

算了,只能感慨有個好爸爸就是好。

但跳脫出各種制約,單純地從一個影迷角度出發來看這部電影,房祖名的才華配得上這般幫助嗎?

觀看完《曾經相愛的我們》之后。

我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曾經相愛的我們》

主演是誰,相信大家看完前面的海報已經知道了。

一個是新晉爛片女王郭采潔,在爛片界唯一能夠讓楊穎感受到威脅的女人。

另一個就是房祖名的麻吉兄弟陳柏霖,與另一位毒王柯震東并稱三人組,長期廝混夜店,盡管緋聞纏身但也是這三人組中唯一還有生存空間的人。

根據兩人近幾年的電影質量來看,爛片率高達99.999%,說實話,光是看到這個搭配,我就已經備好了垃圾袋。

但出于對龍太子的好奇,我還是點下了購買鍵。

進入電影院后,我的第一個感受就是

冷。

不知道為何,在已經進入冬月的寒冷日子里,電影院還是沒有開暖氣。

我下意識地抱胸,望著眼前相互依偎的情侶,不由得自憐起來。

當然,估計影院經理也會認為,我不會堅持太長時間,所以干脆不開暖氣了。

值得夸獎的是,房祖名創作方向是正確的,故事的土壤與房祖名的真實生活息息相關——

夜店。

這是生他養他的地方,作為長期定居在酒吧夜店的房祖名而言,故事的起筆最起碼能證明房祖名的創作態度。

藝術源于生活,沒錯。

這是一個發生在酒吧的故事,電影由三段故事線,三組人物組成。

這麼一聽,似乎房祖名的野心挺大的。

但三段故事分別是這樣的:

一對剛和好就吵架,剛吵架就和好,分分合合永無止境的酒吧經理情侶。

一個是夜店服務員化身舔狗,猛追失戀女。

最后一個是個電台DJ,在經紀人的資助下勇闖歌唱比賽追夢。

講完了。

對,雖然很難以置信,但這就是全部內容。

該片不僅三段故事沒有任何關聯,讓人產生在跳台看小品的既視感,關鍵是單另出哪一條線也沒有任何信息量和代入感。

故事沒頭沒尾,人物懸浮扁平,連基本的矛盾點都沒有。

也難怪這部電影的評價,基本上表達了網友共同的疑惑:

它到底在演什麼?

酒吧情侶就是標準2000年左右的台灣偶像劇套路,吵架、誤會、互相罵娘、分分合合。

舔狗和失戀女就是十年前標準的青春片套路,舔狗、渣男和求而不得的愛。

看完這三個故事,我甚至回憶起非主流時期的青蔥歲月,連忙給電影題字——

ぉfànɡ祖名,妳dé電影拍dé恏爛ゞ

三段故事的取材甚至讓我幾度懷疑是編劇在三流雜志上摘抄的,極盡俗套之能事。

當我翻開編劇的列表時。

這不又是一位熟人嗎——

夏侯云姍。

她正是成龍主演、張立嘉執導的大爛片《機械之血》的編劇,而《機械之血》上映于2017年,同年房祖名這部電影正好開機。

這不就圓回來了嗎?

大哥這是被同一波人坑了兩次啊。

翻開夏侯云姍的履歷,清一色的表演專業,但從《機器之血》后突然就轉行當了編劇。

到了本片不僅編,還演。

片中那個被舔狗追著舔失戀女,就是她。

怪不得戲份這叫一個多啊。

劇情云里霧里,狗血一堆也就罷了,而對于三線敘事的結構,房祖名顯然是不能駕馭,電影的整體情緒也在反復橫跳,連最起碼的連貫性都不能保持。

這一秒震耳欲聾的DJ轟炸,全面搖起來。

下一秒立刻抒情民謠,黯然神傷。

上個鏡頭倆人愛而不得,面面相覷。

下個鏡頭立馬激情對噴,張牙舞爪。

我都快精神分裂了。

很顯然,房祖名在電影創作中也無法舍棄自己龍太子的身份,試圖用為所欲為來上演皇帝的新衣。

也正是因此,這部電影的評論出現的第二個關鍵詞就是:

離場。

我觀看的這場也是一樣。

望著眼前的情侶也一頭霧水,男方甚至根本做不到解釋劇情,最后憤而離席。

我不由地笑了笑。

經理,我堅持下來了。

總之,即便是成龍的忠實擁躉,但這部龍太子的作品,也大可不必以身試毒。

最后送給房祖名一句話:

阿祖,收手吧。

你拍的電影好爛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