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1天沖到榜單第二,邵氏武俠頂流姜大衛出演,奇幻片有希望了?

東方奇幻片還能打嗎?

曾幾何時,華語奇幻片不僅票房非常能打,還承載著華語電影「大片化」的重任。

2008年一部陳坤周迅的《畫皮》,一舉打開了華語奇幻大片的大門,觀眾第一次用票房投票:原來華語奇幻片,受眾這麼廣?

一部徐克的《狄仁杰》,又一次打開了華語奇幻片特效的新世界,觀眾發現:奇幻片打開的東方魔幻世界,原來可以如此奇魅?

在新世紀的第一個十年里,《捉妖記》系列、周星馳的《西游》系列都是市場絕對的頭部,奇幻片,曾經是華語大片的代名詞。

但隨后,這一切戛然而止。

首先是大片系列續集的表現下跌,奇幻片不再所向披靡,然后是《阿修羅》等奇幻片直接將這個類型的口碑,推向一個谷底。到了2021年春節檔,曾經聯手掀起奇幻片票房旋風的陳國富、陳坤、周迅等打造的《侍神令》票房折戟,則預示著奇幻片在短期內基本告別了電影市場主要檔期。

至此,華語奇幻電影深陷創作泥潭,像陷入奇幻世界的迷離幻境,找不到出路。

但當院線奇幻片全面衰落的同時,網絡奇幻電影反而開始大規模興起。

究其原因,網絡意味著更開放的創作空間,以及更圈層化的受眾群,奇幻片在這塊土壤,竟然再度開出奇花一朵。

最近剛上線的一部網絡奇幻電影,一出場就氣勢如虹——《刀劍封魔》。

開播首日,拿下平台飆升榜第二。

更驚喜的是,除了男主蒲巴甲,我竟然還從電影中,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姜大衛。

邵氏武俠,必屬精品的時代,他才是橫掃亞洲的真頂流。

但同時,有三大疑問在腦海中油然而生。

第一,這麼多人捧,這部奇幻片到底是不是真行,觀眾是不是看個熱鬧?

第二,扯開情懷遮羞布,請來姜大衛這樣的老牌戲骨,又是一次對情懷的消費?

第三,除去特效,華語魔幻大片的內核,到底是什麼?

看完影片,一切豁然開朗。沒想到,華語魔幻宇宙,真的在這個暑期檔,又打出一番王炸。

華語奇幻,憑什麼在網絡另開出一番天地?是時候說明白了。

1、入戲,封魔

一部真正的大片,往往第一個畫面就能讓你入戲。電影開場,就是一出大型追逐現場。

妖魔現世,群魔猖獗。

一對母女,密林逃亡。

漆黑幽暗的森林,血紅色的利爪,魚臉人身的「魚頭怪」以及凄慘尖利的呼號,瞬間就讓人寒毛直豎。

母女在一棵大樹地下藏好,命運的齒輪緩緩轉動。

音樂低沉,心情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

就在這時,一雙利爪伸向女孩母親,下一秒,婦人變成了妖魔的盤中餐。

母親的鮮血,灑到了女孩的頭頂。

但女孩不敢哭,默默用手堵住嘴巴,可還是逃不過妖魔的利爪,女孩也保不住了?

封魔人出手了。

何為封魔人?烈陽火山中,有一種名叫黓鐵的特殊金屬,用它鍛造的兵器對妖怪有奇效。然而,凡人軀體無法承受黓鐵的強大能量。不少勇士為了斬妖除魔來到烈日火山,在這里自斷手臂、裝上用黓鐵鍛造的義肢,被稱為「封魔人」。

唐溪(蒲巴甲飾)、洛川、邱風三兄弟,就是最后一代封魔人,妖魔將被除盡,今日,就是與魔王的終極一戰。

三人在林間風馳電掣,途中見到有妖魔作祟,唐溪出手,救下女孩。

追逐女孩的妖魔,叫孟婆。

然后三人構成合圍,將閻婆圍在中央,閻婆飛身遁走,三人在林中以枝杈為助力,一路猛追。

終于在一處,降妖伏魔——「洛川,老辦法」。

一人繞到閻婆前方,以弓箭阻敵,一人以刀鋒將閻婆逼到絕地,最后大師兄唐溪凌空斬下,降魔成功。

但女孩一路疾跑,來到一處河邊,卻被不遠處的爆炸驚呆。

妖魔不是已經伏誅?為何還有爆炸聲?

