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豐毅的武俠版《色戒》,陳衝破尺度出演,演出了欲望的本色!

2007年,李安導演憑藉電影《色戒》,一舉拿下了第64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的金獅獎盃。而這部作品在內地上映之時,也引發了極大的市場話題。

一場蓄謀已久的「暗殺」,因為一個女人和一個男人的情感變化,最終走向了失敗。這一段發生在動盪時代之下的愛情悲劇,觸動了銀幕前的不少影迷。

然而在1993年,羅卓瑤導演在港片大銀幕上,也拍攝過一部和《色戒》類似的電影作品。

這部作品和《色戒》一樣,都是圍繞一場「暗殺」展開。這個故事的結局,也和《色戒》一樣,因為角色的情感變化,最終導致了行動失敗。

不過,與《色戒》不同的是,這部電影的故事發生在唐朝,相比於《色戒》式的「諜戰結構」,羅卓瑤導演的這部電影作品,更多出了幾分刀光劍影的「武俠氣韻」。

這部作品就是上映於1993年的《誘僧》。而有意思的是,這部《誘僧》的女主角,正是在《色戒》中出演「易太太」一角的 陳沖

壹:越挫越勇的羅卓瑤‍‍

李安導演的《色戒》,改編自「民國女作家」張愛玲的同名小說作品。而羅卓瑤導演的這部《誘僧》, 則是改編自女作家李碧華的同名小說

提起李碧華的名字,相信喜愛港片作品的觀眾,應該都不陌生。

梅豔芳的《胭脂扣》、張國榮的《霸王別姬》、鞏俐的《古今大戰秦俑情》、趙文卓的《青蛇》,這些經典的作品,都是改編自李碧華筆下的小說故事。

1987年,李碧華的小說《胭脂扣》被嘉禾買走了拍攝版權,搬上了電影大銀幕。

這部作品在當時橫掃各大影展,擔任女主角的梅豔芳,也憑藉該片拿下了4座影后獎盃。

《胭脂扣》之後,港片大銀幕上掀起了一股「李碧華小說」翻拍熱潮。1989年,羅卓瑤導演拿下了李碧華小說《潘金蓮之前世今生》的拍攝版權,並將該作搬上大銀幕。

在與李碧華的第一次合作中,羅卓瑤導演並沒有把握住李碧華冷豔、鬼魅的作品風格。這部《潘金蓮之前世今生》呈現出來的效果,也並沒有獲得觀眾們的認可。

《潘金蓮之前世今生》市場受挫的同時,同樣是改編自李碧華小說的電影作品《川島芳子》、《古今大戰秦俑情》、《霸王別姬》,卻都獲得了不錯的市場反響,以及不錯的獎壇成就。