鏡頭一轉,原來這里就是封魔人與魔王的最后一戰。

令觀眾驚爆眼球的「魔怪們」接連登場,魚臉人身的「魚頭怪」、形似骨骷的「閻婆」,自帶壓迫感的巨型「大魔怪」,盡數出場。

尤其是群魔之王,竟然是一頭巨大無比的魔獸,體型仿佛怪獸片中的哥斯拉,仿佛具有毀天滅地的力量。

它吐出的火球威力驚人,打得火石四落。

封魔人列陣上前,想要以長槍將其制住,卻被魔王反制,魔王還順勢吞噬了幾名封魔人。

關鍵時刻,三兄弟進入戰陣,與姜大衛飾演的師傅點頭示意。

唐溪舉刀上前,擊中魔王,卻并未傷到其分毫。

火花四濺,戰勢膠著,封魔人的喊殺聲,魔王反擊引發的爆炸聲,殺聲震天。轉瞬間,火球引發鋪天蓋日的沙塵四起,卷著砂石,遮天蔽日。

一顆火球落向孩子,唐溪飛身上前,被爆炸彈開。

生死時刻,姜大衛飾演的師傅凌空而起,躍上魔王身體,[插·入]封魔人絕密武器——決明珠,逼出妖魔本體。

明珠入體,師傅卻被魔王血所傷,墜地吐血,身負重傷。「不要管我,快快降魔,不要讓他逼出決明珠。「

封魔人聽從號令,口中念出誓言,「刀身動,劍氣沖,魔不封盡,死不休戰。「然后紛紛將體能燃到極限,以肉身沖向魔王,激起陣陣爆炸。

魔王依然紋絲不動。但在這時,決明珠起作用了,魔王終于吐出本體,這是降魔的最佳時機。

唐溪立刻提刀飛身而上,臨空劈下,刀劍封魔。

這一刀,將魔王本體斬落。

英雄落地,魔王軀體自燃,化作塵埃。所有驅魔人,終于摘下面紗,迎接這史詩性的一刻。

妖魔的時代過去了,封魔人的時代,也跟著過去了。

至此,電影進行了7分鐘, 魔怪、封魔人、怪獸、樹林追逐、人魔對決……

第一波爭斗,打得震天動地。

隨著封魔人的痛心吶喊,我早已入了戲。不僅入戲,而且一股濃烈的情緒被點燃。

我沒看錯吧?

這細節,這運鏡,這特效,敘事絲毫不拖泥帶水,特效和武打動作不算頂級,但在網大電影中已屬高級,最關鍵是拍得熱血沸騰,令人沉浸其中。

網絡奇幻片,已經是這種水平了?

但,精彩過后,疑問也出來了:開場就降魔成功,接下來故事講什麼?

2、氣氛、特效、故事三位一體,把這部電影和其他奇幻片一比,差別出來了

繼續看下去才發現,電影別有乾坤。

當院線奇幻片還在西方魔幻體系的世界里來回打轉的時候,它從經典與傳統里找到了一條新路。

這條新路就是「兼容并蓄」。

這也是電影的第一重看點:風格靈活多變的驚悚場面。

在網大里,《刀劍封魔》可能會讓人眼前一亮。但,終究「騙」不過真影迷。

光是前半小時,已經能看出多重類型片的融合:開場是好萊塢和日本怪獸片,接著是驚悚片的懸疑反轉,三人兩劍一草帽的封魔三兄弟,背后是港產英雄片的兄弟情義……

開場大戰的七年后,唐溪兄弟三人流落秦城以捕魚為生,沒想到卻在河邊遇到新的妖魔。

但妖魔不是已經在七年前被除盡了嗎?

三人深入調查,發現城中的釀酒坊有問題。飲酒者,皆化作妖魔。

三人告知城主,卻被打落大牢。

眼看就要被妖魔所害,關鍵時刻女主趕到救下三人。

幾人飛速趕往釀酒坊。

進來一看,妖氣甚重。釀酒坊的伙計,早已被變成了魚頭怪。

這段戲,充分體現出網絡奇幻片的特點:在制作層面,在有限條件下充分營造恐怖氛圍。

它的招,雖老卻巧。

比如這一幕——釀酒坊的妖氣遮眼,四人被隔開,二哥三弟好不容易聚首,下一秒,二哥被魚頭人一個橫撲撲倒,另一個魚頭人出現在二哥的位置。弟還在跟二哥說話,「二哥,你好冰啊「。

再一轉頭,「妖啊」——一拳過去,將魚頭人打飛,」嚇死我了」。

好一出港產僵尸片的感覺。

又一場戲,唐溪和女主 「小鹿」在釀酒坊查探,被妖氣所困,唐溪遇險,小鹿為救恩人,不惜顯出妖身原型,助唐溪脫險。

卻立刻被唐溪連問三聲,「你怎麼會是妖。」男主除妖?是立刻讓她變回來,別被看到真身。

這一幕,像不像《倩女幽魂》式的港式奇幻人妖情?

再加上,恐怖驚悚的故事,加上真實逼真的拍攝,瞬間就能將觀眾帶入片中奇幻的氛圍里,這種氛圍,同樣在港產驚悚片中時常見到。

用心的致敬,還是拙劣的模仿?

只有港片元素?注意影片中關鍵的封魔人元素,融合了古代偃師、卯榫、當代機械蒸汽朋克等元素的「義肢」(黓鐵),不正是日式魔怪片中常見的元素?

但影片不拘一格,將上述元素全部融為一爐,怎麼好看怎麼來,當然看起來過癮。

第二重看點:特效不頂級,但夠用。

好故事是讓觀眾入戲的前提,但奇幻片可以一看的原因一定少不了特效。

對于奇幻類型電影來說,特效幾乎就是生命線,一句五毛特效基本就能給一部奇幻片判死刑。

但網絡電影成本有限得很,如何以有限的錢做出燃炸天的特效效果?

答案是:把好鋼用在刀刃上,再以想象力,填補成本的不足。

就說本片來說,妖魔、封魔人、黓鐵,每一個元素都是想象力的結晶,毫不夸張地說,特效屬于一看就知道成本有限,但效果過癮的那種。

以影片中的妖魔為例,巨大妖身的特效不好做,畢竟處處是細節,搞不好很容易就穿幫,但影片的妖魔特效非常討巧,比如以蟲身構成的妖魔本體,足以讓觀眾密集恐懼癥發作+毛骨悚然。

又比如,妖魔大戰場景。

以快慢鏡頭的切換,拍出高燃的動作場面。

封魔人,出刀時疾如風,滯空時穩如鐘,一快一慢盡顯動作與畫面的蓬勃張力。

尋找對手弱點時,聚焦封魔人的眼神,適當放慢速度。

出絕招時瞬間提速,切一個大全景,捕捉到黓鐵義肢與肉體摩擦出火星,耳邊似乎響起劃火柴的「呲呲」聲。

什麼是一氣呵成、渾然天成的打斗節奏感?這就是!

大魔王的出場、封魔人的進擊、唐溪的最后一擊,每一處都是有限經費在盡力燃燒,但每一處也都給了觀眾真實的視覺沖擊力。

不吹不黑,一部網大奇幻片,能把特動作戲拍成這樣,夠本了,比起那些動輒號稱好萊塢團隊大成本做出來的不中不西的尷尬特效,我寧愿看這樣的特效場景,起碼一個字:爽。

第三重看點:故事完整有后勁。

奇幻電影不少,但許多影片故事都講不明白,只能靠媚俗和噱頭吸引觀眾。

這一部,故事上卻不含糊。

影片的核心,當然是「封魔人」。

封魔人戰力驚人,但黓鐵的力量依然會反噬封魔人。于是隨著妖魔除盡,封魔人成了百姓的眼中釘,不得不隱姓埋名。

釀酒坊之戰讓封魔三兄弟發現妖魔重生,但隨著調查深入,越查越不對勁,難道所謂斬妖除魔,替天行道,從一開始就是謊言?