同樣是李碧華的小說作品,在別人的鏡頭之下大放異彩,在自己的鏡頭之下卻表現平淡。不甘心的羅卓瑤導演,決定再度對「李碧華小說作品」進行拍攝嘗試。

於是在1993年,羅導又將李碧華的這部《誘僧》,搬上了電影銀幕。

女性角色以「色相」誘惑男性角色,似乎是李碧華小說作品中,十分常見的一個設計。

《潘金蓮之前世今生》裡的潘金蓮與武松、《川島芳子》裡的川島芳子與宇野駿吉、《胭脂扣》裡的如花與十三少、《青蛇》裡的法海與小青,都是極為典型的例子。

而這部《誘僧》,更是將這種色相誘惑之下的欲望故事,表現得淋漓盡致。

貳:錯誤的抉擇

相比於《色戒》中,張愛玲筆下被動、落寞、矯情的女子形象,李碧華筆下的女性角色,則都顯露出主動、熱情、嫵媚、敢愛敢恨的性格特徵。

在這部《誘僧》裡,李碧華的這些角色塑造特徵,也得到了完美的延續。

唐·武德年間,唐高祖李淵,帶領群臣外出打獵,公主紅萼(陳沖飾演)也跟隨前往。

狩獵中,紅萼公主意外邂逅了太子李建成的親隨石彥生(吳興國飾演),以及秦王李世民的護衛霍達(張豐毅飾演)。

紅萼公主對石彥生暗生情愫,而石彥生也對紅萼公主心生仰慕。

狩獵結束後沒多久,玄武門之變爆發。

事變爆發前夕,霍達奉李世民之命,前去勸降石彥生。然而,在權力鬥爭的左右拉扯之下,優柔寡斷的石彥生,一時也不知該如何抉擇。

此時,霍達給了石彥生一個建議,事變爆發時按兵不動,等有了結果之後,誰勝利就擁護誰。

為了保住宗族、家人的性命,石彥生接受了霍達的建議。

玄武門之變爆發,太子李建成在事變中殞命,李世民也在不久後登基。

為了拉攏石彥生的部隊,李世民冊封石彥生為中郎將。石彥生原本打算接受任命,可是石彥生的母親,卻對兒子進行了一番呵斥。

母親告誡石彥生,雖然他的抉擇保住了族人的性命,但是背棄舊主李建成,也讓石氏一族背上了「不忠」的駡名。

母親認為,一個人的名節比性命更重要,為了表明志向,母親選擇了自刎。

母親的自刎,讓石彥生大受觸動,他拒絕了李世民的封賞,還立誓「永不侍唐」。

石彥生拒絕封賞,讓李世民大為震怒。為了防患於未然,李世民命令霍達,剿滅了石彥生的部隊。大戰之下,石彥生帶著五名士兵,僥倖活了下來。

​為了躲避追捕,6人找了一家寺廟,落髮為僧,掩人耳目。

石彥生認為,李世民弑兄誅弟,必然會引起民憤。他打算帶著5名士兵,在山中養精蓄銳,等天下大亂之後,揭竿而起。

可是,幾人在山上一等便是數月,山下一片祥和,而山上青燈黃卷、無酒無肉。終於,有一名士兵熬不住清苦,偷偷逃下了山。

數日之後,喬裝打扮的紅萼公主,到寺廟裡來找石彥生。

紅萼公主向石彥生表露了愛意,並表示自己願意和石彥生一起私奔、浪跡天涯。

面對紅萼公主的主動,石彥生的內心也有所動搖。

紅萼公主帶領石彥生和4名士兵下山,幾人在塵世間的樂坊勾欄留戀。塵世間的繁華,讓4名士兵的意志動搖。

而石彥生也在山下得知,太子李建成的舊部,不少都歸順了李世民,反抗者已經被屠戮殆盡。現在天下已定,等待時機、揭竿而起顯然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隨著信念的破滅,石彥生和紅萼公主相擁在了一起,他決定帶著公主遠走高飛。

可正當石彥生下定決心之際,他卻得知了一個不得了的消息。

原來,李世民將紅萼公主許配給了霍達。而數日前逃下山的士兵,也將石彥生一行人的行蹤,出賣給了霍達。

紅萼公主不想嫁給霍達,於是便根據士兵提供的線索,來到寺廟,找到了石彥生,並打算與其私奔。

得知了事情的緣由之後,石彥生的內心動搖了。之前,他的錯誤抉擇,害死了太子李建成,也害死了母親。

現在他不想再錯,於是他拒絕了紅萼公主。畢竟,一名公主不該與一個罪人亡命天涯。

三:色相背後的劫難

拒絕了公主之後,石彥生決定返回寺廟,繼續臥薪嚐膽,結果卻在路上遭遇了一隊官兵。

官兵想要捉拿石彥生,亂戰之中,喬裝打扮的紅萼公主,也死於非命。

公主的死,讓石彥生備受打擊,他不禁反問自己,這一次,自己是不是又做錯了決定。

死裡逃生的石彥生,一路逃亡,來到了一座破爛不堪的寺廟。此時的石彥生雖然保住了性命,但摯愛親朋的相繼慘死,卻讓他的精神備受打擊,整個人渾渾噩噩。

在破爛的寺廟裡,石彥生遇到了一名老和尚。

在老和尚的指點下,石彥生也逐漸打開了心結。

世間的各種抉擇,原本就沒有對錯之分,不管你做出怎樣的選擇,都會遇到紅塵的煩惱,只是煩惱不同罷了。

無懼紅塵煩惱,一切隨心,便是面對抉擇的最好方法。

石彥生在老和尚的指點下,領悟大道,正式皈依佛門。

然而,因為紅萼公主心生恨意的霍達,卻不願意就此放過石彥生。

通過探查,霍達得知了石彥生的下落,但他並沒有立即發兵捉拿,反而是找來了與紅萼公主極為相像的女子「青綬」(陳沖飾演),並安排青綬前去誘惑石彥生。

霍達不僅想要石彥生的命,還要摧殘他的意志,真可謂是「殺人誅心」。

青綬假借為亡夫做法事的機會,來到了寺廟,並在此期間,頻頻對石彥生進行勾引、誘惑。

最終,石彥生未能壓制住自己內心的欲望,破了佛門色戒。歡愉之時,青綬打算幹掉石彥生,讓他身敗名裂。

然而,此時老和尚突然趕到,一棍子打昏了青綬。老和尚點撥石彥生,萬事隨心但不可以過於放縱,​如果每天只想著下一頓飯吃什麼,可能就不會生出那麼多的欲求邪念了。

青綬的刺殺失敗後,霍達親自帶兵來到了寺廟,準備親手解決掉石彥生。

打鬥中,霍達「死」在了石彥生的手中,而寺廟也被焚毀。

故事的最後,石彥生領悟了大道,他認為,紅塵俗事的煩惱,大多都來自于名利欲望的誘惑,所以他決定用低成本的物質生活,抑制自己的精神欲望。

於是,石彥生成為了一名苦行僧,用吃了上頓沒下頓的苦行生活,抑制自己對色相、名利的執著。

肆:武俠版《色戒》

羅卓瑤導演的這部《誘僧》,與李安導演的《色戒》有不少相似之處。

兩部電影的[高·潮]戲碼,都集中在「暗殺」橋段。《色戒》裡要「暗殺」的目標是易先生,而這部《誘僧》裡則是遁入空門的石彥生。

兩部作品在人物情感的刻畫方面,也有不少異曲同工的設計。比如:《色戒》裡的王佳芝,與《誘僧》裡的石彥生一樣,都是一個缺乏主見、優柔寡斷的角色,也正是這樣的缺乏主見、優容寡斷,讓電影的故事迎來了一次又一次的轉折。

王佳芝在參與「刺殺易先生」的計畫時,一直都是被動的,她本人對於行動,並沒有太多主觀的想法,電影最後,王佳芝終於主動了一次,向易先生洩露了「暗殺計畫」,可惜卻迎來了自己的悲劇人生。

而《誘僧》裡的石彥生,一開始聽從了霍達的意見,按兵不動。之後又聽從母親的意見,立誓「永不侍唐」,終於他自己主動做了一次決定,拒絕了紅萼公主,豈料這一次拒絕,卻讓心中摯愛就此殞命。

雖然有許多相似的細節設計,但在整體的表現之上, 《誘僧》、《色戒》卻走向了不同的情感氛圍

《色戒》通過一場情感悲劇,反映了動盪時代之下的兒女情長。而《誘僧》的故事,雖然也是一場悲劇,但在故事的最後,卻留存了一絲美好與希望。

悟得大道的石彥生,成為了一名苦行僧,在錯綜複雜的紅塵恩怨之下,這又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在這部《誘僧》中,羅卓瑤導演嘗試用舞臺劇的方式,解構這個愛恨交錯的情感故事。

片中人物濃豔的造型扮相,「佈景拍攝」與「實景拍攝」的虛實結合,也讓李碧華冷豔、鬼魅的行文風格,彌漫於電影的鏡頭故事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 獨特的打鬥場景設計,也是這部《誘僧》的一大亮點

90年代初,程小東那種飛天遁地的打鬥風格,成為了華語武俠大銀幕上的主流。然而在這部《誘僧》裡,羅導卻放棄了跟風主流,選擇了極為寫實的動作風格。

梁小熊樸實、簡約的動作場景設計,也讓這部武俠版《色戒》,顯露出了獨特的韻味。

伍:提名威尼斯金獅獎的華語經典

和《色戒》一樣,這部《誘僧》也走上過威尼斯國際電影節的領獎臺。

在1993年的第50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上,《誘僧》獲得了金獅獎的提名,不過最終卻敗給了「藍白紅三部曲」之中的《藍》。

雖然未能像《色戒》那樣拿下「金獅獎盃」,但《誘僧》在華語影壇還是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誘僧》之後,華語影壇的那股「李碧華小說」改編熱潮,邁向了新的高峰。

有意思的是,在《誘僧》提名金獅獎之後不久,徐克也將李碧華的《青蛇》,搬上了大銀幕。

這部《青蛇》在故事主題的表現上,和《誘僧》也有些相似,都講述了一個和尚在色相誘惑之下,渡劫悟道的故事。

而有意思的是,《青蛇》裡優柔寡斷的「許仙」,和《誘僧》裡優柔寡斷的「石彥生」,也 都是由吳興國飾演

1993年的吳興國,似乎是被「李碧華小說翻拍作品」預定了一樣,接連出演了《誘僧》、《青蛇》兩部作品。

在《誘僧》裡飾演「霍達」的張豐毅,似乎也在1993年與李碧華特別有緣。這一年的張豐毅不僅出演了《誘僧》,還參與拍攝了《霸王別姬》。

雖然在威尼斯國際電影節上備受讚譽,但這部《誘僧》在當年卻未能進入內地的院線市場。

在這部《誘僧》裡,擔任女主角的陳沖,呈現了不少破尺度的表演,為了角色效果,她還剃了光頭。

《誘僧》的鏡頭呈現效果,相比於《色戒》可謂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些突破性的鏡頭,雖然為影片故事增加了不少亮點,但最終也為電影的市場發行,增加了不少難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