這一下,懸念反轉都有了。

但光是懸念重生,不算好故事。

片中有一幕,讓我想起《讓子彈飛》的「涼粉」名場面。

封魔三兄弟中最純良單純的三弟,本想要去給心愛的姑娘提親,

與姑娘相會時,姑娘卻忽然尖叫,說被他玷污清白。

眾人本就看封魔人不順眼,這一下更是將他圍在中央,不問青紅皂白,討要一個說法。

三弟二話沒說,你說哪知手摸的你,我還給你們。

砍手,就想了事?眾人依然不依不饒。三弟心如刀絞,「看來今天我不死,就無法自證清白。」

下一秒,他將封魔用的刀[插·入]自己身體,奄奄一息中,心愛姑娘上前,又給了他致命的一擊。

死了,還不能善終,尸體被吊在城門口示眾,而一排弓箭手早已準備好,要將三兄弟一網打盡。

殘酷嗎?但人心就是如此,用得著的時候是大英雄,用不著的時候想盡辦法除之以絕后患。

后來故事反轉了嗎?好像是。

但你看影片的結尾,最后一個封魔人唐溪再次聽到村民們「大英雄」的歡呼時,那悲情的回頭。大英雄?只在這一秒是而已。

很多院線奇幻大片沉沙折戟,就是講不好一個故事,而一部網絡奇幻片,卻做到了。

3、姜大衛的表演,體現出電影的真正內核

奇幻片雖是商業類型,但它同樣有世界觀和價值觀。

比如一句話概括林正英所有電影中的內核,那便是:「人分好人壞人,尸分僵尸死尸,妖有好妖壞妖。」

但本片中的港片老戲骨姜大衛,又給這部電影注入了另一層人性的恐怖。

當年的姜大衛,在邵氏電影武俠片橫掃亞洲的時代,是張徹、李翰祥、劉家良等多位導演最愛用的硬漢演員之一,他演出的《十三太保》、《新獨臂刀》、《馬永貞》、《水滸傳》、《刺馬》等三十多部電影作品,早已成為那個時代港產武俠片的經典,而姜大衛,也是那個時代絕對的巨星。

后來轉戰無線,他出演 《東邪西毒》,演出的黃藥師,至今依然是港劇經典。

誰能想到這一次,他會在片中出演大反派和幕后boss。

鏡頭拉近,看這個特寫,表情嚴肅眼神陰鷙,觀眾們一眼就知道,這個封魔人首領不簡單。

導演深知姜大衛對電影本身的增色,所以拍他的時候,大都是特寫+仰鏡。

特寫本就能帶來壓迫感,而仰鏡則象征著被拍角色的絕對的權威。

有了姜大衛,這部戲最后的伏筆就成了一半。

影片中,所有的封魔人,只不過是世人用完即啟的一顆棋子罷了。面對人性的矛盾,他們也沒有兩全的方法。

這是莫大的諷刺,也是對命運和人性最大的無奈。

但更殘酷的,還是姜大衛飾演的男主師傅最后對唐溪說出的真相:妖死后化作黓鐵,威力無窮,難以消滅,但卻會隨著封魔人身體消逝,唯有先除盡天下妖魔,再除去所有封魔人,才能讓黓鐵徹底消失,天下才能太平。

原來,這一切背后,封魔人,從頭到尾是一個消滅黓鐵的棋子,一個悲涼的笑話。

影片用的是一個類似「港產武俠片」的俠客套路,包裹了一個反武俠的內核。

但,當姜大衛面對徒弟刺來的奪命一刀,看似平靜的一幕,卻充滿無限的張力,

這亦是《刀劍封魔》的精神內核:

刀劍見蒼生,也衛蒼生。哪怕辜負所有封魔人,也不辜負天下,這才是 「末代封魔人」日薄西山的宿命。

雖然影片融合了驚悚、動作、怪獸等諸多元素融合的創意看點,看到最后,最打動我的,還是姜大衛奉獻的顛覆以往印象的表演。

論角色的情感深度,華語奇幻片中,這個角色,放在院線片也吊打絕大多數空洞的反派,也是姜大衛的表演,構成了影片最大的反轉。

而這樣的處理,既升華了人性刻畫,也對所謂的「封魔故事」,增添了一抹悲涼的意境。

世上本無妖魔。

皮囊之下的人心,才是真正黑白難辨的鬼蜮。

4、網絡奇幻片這麼拍,就對了

《刀劍封魔》是一部完美的電影嗎?

當然不是。它有缺點,而且還不少。

你經常會看到有些地方剪輯略顯突兀,有些地方劇情細節稍欠考慮。

比如,溫心飾演的女主小鹿確實很美,但角色卻立不住:一個小姑娘被妖王發出的火球擊中,怎麼就變成了妖?

但是,即便如此,我依然認為《刀劍封魔》值得一看。

尤其是,當華語院線奇幻片日益落寞,要不是《刀劍封魔》,我都快忘了奇幻片的感覺了。

相比院線大片,網絡奇幻電影成本有限,但擁有更強的靈活度。

比如《刀劍封魔》里,你可以看到相對于院線電影,尺度更大的畫面,更極致的情緒,英雄更扎心的絕境。

所以當《侍神令》等奇幻大片紛紛被困在東方奇幻大片的殼子里,小成本的奇幻片反倒殺出一條血路。

雖然影片不乏模仿,但好的類型片,都是從模仿開始的,如今自成一派的韓國電影,不就是從模仿好萊塢大片開始的嗎?

當優秀的模仿越來越多,類型電影才會生出新的土壤。

當東方奇幻類型的電影在主流電影市場呈現出一種式微的態勢,觀眾對這個類型其實還有巨大的心理期待,而其中成敗,不在成本,而在于造夢。

我們都想看到一個奇幻世界在銀幕上徐徐展開,短暫脫離周遭的現實,去看看里面人物的愛恨情仇,刀劍如夢。

《刀劍封魔》讓觀眾做了一個好夢,它就值得被看到。


用戶評論